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78章 八象
    老头愣了下,眯着眼睛笑道:“人生嘛,总是在聚聚散散之中,分分合合,关键是要在正确的时间里遇上正确的人。”

    李云霄冷笑道:“年纪大就了不起?就可以随便倚老卖老的跟人谈人生,谈哲理?那么你是我要遇上的正确的人吗?”

    老头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笑道:“这我便不知了,但我知道,你是我要在正确的时间里遇上的正确的人。”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动,全身戒备起来,道:“现在遇上了,你意欲何为?”

    老头笑道:“先前城南的那道雷击是你弄出来的吧?隐隐之中竟有规则隐约其内,我很是好奇呢。”

    李云霄道:“好奇心容易害死人,你比红月城的人反应还要快,看来很有心啊!”

    “嗯……”

    老头苦笑一下,道:“一把老骨头了,没其他优点,就是做事比较认真负责,等做完这次就真的要退休啦,我可不希望最后一次栽了。”

    李云霄眼中眸光一凝,万分戒备,一股元气在体内激荡起来,随时都能施展出雷霆一击。

    而那老头同样是收敛了笑容,变得极静起来,这种静不仅仅是那处子之静,更贴切的说是毫无生机死一般的寂静,李云霄的眼前仿若没有任何活物,全是死气沉沉的残砖废瓦。

    这是一种极高的隐匿术,人明明在你的眼前,却是感受不到任何气息,若非肉眼得见,根本不会以为身前有人。

    两人都静静的站立着,寻找着,等待着,在寻找一切可以出手的间隙,等待那对方的疏忽。

    李云霄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将自己气息完全抹去的死尸术,即便修为占据绝对优势也不出手,而是要寻找那致命一击的坏毛病,除了那掌控死神宫的八象之外,我想不到第二人。”

    老头动了,李云霄开口说话便是他要寻找的破绽,虽然对方一口道破了他的身份,但却不能影响他的心性,那是千锤百炼般的坚韧,汇聚在一招之下,这是必杀一招!

    李云霄身上一道黄光闪动,随后仿佛将天地间所有光芒汇聚而来,刹那一下放射出去,直接照在老头的脸上,刺的他双目眼迷。

    老头大惊,这天下间再强的烈阳也不可能伤及他的双目,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让他的心性瞬间受到影响,手中之招威力顿弱!

    “砰!”

    仓促之下,那必杀的一招虎头蛇尾,击在那万道光源之处,发出清脆震响!

    一股难以言喻的反震之力沿着老头的攻击路线原封不动的弹射回去,老头大惊之下,已经避无可避,被自己的必杀一击轰中,当场喷出一道口血震飞回去。

    老头是天下间少有的杀手,一击之下从来不给自己留下余地,每次都是倾力一击,这次也不例外,没有留下任何的元力防御,被反震后顿时肉身几近崩溃!

    李云霄也倍感不好受,对方的力道之强根本无法尽数弹回,还有庞大的力道透过大悲暮云宝镜震了过来。

    幸亏他早有防备,魔天铠刹那间化形而出,震得四周空间都嗡嗡直响,那一击更是穿透魔天铠的防御,最终轰在李云霄身上,震得浑身气血翻涌,飞退了数十米才稳住身形。

    两人实力相差悬殊,这一击之后的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天壤之别!

    老头几乎肉身崩坏,睁大眼珠子,难以置信,不断地咳出血来,难有再战之力!

    李云霄虽然也气血翻涌,却不过轻伤而已,此刻身上杀意昂然,一步步走了上来,寒声道:“既然我已看破你的身份,就自然知道你们出手的规律,早已想好应对之策!天下没有永远正确的招式,你这一招用了上百年,也该碰到鬼了。我现在开始相信你先前所说的人生哲理了,我便是那个正确时间里,你遇到的正确的人,给你的杀手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李云霄内心也是一阵唏嘘不已,若非偶得暮云镜,那一招虽然不至于杀的了自己,但绝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也许自己已经化作雷霆逃掉了。

    他手中寒光一闪,冷剑冰霜出现在手,高高举起,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们八象之首到底是何人?虽然我心中隐隐有猜测,但还是希望有人可以给我证实一下。”

    老头不断的剧烈咳嗽起来,一脸的苦笑道:“我做了杀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你也不好奇的想问一问,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至少让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过。”

    李云霄冷冷的讥讽道:“没兴趣!你们原本就是隐匿在黑暗里行事,那么快死了又何必要出来呢?名字随着你的身体一起腐朽便好了。我只对你们八象魁首的名字感兴趣!”

