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77章 手盔
    李云霄哼了一声,毫不怜悯的就将镜子收了起来,冷冷道:“换做是你,会给我机会吗?”

    徐青一下子颓然起来,知道自己是心存幻念了,换做是谁都不会留情,更何况是自己先惹的他,自己先心存歹念,这真的是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

    徐青道:“宝镜你也拿了,还抓我来此地为何?若是要杀的话,也不用带到这里来吧。”

    李云霄淡然道:“留你们性命,是因为你们两人还有用。我来红月城的目的便是为了那东海月明珠,现在那东西全都落在姜家主母手中,我要你们替我想办法取得。”

    徐青脸色微变,苦笑道:“你觉得我们有这个本事吗?”

    李云霄冷冷道:“没有。但没这个本事,马上也就会没命。你我之间的交情在你想要打我主意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断绝了,若是你不能提供有用的价值给我,那么就是死路一条。”

    他看了裴明远一眼,道:“你也同样!”

    裴明远浑身一震,哆嗦了一下,道:“别,别杀我。我有办法的!”

    “嗯?你有办法?”

    李云霄一时间来了兴趣,笑道:“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不到生死关头谁也不会拼全力啊。你倒是有何办法?”

    裴明远定了定神,这才道:“姜家的主母是我表亲。”

    “啊?”

    李云霄和徐青都是愣了一下,等待他的下文。

    裴明远道:“姜家主母和我母亲是表姐妹,我的曾外祖母和若冰妹子的曾外祖母是同一人,都是红月城阮家之人。”

    李云霄冷冷道:“这么远的关系了,能派上个屁用场?若是你有身份地位的话,早就被请进城主府居住了,还会跟着徐青一起出来混混?”

    裴明远急忙道:“还有!姜家主母欠我母亲一个人情,若冰在小的时候得过一种重病,急需一种极为珍贵的材料,也是我母亲寻来提供给姜家的,这才救了若冰妹子一条命。我想,若是让我母亲去一趟姜家,应该可以求来不少东海明月珠的。”

    “嗯,可以留你一命让你去试试。”

    李云霄走上前去,单手临空施诀,化出一道道的符文打入裴明远体内,震得他气血激荡,一口血喷了出来,满脸都充满惊恐的神色。

    李云霄道:“不过是下了一道封印而已,你可以走了。”

    “可、可以走了?”

    裴明远不敢相信,他也感受到了体内的异样,但一道封印能有多强,此人未免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吧?等回去直接找父亲就能轻易破开。

    李云霄扔出一块玉佩给他,道:“凭借这块玉佩上的感应,可以找到我一次。”

    裴明远大喜,劫后余生让他激动不已,接过玉佩后不敢再多说什么,急忙提起一口真气,就冲出小屋而去,内心则是一股巨大的愤怒在凝聚,等回去找到父亲解开封印,立即带着琉璃山庄的高手杀过来,今日之耻,要千百倍的索回!

    “你就这样放他走了?你……”

    徐青也愣住了,想不到李云霄竟然如此自信。

    李云霄淡然道:“你也走吧,我给你的任务便是替我打听清楚那个雪球肥婆的来历,以及姜家主母收集那东海月明珠所谓何事。裴明远那边多半是靠不住的,最后估计还得我自己出马。”

    他同样手中法诀轻起,打入徐青体内,给他下了一道封印禁制,也给了一枚玉佩。

    徐青脸色阴冷道:“你对自己可真有信心啊!这次是我走了眼,被你夺去宝镜乃是我咎由自取,不过我一定会再抢回来的,还有须弥山内的另外几件玄器,我一样也不会放过!”

