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82章 很好笑吗?
    徐青叹道:“其实这些辛秘在红月城其实算不得什么秘密,只不过众人都不敢谈论,我也是花费了不小的功夫才打听来的。至于那晏星华,乃是姜若梅一直以来的玩伴,由于姜若梅体型肥胖,所以从小性格怪癖,阮红玉便找了许多同龄的孩童陪她,可惜姜若梅不仅性格怪癖,而起极其残忍,另外那些玩伴都被她杀死了,不知为何只活下了晏星华,而且据闻应该是姜若梅的牛郎。”

    徐青看了李云霄一眼,愣道:“李兄,你额头怎么如此多的冷汗?难道是身子不适?”

    李云霄连忙抹了一脸,讪讪道:“我没事,想不到这雪球肥妞竟然有如此悲惨的身世,更想不到他竟然是姜家主母的亲生女儿。”

    他眼中眸光一闪,沉思道:“嗯,如此看来,阮红玉对这个女儿应该是倍感亏欠的,否则她玩些乱七八糟的手段,阮红玉不可能不管。若是让姜若梅去索要东海月明珠的话,也许能要来也说不定。”

    徐青愣了一下,笑道:“呵呵,姜若梅怎么可能会帮你去要那东海月明珠呢,这东西已经被列为姜若冰的嫁妆,天下皆知了。除非你能把她那一身肥膘除掉还差不多。”

    李云霄颇有深意的看了徐青一眼,道:“你小子有做预言师的潜质。”

    “嗯?”

    徐青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李云霄道:“你的这些消息很有价值,我很满意。”

    他单手在空中凝出一道印记,临空拍入徐青体内。

    徐青身躯微微一震,便感受到那股封印之力尽数解开,不仅如此,那被琉璃山庄虐待的身体也似乎恢复了一些,他震惊道:“这,这就好了?”

    李云霄笑道:“好了,你可以走了。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能长点出息。”

    徐青脸色红白相间,又羞又气,咬牙道:“我会的!下次再见,我要将属于我的宝镜抢回来,还有另外几件东西,你一并保管好了!”他不再停留,一念转x下,便消失在门外。

    李云霄的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叹道:“当年煞气太重,害了不少人,这肥妞我若是能帮的话就帮她一把吧,也许正是取得那东海月明珠的突破口也说不定。”

    他正在沉吟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爆响和数道惨叫,似乎有人动手起来了。

    紧接着便听见徐青的怒喝声:“你是何人,竟敢在红月城众目睽睽之下随意撒野打人!”

    李云霄微微一笑,徐青这话说的挺有意思的,他自己也是随意对人动手,不同的是并非“众目睽睽”。

    他身影一闪,便随之出现在了外面,酒店大堂里早已是乱成一团,纷纷散向四周,很多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样子,同时也露出震惊之色。

    中间那大谈八卦的葛飞平伤倒在地,一名白衣胜雪的俊美男子长剑抵在葛飞平咽喉上,面色冰冷,杀气充满了整个大堂,几乎有若实质。

    而白衣男子的身后却是罗青云和纳兰芷璇,还有一名抱着剑而立的剑童,也是冷目而视,徐青则在一旁惊骇不已,道:“罗兄,纳兰小姐,这是何为?”

    那名白衣男子的剑上寒气透出,让葛飞平的咽罕接渗出血来,吓得葛飞平脸色惨白,冷汗滚滚而下,哆嗦道:“兄台,你我恕不相识,为何突然出手伤我?”

    白衣男子双目如刀,几乎要将葛飞平割裂了,一字字寒声道:“你刚才所说姜二小姐的三围,是如何得知的?”

    李云霄呆了一下,凝目望去,那白衣男子俊美的有些过分了,好似女子一般,但仔细看下,却带有喉结,毛孔也比女性要来的粗大,的确是女子无疑。

    李云霄略一沉吟,双瞳之中渐渐闪烁神芒,但在他的瞳术之下,立即看穿了此人是经过超强的易容之术,易容之下的容貌在李云霄脑海中自动形成,竟是一名绝色美人。

    在观那名剑童,也是同样的易容手法,同样是名女子。

    “难道……”

    李云霄内心一震,结合这女子刚才所言,还有一系列的信息,他立即明白了眼前这俊美男子便是那逃走了的姜家二小姐,此次闹得天下大动的主角!