    “哎呀,五哥,你真是老了,人杀不死,反而连老窝都要让人给揣出来啦!”

    突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李云霄只觉得身体一滞,一股寒意将他笼罩,若是他的长剑斩下话,必然会引来暴雨雷霆的一击,他的脸色微变起来。

    空中渐渐弯曲,一名年轻的男子面带微笑出现,十分友善的朝李云霄点了下头,道:“能让魁首关注的人,果然不同凡响,就连我八象之中的霸天虎老前辈都拿你没辙,而且是在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当真令人吃惊啊!”

    李云霄冷声道:“你也是八象之一?”

    年轻人轻轻点头,颔首笑道:“你可以叫我小八。”

    李云霄舞了一道剑花,便将冷剑冰霜收了起来,道:“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你们八象魁首,一直都是无冤无仇,为何要来杀我?”

    小八笑道:“谁说无冤无仇的?我们死神宫宫主可是一直将你作为生死大敌,而且你近年来迅速崛起,已经引得不少人注意了,魁首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你现在可以走了,既然五哥都杀不了你,我也不用出手了。再者,杀你也不是我的任务。”

    霸天虎苦笑道:“小八,你现在放他回去,无异于放虎归山,下次就更难擒杀了。他此刻受我一击定然也受伤在身,正是杀他的好时机啊。”

    小八轻轻笑道:“五哥,你们那种为了杀人不折手段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杀手也要有杀手的风度,杀手的道,你今日遭遇大败,便是宣告属于你们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还是跟魁首打个报告,回家养老去吧。”

    霸天虎愣了一下,苦笑连连,不断地咳嗽着,淤血还没吐干净。

    李云霄寒声道:“我不管你们魁首是谁,你转告他,若是惹上了我,天武界不会有你们八象容僧地。”他言尽于此,身影一闪,化作一道光芒便飞射千米之远,才化出身形,走入人群之中。

    小八目视着李云霄的离去,眼中寒光闪动不已,似乎为他离去时的那句话触动了怒火。

    霸天虎看了小八一眼,笑道:“怎么?被对方的狠话吓到了?”

    小八轻轻叹道:“唉,在涵养上还是比不过你们这些老前辈啊,你觉得他那句威胁的话如何?”

    霸天虎沉思了一下,凝重道:“现在看来还只是撑面子的狠话,若是任其发展下去的话就难说了,也许真的会成长到有威胁魁首的那一天!”

    小八轻轻点头,道:“那你觉得他和宫主两人,孰强孰弱?”

    “李逸?”

    霸天虎轻轻一笑,道:“李逸的天资的确很强,而且他竟能在宇文****兄弟的折磨下变奴为主,无论心机和手段都是上上之选,而且经历了那些惨无人道的摧残,也算是吃了苦中苦,有今日之成就也是应该的。当日引导他去死神宫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他能成为宫主的。魁首是希望他们两人一战吗?”

    小八道:“原本是这样,但是目标有变。宫主此行的任务是要参加擂台赛,娶得姜若冰,这样对于我们的实力有着极大加强,对战李云霄之事只能押后了。只是……”

    霸天虎笑道:“哈哈,被男人折磨了那么久,也是该给他个绝色美女补偿一下了,只是什么?”

    小八的眼中精光微凝,有些凝重道:“只是我们也许错判了那些妖族之人的实力,那个名为‘殇’的大妖,让我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恐怖,这种感觉唯有在魁首身上感受到过。而且宫主对于那些妖族之人似乎十分重要,这次红月城之行便有一名妖族同行,作为随身护卫。我怕宫主的势力不断增加,最后会脱离我们的掌控。”

    霸天虎愣了一下,叹道:“再强也不可能胜的过魁首。况且这群妖族在宋月扬城闹出那么大的风波,真要对付他们的话,直接将他们的行踪透入给圣域便可,这些无需我们操心。”

    小八道:“但愿吧,魁首一向算无遗漏,这次也不会例外的!”