    他扔下狠话后,便催动真气,直接破空而去。

    李云霄自然不会将他们的狠话放在心上,待两人都离开后,他在附近另寻一间破房,直接进入到界神碑中。

    先前那柄锤子静静的悬在天空上,他的感知慢慢探了过去,立即惊一道电弧,在空中“噼啪”散开。

    “这锤子如此神异,一锤下去连两名武尊都砸不死,看来还得与自己心神合一的炼化起来才行。”

    李云霄略微有些感慨,普通的九阶玄器即便不能心神合一,在他手中都能发挥出一定的威力来,而这锤子却始终无法摸透其中器蕴之力,当日血兽施展出来足以破开一界之力,而在他手中却连两名武尊都杀不死,差距实在太大了些。

    他眉心处散发出一股磅礴的力量,将那锤子包裹起来,直接吸入自己体内,悬浮在那丹田之上,打算用元力温养,慢慢炼化。

    随后便取出大悲暮云宝镜,旋于身前仔细观察起来,当初在须弥山内悬于山河鼎上的五件玄器无一不是九阶巅峰,皇朝钟、魔天铠、冷剑冰霜、这大悲暮云宝镜,还有罗青云的那杆长枪,这种玄器即便是他前世巅峰也炼不出来。

    “看来在那个时代,至少存在着九阶巅峰的术炼师啊,这些东西莫非就是用山河鼎炼的?”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这种可能,毕竟山河鼎是超品玄器,若不借助鼎器的话,就只能数名强大的九阶术炼师联手,这也是九阶玄器极其珍贵,而九阶巅峰玄器更是异常稀少的缘故。

    “这四件九阶巅峰玄器开来我得好好祭炼一番才是,虽然数量够多,却没有能够让我完全炼化之物,还不如专心炼制一样。”

    他的烦恼是九阶巅峰玄器太多了,若是被人知道的话怕是要嫉妒的爆血管。

    随后一道白光闪过,一把玉尺浮现在他身前,正是血神子的天师巨氤尺,他沉思了片刻,便抛出山河鼎来,将尺子扔了进去开始熔炼。

    一道神火如凰,一道罡风凛冽,风火交加之下,山河鼎飞速的运转起来。

    片刻后,一道光芒冲起,那天师巨氤尺直接被他炼化成了一个手盔,那器蕴却和之前一般无二。

    “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天师巨氤尺,不过被我改了个形状罢了。不行,怎么也得加入点自己的东西,这样才能说是我炼制的。”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单手一点,从天际涌出四大域界之力来,往那手盔上叠加而去。

    手盔受到四股元素之力的镇压,开始散出强大的器蕴抵抗,但哪里扛得住,一下子就开始崩坏,李云霄双手飞速施诀,一道道的符印打入其中,将四道元素之力一点点的封印在那手盔的四个虎指上。

    “这天师巨氤尺的材料不行,尽然无法承受四道元素之力!”

    李云霄脸色微变,手中一点,两道光芒便破空而去,正是一块天照阙金和一块北天寒星铁,随后还有大量各种其它原料,逐一打入那手盔中,开始融入进去。

    手盔上的色泽开始发生变化,先前李云霄将它从尺子变化而来,仅仅是物理形状上的改变,此刻却开始了结构上的改变,将那手盔的强度和能量加强,让其可以承受四大元素之力。

    不知过了多久,那手盔渐渐地稳定了下来,色泽从最先的冰晶如玉化作金银相间,闪闪发亮,悬在空中。

    “不错,在这界神碑内,我的所能发挥出来的术道甚至还在前世的巅峰之上,这件东西我很满意!”

    李云霄一招,眼前景象一变,来到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修炼之地,那手盔直接落了下去,飞到郝连少皇身边,道:“试试威力!”

    郝连少皇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大喜的将那手盔取下,惊喜道:“云少,这是……”

    他欣喜若狂,一把套在自己手上,大小合适,极其拉风!

    “哈哈,老子也有兵器了!”

    郝连少皇将那手盔一握,立即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器蕴散开,整个右手都颤抖了起来,似乎无法驾驭!

