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79章 嫁妆
    李云霄离开城西之后,怕引起一些人的注意,直接混入到人群中。由于大量的武者涌入红月城,像他这样武宗实力的武者比比皆是,倒也并不惹人。

    他当街便取出暮云镜来,只见那橙黄的镜面上竟然被霸天虎的一招留下了磨痕,内心暗暗吃惊不已,这霸天虎的实力怕是和那血神子有的一拼了,同时也对暮云镜的威力感到不可思议。

    霸天虎被自己反震之力击伤,这固然跟他自己的作战方式有关,全力一击,不留任何余地,但这暮云镜连六星武帝的攻击都能遇强则强的反震回去,倒是出乎他的预料,而且这镜子可以瞬移,至少是蕴含了空间规则的。

    李云霄暗暗思量道:这镜子得找时间好好研究一番,似乎还隐藏了不少奇怪的能力在里面。

    一般玄器都是攻击性的刀、剑类,像这种镜、塔、钟之类的用具形玄器,往往更加可怕。就算是以他前世之能,也不敢妄自乱炼这类东西。

    “这镜子不错啊!”

    突然一只手就伸了过来,往那镜子上抓去。

    李云霄手掌一翻,暮云镜便收了起来,一把抓住那只手,冷冷望了过去,突然一怔,道:“是你?”

    “咦,是你?你哪里弄来这么一面镜子的,嘿嘿,送给我吧。”

    那人也是一愣,正是拉李云霄加入冰块组织的文林,对那镜子一脸的渴求之色。

    “滚!”

    李云霄甩开他的手,冷冷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文林眼珠子一转,眯着眼睛笑道:“不就是几块元石的事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李云霄道:“什么好消息?”

    文林神秘兮兮的把李云霄拉到街角,低声道:“你要发财了!”

    李云霄一脸的黑线,道:“怎么个发财法?”

    文林伸出手来,有些急迫的样子,道:“你把刚才那面镜子拿出来我看看,如果能够印证我心中所想的话,我决定高价收购它!”

    李云霄脸色立即黑了下来,道:“多高的价?”

    文林道:“你这面镜子哪里来的?”

    李云霄指了指后面,道:“刚才在一家当铺店里,物主逾期未取,所以当铺店老板自行处理,我用高出当价三倍的价格,足足三万中品元石才买下来的!”

    “三万中品元石……”

    文林神色呆滞,一拍脑袋,狠狠的嘀咕道:“天啊,三万……,若真是那面宝镜的话……”他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定了定心神,尽量露出一个笑容来,道:“那当铺老板有没有说是什么人当的?”

    李云霄沉思了一下,道:“听说是一名六七十岁的老头。”

    文林猛地抬起头来,一把抓住李云霄的手,激动道:“六七十岁,果然!果然是我父亲当掉的那面镜子,我终于找到了!真是黄天不负有心人啊!”

    李云霄眼珠子瞪得老大,看着眼前这一把鼻涕一把泪倾情述说的文林,真想给他一个封号影帝!

    文林痛哭流涕道:“这镜子是我母亲当年的嫁妆,她与我父亲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也正是因为这一面镜子结缘的……”

    “……,之后父亲无奈之下变卖了这面镜子,但一直到临死都未曾忘记过要赎回来,你能否明白这种为人子却无能为力的心情?今天,我终于有机会找回这面镜子了!今天是父亲节了,兄弟,你能否成全我这一片拳拳的孝子之心呢!让我们一起为全天下的父亲赞美吧,父爱无疆!”

    李云霄瞪着眼睛,古怪道:“影帝兄,哦,不不,是文林兄!那当铺老板说那个当镜子的男子,先是把自己老婆卖去了****,这才来当的镜子,难道你老妈是……”

    他一脸的震惊。

    文林脸色立即比木炭还要黑,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了,他再如何无耻,也不可能承认说自己老妈是在****工作的,顿时泄了气,阴沉着脸道:“这样啊,那估计是我弄错了。”

    他内心一阵恼怒,白白演了这么久的戏,被对方一句话就打的烟消云散。

    “哦,原来如此!”

    李云霄露出一脸的恍然之色来,道:“那这面镜子跟你就没关系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文林兄咱们下次再见!”

    文林急忙一把将他拦住,眼珠子一转,笑道:“对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乱跑?红月城出大事了你知不知道!”

    “你妹的又来了!”

    李云霄内心暗骂一句,脸上不咸不淡的说道:“哦?什么大事?是姜家之主被杀了,还是姜若冰的老妈被人拐跑了?”

