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80章 身份
    “哼哼,如此言不由衷好吗?”

    李云霄冷笑道:“总之没有东海月明珠,那镜子你就留在记忆里吧,再见。”

    “喂喂,别走啊,再商量啊!”

    文林在身后不断的喊着,李云霄却是丝毫不理会,他突然大喝了一声,道:“李兄,你看这!”

    李云霄一下诧异,停下身子来缓缓转过头去,只见文林的双眸中闪烁着点点白光,一股奇异的力量荡漾开来,竟然是精神攻击!

    “瞳术?”

    李云霄愣了一下,随即想笑。天水国古时有句话,叫关公面前耍大刀,孔二面前念文章,现在李云霄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他轻轻一笑,额头上的太古天目骤然一开,那眸子瞬间化为血月,文林那闪烁着精芒的眼神显示愣了一下,随后开始变得有些迷离起来,最终化作一片茫然之色。

    不过瞬间,就被反制于人了。

    “正好,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吧!”

    李云霄的精神力透过太古天目辐射开来,直入对方识海之中,开始搜索记忆。

    文林的整个人生,从小时有记忆开始,便一断断的在李云霄的神识下展现出来,再没有丝毫的秘密。

    记忆之链,如同连载的书画,飞速的翻着,让李云霄大为震惊的是,此人竟然是圣域之人!

    突然间,他的神识猛然一震,只见文林的记忆之链中,自从加入圣域后开始,便被一把把的封印锁住,既然无法翻看阅读!

    “什么?这是煌光印记锁!”

    李云霄心神大震,神识在剧烈的震惊下从文林的识海中冲了出来,眼中一片骇然。

    “普天之下,能够施展出这煌光印记锁的,唯有袁高寒的师傅,隐居在圣域神都之内的天照子啊!难道此人竟是天照子派来的,并且带着极大的秘密?”

    他内心涌上一层阴影,此事涉及太大,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涉足其内。

    “难怪他能够认得出这大悲暮云宝镜,想不到竟是天照子的人!”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看着缓缓醒来的文林,一转身便离开原地,直接进入到人群之中。

    片刻后,文林终于从模糊之中清醒过来,立即想起了发生的一切,当场脸色骇的惨白,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我竟然被他反制了?!”

    他眼中流露出极大的恐惧之色来,喃喃自语道:“刚才识海一片混沌,莫非被对方倾入了我的记忆?”他舔了下干涸的嘴唇,只觉得喉咙内一阵干渴,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幸好识海之中有天照子大人的封印锁,当初布下此印的时候我还觉得多事,太过小心谨慎了,想不到真有用上的一天。”

    文林稍稍压了下惊,渐渐冷静下来,沉思道:“此人的来历一定要查清楚,不仅是那神乎其技的精神攻击,还有那大悲暮云宝镜,这件传说之物终于出现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

    他身上的气质渐渐起了变化,再也不是先前那种武皇的模样,反而修为逐渐降低,不久就化作一个凡人,没有丝毫的元力波动,走入人群中,也很快消失不见。

    文林给李云霄的玉简消息是十分超前的,直到第二天,姜若冰嫁妆之事立即传遍全城,引起极大的轰动效应!

    满城之人,无论男女老少,街头巷角,无不都是在谈论这个话题,而各路武者更是在加剧的涌入红月城。

    “其中最为珍贵的几样东西,便是真龙秘宝,九阶玄器,十八枚东海月明珠,天衡换骨皇丹,以及进入姜家武阁随意挑选一套武技的机会。”

    “那真龙秘宝可是上古真龙遗留下来的龙须,已经是绝品了!上古真龙,一直存在于传说中,想不到真的确有其事!这真龙之须,说不定还蕴含了成就神境之秘呢,这可不仅是那些年轻俊杰,就连老一辈的名宿都蠢蠢****,有些不想参赛的弟子都被长辈轰出来,必须参赛了!”

