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64章 惊退
    两人交手不过刹那,但在众人眼中却是发现血神子落了下风,不由得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难以相信!

    这人可是血神子,雄霸一方的六星武帝啊!

    那几名负责传送的血神宫弟子更是一个个额头上冒着冷汗,幸好自己没有冲动做出傻事来,那名负责人被踢飞至少还活着,自己这些人若是得罪了这个煞星,怕是肉泥都不剩了。

    血神子也是心中骇然不已,脸上露出极重的震惊,李云霄五星武尊的实力竟然可以跟他抗衡数招,简直就是难以理解。

    此刻界神碑也飞了回来,再次往他头上镇压过去。

    血神子冷哼一声,身影化作血光往后退去,有意避开那界神碑,他知道那碑中还有两名棘手的武帝强者,生怕有人同样发现界神碑之秘,故而道:“此地乃传送重地,可敢与我另寻他处一战?有些东西,你也不想曝光出来吧?”

    李云霄伸手将界神碑一收,沉思片刻后道:“好,如你所愿!”

    血神子二话不说,便化作一道光芒而去,李云霄也紧随其后,今日不和血神子来个了解,是绝对无法罢休了。

    两人飞出了数千里,来到埋骨之地的一处上空,这才停了下来,静静而立。

    “你的身份我很好奇啊,能拥有诸多的强大玄器,还有两名武帝紧随身边,更是拥有超品玄器,这天下虽大,但也实在是想不出来,莫非是哪个遁世的世家?”

    血神子首先开口,进行试探道。

    李云霄笑道:“若是遁世的世家你就能放过我吗?”

    血神子冷哼道:“当然不能,今天无人可以救你。”

    李云霄讥讽道:“既然如此,那还问个毛啊?直接开打便是了!”

    他话音落下,界神碑中光芒一闪,莫小川和郝连少皇相继而出,郝连少皇怒道:“又是你这个红毛老鬼!大爷我真修炼神功要诀到妙处,便是被你打断!”

    郝连少皇嘴上骂着,内心却丝毫不敢分心大意,右拳之上红光闪动,一片拳意散开。

    莫小川也是诛天荡魔剑取了出来,剑势起手,冷冷而视。

    血神子猛吸了口冷气,脸上微微隐现出一丝愤怒之色来,他们血神宫偌大的一个门派,都只有一柄九阶天师巨氤尺,后来埋骨之地的一名武者无意中得到一柄九阶锤子交了上来,这才筹齐两件,眼前这些人各个都是九阶玄器,那李云霄拥有超品玄器不说,那五柄剑上散发出来的器蕴之强,也是货真价实的九阶无疑。

    “这世道真是不公啊!”

    血神子大怒着吼了一声,露出狰狞之色来,冷笑道:“不过马上就会很公平了!”

    他猛然一喝,道:“血影分身术!”血神子的身体瞬间化出三道,竟然同时攻向三人,速度之快,竟然和血遁差不多,并且根据他所判定的强弱,将力量也分成三份不等。

    李云霄的神识异常强大,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身体微微一侧,但血神子的一道攻击还是直接穿破他的肉身,那血光所过之处立即化作雷电,整个人同时化作电光遁开。

    “别想走了!”

    那三道分身似乎只能维持一下,分别攻击了三人后立即合二为一,一股强大的力量往李云霄身上镇压而去,这下他也学聪明了,九天帝气镇压一切,自己强出李云霄那么多,任他有通天手段,在帝气之威下也必须乖乖束手!

    郝连少皇在刚才的一击中反应最慢,被血光直接轰中,震飞了数百米。

    而莫小川则是用剑挡出攻击,也被震退数十米,他一见李云霄被困,大惊之下一剑就横空而来。

    “没用的!一星一天地,你比我差了两个层次,就是云泥之别!”

    血神子一手帝气镇压住李云霄,另一只手同样的招式,直接将帝气之威散开,依然将莫小川震住,脸上闪过杀机!

    整个天空在他的杀气之下开始化作一片血色,翻滚的血海仿若从天际而来,直接将李云霄和莫小川围了进去,开始将两人包裹的严严实实,不断用血污之力想要彻底炼化二人。

    他双手不断掐诀,各种血印一个个的打入其中。

    “幼稚!”

    “砰!”

    李云霄的毫不留情的讥讽之声出来,那团围住他的血污顿时爆开,毫发无伤的走了出来,手中界神碑闪动不停,嗤笑道:“九天帝气镇压一切是没错,但这个一切指的是天武界大世界之中的一切!而无法震住超品玄器的世界之力啊!”

    “砰!”