    原本美女三围之事,都是男人特别感兴趣的话题,也只有姜若冰本人才会这般恼怒,而且那问题问的……,难道葛平飞说的三围是真的?

    葛平飞也同样呆了一下,想不到眼前这人出手伤了自己,竟然就是为了这般无聊的问题,当即觉得自己好冤,苦涩道:“这些东西都是乱传的,而且版本颇多,我是自己考量了一下,选了一个觉得比较靠谱的版本说而已。”他呆滞了一下,喃喃道:“这,难道是真的?”

    姜若冰羞怒的脸色通红如紫,怒道:“当然是假的!你竟敢造谣污蔑诋毁姜二小姐,我杀了你!”

    他举起宝剑就要斩下,那剑气照人,一看就绝非凡物。

    罗青云身影一动,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淡然道:“杀不胜杀,现在满城都在谈论这些无聊的东西,难道你要杀尽天下?”

    葛飞平吓得直哆嗦,连连道:“对对,难道你要杀尽天下不成?”他看着姜若冰转过脸来怒火滔天的目光,立即缩了下脖子,连忙道:“我以后再也不说便是了,还望兄台高抬贵手。”

    “哼!气煞我也!”

    姜若冰一跺脚,便将宝剑收了起来,朝葛飞平怒道:“滚!再听见你嚼一次舌头,杀无赦!”

    葛飞平捡回一条命来,连连保证再也不会。

    徐青与他毕竟是旧识,上前扶起他来便要离去。

    罗青云突然笑道:“徐兄,你竟然安然无恙?看来徐兄的实力出乎我预料啊!”

    徐青脸上一红,投去怒色,他明白罗青云是在讥讽他,暗暗恼怒不已,原来这厮早就知道了李云霄的实力,看着自己羊入虎口竟然不予提醒,当真可恶!

    他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便同葛飞平一道离去。

    罗青云制止了姜若冰后,目光一转,看向靠在楼梯上面带微笑的李云霄,哼了一声,道:“又见面了,难道今天又是个坏日子?”

    李云霄笑道:“相逢不如偶遇,罗兄去了一趟城主府,收获颇多啊。”

    罗青云一愣,细细体味着他说的话,有些摸不出名堂,突然心下一惊,暗道:难道他看出了姜若冰的女儿之身?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惊疑不定,给姜若冰和那婢女小雪易容的正是纳兰芷璇,若非亲眼所见,看着姜若冰和那小雪渐起喉结,毛孔变得粗大,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如此之人会是女儿身。

    一旁的纳兰芷璇朝李云霄款款一笑,露出一个感激的神色来,道:“云霄公子高义,芷璇不胜感激。”

    李云霄心下明了,纳兰芷璇已经知道当日出手之人是他了,随即笑道:“芷璇姑娘可别这么说,我还指望着芷璇姑娘照顾,加入银山宗后能多挑几个妹妹呢。”

    纳兰芷璇脸上一红,妩媚道:“若是云霄公子真的肯加入银山宗,芷璇保证挑到公子眼花。”她掩嘴而笑,说不出的娇媚,四周的武者全都看的猛吸口水,有些神魂颠倒。

    姜若冰冷哼了一声,道:“芷璇姐姐,这浪荡之人你还是少接触的好!”

    纳兰芷璇笑道:“兵弟弟有所不知,其中颇为曲折,不如我们几人坐下慢慢畅谈?”

    “嗯,也好,难得与姐姐一见,还带来了罗兄这样的朋友。”

    姜若冰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很快便忘记了那三围的不快之事,四人围成一桌坐下,小雪便站立在姜若冰身后。

    酒店很快便恢复了秩序,桃花美酒端了上来,每人斟上一碗,纳兰芷璇举杯道:“这杯酒是我欠云霄公子的,先干为敬了。”

    李云霄笑道:“要喝便大家一起喝。”

    姜若冰倒是不客气,一下便尝了一大口,猛地惊道:“这酒……,这哪里是什么桃花酒,这是醉忘愁啊!”