    “那件九阶玄器也非普通的货色,而是化神海总会长鲁聪子阁下炼制的轮回宝刀!当年为了炼制这柄神刀,鲁聪子大师亲自上万绝峰取来轮回原石,听闻刀成之日,化神海直接降下紫色雷霆,数百名武帝同时飞空抵御,当场震死数名武帝强者,伤者无数!刀芒之下,六道众生,尽入轮回!”

    “至于东海月明珠,大家都是东域之人,应该明白这珠子的价值。乃是人间绝品的凝神静心之物,佩戴一枚在身,可谓是万邪不侵,可以铲除一切修炼之上的异状,永无心魔。东域自古传说,一旦汇聚二十四枚,可以结成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奇异景观,如同仙境降临,可以直接羽化登仙,也不知真假!”

    “天衡换骨皇丹更是九阶之中的珍品丹药,若是将九阶灵丹也分为九品的话,那这天衡换骨皇丹绝对是九品九阶,只不过此物对于强大的武帝来说并无吸引力,但对于那些徘徊在武帝门槛的武者,无异于有着致命吸引!这东西可以让进阶武帝的概率提升百分之三十啊!只要你的天资不是太垃圾,基本上是稳稳妥妥进阶的,试问能修炼到武尊巅峰的,哪个会是垃圾呢?这丹药的另一个别名就是‘武帝丹”,得丹者,成武帝!”

    “还有那姜家的武典,呵呵,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吧?

    “最后那姜家武典就更不用说了,《纯阳真诀》、《八歧妖本》、《千叶灵冥术》等等,哪一样不是如雷霆灌耳,哪一样不是造就过大陆巅峰强者,令天下闻风丧胆的存在。能够习得其一,便足以睥睨天下!”

    “啧啧,还有大量的各种丹药、玄器、元石、灵草、珍宝等等,就不一一细说了,要说的话等到擂台赛打完都说不完,几乎等同于一个中型门派的全部家当了!”

    这样的论调在整个红月城疯传,所有武者都为之狂热起来,那些原本不想参赛的武者也开始摩拳擦掌,还有不少人开始整体祭拜神灵,保佑自己高中。

    在红月城中央附近,有两座宏伟精致的楼宇,虽然气派不如城主府邸,却结构精美,颇费匠心,两座楼宇之间采用霓虹搭钩,如长龙横卧,隐于霁雨临空内,仿若仙桥。

    这里便是红月城有名的建筑,叫做清风明月。

    在那霓虹龙桥之上,飞舞着几个巨大的大篆:入吾楼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惟当明月!

    一名身着玄青色雨花锦袍的男子在楼上倚栏凝望,一双美目如同空谷秋水般清澈明亮,望着那满城熙熙攘攘,不由得轻声吟道:“年少一枕清风去,唯有明月知我心。”

    身后一名宫装美妇望着眼前男子,道:“子茂,你还在怨恨你姑夫?”

    男子转过身来,神色静如秋水,平淡道:“子茂不敢,姑夫身为红月城主,天下敬仰,乃不世豪杰!子茂一直都是以姑夫为榜样,努力修炼,在武道这条路上,任何时候都不敢停歇!”

    宫装美妇露出满意的笑容,赞道:“你的确没有让姑父姑妈失望,也没有让大哥失望。成为东域年轻一辈中的领袖人物,只要你继续努力,将来的成就不会在你姑父之下。”

    “是,子茂谨记姑妈教诲!”

    阮子茂躬身一拜,平静的说道:“只是子茂心中有个郁结,越来越甚,希望姑妈能为我解开。”

    阮红玉看了自己子侄一眼,淡淡说道:“你是为若冰之事?若是你真有出息,问鼎武道巅峰,这天下间的女子,还不是任你挑选,你身为阮家长子,东域七星之首,却为了儿女之事心生郁结,你想让姑妈失望吗?”

    阮子茂道:“子茂不敢!但是,追求武道巅峰,不就是为了可以君临天下,任我逍遥?若是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能够得到的话,那这君临天下又有何意义?”

