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81章 造孽
    阮红玉皱眉道:“你说的没错,但古往今来能够凭一己之力君临天下的绝世天才寥寥无几,作为屹立顶峰的超级势力,唯有纵横捭阖,才能在这个大陆上长久不衰的长存下去。个人武力总归是短暂的,而一派根基和底蕴,才是长久之计。当年我们阮家遭逢大劫,家族实力一下子跌落底谷,若非依靠平日里经营的各种关系扶持,怕是已经成为历史的尘埃了。作为一派领袖,很多东西你还需要学习。”

    阮子茂道:“子茂谨记姑妈教诲,但若冰表妹这事,子茂希望能有一个与天下英豪交手的机会,也可以看看我和其他人之间的差距,取长补短才能更进一步。”

    “你……!”

    阮红玉气结,一拂长袖,叹道:“好吧,这些年来阮家势微,难得出现你这么一位天才后辈,我们阮家未来的希望可都在你身上,姑妈会尽力满足你。但毕竟若冰不是我亲生女儿,在这件事上我的话语权有限,此事我会去跟你姑父说的。只是若冰也太不懂事了,这个时候竟然玩离家出走,气死人了!”

    阮子茂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忙道:“多谢姑妈!若冰表妹只是心性有些顽皮罢了,况且这红月城中,她能跑到哪去呢,一切还不是在姑妈的掌握里。”

    阮红玉笑道:“让她散散心也好,这种人生大事多少会有些紧张。你要参赛的事我会尽量周旋,若是你真能打败天下英豪夺冠,我想你姑父也会乐意把若冰嫁给你的。”

    “好了,我要去忙招待之事了。既然你有心参加,那就好好准备一下吧,正好可以昭告世人,我红月城阮家,再次站起来了!”

    她眼中光芒闪动,露出极大的期挟色来,身影渐渐变淡,最后消失在清风明月楼内。

    阮子茂抬起身子来,眼中满是狂喜,十指在两个拳头之中握的一阵骨响,一时间豪气干云,朗声道:“古来万事云来生,一握乾坤尽在望!放心吧姑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随后也化作一道光芒消散,留下空荡荡的楼宇,以及强大的元力波动散开。

    ……

    在一座不起眼的酒楼之中,熙熙攘攘的坐满了喝酒的人,都在讨论着最近热门之事。

    现在红月城几乎爆满了,任何一家酒楼都是这般景象,还有大量的武者住进普通凡人的家里,但红月城对普通凡人的保护有着极严的规定,加上入住的武者也大多豪爽,基本上是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

    这家酒楼众人目光的中心是一名轻摇折扇,书生模样的男子,正面带微笑,娓娓而谈。

    “你们这些土鳖,还是不要去做梦了。女神的生活不是你们能够理解的,据我听到的最新消息,姜二小姐每晚洗脚都要两个脚盆,一个洗左脚,一个洗右脚……”

    书生男子突然停了一下,目光望向门口,一名男子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对他所谈论的各种八卦一点兴趣都没,只知道埋头就往里面走去。

    书生讶异了一下,叫道:“徐青兄,想不到你也来了红月城!”

    那名男子正是徐青,这才停下脚步来,愕然道:“原来是葛飞平葛兄,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传八卦了?”

    葛飞平轻摇折扇,笑道:“这不是等比武招亲擂台赛等的无聊么,据闻后天东域七星之首阮子茂在清风明月楼招待天下年轻俊杰,徐兄定然不会错过吧?”

    徐青完全心不在焉的样子,道:“我有事在身,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他完全没心思和葛飞平答话,简单几句便抱拳走上了酒楼。

    葛飞平暗暗露出诧异之色来,他观徐青的神色,似乎受了不小的内伤,也不知是何人起了冲突,目视他上楼后,便微微一笑,继续朝着众人八卦起来。

    徐青手中握着一块青色玉牌,感受着那一丝微妙的牵引,正指向一间客房,李云霄在他体内下的封印他试过各式各样的方法,完全无法破解。

    他甚至找到了裴明远,想看看琉璃山庄是否有力量可以破解,却没想开琉璃山庄之人也是一筹莫展。

    而且更加让他气愤的是,为了确保裴明远的安全,琉璃山庄之人竟然拿他做实验,尝试着各种各样古怪的办法,最终被弄得遍体是伤,依然毫无进展。

    为了防备他逃走,还派了专人对他进行看守,徐青也是运气之下,打伤了看守之人这才逃了出来,凭借着玉牌上的信息寻找李云霄。

    他来到一间上品房门前,身影一闪便直接进入其中。

    这是一间带练功室的客房,单价早就炒上了数十万中品元石一晚。

    徐青道:“李兄,我来了。”

    那练功室的门徐徐打开,一道光芒闪出,李云霄便出现在他面前,看了他一眼,笑道:“吃了不少苦头呀!”