    “呜呜,云少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郝连少皇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要扑上来。

    李云霄一个念头转动,便将他定格住了,哼道:“我是怕你实力不够出去被人打死了,丢了我的脸!慢慢炼化吧,这里面我封印了四大元素之力,虽然只有一丁点,但也可以发挥出部分力量来!”

    他一闪之下便离开了界神碑,出现在破屋内。

    这一片区域都是红月城内的贫民居住,如同垃圾场般,到处都是残破。

    “唉,好久没来,老房子都全破损掉了,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公德心也没有,竟然拿我的老屋做野外烧烤!”

    李云霄刚从在这片贫民窟的街道上,便听见一名老头在嘟囔着抱怨。

    在一栋破屋子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用扫帚打扫着卫生,将几个烧烤架子扔了出来,还有大量的炭灰和竹签。

    李云霄瞳孔微微凝了起来,这老头正是在血神宫上遇到的那人,当时就知道此人实力不俗,因为以他的瞳术竟然无法看穿对方修为,那么这人至少也是武帝级别的!

    “咦?小兄弟是你?真巧啊,嘿嘿,来帮我打扫打扫卫生吧?”

    那老头微微抬起头来,一脸笑意,人畜无害的模样。

    李云霄冷哼一下,一道厉芒在眼中闪过,寒声道:“若是有意真巧,那人生的确是何处不相逢!”李云霄哼了一声,毫不怜悯的就将镜子收了起来,冷冷道:“换做是你,会给我机会吗?”

    徐青一下子颓然起来,知道自己是心存幻念了,换做是谁都不会留情,更何况是自己先惹的他,自己先心存歹念,这真的是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

    徐青道:“宝镜你也拿了,还抓我来此地为何?若是要杀的话,也不用带到这里来吧。”

    李云霄淡然道:“留你们性命,是因为你们两人还有用。我来红月城的目的便是为了那东海月明珠,现在那东西全都落在姜家主母手中,我要你们替我想办法取得。”

    徐青脸色微变,苦笑道:“你觉得我们有这个本事吗?”

    李云霄冷冷道:“没有。但没这个本事,马上也就会没命。你我之间的交情在你想要打我主意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断绝了,若是你不能提供有用的价值给我,那么就是死路一条。”

    他看了裴明远一眼,道:“你也同样!”

    裴明远浑身一震,哆嗦了一下,道:“别,别杀我。我有办法的!”

    “嗯?你有办法?”

    李云霄一时间来了兴趣,笑道:“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不到生死关头谁也不会拼全力啊。你倒是有何办法?”

    裴明远定了定神,这才道:“姜家的主母是我表亲。”

    “啊?”

    李云霄和徐青都是愣了一下,等待他的下文。

    裴明远道:“姜家主母和我母亲是表姐妹,我的曾外祖母和若冰妹子的曾外祖母是同一人,都是红月城阮家之人。”

    李云霄冷冷道:“这么远的关系了,能派上个屁用场?若是你有身份地位的话,早就被请进城主府居住了,还会跟着徐青一起出来混混?”

    裴明远急忙道:“还有!姜家主母欠我母亲一个人情,若冰在小的时候得过一种重病,急需一种极为珍贵的材料,也是我母亲寻来提供给姜家的,这才救了若冰妹子一条命。我想,若是让我母亲去一趟姜家,应该可以求来不少东海明月珠的。”

    “嗯,可以留你一命让你去试试。”

    李云霄走上前去,单手临空施诀,化出一道道的符文打入裴明远体内,震得他气血激荡,一口血喷了出来,满脸都充满惊恐的神色。

    李云霄道:“不过是下了一道封印而已,你可以走了。”

    “可、可以走了?”