    莫小川四周的血污也是随即被破开,他手中的宝剑在不断争鸣,冷冷道:“我的诛天荡魔剑克制天下一切污秽之力,你若还是一名强者的话,就别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了。”

    李云霄手中的界神碑再次显化出来,变成一座小山,直接冲破了那血海,如山般镇压下去,不管一切,不顾一切,就是要将你压成肉饼!

    血神子气的差点吐血,内心一横,将体内精血燃烧,化于拳上,一只手臂燃的通红,猛地轰了出去,怒吼道:“就算是超品玄器,你一名武尊渣渣又什么资格拥有,又有什么本事发挥出它的力量来!”

    “轰!”

    这次他气恼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奋力一击,即便是界神碑开启了世界之力,也终于挡不住他的一拳,徐徐飞了回去,而且将那反震之力直接传到李云霄身上,震的他一口血当场喷了出来,浑身气血沸腾,肌肤上开始发出道道金光!

    “这身体……”

    李云霄一惊,在这一下反震中,他的肉身似乎又得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精进,但太过细微,让他无法判断真假。

    难道这霸天炼体诀就是要不断的战斗,以此来刺激肉身?

    血神子也呆了一下,这种体术的异象,竟然和传说中霸天武帝的功法如此相近,但他管不得这许多了,脸上浮现出大喜之色,狰狞道:“这超品玄器果然也和普通玄器一样,必须在强者手中才有用啊!失去了这个依仗,你还如何跟我斗!”

    他一下信心大增,气势高涨起来,直接欺身而上。

    莫小川一惊,横剑拦了过去,剑气之海散开,往血神子身上绞杀而去。

    血神子冷哼一声,不必不让,血手直接轰落而下,将那剑海一招击碎!更是化掌为拳,轰在那诛天荡魔剑上,震起强大的器蕴之力,直接将莫小川整个人都震飞了。

    李云霄心惊不已,这血神子的战力还在普通六星武帝之上啊,他正打算再招出界神碑来,却是心中微微一震,自己一运元力,顿时那被压制下去的魔气倏然蔓延开来,不可抑制的疯狂增长,让他浑身开始魔化。

    血神子正讥讽的看着他,打算如同猫戏老鼠般玩弄一般,突然他瞳孔大张,骇然的发出一道惊悚叫声,竟然连连后退。

    李云霄全身被那黑****纹占据,脸色渐渐转为帝夜的模样,露出一丝狰狞来,额头上第三只眼睛也猛然睁开,散发出妖异的血色,突然狞笑道:“哈,哈哈,真是想不到,你竟然是魔奴?”

    他手中诀印一变,施展出一道魔印来,徐徐发出黑芒。

    血神子一脸的惊恐之色,原本通红的全身一下子也开始泛起黑色的魔气来,他惊怒的嘶吼道:“什么魔奴,给我闭嘴!你在做什么?快停手!”

    那黑色的魔气慢慢的和他周身血气抗衡,两股颜色的力量交缠之下,血气竟有隐隐败退之象!

    “桀桀,我想起了来!”

    李云霄猛然大笑道:“帝迦那分身逃走的时候,你中了他致命一击,被真魔元气震入体内。虽然平时可以压制下去,但遇到我魔主大人还是被激发了出来啊,哈哈,桀桀桀桀!”

    他不断的怪笑,那声音如同世间最恐怖的事情,让血神子脸孔扭曲的完全变形了!

    “你……你到底是谁,你,你……”

    血神子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胆寒,浑身不断地颤抖起来,那黑****纹就快要侵袭他的全部身体了!

    “奴才!见了本座还不跪下!”

    李云霄猛然一喝,如同当头一棒猛敲在血神子心间,他惊恐的大叫一声,瞬间化作一道黑色的血光,直接远远的遁逃而去。

    “嗯?竟然逃了,看来魔化的不够彻底啊。”

    李云霄望着那逃去的身影,喃喃自语起来。

    这时郝连少皇才飞了回来,吃惊道:“云少,你将他打跑了?怎么可能?啊,你,你身上……”他猛然瞳孔骤缩,露出骇然之色来。

    李云霄脸上的神色异常古怪,不理会郝连少皇,只是轻轻冷哼一声,淡然道:“你拿剑对着我是什么意思?”

    他的身后传来莫小川凝重的声音,寒声道:“你是云少还是魔头?”

    那诛天荡魔剑冰冷的剑锋直指后背心脏之处,散发出强大的器蕴之力来。莫小川相信,这种情况下,眼前这人就算是真的魔主,也绝无法躲过他这一剑。

    李云霄寒声道:“你这剑的气息让我十分讨厌,赶紧拿开它!我当然你是师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