    他上前去搀扶起霸天虎,空间微微扭曲一下,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老头愣了下,眯着眼睛笑道:“人生嘛,总是在聚聚散散之中,分分合合,关键是要在正确的时间里遇上正确的人。”

    李云霄冷笑道:“年纪大就了不起?就可以随便倚老卖老的跟人谈人生,谈哲理?那么你是我要遇上的正确的人吗?”

    老头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笑道:“这我便不知了,但我知道,你是我要在正确的时间里遇上的正确的人。”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动,全身戒备起来,道:“现在遇上了,你意欲何为?”

    老头笑道:“先前城南的那道雷击是你弄出来的吧?隐隐之中竟有规则隐约其内,我很是好奇呢。”

    李云霄道:“好奇心容易害死人,你比红月城的人反应还要快,看来很有心啊!”

    “嗯……”

    老头苦笑一下,道:“一把老骨头了,没其他优点,就是做事比较认真负责,等做完这次就真的要退休啦,我可不希望最后一次栽了。”

    李云霄眼中眸光一凝,万分戒备,一股元气在体内激荡起来,随时都能施展出雷霆一击。

    而那老头同样是收敛了笑容,变得极静起来,这种静不仅仅是那处子之静,更贴切的说是毫无生机死一般的寂静,李云霄的眼前仿若没有任何活物,全是死气沉沉的残砖废瓦。

    这是一种极高的隐匿术,人明明在你的眼前,却是感受不到任何气息,若非肉眼得见,根本不会以为身前有人。

    两人都静静的站立着,寻找着,等待着,在寻找一切可以出手的间隙,等待那对方的疏忽。

    李云霄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将自己气息完全抹去的死尸术,即便修为占据绝对优势也不出手,而是要寻找那致命一击的坏毛病,除了那掌控死神宫的八象之外,我想不到第二人。”

    老头动了,李云霄开口说话便是他要寻找的破绽,虽然对方一口道破了他的身份,但却不能影响他的心性,那是千锤百炼般的坚韧,汇聚在一招之下,这是必杀一招!

    李云霄身上一道黄光闪动,随后仿佛将天地间所有光芒汇聚而来,刹那一下放射出去,直接照在老头的脸上,刺的他双目眼迷。

    老头大惊,这天下间再强的烈阳也不可能伤及他的双目,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让他的心性瞬间受到影响,手中之招威力顿弱!

    “砰!”

    仓促之下,那必杀的一招虎头蛇尾,击在那万道光源之处,发出清脆震响!

    一股难以言喻的反震之力沿着老头的攻击路线原封不动的弹射回去,老头大惊之下,已经避无可避,被自己的必杀一击轰中,当场喷出一道口血震飞回去。

    老头是天下间少有的杀手,一击之下从来不给自己留下余地,每次都是倾力一击,这次也不例外,没有留下任何的元力防御,被反震后顿时肉身几近崩溃!

    李云霄也倍感不好受,对方的力道之强根本无法尽数弹回,还有庞大的力道透过大悲暮云宝镜震了过来。

    幸亏他早有防备,魔天铠刹那间化形而出,震得四周空间都嗡嗡直响,那一击更是穿透魔天铠的防御,最终轰在李云霄身上,震得浑身气血翻涌,飞退了数十米才稳住身形。

    两人实力相差悬殊,这一击之后的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天壤之别!

    老头几乎肉身崩坏,睁大眼珠子,难以置信,不断地咳出血来,难有再战之力!

    李云霄虽然也气血翻涌,却不过轻伤而已,此刻身上杀意昂然,一步步走了上来,寒声道:“既然我已看破你的身份,就自然知道你们出手的规律,早已想好应对之策!天下没有永远正确的招式,你这一招用了上百年,也该碰到鬼了。我现在开始相信你先前所说的人生哲理了,我便是那个正确时间里,你遇到的正确的人,给你的杀手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李云霄内心也是一阵唏嘘不已,若非偶得暮云镜,那一招虽然不至于杀的了自己,但绝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也许自己已经化作雷霆逃掉了。

    他手中寒光一闪,冷剑冰霜出现在手,高高举起,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们八象之首到底是何人?虽然我心中隐隐有猜测,但还是希望有人可以给我证实一下。”

    老头不断的剧烈咳嗽起来,一脸的苦笑道:“我做了杀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你也不好奇的想问一问,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至少让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过。”

    李云霄冷冷的讥讽道:“没兴趣!你们原本就是隐匿在黑暗里行事,那么快死了又何必要出来呢?名字随着你的身体一起腐朽便好了。我只对你们八象魁首的名字感兴趣!”