    “厄,这些还不至于……”

    文林讪讪道:“是女神逃跑了!我刚从组织上得到的消息,女神突然间就从姜家消失了,现在整个姜家都炸开锅了,红月城也被全部封锁起来,不许任何人离开,就连所有对外的空间通道都封锁住了。你想想,比武招亲就要开始了,若是到时姜家拿不出人来,哈哈,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

    李云霄盯着他,讥讽道:“你不是女神的粉丝吗?怎么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嗯,哪有!”

    文林一脸的悲愤,用手拍了下额头,难受道:“也不知女神此刻身在何地,早上是否有热腾腾的牛奶,饿了有没有现成做好的烤鸭,累了能不能找到干净舒适的酒店休息,难过了有没有……”

    他声泪俱下,痛不欲生的模样,就跟死了老婆似的。

    李云霄打断道:“对了,我那面镜子……”

    “嗯,镜子如何?”

    文林猛地停了下来,一扫忧郁凄凉的情绪,盯着李云霄,满脸的渴望。

    李云霄淡淡说道:“我那面镜子是不可能会给你的。”

    文林:“……”

    他抹了下额头的汗,道:“我说兄弟,你那镜子虽然我只看一眼,但可以肯定绝对是大凶不祥之物,我劝你还是破财保平安的好,将那面镜子给我,我找一名强大的术炼师把它炼化掉,这样就不会留在世上继续害人了。”

    李云霄道:“这样啊,你要镜子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拿东西来换。”

    “什么东西?”

    文林眼前一亮,拍拍胸脯道:“为了炼化掉那面害人的不祥之物,避免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摘下来给你!”

    李云霄肃然起敬道:“文兄大义,在下佩服。即是如此我也不好狮子大开口,只要用二十四枚东海月明珠便可换去。”

    “东海月明珠?二十四枚?”

    文林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惊叫起来,道:“那东西乃是东海至宝,任何一枚都是价值连城,二十四枚串在一起可以组成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奇异景象,造成不同凡响的效果,价值之高甚至在诸多九阶玄器之上,你坑我啊!”

    李云霄轻轻一笑,道:“文林兄懂的还挺多的嘛,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武皇的喽啰啊。”

    文林也笑了,道:“李兄何尝不是呢,一名武宗渣渣怎么会有那么一面大凶的镜子。”

    李云霄笑道:“正所谓人艰不拆,累感不爱,就不要再装了。我那大悲暮云宝镜虽是宝贝,但也并非不能舍,条件便是二十四枚东海月明珠,少一枚都不行!”

    文林浑身一颤,难以置信的震惊道:“你说什么?那宝镜真的是大悲暮云宝镜?!”

    李云霄一下警觉了起来,应道:“镜子上似乎有这么几个小字,也不知道是不是防品。”

    文林的神色显得极为不淡定了,在拼命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缓缓道:“若是在数月前也许有办法,但现在……,你可知现在的东海月明珠基本上都在姜家主母阮红玉手中。”

    李云霄瞳孔微缩,道:“文林兄的消息果真灵通!”

    文林点头道:“看来你也都知道了,即便是阮红玉,手中也只有十八枚,基本上是汇聚了整个东域和商盟的珠子。你若是想得到,也不是没有办法。”

    李云霄大喜道:“哦?文林兄有办法?”

    文林一笑,道:“我从组织上听闻,那十八枚东海月明珠正是姜若冰此次比武招亲的嫁妆之一。”

    “什么?嫁妆?”

    李云霄愣了一下。

    文林从身上取出一枚玉简递了上去,道:“你看看吧,这便是姜家的嫁妆,最新公布出来的,现在已经流传在各大势力的弟子手中了,姜家这次真的是下了大血本啊!”

    李云霄取来那玉简放在额头上,很快便皱起眉头来了。

    文林颇有深意的望着他,笑道:“怎么,是不是动了去比武招亲的心思?东海月明珠虽然珍贵,但是和另外那些东西比起来还是差不少哦。而且现在明月珠已经列入了嫁妆之内公布天下,你想要用其它办法取得那是难上加难了。”

    李云霄握着那玉简沉思了一阵,才道:“文林兄难道对这些东西以及美女没兴趣?”

    文林笑道:“有兴趣那也得有实力才行啊,那些什么东域七星,西域五杰,北域四秀,哪个不是灭我如灭渣的。”

    今天是父亲节,实在忍不住在正文里插了一段父亲节的广告,望大家轻点喷。我爱我父亲,同时在此祝愿全天下的父亲都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