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67章 醉忘愁
    那如瀑布而下的湖水如同稀稀落落的雨,飘散在空中,一名宫装美妇临立在湖边,她的面色冰冷,眼里闪动着寒气,双手掐出一个法诀来,一道力量从她手印中散出,身后漫天的水气为之一凝,在空中化作惊龙,盘旋在她身侧。

    她正要出手,突然看到那株桃树之下,一坛桃花美酒,身躯猛然一颤,惊道:“你、你是谁?”

    “哗啦!”

    那道惊龙碧水****而下,砸入湖中,尽数碎开,微风吹过,细丝如雨。

    李云霄望着那张熟悉却变得沧桑的容颜,轻声一叹,他伸手一点,劲风破出,远处一朵飘零的落叶旋入手中,轻轻折叠起来,放入口中吹响。

    气息震在叶片上,发出清脆呜呜的声响,如飞鸟点水,黄莺吟鸣,在细雨中,在桃花下,渐渐响起。

    本是杀意凛然的双眼,在曲音和桃花下,渐渐被心头的一股暖意融化,宫装美妇静心的听着细雨,听着桃花,听着那如呜如诉的鸣声,两人竟是无语。

    一股淡淡的哀愁徘徊在风中,眼前的景象,伴随着轻音入耳,冷冷清清,吹奏者凄凄,听者亦戚戚。

    良久,曲终,只有淅淅风雨和花落之声。

    李云霄将手轻轻一方,那片落叶被风吹走,他轻声道:“一起喝酒吧。”

    美妇伸手一抓,桃花树下的那坛桃花酒被她除去泥封,轻啜一口,道:“这酒是假的,你被骗了。”

    李云霄笑道:“我这不是桃花酒,我这叫醉忘愁。”

    美妇细细品味着这个名字,道:“世间若真有此酒,那花再多钱也是值得的。”她举起酒坛,放开喉咙喝了起来,似乎喝的十分开心。

    美妇道:“可为何我喝不醉,也忘不了愁?”她神色一怔,顿了顿,突然道:“你可知喝酒与喝水有何区别?”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道追思,猛灌了口酒,道:“我听一位朋友说过,酒越喝越暖,而水——却是越喝越凉。”

    美妇一怔,随即凄凉的笑了起来,道:“可为何这酒,我也越喝越凉?”

    李云霄将酒坛放回那株桃花树下,正色道:“因为你的心一直是凉的,从未暖过。”

    桃花点点,复含宿雨,流水涓涓,杳然而去,两人竟一时相对无语。

    李云霄吟思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人生总是有缺憾的,却不能总沉迷在缺憾中,那么你永远也无法变得月圆天晴。”

    美妇眼中一片凄凄之色,自语道:“我的心,还能圆满么。”

    “能的!”

    李云霄正色道:“正因为有他的存在,你的心所以是圆满的。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我还记得慕容竹最后一句话便是对你说的,‘不要报仇,不要怨恨,开心的活下去’,这是他最后的期望,可你却让他失望了。”

    美妇身躯巨颤,眼中神色百般复杂,望着李云霄道:“看来你一定是当年红月城外,紫云峰上的故人之后,只不知你的长辈是哪位?”

    李云霄脸色微微有些古怪,道:“有些复杂,一时难以言清。我来此地,只是为了祭拜一下慕容竹大哥的。”

    美妇颔首道:“你的心意已经到了,无论你的长辈是谁,当年紫云峰上的几位皆是我昔年好友,代我向他问好。”

    “嗯!”

    李云霄轻应了一声,道:“希望你能早日走出月缺,不要再沉在低谷了,毕竟这世上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至于这酒……,你就留下慢慢品味吧,希望它能让你忘愁。”

    李云霄微微凝视了那满树桃花,便截然转身离去。

    美妇望着他的身影,皱起了眉头陷入沉思之色,突然开口道:“你即是我故人之后,在红月城若是有任何难处,可以随时来找我。”

    李云霄的步子一停,轻轻笑道:“我的确有事,待我办不了的话,不会跟你客气的。”

    李云霄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她眼前,只有一道若隐若现的诗吟响起,传入她的耳中。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美妇听得一时怔住了,望着那朵桃树,在漫天细雨后,那些原本还是花蕾的骨朵,在朗朗晴空下,逐一绽放开来,她一时间看的痴了。

    “师傅!”

    突然一道悦耳的女音传来,高空上一道白色身影飞驰而下,轻轻落在美妇面前。

    能够自由在红月城上飞翔的,不是红月城之人,便是得到了红月城的默许者。

    一张清纯可人的面容,带着无暇天真的笑,细腻的贴了上来,道:“师傅,你在想什么?这里怎么好像下过雨?好清晰呀!”