    “噗!”

    李云霄正喝着,一口酒直接呛了出来,咳嗽不停。

    姜若冰先前听他那轻浮之言,对他已无好感,此刻更是脸色一寒,怒道:“你什么意思?这名字很好笑吗?”

    李云霄连连摇头,苦笑道:“不好笑,只是不小心呛了下而已。”

    姜若冰的脸色更为难看了,一股寒气散开,冷冷道:“你分明就是觉得好笑!今日你若是不给我说出这名字哪里好笑了,就休怪我不看芷璇姐姐的面子!”

    李云霄一张脸几乎成苦瓜了,这让他如何说?

    纳兰芷璇和罗青云也是觉得有些怪异,纳兰芷璇轻声念道:“醉忘愁,醉忘愁,好名字呀,芷璇也同样不明白,云霄公子为何会发笑呢?”

    罗青云嘴角上扬,戏谑道:“李兄,这次你不交代清楚的话,怕是麻烦就大了。”

    姜若冰寒声道:“这醉忘愁的名字乃是我最敬爱之人所取,李云霄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今天便剑下见分明!”

    她身体上寒光一闪,先前那柄宝剑便握在手中,发出道道冷芒!

    徐青叹道:“其实这些辛秘在红月城其实算不得什么秘密,只不过众人都不敢谈论,我也是花费了不小的功夫才打听来的。至于那晏星华,乃是姜若梅一直以来的玩伴,由于姜若梅体型肥胖,所以从小性格怪癖,阮红玉便找了许多同龄的孩童陪她,可惜姜若梅不仅性格怪癖,而起极其残忍,另外那些玩伴都被她杀死了,不知为何只活下了晏星华,而且据闻应该是姜若梅的牛郎。”

    徐青看了李云霄一眼,愣道:“李兄,你额头怎么如此多的冷汗?难道是身子不适?”

    李云霄连忙抹了一脸,讪讪道:“我没事,想不到这雪球肥妞竟然有如此悲惨的身世,更想不到他竟然是姜家主母的亲生女儿。”

    他眼中眸光一闪,沉思道:“嗯,如此看来,阮红玉对这个女儿应该是倍感亏欠的,否则她玩些乱七八糟的手段,阮红玉不可能不管。若是让姜若梅去索要东海月明珠的话,也许能要来也说不定。”

    徐青愣了一下,笑道:“呵呵,姜若梅怎么可能会帮你去要那东海月明珠呢,这东西已经被列为姜若冰的嫁妆,天下皆知了。除非你能把她那一身肥膘除掉还差不多。”

    李云霄颇有深意的看了徐青一眼,道:“你小子有做预言师的潜质。”

    “嗯?”

    徐青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李云霄道:“你的这些消息很有价值,我很满意。”

    他单手在空中凝出一道印记,临空拍入徐青体内。

    徐青身躯微微一震,便感受到那股封印之力尽数解开,不仅如此,那被琉璃山庄虐待的身体也似乎恢复了一些,他震惊道:“这,这就好了?”

    李云霄笑道:“好了,你可以走了。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能长点出息。”

    徐青脸色红白相间,又羞又气,咬牙道:“我会的!下次再见,我要将属于我的宝镜抢回来,还有另外几件东西,你一并保管好了!”他不再停留,一念转x下,便消失在门外。

    李云霄的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叹道:“当年煞气太重,害了不少人,这肥妞我若是能帮的话就帮她一把吧,也许正是取得那东海月明珠的突破口也说不定。”

    他正在沉吟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爆响和数道惨叫,似乎有人动手起来了。

    紧接着便听见徐青的怒喝声:“你是何人,竟敢在红月城众目睽睽之下随意撒野打人!”