    “哎呀,五哥,你真是老了,人杀不死,反而连老窝都要让人给揣出来啦!”

    突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李云霄只觉得身体一滞,一股寒意将他笼罩,若是他的长剑斩下话,必然会引来暴雨雷霆的一击,他的脸色微变起来。

    空中渐渐弯曲,一名年轻的男子面带微笑出现,十分友善的朝李云霄点了下头,道:“能让魁首关注的人,果然不同凡响,就连我八象之中的霸天虎老前辈都拿你没辙,而且是在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当真令人吃惊啊!”

    李云霄冷声道:“你也是八象之一?”

    年轻人轻轻点头,颔首笑道:“你可以叫我小八。”

    李云霄舞了一道剑花,便将冷剑冰霜收了起来,道:“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你们八象魁首,一直都是无冤无仇,为何要来杀我?”

    小八笑道:“谁说无冤无仇的?我们死神宫宫主可是一直将你作为生死大敌,而且你近年来迅速崛起,已经引得不少人注意了,魁首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你现在可以走了,既然五哥都杀不了你,我也不用出手了。再者,杀你也不是我的任务。”

    霸天虎苦笑道:“小八,你现在放他回去,无异于放虎归山,下次就更难擒杀了。他此刻受我一击定然也受伤在身,正是杀他的好时机啊。”

    小八轻轻笑道:“五哥,你们那种为了杀人不折手段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杀手也要有杀手的风度,杀手的道,你今日遭遇大败,便是宣告属于你们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还是跟魁首打个报告,回家养老去吧。”

    霸天虎愣了一下,苦笑连连,不断地咳嗽着,淤血还没吐干净。

    李云霄寒声道:“我不管你们魁首是谁,你转告他,若是惹上了我,天武界不会有你们八象容僧地。”他言尽于此,身影一闪,化作一道光芒便飞射千米之远,才化出身形,走入人群之中。

    小八目视着李云霄的离去,眼中寒光闪动不已,似乎为他离去时的那句话触动了怒火。

    霸天虎看了小八一眼,笑道:“怎么?被对方的狠话吓到了?”

    小八轻轻叹道:“唉,在涵养上还是比不过你们这些老前辈啊,你觉得他那句威胁的话如何?”

    霸天虎沉思了一下,凝重道:“现在看来还只是撑面子的狠话,若是任其发展下去的话就难说了,也许真的会成长到有威胁魁首的那一天!”

    小八轻轻点头,道:“那你觉得他和宫主两人,孰强孰弱?”

    “李逸?”

    霸天虎轻轻一笑,道:“李逸的天资的确很强,而且他竟能在宇文****兄弟的折磨下变奴为主,无论心机和手段都是上上之选,而且经历了那些惨无人道的摧残,也算是吃了苦中苦,有今日之成就也是应该的。当日引导他去死神宫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他能成为宫主的。魁首是希望他们两人一战吗?”

    小八道:“原本是这样,但是目标有变。宫主此行的任务是要参加擂台赛,娶得姜若冰,这样对于我们的实力有着极大加强,对战李云霄之事只能押后了。只是……”

    霸天虎笑道:“哈哈,被男人折磨了那么久,也是该给他个绝色美女补偿一下了,只是什么?”

    小八的眼中精光微凝,有些凝重道:“只是我们也许错判了那些妖族之人的实力,那个名为‘殇’的大妖,让我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恐怖,这种感觉唯有在魁首身上感受到过。而且宫主对于那些妖族之人似乎十分重要,这次红月城之行便有一名妖族同行,作为随身护卫。我怕宫主的势力不断增加,最后会脱离我们的掌控。”

    霸天虎愣了一下,叹道:“再强也不可能胜的过魁首。况且这群妖族在宋月扬城闹出那么大的风波,真要对付他们的话,直接将他们的行踪透入给圣域便可,这些无需我们操心。”

    小八道:“但愿吧,魁首一向算无遗漏,这次也不会例外的!”