    徐青脸上一红,闪过一丝对琉璃山庄的愤恨之色,道:“消息我带来了,希望你能遵守约定,替我解开封印。”

    丢失了大悲暮云宝镜后,他现在对红月城这趟浑水完全没了兴趣,只想全身而退,回到听潮阁闭关修炼去。

    “嗯,你说吧。”

    李云霄淡然笑道。

    徐青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看着对方那风轻云淡的样子,他突然发现,两人之间的差距也许不仅仅是实力那样简单,须弥山的时候对方吃定他,他依然有反抗一线的余地,但此时此刻,自己已经取得了足以傲视群雄的进步,却反而离对方越来越远了,现在是被死死吃定,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看来是我井底之蛙,贻笑大方了。”

    徐青内心暗暗的叹息一声,无比颓废,但庆幸的是及时认清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还有奋发追赶的机会,他打算此次回去后,不成就九天武帝便绝不离开宗门。

    李云霄看着他脸孔和表情的变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笑道:“武道一途,博大精远,即便是巅峰强者也不敢说自己可以窥尽天下武学,我布下封印之术,若没有十足信心,何敢让你离开呢?”

    徐青叹道:“受教了!那雪球肥妞的消息我已经打听到了,乃是姜家的大小姐姜若梅,姜家主母阮红玉的亲生女儿。只因为从小得了一种怪病,即便不吃不喝也能长胖,所以日积月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极少在众人面前露面,而且极为忌讳人家在背后谈论她,所以敢说的人不多。”

    李云霄张大嘴巴,讶然道:“竟然有如此怪病,对一个女人来说那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徐青苦笑道:“可不是,若非如此,这姜家大小姐继承父母遗传的话,定然也是个美人胚子,不至于落得相貌和性格都如此猥琐不堪!那什么冰块粉丝团的事不用想也能明白了,定然是姐姐嫉妒妹妹,这才从背后搞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李云霄皱眉道:“以红月城的势力地位,就算是鲁聪子也能请来,竟然会找不到医治之法?当真是奇怪了!”

    徐青道:“此事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再三打探之下才明白一些过往之事。你可曾听闻当年发生在红月城的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破军武帝古飞扬一举杀了阮家三十多名武帝强者,差点让阮家势力灰飞烟灭。那一战真的是满城尽血,月色染红,那一晚真实的名副其实的红月之城!”

    李云霄:“……”

    他抹了把汗,讪讪道:“哪有这么夸张,这跟那雪球肥妞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

    徐青脸色一正,肃然道:“你可知破军武帝的瞳术天下无双,已经到了神乎其技的程度。可以变虚为实,改天为地,化沧海桑田,转星斗皓月!当年红月城一战,阮家不仅武帝死了三十多人,而且成百上千的族人被破军武帝的瞳术所摄,一直浑浑噩噩,如同白痴一般,直到数年之后才陆陆续续的回神清醒过来。”

    他看着一脸呆滞的李云霄,以为对方不信,昂然冷笑道:“你可别不信,封号武帝之能岂是你我可以随意揣测的!”

    李云霄苦笑道:“传言总是不靠谱,夸张了夸张了!”

    徐青道:“阮红玉便是当年被瞳术所摄之人,而当时她已经怀上了姜若梅。便是在那种浑浑噩噩的白痴状态下将姜若梅生出来的,姜若梅出世时便有三十多斤,现在怕是三百公斤都不止了吧?之后红月城主姜楚然也多方求医,正如你所言,化神海的鲁聪子大人也亲自驾临红月城,结果也无济于事,鲁聪子大人当时的一句话便让姜若梅和阮红玉彻底的绝望了。”

    李云霄抹了把汗,想不到那雪球姐姐的一身肥膘竟然是自己造成的,真是造孽啊,他讪讪道:“鲁聪子说什么了?”

    徐青道:“当时鲁聪子大人说姜若梅身上还带着破军武帝瞳术的咒印,除非破军武帝亲自替她接触,否则天下间无人可解。以当时红月城和破军武帝的关系,姜楚然怎么可能去找他。再后来破军武帝身陨,整个天下间再无人可破此咒印了。”

    李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