    阮红玉脸色一变,冷哼道:“若冰的婚事,是为了红月城的利益而联姻其它大派,若是嫁给你的话,岂非浪费了一个大好资源!”

    阮子茂瞳孔微缩,一道精芒闪动,平静的说道:“联姻其它大派,也不过是为了巩固红月城在天武界的地位,始终是外来之力,难以依靠。若是姑妈能够将若冰妹子许配给我的话,子茂不出五十年,定然问鼎武道巅峰,带领红月城成为如同圣域、化神海一般的至高存在!”

    他说的斩钉截铁,面容却丝毫不动,只是眼中燃起一股熊熊之火,让阮红玉也为之一惊。

    “哈哈,说的好!”

    阮红玉大笑着赞道:“我阮家之人就应该有这种气魄!只是若冰不能嫁你,这是你姑父的决定,谁也不能更改!除此之外,红月城的任何女子,甚至大陆上的任何女子,你若是有中意的,姑妈一手替你操办了!”

    阮子茂缓缓的抬起头来,道:“我不求将若冰妹妹嫁给我,只求给我一次参加擂台赛的机会,我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所谓的联姻手段,不过是个笑话,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真正的强大!”

    所有欠下的章节全部还清了,喜极而泣,明日开始恢复二更,这样太一的日子就不用那么充实的要爆炸了。下周预告我等会发在微(信)公共号:taiyiss上,还未关注的水果们速度了哇!“哼哼,如此言不由衷好吗?”

    李云霄冷笑道:“总之没有东海月明珠,那镜子你就留在记忆里吧,再见。”

    “喂喂,别走啊,再商量啊!”

    文林在身后不断的喊着,李云霄却是丝毫不理会,他突然大喝了一声,道:“李兄,你看这!”

    李云霄一下诧异,停下身子来缓缓转过头去,只见文林的双眸中闪烁着点点白光,一股奇异的力量荡漾开来,竟然是精神攻击!

    “瞳术?”

    李云霄愣了一下,随即想笑。天水国古时有句话,叫关公面前耍大刀,孔二面前念文章,现在李云霄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他轻轻一笑,额头上的太古天目骤然一开,那眸子瞬间化为血月,文林那闪烁着精芒的眼神显示愣了一下,随后开始变得有些迷离起来,最终化作一片茫然之色。

    不过瞬间,就被反制于人了。

    “正好,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吧!”

    李云霄的精神力透过太古天目辐射开来,直入对方识海之中,开始搜索记忆。

    文林的整个人生,从小时有记忆开始,便一断断的在李云霄的神识下展现出来,再没有丝毫的秘密。

    记忆之链,如同连载的书画,飞速的翻着,让李云霄大为震惊的是,此人竟然是圣域之人!

    突然间,他的神识猛然一震,只见文林的记忆之链中,自从加入圣域后开始,便被一把把的封印锁住,既然无法翻看阅读!

    “什么?这是煌光印记锁!”

    李云霄心神大震,神识在剧烈的震惊下从文林的识海中冲了出来,眼中一片骇然。

    “普天之下,能够施展出这煌光印记锁的,唯有袁高寒的师傅,隐居在圣域神都之内的天照子啊!难道此人竟是天照子派来的,并且带着极大的秘密?”

    他内心涌上一层阴影,此事涉及太大,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涉足其内。

    “难怪他能够认得出这大悲暮云宝镜,想不到竟是天照子的人!”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看着缓缓醒来的文林,一转身便离开原地,直接进入到人群之中。

    片刻后,文林终于从模糊之中清醒过来,立即想起了发生的一切,当场脸色骇的惨白,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我竟然被他反制了?!”