    李云霄微微一笑,徐青这话说的挺有意思的,他自己也是随意对人动手,不同的是并非“众目睽睽”。

    他身影一闪,便随之出现在了外面,酒店大堂里早已是乱成一团,纷纷散向四周,很多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样子,同时也露出震惊之色。

    中间那大谈八卦的葛飞平伤倒在地,一名白衣胜雪的俊美男子长剑抵在葛飞平咽喉上,面色冰冷,杀气充满了整个大堂,几乎有若实质。

    而白衣男子的身后却是罗青云和纳兰芷璇,还有一名抱着剑而立的剑童,也是冷目而视,徐青则在一旁惊骇不已,道:“罗兄,纳兰小姐,这是何为?”

    那名白衣男子的剑上寒气透出,让葛飞平的咽罕接渗出血来,吓得葛飞平脸色惨白,冷汗滚滚而下,哆嗦道:“兄台,你我恕不相识,为何突然出手伤我?”

    白衣男子双目如刀,几乎要将葛飞平割裂了,一字字寒声道:“你刚才所说姜二小姐的三围,是如何得知的?”

    李云霄呆了一下,凝目望去,那白衣男子俊美的有些过分了,好似女子一般,但仔细看下,却带有喉结,毛孔也比女性要来的粗大,的确是女子无疑。

    李云霄略一沉吟,双瞳之中渐渐闪烁神芒,但在他的瞳术之下,立即看穿了此人是经过超强的易容之术,易容之下的容貌在李云霄脑海中自动形成,竟是一名绝色美人。

    在观那名剑童,也是同样的易容手法,同样是名女子。

    “难道……”

    李云霄内心一震,结合这女子刚才所言,还有一系列的信息,他立即明白了眼前这俊美男子便是那逃走了的姜家二小姐,此次闹得天下大动的主角!

    原本美女三围之事,都是男人特别感兴趣的话题,也只有姜若冰本人才会这般恼怒,而且那问题问的……,难道葛平飞说的三围是真的?

    葛平飞也同样呆了一下,想不到眼前这人出手伤了自己,竟然就是为了这般无聊的问题,当即觉得自己好冤,苦涩道:“这些东西都是乱传的,而且版本颇多,我是自己考量了一下,选了一个觉得比较靠谱的版本说而已。”他呆滞了一下,喃喃道:“这,难道是真的?”

    姜若冰羞怒的脸色通红如紫,怒道:“当然是假的!你竟敢造谣污蔑诋毁姜二小姐,我杀了你!”

    他举起宝剑就要斩下,那剑气照人,一看就绝非凡物。

    罗青云身影一动,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淡然道:“杀不胜杀,现在满城都在谈论这些无聊的东西,难道你要杀尽天下?”

    葛飞平吓得直哆嗦,连连道:“对对,难道你要杀尽天下不成?”他看着姜若冰转过脸来怒火滔天的目光,立即缩了下脖子,连忙道:“我以后再也不说便是了,还望兄台高抬贵手。”

    “哼!气煞我也!”

    姜若冰一跺脚,便将宝剑收了起来,朝葛飞平怒道:“滚!再听见你嚼一次舌头,杀无赦!”

    葛飞平捡回一条命来,连连保证再也不会。

    徐青与他毕竟是旧识,上前扶起他来便要离去。

    罗青云突然笑道:“徐兄,你竟然安然无恙?看来徐兄的实力出乎我预料啊!”

    徐青脸上一红,投去怒色,他明白罗青云是在讥讽他,暗暗恼怒不已,原来这厮早就知道了李云霄的实力,看着自己羊入虎口竟然不予提醒,当真可恶!

    他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便同葛飞平一道离去。

    罗青云制止了姜若冰后,目光一转,看向靠在楼梯上面带微笑的李云霄,哼了一声,道:“又见面了,难道今天又是个坏日子?”

