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55章 巅峰战场
    在一处绝壁之上,气势磅礴的瀑布,从万里天堑之上飞坠而下,溅碎玉盘。在瀑布的远端,风声松涛,与那水声交织在一起,形成气势磅礴的天籁之音。

    孤峰的对岸,在烟雾迷蒙之中,一座六角凉亭隐约其中,一道诗声从凉亭之隐隐传出。

    一名褐色长袍的老者临风而坐,煮酒饮茶,细细品味着身前的一方棋局,不断露出喜色,轻声吟道:“闲敲棋子落灯花,扇底轻风伴月斜。笑看天下起烽火,煮酒自娱吹胡笳。”

    老者自斟了一杯酒水饮尽,双指夹起一枚黑子,往棋盘上落去,敲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消愁心绪凭杯酒,看好韶光天堑涯。弹指仰啸复低吟,漫徊屏前迎朝霞。”

    随着那老者的棋子落下,一道诗声回应,对面空间微微扭转,卓清凡的身影渐渐显露出来,淡然笑道:“腾光的天地之局,竟然被你下出了三种走势,若是被他得知,不知会有何感想?”

    卓清凡轻轻捻起一枚白子,敲落其中,整个棋局一变,似乎有种奇异的感觉在棋面上散发出来。

    “咦?”

    老者眼前一亮,眸子中闪烁着精光,轻吟一声,道:“神来一手,竟然开出第四种局势。这天地棋局果然微妙,难不成要融入天下所有阵道其内,看来有得一番玩耍了。”

    卓清凡笑道:“本来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闲来打发一下。不如哪天让腾光来你这天堑涯,同你切磋一番?。”

    他也提起身边的酒壶,自饮自酌起来。

    老者笑道:“哈哈,难道我出洋相你就开心了?”

    两人相识而笑,对着那棋局畅谈起来,不觉得收获颇丰。

    “对了,公羊正奇嘱你之事办完了?”

    老者突然问道:“速度这么快?我还以为那老头千里急讯招你,定有大事呢。”

    “啊?”

    卓清凡惊厥一下,放下空酒杯,道:“忘了,你这红炉醇酒的确大赞,我下次再来喝。”

    他额头上渗出一丝冷汗,匆忙站起身,立即消失在老者眼前。

    老者愕然呆了一下,随即轻轻一笑,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留下那变幻莫测的残局,化作一道光芒就消失在天地之间。

    ……

    东域,埋骨之地,魔云内部。

    许焱一语道破卓清凡的身份,众人皆是大为震骇,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两人也是目露震惊之色,看了李云霄一眼。

    “卓、卓清凡……”

    夏裕楠瞬间傻眼,随后无比激动道:“竟然……竟然是第二武帝大人!”他的声音激动的难以自持,在生死攸关之间竟然可以见到传说中的武帝,双目之中闪烁出兴奋的光芒来,望着天空上那卓清凡消失之处。

    其余武者在短暂的惊愕后,也一个个露出笑容来,能够瞻仰一代武帝的风采固然可喜,但更高兴的是可以活命了。无论那魔头是什么来历,有何手段,也绝无可能是卓清凡的对手。

    许焱颇有深意的看了李云霄一眼,道:“小友也认得卓清凡?”

    李云霄淡然笑道:“虚空武帝谁人不识,只不过他不认识我罢了。”

    他这回答让许焱很不满意,明显是托词,道:“那丌胜风呢?这个名字可以沉寂了好多年的啊,连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而小友你竟然知道,未免太不正常了吧!”

    伊成营身躯微微一震,脸上露出担忧之色来,似乎是这个名字的曝光,引发了的某种忧虑。

    李云霄笑道:“此名乃是他自己说的,我不过顺口接话而已,谈不上认识。再者,即便真的认识,那也只能说明我闻多识广,见识不凡罢了。”

    许焱一阵无语,轻轻哼了一声。他对李云霄身份的好奇心是越来越大,暗想等回圣域后第一件事便是彻查此人身份,看看他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夏裕楠吞咽了一下,没敢吭声。他可是知道李云霄满身的九阶玄器,而且那魔元果也是被他收了去的。

    阵营之中的气氛由于卓清凡的出现变得轻松起来了,俨然忘记了眼前的危险,直到一阵威压如山而下,就看到帝夜的一拳轰落而来,这才一个个吓得脸色大变,急忙朝四周散去躲开。

    “轰!”

    地面被炸了一个深坑,虽然大多数人都躲开了,但也有数人反应迟钝了些,彻底消亡。

    帝夜这一拳显然没有出全力,冷冷的望着众人,哼道:“刚才那人是谁,为何他可以在我魔云之中来去自如?”

