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54章 他年犹见茯苓生
    众人内心的希望也随着帝迦的离开而离开,全部露出绝望之色来。

    火音的身躯就这样在那燃烧着,越来越暗,最终熄灭。

    “怒啊!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会让他逃了!”

    天际上猛地传来帝夜的怒吼之声,帝迦的离开尽数被他看在眼中,下次再想擒拿就千难万难了,一股狂躁的情绪在他身上蔓延开来!

    “嘿嘿,你想要成就完整的真魔体,是没有指望了。别说是他,就是我,也不会成全你的!”

    那一直奄奄一息,等待着被彻底吸收的帝钧突然间开口说道,眼中猛地爆发出一道幽光来,怒吼道:“我就是死,也要拖你一起!”

    他的眉心中骤然射出一道光芒,竟是祭出了古神战场,猛然变大起来,那塔身完全化作一片漆黑,散发出恐怖的力量。

    帝夜浑身一震,怒道:“你……你怎么可能还有如此强的力量?!”

    帝钧眼中露出疯狂之色来,狂笑道:“哈哈,若是你能一直镇定心神,我也许无计可施的彻底完蛋了。但是你面对的可是与你一般的存在,岂能容你分心片刻!”

    他眼中露出坚决果断之色来,竟是要爆开那古神战场来!

    “嗞!疯子!”

    帝夜猛然大惊,那可是圣器啊,一旦爆开,谁也别想活了!他大惊之下,再也顾不得帝钧,猛地往那古神战场冲去,双手掐诀想要收服,却是猛然身躯一震,怒道:“这古神战场上你做了什么手脚?”

    帝钧浑身使不上一次气力了,身体不断的往下空追去,却依然大笑不已,道:“哈哈,你以为这古神战场还是和以前完全一样?早已被我炼制了自己的手法进去!”

    帝夜脸色一变,猛然沉声道:“废物!失败者炼制出来的东西如何能够难得倒我!”

    他此刻已经吸收了帝钧绝大多数的力量,魔气无穷,他双眸中闪烁出黝黑的光芒来,立即浮现出一团魔云,渐渐的融入那古神战场中,将那股狂暴的力量压制下去,慢慢炼化起来。

    而帝钧直接摔入大地之中,他已经衰落的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了。

    突然一道光芒横空闪过,往那帝钧之处而去,正是衡元,眼中露出狂喜之色来,手中的魔元锁飞射而出,直接将帝钧捆成了大粽子,拖着他飞快的逃遁。

    高空之上的帝夜眸子一凝,闪烁着点点莹芒杀气,那帝钧虽然被他几乎吸空真魔元,但等同于一根还未啃尽的骨头,岂容他人品尝。

    “哼!在我魔云之中,任你如何躲逃也是枉然!”

    他重重的冷哼一声,自觉地信心十足,便不再理会下方,开始祭炼古神战场起来。

    “小友,如今的情况,可还有办法?”

    许焱再次询问起来,经过长久的休息,也恢复了一些气力,但想要破开魔云,还是枉然。

    李云霄心中神思不定起来,如今唯一的逃命之法便是躲入界神碑内,但是否要带着这些人一起逃?他举棋不定起来,若是界神碑被****了是超品玄器,那这些人就得和袁高寒一样,困到他武帝巅峰的时候才能放心放离。

    “且看变化吧。”

    除了这个办法外,李云霄也彻底没辙了,反而心思放宽了下来,开始盘腿坐下调息。

    虽然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但许焱还是略微有些失望,朝伊成营道:“伊大人呢?”

    伊成营脸上也是一片茫然起来,他本是听从衡元的命令,但衡元在灭杀了魔元锁内的那些魔头后,便锁住帝钧的残躯消失不见了,也不知是躲了起来,还是直接逃掉了,扔下他们这些人手足无措。

    许焱看着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也深深叹了口气,道:“刚才那位衡元大人到底是何人?他自称是丌胜风,为何我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是一时想不起来。”

    伊成营身躯一震,冷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所有人都是一副没辙了的样子,但每个人修到现在的境界都是心性极坚之辈,谁也不会肯轻言放弃,都开始将平身所增藏的各种天才地宝拿出来吞服,尽可能的多恢复些气力来。

    很快,天空之上帝夜的炼化也渐渐近了尾声,那古神战场被他暂时炼化了一番,压制了自爆的能量,化作一道光芒,收入他的左眼之内。

    下方之人一个个脸色发白起来,随着帝夜的炼化完成,估计就轮到他们了。

    “切!真是无知之辈!”

