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59章 收拾血兽
    “这肉僧力似乎还有极大提升空间,只是我缺失了后半部功法,再难寸进。刚才那界神碑被鳄鱼冲击的反震之力激荡我体内气血,反而突破了前半部功法的极限。嗯,前半部功法也是通过一些极为扭曲的动作和自虐一般的修炼来不断突破肉身极限,也许我自己可以摸索出一些门路来。”

    李云霄沉思了一下,自语道:“天下武道莫不相通,这炼体之术也应该有极大的共同点,看来我得去弄一些炼体术来研究研究了。”

    他对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二人说道:“这霸天炼体诀的强大之处我也不用多做什么解释了,现在我便将这炼体术的上部功法传于你二人。”

    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俱是大喜,激动的面露喜色,这套功法就算说它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至少它的主人就是货真价实的天下第一。

    两人立即盘腿坐好,李云霄直接用神念侵入两人的识海中,将功法要诀印刻上去,这种传功之法极为危险,但效果确是最好。受功之人必须完全放开自己的识海,让对方神识进来,这需要极大的信任,否则若是传功之人略有歹意,那受功者就彻底完蛋了。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霸天炼体诀上部便传给了两人,李云霄随手一点,便将两人拖回了界神碑里,让他们慢慢领悟。

    他自己则是盘腿坐下,开始调息体内力量的变化,那起伏在肌肉内的力量,让他忍不住想要大吼大战,不断地憨实着肉身。

    很快,妖龙将四周散落的龙壳碎片全都收集起来了,足有上百斤,但这已经是极其微小的一部分。

    李云霄微微睁开眼,眸子中精光闪动,轻声叹道:“若是有机会,看来还得从傲长空身上想办法。傲长空的来历极为神秘,似乎和天堑崖有关,也许我可以从南丘雨那下手,危险性似乎更小。”

    妖龙冷哼道:“还是看好眼前吧,你不过三星武尊,还想从傲长空那抢炼体神诀不成?”

    李云霄点头道:“嗯,且行且珍惜了。”

    他将妖龙和龙壳碎片都收入界神碑内,顿时化作一道光芒,遁出千里之远,选了一处隐秘之地落下,祭出界神碑后自己也随之进去。

    一入界神碑中,便立即祭出山河鼎来,化作一座高山似的,停滞在长空上。

    李云霄不断将法诀打入其内,运转山河鼎,自己则是化作一道青光,就冲入大鼎之中。

    一股热浪迎面扑面,李云霄感到浑身要瞬间蒸发一般,但不过刹那,那温度便骤然下降,反而冰到极致,竟是忽冷忽热的极致之力在里面周而复始的旋转。

    他心念一动,那些极冷极热之气立即分开,让出一条道通向指向前方,瞬间一道血光闪动,被困其中许久的血兽突然出现,大吼着扑了过来,那气势要将李云霄撕成碎片。

    “呵呵,哪来的这么大仇恨。”

    李云霄轻轻一笑,眼前的场景瞬间变换,他和血兽立即从山河鼎中跨入到界神碑内,他的身影化作雷电,让那血兽从身体之中穿梭了过去。

    “吼!”

    血兽扑了个空,这段时间似乎受尽了委屈,所有狂暴在这一刻倾情的爆发出来,铺天盖地的血气冲起,显化出巨大无比的形态,身体也变得有些透明,十多件玄器在其体内不住旋转,散发出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输送到它的全身。

    李云霄双眸微眯,妖异的目光凝视而去,只见两件玄器正从血兽的体内运转开来,好似元气绕着经脉行走一般,直接运转到了这血兽的双眸后,紧接着便破体而出,从两个眼睛里射了出来。

    那两件玄器都是八阶存在,一刀一剑,散发出强大的器蕴之力,飞袭向李云霄。

    这血兽本身的力量并没有太强,它的可怕之处便在于可以将玄器之力百分之百的发挥出来,这点即便是九天武帝也无法做到。

    李云霄轻轻一挥手,便射出两道剑芒,直接将那一刀一剑临空贯穿,彻底损毁在空中。界神碑内他为主宰,就算是完整的九阶玄器之力,也不可能伤他分毫,先前那血神子的天师巨氤尺被他随意收取便是例子,但显然这血兽的记性不好,早已经忘了。

    至于这些八阶玄器,他连收取的心思都没,直接爆掉便是,这让大陆上那些穷逼武者情何以堪!