    他眼中流露出极大的恐惧之色来,喃喃自语道:“刚才识海一片混沌,莫非被对方倾入了我的记忆?”他舔了下干涸的嘴唇,只觉得喉咙内一阵干渴,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幸好识海之中有天照子大人的封印锁,当初布下此印的时候我还觉得多事,太过小心谨慎了,想不到真有用上的一天。”

    文林稍稍压了下惊,渐渐冷静下来,沉思道:“此人的来历一定要查清楚,不仅是那神乎其技的精神攻击,还有那大悲暮云宝镜,这件传说之物终于出现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

    他身上的气质渐渐起了变化,再也不是先前那种武皇的模样,反而修为逐渐降低,不久就化作一个凡人,没有丝毫的元力波动,走入人群中,也很快消失不见。

    文林给李云霄的玉简消息是十分超前的,直到第二天,姜若冰嫁妆之事立即传遍全城,引起极大的轰动效应!

    满城之人,无论男女老少,街头巷角,无不都是在谈论这个话题,而各路武者更是在加剧的涌入红月城。

    “其中最为珍贵的几样东西,便是真龙秘宝,九阶玄器,十八枚东海月明珠,天衡换骨皇丹,以及进入姜家武阁随意挑选一套武技的机会。”

    “那真龙秘宝可是上古真龙遗留下来的龙须,已经是绝品了!上古真龙,一直存在于传说中,想不到真的确有其事!这真龙之须,说不定还蕴含了成就神境之秘呢,这可不仅是那些年轻俊杰,就连老一辈的名宿都蠢蠢****,有些不想参赛的弟子都被长辈轰出来,必须参赛了!”

    “那件九阶玄器也非普通的货色,而是化神海总会长鲁聪子阁下炼制的轮回宝刀!当年为了炼制这柄神刀,鲁聪子大师亲自上万绝峰取来轮回原石,听闻刀成之日,化神海直接降下紫色雷霆,数百名武帝同时飞空抵御,当场震死数名武帝强者,伤者无数!刀芒之下,六道众生,尽入轮回!”

    “至于东海月明珠,大家都是东域之人,应该明白这珠子的价值。乃是人间绝品的凝神静心之物,佩戴一枚在身,可谓是万邪不侵,可以铲除一切修炼之上的异状,永无心魔。东域自古传说,一旦汇聚二十四枚,可以结成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奇异景观,如同仙境降临,可以直接羽化登仙,也不知真假!”

    “天衡换骨皇丹更是九阶之中的珍品丹药,若是将九阶灵丹也分为九品的话,那这天衡换骨皇丹绝对是九品九阶,只不过此物对于强大的武帝来说并无吸引力,但对于那些徘徊在武帝门槛的武者,无异于有着致命吸引!这东西可以让进阶武帝的概率提升百分之三十啊!只要你的天资不是太垃圾,基本上是稳稳妥妥进阶的,试问能修炼到武尊巅峰的,哪个会是垃圾呢?这丹药的另一个别名就是‘武帝丹”,得丹者,成武帝!”

    “还有那姜家的武典,呵呵,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吧?

    “最后那姜家武典就更不用说了,《纯阳真诀》、《八歧妖本》、《千叶灵冥术》等等,哪一样不是如雷霆灌耳,哪一样不是造就过大陆巅峰强者,令天下闻风丧胆的存在。能够习得其一,便足以睥睨天下!”

    “啧啧,还有大量的各种丹药、玄器、元石、灵草、珍宝等等,就不一一细说了,要说的话等到擂台赛打完都说不完,几乎等同于一个中型门派的全部家当了!”

    这样的论调在整个红月城疯传,所有武者都为之狂热起来,那些原本不想参赛的武者也开始摩拳擦掌,还有不少人开始整体祭拜神灵,保佑自己高中。

    在红月城中央附近,有两座宏伟精致的楼宇,虽然气派不如城主府邸,却结构精美,颇费匠心,两座楼宇之间采用霓虹搭钩,如长龙横卧,隐于霁雨临空内,仿若仙桥。

    这里便是红月城有名的建筑,叫做清风明月。

    在那霓虹龙桥之上,飞舞着几个巨大的大篆:入吾楼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惟当明月!

    一名身着玄青色雨花锦袍的男子在楼上倚栏凝望,一双美目如同空谷秋水般清澈明亮,望着那满城熙熙攘攘,不由得轻声吟道:“年少一枕清风去,唯有明月知我心。”

    身后一名宫装美妇望着眼前男子,道:“子茂,你还在怨恨你姑夫?”