    帝夜往下望了一眼,冷哼道:“以为抱着那分身的残躯夺了起来我就没办法了吗?”他冷冷道:“还有那枚魔元果,只要在这魔云中,我便能尽数炼化,全部被我吞食!”

    他猛地举起右拳来,往天空之上轰出,一道黑光从拳头上射起,冲入无尽黑暗里,然后慢慢地往四周散开,化作一个方圆千米的圆圈,笼罩在天空之上。

    随后帝夜猛地大喝一声,显化出三头六臂的真魔法相,身体也骤然增大,六臂之中一个个的魔纹打入空中那圆圈内,发出一道道的古怪纹路,随着那些魔纹的出现,一股难以言喻的天地威压骤现,临空压了下来。

    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骇然的望了过去,不知此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帝夜不断的打入法决其中,不断的冷哼起来,自言自语道:“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和愚蠢的本座分身,在你们开始打我主意的时候,我便早已察觉,将全身的力量化作十部分自行散开,凝成了九枚真元果和这漫天的魔云结界。”

    “我起初的想法很简单,再不济也能逃掉一两个分身去,却想不到出现了最好的结果,唯一遗憾的便是有一具分身逃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我再炼化这魔云和其中的一切,那枚魔元果和另一具分身残躯也将尽数被我吸收。所以你们无论躲到哪里,无论将我的魔元果藏到哪里,都没有用的!哈,哈哈哈!”

    他说的最后,不自觉的猛然大笑起来,一股无边的魔威在空中凝成,散发开来,让每个人内心都涌上一层阴影。

    他竟然是要将这魔云和整个天空大地炼化!

    若真是如此的话,无异于炼化空间,那么谁也别想活命了!

    李云霄也是脸色骤变,此刻这魔主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等恐怖的层度,谁也心中没底。若是堪比武帝巅峰的话,那他躲入界神碑内都未必能顺利逃脱。

    四周的魔云开始渐渐的往天空之上而去,包括整个空间都在飞速的缩小,似乎是天地世界变小了。

    正在众人一脸绝望之色,李云霄也打算祭出界神碑最后一击的时候,突然一道清雅淡然的声音在天空上响起,悠悠然的吟声起来。

    “客来不必笼中羽,古来万事如流水。一任苍松栽十里,他年犹见茯苓生。”

    “什么人?!”

    帝夜猛然一惊,骇然的往哪声音来源处望去,脸上露出极度的震惊之色来。

    地面上众人都是一惊,此时突生变故,是他们最想看的。

    李云霄和许焱都是眉头一皱,猛然间似乎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皆是瞳孔骤然,露出一片震惊。

    许焱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竟然是他,我们有救了!”

    其余之人都是一脸的愕然,虽然不明所以,但内心也是同样开心起来,能够让许焱如此失态狂喜,显然来人实力非凡,至少在许焱的眼中是有十足把握可以救他们的。

    夏裕楠忍不住问道:“大人,他是谁呀?”

    许焱脸上带着笑意,道:“哈哈,别问这么多,总之有救了便是。”他十分开心的赞赏道:“你做的不错,将这里的情况第一时间传回了圣域,果然派高手来了,回去立即给你升职!”

    夏裕楠愣了一下,古怪道:“圣域来的吗?可是……我消失刚传出不久,怎么可能如此及时的能赶到。”

    许焱大笑数声不语,显然心情十分好。

    李云霄眯着眼睛往那虚空之处望去,轻声自语道:“也只有他,能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只见那声音的来源之处,不见任何光亮,丝毫没有魔云被破开的迹象,却渐渐的显化出一道人影来。

    来人身穿一件黑色遍地金裰衣,腰间绑着一根黄色戏童纹带,一头发丝清秀的披下,双目深邃犀利,好似星月临空,一副清新俊逸,风度翩翩的模样。

    只不过此人现在却是一脸的苦恼,叹气道:“我正在与南丘雨下棋呢,就被公羊正奇召了过来。”

    他突然眉头一皱,道:“十六之四?好棋啊!我先去下一子!”

    说完,来人不顾众人的愕然,身影便渐渐的消失在了长空上,没有任何的痕迹。

    “啊?!”

    所有人都是张大嘴巴,一脸的呆滞。许焱也想不到会是这样,一脸的晕菜了,指着天空上不断骂道:“你,你,你……”

    他无法再说下去,因为天空之上已再无人影。

    夏裕楠一脸的暴汗,讪讪道:“大人,这,这人到底是谁?这靠得住吗?”

    许焱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他叫卓清凡,也许,可能,大概,说不定,搞不好,能靠得住吧……”

    今天回来的好晚,直接小黑屋里设置了6000字,刚码完出来,大家见谅,今天不补亏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