    美妇这才缓缓回过神来,笑道:“不过是空气有些污浊,我清洗了一下罢了。”

    “清洗?”

    少女古怪的转了下眼珠子,落在那桃花树下,惊叫道:“师傅,你怎么喝酒了?”

    美妇怔了下,哼道:“喝酒有什么好奇怪的,师傅来了兴致,喝喝酒也不行?”

    少女用手指了指,笑道:“那怎么有两坛?师傅肯定会说买两坛放着慢慢喝,那为何都开封了?而且都被人喝过?”

    美妇一下无语,嗔怒道:“为师的事,要你多管?我爱喝几坛喝几坛!”

    少女嬉皮笑脸,直接将美妇熊抱住,耍娇道:“到底有什么好事,赶紧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我很好奇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师傅的心情转好,我一定要向他学习学习,以后天天逗的师傅开心!”

    两人之间没有半分的师徒规矩,反倒像是一对姐妹般,亲密无间。

    美妇心中微微泛起暖意,想起李云霄刚才所说的话,“毕竟这世上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至少这徒儿便是其中一个。

    她心中有些好奇,但依然板着脸,装作生气的样子,哼道:“谁告诉你的师傅心情很好了?莫非给你点颜色,你就要染坊!”

    少女笑道:“嘻嘻,师傅你脸上的皱纹可是出卖了你。每次你对我笑的时候,眼角都是皱起来的,我就知道师傅你是假笑,假开心。但现在师傅对我板着脸,眼角却看不到任何皱纹,所以我知道师傅你是真开心。若冰好久没有见到师傅真开心了,所以很想知道是谁有这般大的本事,能让师傅真的开心起来。”

    美妇身躯微颤,抬起手来抚摸着自己的两颊,生出无限惆怅来,轻声道:“眼角纹吗?看来师傅的确是老了。”

    她内心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但徒儿这般关心自己,观察的如此细微,至少应该是很欣慰吧。也许,自己真的应该从低谷中走出来了,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身边关心自己的人,以及——竹大哥对自己的期望。

    少女一见美妇惆怅,立即紧张焦急起来,急的双手乱挥,忙道:“师傅一点也不老,是若冰的好姐姐呢,若冰说错话啦。”

    美妇瞪了她一眼,哼道:“没大没小的!说吧,又有什么委屈事了?”

    少女不依的耍娇道:“师傅你这是何意,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师傅了?我不是每次有事才来的吧。”

    少女一下子就不开心起来了,扭头过去,来到桃花树下。

    突然她好奇的闻了一下,将地上李云霄留下的那坛酒临空摄起,就要往嘴里喝去。

    美妇想要阻止,毕竟那是一名少年男子用嘴喝过的,似乎有些不妥,但为时已晚,少女已经举起坛子灌了一口。

    她平日里喝酒都是用琉璃尊细细品尝,何曾这样豪迈粗鲁的喝过,一下不习惯,就灌了一大口,直接呛了一脸,顿时满脸通红,剧烈的咳嗽起来。

    “师傅,这真的是桃花酒吗?怎么跟咱们红月城的桃花酒相差如此之大?”

    少女只觉得难喝至极,再也不想喝第二口了,她看了一下酒坛上的贴的标签,的确写的是红月城正宗桃花酒,顿时明白了,叫道:“我知道了,我们喝的是‘桃花酒’,而这酒叫‘红月城正宗桃花酒’,不是一种酒。师傅,我说得对吧?”

    美妇看着她那苦瓜样的小脸,轻笑道:“是对非对,这酒以前或许叫‘红月城正宗桃花酒’,但现在它叫醉忘愁,至少这两坛是这么叫的。”

    “醉忘愁?”

    少女一愣,细细的品味着这个名字,低头看着手中的酒坛子,竟是放在嘴边,再次饮了起来。

    美妇心中一颤,柔声道:“若冰,又在为你这亲事烦扰?”

    这少女正是引得天下目光关注而来,让红月城一下子年轻才俊爆满的主角,姜若冰。

    她喝了一阵,这次有了用坛子喝酒的经验,喝起来顺手多了,一口气灌了好多才放下,笑道:“师傅,这酒——我的确喝出那种忘愁的味道来了。”

    美妇突然觉得心中一疼,连忙夺下那酒来,柔声道:“身为姜家的女子,有谁的婚姻大事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不说姜家,哪怕是整个天武界,那些超级大势力人家的女儿,哪个不是联姻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