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84章 因人而异
    裴九翅脸色冰寒,怒喝一声便五指临空一抓,一股无匹的巨力在从四周往李云霄身上挤压而去,空间为之晃动颤抖,似乎要碾压碎一切,他寒声道:“我不得你说你的心理素质真是好,就不知道你的身体能否和你的嘴巴一样硬!”

    李云霄讶然的抬了下眼皮,笑道:“语气也如出一辙,我现在相信你是那裴明远的家长了。”

    他右手一拍,一道光芒绽放而起,四周的温度似乎随之骤然降至极点,冷剑冰霜化出几道冰花,直接将那空间斩开,所有挤压之力瞬间全无。

    裴九翅心中一惊,眼中露出犹豫之色来,李云霄那宝剑一看就是九阶无疑,而且这一剑也证明了对方绝不是什么武宗渣渣,至少也是武尊级别的存在,那么对方身上就定然还有可以压制修为气息的宝物,他开始担心此人的来历了。

    炎武城现在已经是不弱于七大超级势力的灵山宝地,当初须弥山崩塌时引来两大封号武帝,甚至圣域铁令也随之出世,这才让众多豪强止住了贪念,转为观望。

    现在李云霄一身的宝物,以及这般从容的手段和神态,都让裴九翅内心惊疑不定起来,若是他有封号武帝那样的后台的话,别说他得罪不起,整个琉璃山庄也得罪不起。就连红月城当年也是得罪了封号武帝,导致三大世家之一差点从大陆除名。

    裴九翅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怒道:“有点本事!念在你们这些后辈一个个修炼不易,我也不好倚老卖老,你先把解我儿的封印之术交出来,今日之事便可从轻发落!”

    李云霄笑望着裴明远,道:“当时让你去帮我打听东海月明珠的事,打听的如何了?”

    裴明远脸上涌起怒容,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李云霄的笑容渐敛,寒声道:“看来你爽约了啊!为人最重要的便是诚信,你爽约了,但我不能。说好了拿珠子来换解封,若是现在给你解了,那我岂非言而无信了?生死事小,失信事大。”

    众人都是听得一阵发晕,暗暗佩服这小子有骨气,在琉璃山庄副庄主面前也敢如此,若不是有极强的底牌,怕就是有极大的后台了。

    连四周的旁观者都看出了李云霄一脸的有恃无恐,裴九翅更是彻底晕了,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所想,这小子有极硬的后台,现在杀也杀不得,退也退不得,该如何是好?

    不管了,先把此人擒走,让他替我儿解开封印再说,若是后台硬便放了,若是没后台或者后台不行的话,哼哼,那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便会是来了红月城。

    裴九翅思定之后,便身影一闪,大喝着就往李云霄身上抓来。

    李云霄大声喝道:“敢在红月城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你可有将红月城放在眼里?”

    他这一声大喝汇聚元气,猛地震散开来,立即如同荡漾的湖水一样传了出去。

    于此同时,右手也举起冷剑冰霜,空中一点点的水珠子渐渐凝结,飞速的往剑尖上汇聚而去,剑势快如闪电的往裴九翅身上刺去,开出一朵冰雕的莲花,虽然美丽,却是剑芒凌厉。

    裴九翅大吃一惊,他发现这一剑之威他竟然不敢用肉身硬接!

    要知道九天帝气镇压一下,武帝之下的任何攻击都应该是轻易碾杀才对,这怎么回事?

    裴九翅来不得细想,猛然脚下踩着步伐,躲过了这一剑,随后手中一扬,同样是一柄剑芒刺破长空而去,喝道:“能让我亮出兵器来,你这辈子都足以自傲了!”

    李云霄哑然失笑,这句话若是裴九翅当着自己前世巅峰时期说出来,那将是何等滑稽的场面。他手中长剑在空中舞出几道剑花,收回在身前抵挡。

    “当!”

    裴九翅的剑芒刺在冷剑冰霜上,不仅强大的器蕴之力震开,更是绽放出冰花点点,在空中射出,竟同时把一方空间冻结!

    李云霄被对方一剑之力震飞数米,猛地施展出无穷重力汇聚在双脚之上,这才避免了撞破酒楼飞出去。

    四人所坐的长桌在那器蕴之下瞬间粉碎,罗青云等四人也同时散开,一个个身上气息爆发,将兵器拿出手来,把裴九翅团团围住,都是万分凝重的神色在脸上,打算同李云霄联手!

    纳兰芷璇喝道:“裴庄主,你身为九天武帝,东域前辈,怎好意思对晚辈出手。若真有本事就应该让裴明远出来一战才是,难道这就是东域七星子的风采,这就是琉璃山庄的作风吗?”