    那血兽一愣,显是未曾料到李云霄竟然如此轻易的破掉它招式,猛然大吼起来,目露凶光,体内十多件玄器纷纷祭了出来,一时间绚丽夺目,器蕴强大,纷纷围绕在它身边旋转,一起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冲了过去。

    这时李云霄才露出凝重之色,那些八阶玄器他自然不会放在眼里,都是随手即灭。但那柄锤子却是上古玄器,蕴含雷霆规则,让他不得不谨慎。

    五口北天寒星剑显化而出,如霓虹过空,在他的指挥之下将那些八阶玄器逐一爆掉。

    “砰砰砰砰!”

    空中尽是传来碎裂之声,血兽眼眸张的巨大,怒吼连连,他体内全部的玄器,天师巨氤尺被收,其余的尽毁,此刻只剩那柄小锤在天空中渐渐地发出金色光芒,上面浮现出蝌蚪文,一道道的雷霆威压传出,在空中蔓延开来,似乎要撕开界神碑的空间。

    李云霄冷哼一声,道:“就是为了怕你破空逃走,这才等待现在才收拾你!”

    大界神诀在他的双手飞舞之中施展开来,四方天地中的域界之力浮现而出,一时天威滚滚,往那锤子所在之地叠加而去,瞬间化作神界碑的世界之力,将那雷霆之威压制下来。

    以锤子为中心的一片雷霆之海,在世界之力浮现的瞬间,就停滞了扩张,开始慢慢收缩,那锤子似乎感受到了巨大的器蕴威压,气息变弱,再不敢那样嚣张的释放能量。

    “就是现在!恶灵出来,斩断它和锤子直接的联系!”

    李云霄轻喝一声,五指临空一抓,将那被震慑住的锤子慢慢吸了过去。

    血兽在锤子被镇压的瞬间也傻了眼,一个不留神,体内立即被那恶灵冲入识海中,开始掌控身体的主动权。

    “吼!吼!吼!”

    它不断的在空中嘶吼,翻滚着,似乎极为痛苦。

    李云霄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那锤子,深怕它突然失控,几个呼吸之后,这才感受到锤子上那一丝血兽的印记彻底消失,这才心中大喜,猛然收了起来。

    此时此刻,血兽最大的威胁已经剔除,而且两件九阶玄器都尽归他所有。

    “下面,给我把大地息壤吐出来!”

    李云霄临空凝出一个巨大的掌影,猛然拍了下去,金光瞬间拍在血兽身上,将它彻底轰的粉身碎骨。

    大量的血珠散在空中,飞速冲向一旁,再次凝聚起来,化形成兽态,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来,连连道:“是我了,别打了,别打了!”

    现在已是恶灵控体,它深怕李云霄不明所以再次出手,骇然的连连求饶。

    李云霄轻“嗯”了一声,目光凝视下去,血兽被一掌拍碎后,震出了那大地息壤,有如拳头般大小,悬浮在空中,发出淡淡的黄色之光……

    “总算是得到了!”

    李云霄松了口气,一挥手,便将那块息壤直接沉入到地之域界的无边大地中去,整个地之域界发出沉闷的响声,似乎被灌入了无穷能量,在宣泄一种兴奋。

    这时那恶灵从血兽的身体里慢慢飞了出来,蜷缩在空中,惊恐的望着李云霄道:“我答应你的事完成了,你可不能食言啊。”

    现在它没有任何的底牌,只能巴望着李云霄守信用了,否则它就真的完蛋了。

    李云霄道:“嗯,放心。你说的武帝身躯我暂时没有,你可以选择离去,或者就待在界神碑内,待我取得一具身躯便给你夺舍,你自己选吧。”

    恶灵这才送了口气,看样子对方并不像是食言之人,一时间在那纠结起来,若是离去的话,以他的本事很难夺取到武帝的身躯,但若是继续留下,无疑是一种风险,哪天这人要是突然翻脸的话,那自己还不灰飞烟灭。

    它纠结了一阵,终于咬牙道:“我选择留下,等待武帝肉身,你是要成为一代巅峰武帝的强者,可不能骗我!”

    李云霄大笑道:“放心吧。留下也好,或许还能帮上点忙。”

    恶灵脸色微变,惊道:“我留下只是等待肉身,可不是给你打工的!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和平共处,你不能利用各种手段来威胁和强迫我做事!”

    李云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连连点头道:“放心吧,我是绝不会强迫你的。若真需要你帮助的话,我一定会开出让你满意的条件,供你选择。”

    此刻那血兽失去了体内所有的玄器后,身上的气息一落千里,可怜巴巴的在匍匐在大地上,好似病猫一般,不断的摇晃着脑袋。

    李云霄自语道:“此物不知是吸收了多少武者的精血所凝,对于那些修炼血功的人来说无疑是至宝,对我而言也算是难得的材料,很多好东西都可以拿它去炼,先放这养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