    人人脸色骤变,这才反应过来还没逃离危险,现在可不是松气的时候,那卓清凡似乎是去下棋了,怎么还没回来,不至于要下完一盘吧?那什么都玩完了。

    众人都是内心涌起一阵无力之感,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竟然还有心思去下棋,完全不把他们的性命当回事啊!

    但他们除了内心抱怨又能如何,就算有勇气骂人,也完全找不到可骂的对象,一个个内心发苦不已。

    “看来得一个个的问了。”

    帝夜似乎对卓清凡的出现十分忌惮,眸子一凝,一股奇异的力量散开,立即有一名武者被直接摄入空中,吓得脸色惨白,连连惊叫起来。

    “乖,别怕。告诉我先前那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帝夜眯着眼睛笑道,一脸和善的样子。

    但看在那武者眼中无异于恶魔,惊恐道:“我说我说,求求大王千万别杀我,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八十个老婆,八岁的儿子,八……”

    “砰!”

    那武者的身体直接在空中爆出一团血雾,彻底不复存在。

    帝夜的睁开眯着的双眼,冷冷道:“真啰嗦,我让你说这些了吗?”他的目光往下一扫,在惊恐的众人中再次临空摄起一人,和善的笑道:“你不会这么啰嗦了吧?”

    那人满头冷汗,捂着嘴巴拼命的摇头,双眼之中都是惊恐的神色。

    “砰!”

    那武者的身体同样爆开,肉泥都不剩。

    “嗞!”

    下方之人全都一个个惊骇的往后退去,这魔头杀人不眨眼,啰嗦也杀,不啰嗦也杀。

    帝夜似乎十分不愉快,寒声道:“让你说,你竟然给我捂着嘴巴,以为我好欺负是不?”

    他的目光再次望了下来,有几名武者受不了这诡异和恐怖的气氛,吓得****发软,几乎要哭了。

    “呜呜呜,我不玩了!”

    一名武者终于精神崩溃,哭喊着抡起长剑就冲了上去,哭骂道:“不带你这么玩的,我跟你拼了,魔头!”

    “全是靠不住的东西,想问个事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冷漠到了这种程度吗?我心很累。”

    帝夜轻轻一抓,便将那名武者抓入手中,无奈的摇头叹道:“看来只能我自己搜索了。”

    一股魔气直接旋入那名武者头颅内,不过眨眼功夫,那头颅瞬间旋爆掉了,如同被砸的粉碎的西瓜一样,一具无头尸从空中掉落下去。

    帝夜脸色微微有些凝重起来,自语道:“原来是虚空武帝卓清凡,这个时代第二强大的存在吗?”他眼中射出一道精芒来,似乎燃起了无限战意。

    “哎呀,还好大家都在,没有伤亡,否则我真会过意不去了。”

    卓清凡的身影在空中渐渐浮现,松了口气的样子。

    众人一看他出现,立即委屈的几乎要哭了起来。

    许焱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怒道:“卓清凡,你能靠谱点不?!你下一子棋的时间,已经有三人陨落了,你于心何安!”

    “咳、咳咳!”

    卓清凡咳嗽了两声,正色道:“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岂能强求?即便我有通天之能,也无法扭转天运和人的宿命啊。许焱大人,你身为源司之长,怎么连这点道理都看不破呢?”

    许焱:“……”

    “哈哈,说得好,宿命有定数。你今日跑来送死,这也是你的宿命了,虚空武帝,卓-清-凡!”

    帝夜眼中闪过寒芒,一字字的吐道。一股磅礴的伟力从他身上荡出,整个魔云翻滚起来,加速了凝聚,挤压着一切。

    万古不灭的魔主,虽然未能恢复全部力量,但举手抬足之间已经可以翻江倒海,崩天裂地。

    而另一位则是当代武帝巅峰的代名词——封号武帝,十大不朽传说中位居第二,如同恒星一般闪耀在长空的绝代人物。

    两人临空而望,那股无形的灵压如天威一般散开,所有人都是闭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等待着那惊世一战。

    李云霄也是面色凝重,这一战的对决,就连他也微微有些紧张起来,那股极强的力压之力渗入他体内,燃起无穷的武道战意,双眸甚至渐渐化为血月。

    这种君临天下,傲视长空的战场原本也应该是属于他的!

    感受着那股巅峰的力量波动,李云霄终究是放松了双拳,内心暗暗长叹一声,道:属于我的战场,我很快便会回来的!

    卓清凡看了帝夜一眼,道:“我有个提议,不知可说否?”

    帝夜淡然道:“但讲无妨!”

    “嗯!”

    卓清凡道:“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杯茶,大家坐下来一起吃几个包子,就此化干戈为玉帛,做个朋友,如何?”

    明日便是高考,祝所有考生旗开得胜,进阶十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