    裴明远不敢相信,他也感受到了体内的异样,但一道封印能有多强,此人未免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吧?等回去直接找父亲就能轻易破开。

    李云霄扔出一块玉佩给他,道:“凭借这块玉佩上的感应,可以找到我一次。”

    裴明远大喜,劫后余生让他激动不已,接过玉佩后不敢再多说什么,急忙提起一口真气,就冲出小屋而去,内心则是一股巨大的愤怒在凝聚,等回去找到父亲解开封印,立即带着琉璃山庄的高手杀过来,今日之耻,要千百倍的索回!

    “你就这样放他走了?你……”

    徐青也愣住了,想不到李云霄竟然如此自信。

    李云霄淡然道:“你也走吧,我给你的任务便是替我打听清楚那个雪球肥婆的来历,以及姜家主母收集那东海月明珠所谓何事。裴明远那边多半是靠不住的,最后估计还得我自己出马。”

    他同样手中法诀轻起,打入徐青体内,给他下了一道封印禁制,也给了一枚玉佩。

    徐青脸色阴冷道:“你对自己可真有信心啊!这次是我走了眼,被你夺去宝镜乃是我咎由自取,不过我一定会再抢回来的,还有须弥山内的另外几件玄器,我一样也不会放过!”

    他扔下狠话后,便催动真气,直接破空而去。

    李云霄自然不会将他们的狠话放在心上,待两人都离开后,他在附近另寻一间破房,直接进入到界神碑中。

    先前那柄锤子静静的悬在天空上,他的感知慢慢探了过去,立即惊一道电弧,在空中“噼啪”散开。

    “这锤子如此神异,一锤下去连两名武尊都砸不死,看来还得与自己心神合一的炼化起来才行。”

    李云霄略微有些感慨,普通的九阶玄器即便不能心神合一,在他手中都能发挥出一定的威力来,而这锤子却始终无法摸透其中器蕴之力,当日血兽施展出来足以破开一界之力,而在他手中却连两名武尊都杀不死,差距实在太大了些。

    他眉心处散发出一股磅礴的力量,将那锤子包裹起来,直接吸入自己体内,悬浮在那丹田之上,打算用元力温养,慢慢炼化。

    随后便取出大悲暮云宝镜,旋于身前仔细观察起来,当初在须弥山内悬于山河鼎上的五件玄器无一不是九阶巅峰,皇朝钟、魔天铠、冷剑冰霜、这大悲暮云宝镜,还有罗青云的那杆长枪,这种玄器即便是他前世巅峰也炼不出来。

    “看来在那个时代,至少存在着九阶巅峰的术炼师啊,这些东西莫非就是用山河鼎炼的?”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这种可能,毕竟山河鼎是超品玄器,若不借助鼎器的话,就只能数名强大的九阶术炼师联手,这也是九阶玄器极其珍贵,而九阶巅峰玄器更是异常稀少的缘故。

    “这四件九阶巅峰玄器开来我得好好祭炼一番才是,虽然数量够多,却没有能够让我完全炼化之物,还不如专心炼制一样。”

    他的烦恼是九阶巅峰玄器太多了,若是被人知道的话怕是要嫉妒的爆血管。

    随后一道白光闪过,一把玉尺浮现在他身前,正是血神子的天师巨氤尺,他沉思了片刻,便抛出山河鼎来,将尺子扔了进去开始熔炼。

    一道神火如凰,一道罡风凛冽,风火交加之下,山河鼎飞速的运转起来。

    片刻后,一道光芒冲起,那天师巨氤尺直接被他炼化成了一个手盔,那器蕴却和之前一般无二。

    “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天师巨氤尺,不过被我改了个形状罢了。不行,怎么也得加入点自己的东西,这样才能说是我炼制的。”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单手一点,从天际涌出四大域界之力来,往那手盔上叠加而去。

    手盔受到四股元素之力的镇压,开始散出强大的器蕴抵抗,但哪里扛得住,一下子就开始崩坏,李云霄双手飞速施诀,一道道的符印打入其中,将四道元素之力一点点的封印在那手盔的四个虎指上。

    “这天师巨氤尺的材料不行,尽然无法承受四道元素之力!”