    他上前去搀扶起霸天虎,空间微微扭曲一下,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老头愣了下,眯着眼睛笑道:“人生嘛,总是在聚聚散散之中,分分合合,关键是要在正确的时间里遇上正确的人。”

    李云霄冷笑道:“年纪大就了不起?就可以随便倚老卖老的跟人谈人生,谈哲理?那么你是我要遇上的正确的人吗?”

    老头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笑道:“这我便不知了,但我知道,你是我要在正确的时间里遇上的正确的人。”

    李云霄眼中寒光闪动,全身戒备起来,道:“现在遇上了,你意欲何为?”

    老头笑道:“先前城南的那道雷击是你弄出来的吧?隐隐之中竟有规则隐约其内,我很是好奇呢。”

    李云霄道:“好奇心容易害死人,你比红月城的人反应还要快,看来很有心啊!”

    “嗯……”

    老头苦笑一下,道:“一把老骨头了,没其他优点,就是做事比较认真负责,等做完这次就真的要退休啦,我可不希望最后一次栽了。”

    李云霄眼中眸光一凝,万分戒备,一股元气在体内激荡起来,随时都能施展出雷霆一击。

    而那老头同样是收敛了笑容,变得极静起来,这种静不仅仅是那处子之静,更贴切的说是毫无生机死一般的寂静,李云霄的眼前仿若没有任何活物,全是死气沉沉的残砖废瓦。

    这是一种极高的隐匿术,人明明在你的眼前,却是感受不到任何气息,若非肉眼得见,根本不会以为身前有人。

    两人都静静的站立着,寻找着,等待着,在寻找一切可以出手的间隙,等待那对方的疏忽。

    李云霄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将自己气息完全抹去的死尸术,即便修为占据绝对优势也不出手,而是要寻找那致命一击的坏毛病,除了那掌控死神宫的八象之外,我想不到第二人。”

    老头动了,李云霄开口说话便是他要寻找的破绽,虽然对方一口道破了他的身份,但却不能影响他的心性,那是千锤百炼般的坚韧,汇聚在一招之下,这是必杀一招!

    李云霄身上一道黄光闪动,随后仿佛将天地间所有光芒汇聚而来,刹那一下放射出去,直接照在老头的脸上,刺的他双目眼迷。

    老头大惊,这天下间再强的烈阳也不可能伤及他的双目,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让他的心性瞬间受到影响,手中之招威力顿弱!

    “砰!”

    仓促之下,那必杀的一招虎头蛇尾,击在那万道光源之处,发出清脆震响!

    一股难以言喻的反震之力沿着老头的攻击路线原封不动的弹射回去,老头大惊之下,已经避无可避,被自己的必杀一击轰中,当场喷出一道口血震飞回去。

    老头是天下间少有的杀手,一击之下从来不给自己留下余地,每次都是倾力一击,这次也不例外,没有留下任何的元力防御,被反震后顿时肉身几近崩溃!

    李云霄也倍感不好受,对方的力道之强根本无法尽数弹回,还有庞大的力道透过大悲暮云宝镜震了过来。

    幸亏他早有防备,魔天铠刹那间化形而出,震得四周空间都嗡嗡直响,那一击更是穿透魔天铠的防御,最终轰在李云霄身上,震得浑身气血翻涌,飞退了数十米才稳住身形。

    两人实力相差悬殊,这一击之后的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天壤之别!

    老头几乎肉身崩坏,睁大眼珠子,难以置信,不断地咳出血来,难有再战之力!

    李云霄虽然也气血翻涌,却不过轻伤而已,此刻身上杀意昂然,一步步走了上来,寒声道:“既然我已看破你的身份,就自然知道你们出手的规律,早已想好应对之策!天下没有永远正确的招式,你这一招用了上百年,也该碰到鬼了。我现在开始相信你先前所说的人生哲理了,我便是那个正确时间里,你遇到的正确的人,给你的杀手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李云霄内心也是一阵唏嘘不已,若非偶得暮云镜,那一招虽然不至于杀的了自己,但绝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也许自己已经化作雷霆逃掉了。

    他手中寒光一闪,冷剑冰霜出现在手,高高举起,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们八象之首到底是何人?虽然我心中隐隐有猜测,但还是希望有人可以给我证实一下。”

    老头不断的剧烈咳嗽起来,一脸的苦笑道:“我做了杀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你也不好奇的想问一问,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至少让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过。”

    李云霄冷冷的讥讽道:“没兴趣!你们原本就是隐匿在黑暗里行事,那么快死了又何必要出来呢?名字随着你的身体一起腐朽便好了。我只对你们八象魁首的名字感兴趣!”