    姜若冰也是喝斥道:“红月城下,任何人都不得放肆!”

    裴九翅对李云霄能接下他一剑而心中暗惊不已,此刻闻的几位小辈之言,冷笑道:“刚才我进来之前,还有人在说不惧红月城呢,现在怎么反而拿红月城来压我了?”

    姜若冰冷笑道:“我不惧怕是因为我有不惧怕的本钱,而你胆敢放肆便是坏了红月城的规矩!”

    裴九翅怒容涌起,寒声道:“好狂妄的后辈!红月城的规矩也得因人而异,我身为琉璃山庄的副庄主,就算偶尔坏之,又能如何?”

    他手中剑气越来越强,直接往几名小辈身上压去,让罗青云等人难以冲入战圈,而宝剑却是放出极光,飞身刺向李云霄,虽不敢一剑取他性命,却也打算瞬间废掉他的战力将人带走,现在红月城暗潮涌动,他怕生出意外来。

    “小心!”

    姜若冰猛地惊叫一声,眼看李云霄就要被斩在剑下,心中大急,虽然先前两人闹了一点误会小矛盾,但此刻已经当他是朋友。

    “哼!”

    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冷哼,就看到一团红光闪动,外来一道剑芒冲起,直接震在裴九翅的剑上,激起一道旋风散开,眼见整个酒楼就要瞬间完蛋,那道红色身影五指一抓,空中立即浮现出一个黑洞来,将那所有余波之力全部吸入吞噬进去,一切恢复平静。

    裴九翅大骇,看着眼前这红色人影,一双手握剑负在身上,脸上尽是一片冰冷,隐隐透出来的杀气就让他遍体生寒。

    “你是……”

    裴九翅一惊,猛地将剑横在身前,全身戒备的防御起来,生怕来人突然出手他接不下来。

    姜若冰看见此人,眼中露出大喜之色来,但很快就掩盖了下去,微微撇过头去,生怕被那人看出。

    “随我走一趟吧。”

    来人只盯着天花板淡淡说道,似乎酒店内所有人都不屑于他看一眼。

    “走一趟?我吗?去哪?”

    裴九翅有些茫然,狐疑的问道。

    那红衣人吐出两个字来,道:“地牢!”

    “什么?红月城地牢?”

    裴九翅一惊,随即松了口气,他原先还以为眼前这人会是李云霄的后台,那就麻烦了,原来只是红月城之人,那就好办多了,他讪讪的挤出一个笑脸来,道:“原来是红月城的大人,不知大人姓谁名谁?”

    那人脸上毫无表情,道:“红月城的规矩的确是因人而异,这点我从来不忌讳承认。比如圣域和化神海的几位大人降临,或者封号武帝降临,他们闹闹事杀杀人,我们不会管,说实话也管不了。但是你,不够格,随我走一趟地牢吧。”

    裴九翅急忙道:“在下琉璃山庄副庄主裴九翅,我的夫人也是红月城……”

    “够了!”

    来人挥手打断他的话,终于将目光从天花板上转了下来,落在裴九翅身上,道:“半柱香后,若是没见你在地牢报道,死。半柱香内,若是见你再出手闹事一次,死。”

    两个“死”字如同锤子一般敲在裴九翅的心头,让他脸色大变,一下子惨白起来。

    而眼前那红衣之人却是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若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是整个酒楼内的武者,全都从震骇之中回过神来,开始露出戏谑的表情,看着琉璃山庄之人的笑话。

    裴九翅呆立在当场,彻底傻眼了,他敢肯定,若是自己再出手,或者没有去地牢的话,绝对是走不出红月城了!

    “爹,这……,这如何是好?”

    裴明远也晕菜了,一下子没了主意,愤愤道:“这红月城虽强,但也太不给我们琉璃山庄面子了!爹你好歹也是一派副主,我好歹也是东域七星之一,他们这也太……”

    “闭嘴!”

    裴九翅铁青着脸狠狠瞪了他一下,这些话越说出来就越丢人,现在几百号人看着,自己的糗事怕是很快就会传出去了,这些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他突然想起李云霄先前的那句话来,“面子不是别人给的,但一定是自己蹭上脸去丢的”,细思一下的确挺有道理的。

    他铁青着脸,朝裴明远道:“你速速传信你母亲,让她去见姜家主母阮红玉大人,争取早点让为父出来!”

    他自己则在众目睽睽之下,羞怒交加,立即化作一道光芒离去。

    大家都知道这是去红月城地牢无疑了,整个酒楼内立即爆发出各种讥讽和嘲笑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