    李云霄脸色微变,手中一点,两道光芒便破空而去,正是一块天照阙金和一块北天寒星铁,随后还有大量各种其它原料,逐一打入那手盔中,开始融入进去。

    手盔上的色泽开始发生变化,先前李云霄将它从尺子变化而来,仅仅是物理形状上的改变,此刻却开始了结构上的改变,将那手盔的强度和能量加强,让其可以承受四大元素之力。

    不知过了多久,那手盔渐渐地稳定了下来,色泽从最先的冰晶如玉化作金银相间,闪闪发亮,悬在空中。

    “不错,在这界神碑内,我的所能发挥出来的术道甚至还在前世的巅峰之上,这件东西我很满意!”

    李云霄一招,眼前景象一变,来到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修炼之地,那手盔直接落了下去,飞到郝连少皇身边,道:“试试威力!”

    郝连少皇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大喜的将那手盔取下,惊喜道:“云少,这是……”

    他欣喜若狂,一把套在自己手上,大小合适,极其拉风!

    “哈哈,老子也有兵器了!”

    郝连少皇将那手盔一握,立即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器蕴散开,整个右手都颤抖了起来,似乎无法驾驭!

    “呜呜,云少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郝连少皇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要扑上来。

    李云霄一个念头转动,便将他定格住了,哼道:“我是怕你实力不够出去被人打死了,丢了我的脸!慢慢炼化吧,这里面我封印了四大元素之力,虽然只有一丁点,但也可以发挥出部分力量来!”

    他一闪之下便离开了界神碑,出现在破屋内。

    这一片区域都是红月城内的贫民居住,如同垃圾场般,到处都是残破。

    “唉,好久没来,老房子都全破损掉了,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公德心也没有,竟然拿我的老屋做野外烧烤!”

    李云霄刚从在这片贫民窟的街道上,便听见一名老头在嘟囔着抱怨。

    在一栋破屋子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用扫帚打扫着卫生,将几个烧烤架子扔了出来,还有大量的炭灰和竹签。

    李云霄瞳孔微微凝了起来,这老头正是在血神宫上遇到的那人,当时就知道此人实力不俗,因为以他的瞳术竟然无法看穿对方修为,那么这人至少也是武帝级别的!

    “咦?小兄弟是你?真巧啊,嘿嘿,来帮我打扫打扫卫生吧?”

    那老头微微抬起头来,一脸笑意,人畜无害的模样。

    李云霄冷哼一下,一道厉芒在眼中闪过,寒声道:“若是有意真巧,那人生的确是何处不相逢!”李云霄哼了一声,毫不怜悯的就将镜子收了起来,冷冷道:“换做是你,会给我机会吗?”

    徐青一下子颓然起来,知道自己是心存幻念了,换做是谁都不会留情,更何况是自己先惹的他,自己先心存歹念,这真的是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

    徐青道:“宝镜你也拿了,还抓我来此地为何?若是要杀的话,也不用带到这里来吧。”

    李云霄淡然道:“留你们性命,是因为你们两人还有用。我来红月城的目的便是为了那东海月明珠,现在那东西全都落在姜家主母手中,我要你们替我想办法取得。”

    徐青脸色微变,苦笑道:“你觉得我们有这个本事吗?”

    李云霄冷冷道:“没有。但没这个本事,马上也就会没命。你我之间的交情在你想要打我主意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断绝了,若是你不能提供有用的价值给我,那么就是死路一条。”

    他看了裴明远一眼,道:“你也同样!”

    裴明远浑身一震,哆嗦了一下,道:“别,别杀我。我有办法的!”

    “嗯?你有办法?”

    李云霄一时间来了兴趣,笑道:“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不到生死关头谁也不会拼全力啊。你倒是有何办法?”

    裴明远定了定神,这才道:“姜家的主母是我表亲。”

    “啊?”