    男子转过身来,神色静如秋水,平淡道:“子茂不敢,姑夫身为红月城主,天下敬仰,乃不世豪杰!子茂一直都是以姑夫为榜样,努力修炼,在武道这条路上,任何时候都不敢停歇!”

    宫装美妇露出满意的笑容,赞道:“你的确没有让姑父姑妈失望,也没有让大哥失望。成为东域年轻一辈中的领袖人物,只要你继续努力,将来的成就不会在你姑父之下。”

    “是,子茂谨记姑妈教诲!”

    阮子茂躬身一拜,平静的说道:“只是子茂心中有个郁结,越来越甚,希望姑妈能为我解开。”

    阮红玉看了自己子侄一眼,淡淡说道:“你是为若冰之事?若是你真有出息,问鼎武道巅峰,这天下间的女子,还不是任你挑选,你身为阮家长子,东域七星之首,却为了儿女之事心生郁结,你想让姑妈失望吗?”

    阮子茂道:“子茂不敢!但是,追求武道巅峰,不就是为了可以君临天下,任我逍遥?若是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能够得到的话,那这君临天下又有何意义?”

    阮红玉脸色一变,冷哼道:“若冰的婚事,是为了红月城的利益而联姻其它大派,若是嫁给你的话,岂非浪费了一个大好资源!”

    阮子茂瞳孔微缩,一道精芒闪动,平静的说道:“联姻其它大派,也不过是为了巩固红月城在天武界的地位,始终是外来之力,难以依靠。若是姑妈能够将若冰妹子许配给我的话,子茂不出五十年,定然问鼎武道巅峰,带领红月城成为如同圣域、化神海一般的至高存在!”

    他说的斩钉截铁,面容却丝毫不动,只是眼中燃起一股熊熊之火,让阮红玉也为之一惊。

    “哈哈,说的好!”

    阮红玉大笑着赞道:“我阮家之人就应该有这种气魄!只是若冰不能嫁你,这是你姑父的决定,谁也不能更改!除此之外,红月城的任何女子,甚至大陆上的任何女子,你若是有中意的,姑妈一手替你操办了!”

    阮子茂缓缓的抬起头来,道:“我不求将若冰妹妹嫁给我,只求给我一次参加擂台赛的机会,我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所谓的联姻手段,不过是个笑话,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真正的强大!”

    所有欠下的章节全部还清了,喜极而泣,明日开始恢复二更,这样太一的日子就不用那么充实的要爆炸了。下周预告我等会发在微(信)公共号:taiyiss上,还未关注的水果们速度了哇!“哼哼,如此言不由衷好吗?”

    李云霄冷笑道:“总之没有东海月明珠,那镜子你就留在记忆里吧,再见。”

    “喂喂,别走啊,再商量啊!”

    文林在身后不断的喊着,李云霄却是丝毫不理会,他突然大喝了一声,道:“李兄,你看这!”

    李云霄一下诧异,停下身子来缓缓转过头去,只见文林的双眸中闪烁着点点白光,一股奇异的力量荡漾开来,竟然是精神攻击!

    “瞳术?”

    李云霄愣了一下,随即想笑。天水国古时有句话,叫关公面前耍大刀,孔二面前念文章,现在李云霄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他轻轻一笑,额头上的太古天目骤然一开,那眸子瞬间化为血月,文林那闪烁着精芒的眼神显示愣了一下,随后开始变得有些迷离起来,最终化作一片茫然之色。

    不过瞬间,就被反制于人了。

    “正好,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吧!”

    李云霄的精神力透过太古天目辐射开来,直入对方识海之中,开始搜索记忆。

    文林的整个人生,从小时有记忆开始,便一断断的在李云霄的神识下展现出来,再没有丝毫的秘密。

    记忆之链,如同连载的书画,飞速的翻着,让李云霄大为震惊的是,此人竟然是圣域之人!