    “哎呀,五哥,你真是老了,人杀不死,反而连老窝都要让人给揣出来啦!”

    突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李云霄只觉得身体一滞,一股寒意将他笼罩,若是他的长剑斩下话,必然会引来暴雨雷霆的一击,他的脸色微变起来。

    空中渐渐弯曲,一名年轻的男子面带微笑出现,十分友善的朝李云霄点了下头,道:“能让魁首关注的人,果然不同凡响,就连我八象之中的霸天虎老前辈都拿你没辙,而且是在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当真令人吃惊啊!”

    李云霄冷声道:“你也是八象之一?”

    年轻人轻轻点头,颔首笑道:“你可以叫我小八。”

    李云霄舞了一道剑花,便将冷剑冰霜收了起来,道:“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你们八象魁首,一直都是无冤无仇,为何要来杀我?”

    小八笑道:“谁说无冤无仇的?我们死神宫宫主可是一直将你作为生死大敌,而且你近年来迅速崛起,已经引得不少人注意了,魁首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你现在可以走了,既然五哥都杀不了你,我也不用出手了。再者,杀你也不是我的任务。”

    霸天虎苦笑道:“小八,你现在放他回去,无异于放虎归山,下次就更难擒杀了。他此刻受我一击定然也受伤在身,正是杀他的好时机啊。”

    小八轻轻笑道:“五哥,你们那种为了杀人不折手段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杀手也要有杀手的风度,杀手的道,你今日遭遇大败,便是宣告属于你们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还是跟魁首打个报告,回家养老去吧。”

    霸天虎愣了一下,苦笑连连,不断地咳嗽着,淤血还没吐干净。

    李云霄寒声道:“我不管你们魁首是谁,你转告他,若是惹上了我,天武界不会有你们八象容僧地。”他言尽于此,身影一闪,化作一道光芒便飞射千米之远,才化出身形,走入人群之中。

    小八目视着李云霄的离去,眼中寒光闪动不已,似乎为他离去时的那句话触动了怒火。

    霸天虎看了小八一眼,笑道:“怎么?被对方的狠话吓到了?”

    小八轻轻叹道:“唉,在涵养上还是比不过你们这些老前辈啊,你觉得他那句威胁的话如何?”

    霸天虎沉思了一下,凝重道:“现在看来还只是撑面子的狠话,若是任其发展下去的话就难说了,也许真的会成长到有威胁魁首的那一天!”

    小八轻轻点头,道:“那你觉得他和宫主两人,孰强孰弱?”

    “李逸?”

    霸天虎轻轻一笑,道:“李逸的天资的确很强,而且他竟能在宇文****兄弟的折磨下变奴为主,无论心机和手段都是上上之选,而且经历了那些惨无人道的摧残,也算是吃了苦中苦,有今日之成就也是应该的。当日引导他去死神宫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他能成为宫主的。魁首是希望他们两人一战吗?”

    小八道:“原本是这样,但是目标有变。宫主此行的任务是要参加擂台赛,娶得姜若冰,这样对于我们的实力有着极大加强,对战李云霄之事只能押后了。只是……”

    霸天虎笑道:“哈哈,被男人折磨了那么久,也是该给他个绝色美女补偿一下了,只是什么?”

    小八的眼中精光微凝,有些凝重道:“只是我们也许错判了那些妖族之人的实力,那个名为‘殇’的大妖,让我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恐怖,这种感觉唯有在魁首身上感受到过。而且宫主对于那些妖族之人似乎十分重要,这次红月城之行便有一名妖族同行,作为随身护卫。我怕宫主的势力不断增加,最后会脱离我们的掌控。”

    霸天虎愣了一下,叹道:“再强也不可能胜的过魁首。况且这群妖族在宋月扬城闹出那么大的风波,真要对付他们的话,直接将他们的行踪透入给圣域便可,这些无需我们操心。”

    小八道:“但愿吧,魁首一向算无遗漏,这次也不会例外的!”

    他上前去搀扶起霸天虎,空间微微扭曲一下,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