    李云霄和徐青都是愣了一下,等待他的下文。

    裴明远道:“姜家主母和我母亲是表姐妹,我的曾外祖母和若冰妹子的曾外祖母是同一人,都是红月城阮家之人。”

    李云霄冷冷道:“这么远的关系了,能派上个屁用场?若是你有身份地位的话,早就被请进城主府居住了,还会跟着徐青一起出来混混?”

    裴明远急忙道:“还有!姜家主母欠我母亲一个人情,若冰在小的时候得过一种重病,急需一种极为珍贵的材料,也是我母亲寻来提供给姜家的,这才救了若冰妹子一条命。我想,若是让我母亲去一趟姜家,应该可以求来不少东海明月珠的。”

    “嗯,可以留你一命让你去试试。”

    李云霄走上前去,单手临空施诀,化出一道道的符文打入裴明远体内,震得他气血激荡,一口血喷了出来,满脸都充满惊恐的神色。

    李云霄道:“不过是下了一道封印而已,你可以走了。”

    “可、可以走了?”

    裴明远不敢相信,他也感受到了体内的异样,但一道封印能有多强,此人未免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吧?等回去直接找父亲就能轻易破开。

    李云霄扔出一块玉佩给他,道:“凭借这块玉佩上的感应,可以找到我一次。”

    裴明远大喜,劫后余生让他激动不已,接过玉佩后不敢再多说什么,急忙提起一口真气,就冲出小屋而去,内心则是一股巨大的愤怒在凝聚,等回去找到父亲解开封印,立即带着琉璃山庄的高手杀过来,今日之耻,要千百倍的索回!

    “你就这样放他走了?你……”

    徐青也愣住了,想不到李云霄竟然如此自信。

    李云霄淡然道:“你也走吧,我给你的任务便是替我打听清楚那个雪球肥婆的来历,以及姜家主母收集那东海月明珠所谓何事。裴明远那边多半是靠不住的,最后估计还得我自己出马。”

    他同样手中法诀轻起,打入徐青体内,给他下了一道封印禁制,也给了一枚玉佩。

    徐青脸色阴冷道:“你对自己可真有信心啊!这次是我走了眼,被你夺去宝镜乃是我咎由自取,不过我一定会再抢回来的,还有须弥山内的另外几件玄器,我一样也不会放过!”

    他扔下狠话后,便催动真气,直接破空而去。

    李云霄自然不会将他们的狠话放在心上,待两人都离开后,他在附近另寻一间破房,直接进入到界神碑中。

    先前那柄锤子静静的悬在天空上,他的感知慢慢探了过去,立即惊一道电弧,在空中“噼啪”散开。

    “这锤子如此神异,一锤下去连两名武尊都砸不死,看来还得与自己心神合一的炼化起来才行。”

    李云霄略微有些感慨,普通的九阶玄器即便不能心神合一,在他手中都能发挥出一定的威力来,而这锤子却始终无法摸透其中器蕴之力,当日血兽施展出来足以破开一界之力,而在他手中却连两名武尊都杀不死,差距实在太大了些。

    他眉心处散发出一股磅礴的力量,将那锤子包裹起来,直接吸入自己体内,悬浮在那丹田之上,打算用元力温养,慢慢炼化。

    随后便取出大悲暮云宝镜,旋于身前仔细观察起来,当初在须弥山内悬于山河鼎上的五件玄器无一不是九阶巅峰,皇朝钟、魔天铠、冷剑冰霜、这大悲暮云宝镜,还有罗青云的那杆长枪,这种玄器即便是他前世巅峰也炼不出来。

    “看来在那个时代,至少存在着九阶巅峰的术炼师啊,这些东西莫非就是用山河鼎炼的?”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这种可能,毕竟山河鼎是超品玄器,若不借助鼎器的话,就只能数名强大的九阶术炼师联手,这也是九阶玄器极其珍贵,而九阶巅峰玄器更是异常稀少的缘故。