    突然间,他的神识猛然一震,只见文林的记忆之链中,自从加入圣域后开始,便被一把把的封印锁住,既然无法翻看阅读!

    “什么?这是煌光印记锁!”

    李云霄心神大震,神识在剧烈的震惊下从文林的识海中冲了出来,眼中一片骇然。

    “普天之下,能够施展出这煌光印记锁的,唯有袁高寒的师傅,隐居在圣域神都之内的天照子啊!难道此人竟是天照子派来的,并且带着极大的秘密?”

    他内心涌上一层阴影,此事涉及太大,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涉足其内。

    “难怪他能够认得出这大悲暮云宝镜,想不到竟是天照子的人!”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看着缓缓醒来的文林,一转身便离开原地,直接进入到人群之中。

    片刻后,文林终于从模糊之中清醒过来,立即想起了发生的一切,当场脸色骇的惨白,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我竟然被他反制了?!”

    他眼中流露出极大的恐惧之色来,喃喃自语道:“刚才识海一片混沌,莫非被对方倾入了我的记忆?”他舔了下干涸的嘴唇,只觉得喉咙内一阵干渴,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幸好识海之中有天照子大人的封印锁,当初布下此印的时候我还觉得多事,太过小心谨慎了,想不到真有用上的一天。”

    文林稍稍压了下惊,渐渐冷静下来,沉思道:“此人的来历一定要查清楚,不仅是那神乎其技的精神攻击,还有那大悲暮云宝镜,这件传说之物终于出现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

    他身上的气质渐渐起了变化,再也不是先前那种武皇的模样,反而修为逐渐降低,不久就化作一个凡人,没有丝毫的元力波动,走入人群中,也很快消失不见。

    文林给李云霄的玉简消息是十分超前的,直到第二天,姜若冰嫁妆之事立即传遍全城,引起极大的轰动效应!

    满城之人,无论男女老少,街头巷角,无不都是在谈论这个话题,而各路武者更是在加剧的涌入红月城。

    “其中最为珍贵的几样东西,便是真龙秘宝,九阶玄器,十八枚东海月明珠,天衡换骨皇丹,以及进入姜家武阁随意挑选一套武技的机会。”

    “那真龙秘宝可是上古真龙遗留下来的龙须,已经是绝品了!上古真龙,一直存在于传说中,想不到真的确有其事!这真龙之须,说不定还蕴含了成就神境之秘呢,这可不仅是那些年轻俊杰,就连老一辈的名宿都蠢蠢****,有些不想参赛的弟子都被长辈轰出来,必须参赛了!”

    “那件九阶玄器也非普通的货色,而是化神海总会长鲁聪子阁下炼制的轮回宝刀!当年为了炼制这柄神刀,鲁聪子大师亲自上万绝峰取来轮回原石,听闻刀成之日,化神海直接降下紫色雷霆,数百名武帝同时飞空抵御,当场震死数名武帝强者,伤者无数!刀芒之下,六道众生,尽入轮回!”

    “至于东海月明珠,大家都是东域之人,应该明白这珠子的价值。乃是人间绝品的凝神静心之物,佩戴一枚在身,可谓是万邪不侵,可以铲除一切修炼之上的异状,永无心魔。东域自古传说,一旦汇聚二十四枚,可以结成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奇异景观,如同仙境降临,可以直接羽化登仙,也不知真假!”

    “天衡换骨皇丹更是九阶之中的珍品丹药,若是将九阶灵丹也分为九品的话,那这天衡换骨皇丹绝对是九品九阶,只不过此物对于强大的武帝来说并无吸引力,但对于那些徘徊在武帝门槛的武者,无异于有着致命吸引!这东西可以让进阶武帝的概率提升百分之三十啊!只要你的天资不是太垃圾,基本上是稳稳妥妥进阶的,试问能修炼到武尊巅峰的,哪个会是垃圾呢?这丹药的另一个别名就是‘武帝丹”,得丹者,成武帝!”

    “还有那姜家的武典,呵呵,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吧?