    李云霄笑道:“相逢不如偶遇,罗兄去了一趟城主府,收获颇多啊。”

    罗青云一愣,细细体味着他说的话,有些摸不出名堂,突然心下一惊,暗道:难道他看出了姜若冰的女儿之身?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惊疑不定,给姜若冰和那婢女小雪易容的正是纳兰芷璇,若非亲眼所见,看着姜若冰和那小雪渐起喉结,毛孔变得粗大,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如此之人会是女儿身。

    一旁的纳兰芷璇朝李云霄款款一笑,露出一个感激的神色来,道:“云霄公子高义,芷璇不胜感激。”

    李云霄心下明了,纳兰芷璇已经知道当日出手之人是他了,随即笑道:“芷璇姑娘可别这么说,我还指望着芷璇姑娘照顾,加入银山宗后能多挑几个妹妹呢。”

    纳兰芷璇脸上一红,妩媚道:“若是云霄公子真的肯加入银山宗,芷璇保证挑到公子眼花。”她掩嘴而笑,说不出的娇媚,四周的武者全都看的猛吸口水,有些神魂颠倒。

    姜若冰冷哼了一声,道:“芷璇姐姐,这浪荡之人你还是少接触的好!”

    纳兰芷璇笑道:“兵弟弟有所不知,其中颇为曲折,不如我们几人坐下慢慢畅谈?”

    “嗯,也好,难得与姐姐一见,还带来了罗兄这样的朋友。”

    姜若冰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很快便忘记了那三围的不快之事,四人围成一桌坐下,小雪便站立在姜若冰身后。

    酒店很快便恢复了秩序,桃花美酒端了上来,每人斟上一碗,纳兰芷璇举杯道:“这杯酒是我欠云霄公子的,先干为敬了。”

    李云霄笑道:“要喝便大家一起喝。”

    姜若冰倒是不客气,一下便尝了一大口,猛地惊道:“这酒……,这哪里是什么桃花酒,这是醉忘愁啊!”

    “噗!”

    李云霄正喝着,一口酒直接呛了出来,咳嗽不停。

    姜若冰先前听他那轻浮之言,对他已无好感,此刻更是脸色一寒,怒道:“你什么意思?这名字很好笑吗?”

    李云霄连连摇头,苦笑道:“不好笑,只是不小心呛了下而已。”

    姜若冰的脸色更为难看了,一股寒气散开,冷冷道:“你分明就是觉得好笑!今日你若是不给我说出这名字哪里好笑了,就休怪我不看芷璇姐姐的面子!”

    李云霄一张脸几乎成苦瓜了,这让他如何说?

    纳兰芷璇和罗青云也是觉得有些怪异,纳兰芷璇轻声念道:“醉忘愁,醉忘愁,好名字呀,芷璇也同样不明白,云霄公子为何会发笑呢?”

    罗青云嘴角上扬,戏谑道:“李兄,这次你不交代清楚的话,怕是麻烦就大了。”

    姜若冰寒声道:“这醉忘愁的名字乃是我最敬爱之人所取,李云霄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今天便剑下见分明!”

    她身体上寒光一闪,先前那柄宝剑便握在手中,发出道道冷芒!

    徐青叹道:“其实这些辛秘在红月城其实算不得什么秘密,只不过众人都不敢谈论,我也是花费了不小的功夫才打听来的。至于那晏星华,乃是姜若梅一直以来的玩伴,由于姜若梅体型肥胖,所以从小性格怪癖,阮红玉便找了许多同龄的孩童陪她,可惜姜若梅不仅性格怪癖,而起极其残忍,另外那些玩伴都被她杀死了,不知为何只活下了晏星华,而且据闻应该是姜若梅的牛郎。”

    徐青看了李云霄一眼,愣道:“李兄,你额头怎么如此多的冷汗?难道是身子不适?”

    李云霄连忙抹了一脸,讪讪道:“我没事,想不到这雪球肥妞竟然有如此悲惨的身世,更想不到他竟然是姜家主母的亲生女儿。”

    他眼中眸光一闪,沉思道:“嗯,如此看来,阮红玉对这个女儿应该是倍感亏欠的,否则她玩些乱七八糟的手段,阮红玉不可能不管。若是让姜若梅去索要东海月明珠的话,也许能要来也说不定。”

    徐青愣了一下,笑道:“呵呵,姜若梅怎么可能会帮你去要那东海月明珠呢,这东西已经被列为姜若冰的嫁妆,天下皆知了。除非你能把她那一身肥膘除掉还差不多。”

    李云霄颇有深意的看了徐青一眼,道:“你小子有做预言师的潜质。”

    “嗯?”