    “这四件九阶巅峰玄器开来我得好好祭炼一番才是,虽然数量够多,却没有能够让我完全炼化之物,还不如专心炼制一样。”

    他的烦恼是九阶巅峰玄器太多了,若是被人知道的话怕是要嫉妒的爆血管。

    随后一道白光闪过,一把玉尺浮现在他身前,正是血神子的天师巨氤尺,他沉思了片刻,便抛出山河鼎来,将尺子扔了进去开始熔炼。

    一道神火如凰,一道罡风凛冽,风火交加之下,山河鼎飞速的运转起来。

    片刻后,一道光芒冲起,那天师巨氤尺直接被他炼化成了一个手盔,那器蕴却和之前一般无二。

    “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天师巨氤尺,不过被我改了个形状罢了。不行,怎么也得加入点自己的东西,这样才能说是我炼制的。”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单手一点,从天际涌出四大域界之力来,往那手盔上叠加而去。

    手盔受到四股元素之力的镇压,开始散出强大的器蕴抵抗,但哪里扛得住,一下子就开始崩坏,李云霄双手飞速施诀,一道道的符印打入其中,将四道元素之力一点点的封印在那手盔的四个虎指上。

    “这天师巨氤尺的材料不行,尽然无法承受四道元素之力!”

    李云霄脸色微变,手中一点,两道光芒便破空而去,正是一块天照阙金和一块北天寒星铁,随后还有大量各种其它原料,逐一打入那手盔中,开始融入进去。

    手盔上的色泽开始发生变化,先前李云霄将它从尺子变化而来,仅仅是物理形状上的改变,此刻却开始了结构上的改变,将那手盔的强度和能量加强,让其可以承受四大元素之力。

    不知过了多久,那手盔渐渐地稳定了下来,色泽从最先的冰晶如玉化作金银相间,闪闪发亮,悬在空中。

    “不错,在这界神碑内,我的所能发挥出来的术道甚至还在前世的巅峰之上,这件东西我很满意!”

    李云霄一招,眼前景象一变,来到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修炼之地,那手盔直接落了下去,飞到郝连少皇身边,道:“试试威力!”

    郝连少皇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大喜的将那手盔取下,惊喜道:“云少,这是……”

    他欣喜若狂,一把套在自己手上,大小合适,极其拉风!

    “哈哈,老子也有兵器了!”

    郝连少皇将那手盔一握,立即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器蕴散开,整个右手都颤抖了起来,似乎无法驾驭!

    “呜呜,云少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郝连少皇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要扑上来。

    李云霄一个念头转动,便将他定格住了,哼道:“我是怕你实力不够出去被人打死了,丢了我的脸!慢慢炼化吧,这里面我封印了四大元素之力,虽然只有一丁点,但也可以发挥出部分力量来!”

    他一闪之下便离开了界神碑,出现在破屋内。

    这一片区域都是红月城内的贫民居住,如同垃圾场般,到处都是残破。

    “唉,好久没来,老房子都全破损掉了,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公德心也没有,竟然拿我的老屋做野外烧烤!”

    李云霄刚从在这片贫民窟的街道上,便听见一名老头在嘟囔着抱怨。

    在一栋破屋子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用扫帚打扫着卫生,将几个烧烤架子扔了出来,还有大量的炭灰和竹签。

    李云霄瞳孔微微凝了起来,这老头正是在血神宫上遇到的那人,当时就知道此人实力不俗,因为以他的瞳术竟然无法看穿对方修为,那么这人至少也是武帝级别的!

    “咦?小兄弟是你?真巧啊,嘿嘿,来帮我打扫打扫卫生吧?”

    那老头微微抬起头来,一脸笑意,人畜无害的模样。

    李云霄冷哼一下,一道厉芒在眼中闪过,寒声道:“若是有意真巧,那人生的确是何处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