    “最后那姜家武典就更不用说了,《纯阳真诀》、《八歧妖本》、《千叶灵冥术》等等,哪一样不是如雷霆灌耳,哪一样不是造就过大陆巅峰强者,令天下闻风丧胆的存在。能够习得其一,便足以睥睨天下!”

    “啧啧,还有大量的各种丹药、玄器、元石、灵草、珍宝等等,就不一一细说了,要说的话等到擂台赛打完都说不完,几乎等同于一个中型门派的全部家当了!”

    这样的论调在整个红月城疯传,所有武者都为之狂热起来,那些原本不想参赛的武者也开始摩拳擦掌,还有不少人开始整体祭拜神灵,保佑自己高中。

    在红月城中央附近,有两座宏伟精致的楼宇,虽然气派不如城主府邸,却结构精美,颇费匠心,两座楼宇之间采用霓虹搭钩,如长龙横卧,隐于霁雨临空内,仿若仙桥。

    这里便是红月城有名的建筑,叫做清风明月。

    在那霓虹龙桥之上,飞舞着几个巨大的大篆:入吾楼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惟当明月!

    一名身着玄青色雨花锦袍的男子在楼上倚栏凝望,一双美目如同空谷秋水般清澈明亮,望着那满城熙熙攘攘,不由得轻声吟道:“年少一枕清风去,唯有明月知我心。”

    身后一名宫装美妇望着眼前男子,道:“子茂,你还在怨恨你姑夫?”

    男子转过身来,神色静如秋水,平淡道:“子茂不敢,姑夫身为红月城主,天下敬仰,乃不世豪杰!子茂一直都是以姑夫为榜样,努力修炼,在武道这条路上,任何时候都不敢停歇!”

    宫装美妇露出满意的笑容,赞道:“你的确没有让姑父姑妈失望,也没有让大哥失望。成为东域年轻一辈中的领袖人物,只要你继续努力,将来的成就不会在你姑父之下。”

    “是,子茂谨记姑妈教诲!”

    阮子茂躬身一拜,平静的说道:“只是子茂心中有个郁结,越来越甚,希望姑妈能为我解开。”

    阮红玉看了自己子侄一眼,淡淡说道:“你是为若冰之事?若是你真有出息,问鼎武道巅峰,这天下间的女子,还不是任你挑选,你身为阮家长子,东域七星之首,却为了儿女之事心生郁结,你想让姑妈失望吗?”

    阮子茂道:“子茂不敢!但是,追求武道巅峰,不就是为了可以君临天下,任我逍遥?若是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能够得到的话,那这君临天下又有何意义?”

    阮红玉脸色一变,冷哼道:“若冰的婚事,是为了红月城的利益而联姻其它大派,若是嫁给你的话,岂非浪费了一个大好资源!”

    阮子茂瞳孔微缩,一道精芒闪动,平静的说道:“联姻其它大派,也不过是为了巩固红月城在天武界的地位,始终是外来之力,难以依靠。若是姑妈能够将若冰妹子许配给我的话,子茂不出五十年,定然问鼎武道巅峰,带领红月城成为如同圣域、化神海一般的至高存在!”

    他说的斩钉截铁,面容却丝毫不动,只是眼中燃起一股熊熊之火,让阮红玉也为之一惊。

    “哈哈,说的好!”

    阮红玉大笑着赞道:“我阮家之人就应该有这种气魄!只是若冰不能嫁你,这是你姑父的决定,谁也不能更改!除此之外,红月城的任何女子,甚至大陆上的任何女子,你若是有中意的,姑妈一手替你操办了!”

    阮子茂缓缓的抬起头来,道:“我不求将若冰妹妹嫁给我,只求给我一次参加擂台赛的机会,我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所谓的联姻手段,不过是个笑话,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真正的强大!”

    所有欠下的章节全部还清了,喜极而泣,明日开始恢复二更,这样太一的日子就不用那么充实的要爆炸了。下周预告我等会发在微(信)公共号:taiyiss上,还未关注的水果们速度了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