    徐青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李云霄道:“你的这些消息很有价值,我很满意。”

    他单手在空中凝出一道印记,临空拍入徐青体内。

    徐青身躯微微一震,便感受到那股封印之力尽数解开,不仅如此,那被琉璃山庄虐待的身体也似乎恢复了一些,他震惊道:“这,这就好了?”

    李云霄笑道:“好了,你可以走了。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能长点出息。”

    徐青脸色红白相间,又羞又气,咬牙道:“我会的!下次再见,我要将属于我的宝镜抢回来,还有另外几件东西,你一并保管好了!”他不再停留,一念转x下,便消失在门外。

    李云霄的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叹道:“当年煞气太重,害了不少人,这肥妞我若是能帮的话就帮她一把吧,也许正是取得那东海月明珠的突破口也说不定。”

    他正在沉吟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爆响和数道惨叫,似乎有人动手起来了。

    紧接着便听见徐青的怒喝声:“你是何人,竟敢在红月城众目睽睽之下随意撒野打人!”

    李云霄微微一笑,徐青这话说的挺有意思的,他自己也是随意对人动手,不同的是并非“众目睽睽”。

    他身影一闪,便随之出现在了外面,酒店大堂里早已是乱成一团,纷纷散向四周,很多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样子,同时也露出震惊之色。

    中间那大谈八卦的葛飞平伤倒在地,一名白衣胜雪的俊美男子长剑抵在葛飞平咽喉上,面色冰冷,杀气充满了整个大堂,几乎有若实质。

    而白衣男子的身后却是罗青云和纳兰芷璇,还有一名抱着剑而立的剑童,也是冷目而视,徐青则在一旁惊骇不已,道:“罗兄,纳兰小姐,这是何为?”

    那名白衣男子的剑上寒气透出,让葛飞平的咽罕接渗出血来,吓得葛飞平脸色惨白,冷汗滚滚而下,哆嗦道:“兄台,你我恕不相识,为何突然出手伤我?”

    白衣男子双目如刀,几乎要将葛飞平割裂了,一字字寒声道:“你刚才所说姜二小姐的三围,是如何得知的?”

    李云霄呆了一下,凝目望去,那白衣男子俊美的有些过分了,好似女子一般,但仔细看下,却带有喉结,毛孔也比女性要来的粗大,的确是女子无疑。

    李云霄略一沉吟,双瞳之中渐渐闪烁神芒,但在他的瞳术之下,立即看穿了此人是经过超强的易容之术,易容之下的容貌在李云霄脑海中自动形成,竟是一名绝色美人。

    在观那名剑童,也是同样的易容手法,同样是名女子。

    “难道……”

    李云霄内心一震,结合这女子刚才所言,还有一系列的信息,他立即明白了眼前这俊美男子便是那逃走了的姜家二小姐,此次闹得天下大动的主角!

    原本美女三围之事,都是男人特别感兴趣的话题,也只有姜若冰本人才会这般恼怒,而且那问题问的……,难道葛平飞说的三围是真的?

    葛平飞也同样呆了一下,想不到眼前这人出手伤了自己,竟然就是为了这般无聊的问题,当即觉得自己好冤,苦涩道:“这些东西都是乱传的,而且版本颇多,我是自己考量了一下,选了一个觉得比较靠谱的版本说而已。”他呆滞了一下,喃喃道:“这,难道是真的?”

    姜若冰羞怒的脸色通红如紫,怒道:“当然是假的!你竟敢造谣污蔑诋毁姜二小姐,我杀了你!”

    他举起宝剑就要斩下,那剑气照人,一看就绝非凡物。

    罗青云身影一动,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淡然道:“杀不胜杀,现在满城都在谈论这些无聊的东西,难道你要杀尽天下?”

    葛飞平吓得直哆嗦,连连道:“对对,难道你要杀尽天下不成?”他看着姜若冰转过脸来怒火滔天的目光,立即缩了下脖子,连忙道:“我以后再也不说便是了,还望兄台高抬贵手。”

    “哼!气煞我也!”

    姜若冰一跺脚,便将宝剑收了起来,朝葛飞平怒道:“滚!再听见你嚼一次舌头,杀无赦!”

    葛飞平捡回一条命来,连连保证再也不会。

    徐青与他毕竟是旧识,上前扶起他来便要离去。

    罗青云突然笑道:“徐兄,你竟然安然无恙?看来徐兄的实力出乎我预料啊!”

    徐青脸上一红,投去怒色,他明白罗青云是在讥讽他,暗暗恼怒不已,原来这厮早就知道了李云霄的实力,看着自己羊入虎口竟然不予提醒,当真可恶!

    他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便同葛飞平一道离去。

    罗青云制止了姜若冰后,目光一转,看向靠在楼梯上面带微笑的李云霄,哼了一声,道:“又见面了,难道今天又是个坏日子?”

    李云霄笑道:“相逢不如偶遇,罗兄去了一趟城主府,收获颇多啊。”

    罗青云一愣,细细体味着他说的话,有些摸不出名堂,突然心下一惊,暗道:难道他看出了姜若冰的女儿之身?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惊疑不定,给姜若冰和那婢女小雪易容的正是纳兰芷璇,若非亲眼所见,看着姜若冰和那小雪渐起喉结,毛孔变得粗大,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如此之人会是女儿身。

    一旁的纳兰芷璇朝李云霄款款一笑,露出一个感激的神色来,道:“云霄公子高义,芷璇不胜感激。”

    李云霄心下明了,纳兰芷璇已经知道当日出手之人是他了,随即笑道:“芷璇姑娘可别这么说,我还指望着芷璇姑娘照顾,加入银山宗后能多挑几个妹妹呢。”

    纳兰芷璇脸上一红,妩媚道:“若是云霄公子真的肯加入银山宗,芷璇保证挑到公子眼花。”她掩嘴而笑,说不出的娇媚,四周的武者全都看的猛吸口水,有些神魂颠倒。

    姜若冰冷哼了一声,道:“芷璇姐姐,这浪荡之人你还是少接触的好!”

    纳兰芷璇笑道:“兵弟弟有所不知,其中颇为曲折,不如我们几人坐下慢慢畅谈?”

    “嗯,也好,难得与姐姐一见,还带来了罗兄这样的朋友。”

    姜若冰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很快便忘记了那三围的不快之事,四人围成一桌坐下,小雪便站立在姜若冰身后。

    酒店很快便恢复了秩序,桃花美酒端了上来,每人斟上一碗,纳兰芷璇举杯道:“这杯酒是我欠云霄公子的,先干为敬了。”

    李云霄笑道:“要喝便大家一起喝。”

    姜若冰倒是不客气,一下便尝了一大口,猛地惊道:“这酒……,这哪里是什么桃花酒,这是醉忘愁啊!”

    “噗!”

    李云霄正喝着,一口酒直接呛了出来,咳嗽不停。

    姜若冰先前听他那轻浮之言,对他已无好感,此刻更是脸色一寒,怒道:“你什么意思?这名字很好笑吗?”

    李云霄连连摇头,苦笑道:“不好笑,只是不小心呛了下而已。”

    姜若冰的脸色更为难看了,一股寒气散开,冷冷道:“你分明就是觉得好笑!今日你若是不给我说出这名字哪里好笑了,就休怪我不看芷璇姐姐的面子!”

    李云霄一张脸几乎成苦瓜了,这让他如何说?

    纳兰芷璇和罗青云也是觉得有些怪异,纳兰芷璇轻声念道:“醉忘愁,醉忘愁,好名字呀,芷璇也同样不明白,云霄公子为何会发笑呢?”

    罗青云嘴角上扬,戏谑道:“李兄,这次你不交代清楚的话,怕是麻烦就大了。”

    姜若冰寒声道:“这醉忘愁的名字乃是我最敬爱之人所取,李云霄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今天便剑下见分明!”

    她身体上寒光一闪,先前那柄宝剑便握在手中,发出道道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