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44章 恩仇
    夏裕楠一惊,只见眼前出现一道人影,他骇然失声道:“你,你是血神宫的人?为何拦着我斩去这魔物?”

    眼前之人正是曹亚星,他在刚才的队伍中见到过。

    曹亚星轻轻一掌震下,夏裕楠整个人便被飞了出去,他双目中露出震惊和激动之色,望着那株黑****果,大片的唾液从口中流淌出来,一脸的狰狞。

    “该死!”

    夏裕楠惊怒不已,他也看出了曹亚星身上的状态不对,持刀再次斩了上来,一刀运尽全力,乘对方全身心的看那果子的时候,希望能够偷袭得手。

    “哼,蝼蚁,死!”

    曹亚星头也不回,直接临空血旗往身后一展,血海便化开,要将夏裕楠收入进去。原本那红色的血海,此刻里面尽然流畅着黑色的血液,更加令人望而生畏。

    夏裕楠大惊,浑身一片冰冷,眼睁睁的看着那血海中的魔头飞出,要吞食自己。

    突然一道剑芒斩来,直接斩碎了那呼啸而出的魔头,剑气更是在空中一凝,转而冲向那血旗,“砰”的一声击在铁杆上,将其震了回去。

    曹亚星身躯一震,猛地转过身来,将血旗抓住,黑色的眸子一缩,死死的盯着来人,一字字道:“李云霄!”

    正是刚从界神碑内炼化完魔天铠的李云霄,他此刻掌握完整的一界之力,修复起玄器来得心应手。在界神碑内,便是那血兽出来了,他也有把握一战了,但现在显然没有这个时间。

    将魔天铠修复的七七八八后,便直接从界神碑内出来,正好看到了眼前曹亚星要杀夏裕楠的一幕。

    李云霄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叹息道:“你入魔了。”

    曹亚星眉头一挑,哼道:“什么魔不魔的,我此刻的状态的妙处,又岂是你能够体会的!”他冷冷的盯着李云霄,全身都戒备起来,寒声道:“你也要阻止我取这魔元果吗?”

    李云霄望着他身后的那枚果实,除了通体漆黑,散发着滔天魔焰外,还有着令人说不出的不舒服,只觉得看一眼就十分厌恶,恨不能将他踩成果泥。

    他顿时皱起眉头来,道:“那东西十分妖异,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让我将它毁去。”

    夏裕楠也忙道:“正是!那东西让我觉得内心万分的难受。朋友,你一定要斩掉此魔物!”他虽然不认识李云霄,但看曹亚星的样子,便知道两人是旧识,而且曹亚星对这少年似乎十分忌惮。

    “放肆!”

    曹亚星猛然大怒,似乎受到了无比的侮辱,怒吼道:“竟然敢污蔑无上的魔元果!正好,李云霄,我与你之间的恩怨此刻一并了结了!”

    李云霄皱眉道:“我与你之间并无什么恩怨吧?曹亚星,抱元守一,让我助你排除魔气!”

    “哈哈,笑话!”

    曹亚星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道:“让你助我排除魔气,我疯了才会这样吧!可惜啊,此地神识被彻底压制了,使得你无法看出我此刻的修为!”

    他身上的气息猛烈攀升起来,不断的提高,四周形成一圈圈的气场,朝四面八方散去。

    曹亚星无比的兴奋,大笑道:“哈哈,看见没有?李云霄,我此刻可是达到了九天武帝的修为啊!”他激动无比的说道:“这完全是因为这魔气的功效,而我感知到,冲击九天武帝,不过是刚刚开始!若是我能得到这魔元果,极有可能再往上冲一星的层次!武帝之上,一星一天地,你可知这魔元果对我来说多重要了吗?”

    李云霄脸上露出一丝悲伤,叹道:“即便修为通天,若是没有了自己的灵魂,不过是一具能杀能打的躯壳而已,有意思吗?”

    “放肆!谁说我没有灵魂?若我没有灵魂,此刻跟你说话的又是何人?”

    曹亚星没由来的一阵暴怒,吼道:“我明白了,你就是看不得我比你强!难怪想要千方百计的破坏我得到那魔元果!从须弥山开始,就一直被你压制着,在血神宫的时候,我原以为自己已经远远超过了你,开始甚至根本没当你是对手,但你却又一次的泼我冷水,将我甩在了身后!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赢你了,所以你怕了!”

    李云霄脸色恢复到了一片平静,淡然道:“你已入魔,多说无益。”

    “既然多说无益,那就战吧!”

    曹亚星猛地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来,冲天而起,黑色的血神旗再次展开,临空冲落,狠狠道:“这次我便让你明白我所得到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而这……也是最后一次跟你战了!”

    他眼中杀机毕现,血神旗扔下后,仰天大喝一声,从那血海内爆出无数尊黑色血奴来,开始逐一融合,而他本身也双手合十,慢慢的在身前拉开,一道明亮入洗练银河的光芒闪现而出。

    曹亚星虽然冲击到了帝境,但血神宫上空的一战让他知道,这血神旗还不足以战胜李云霄,终于开始亮出他最大的底牌了,一柄刺目耀眼的宝剑紧紧的握住右手中,照耀的连他的身影都几乎难以辨识!

    “冷剑冰霜!”

    曹亚星浑身激动道:“好强的力量!九阶玄器果然只有武帝才能发挥出其威力来!我此刻能够感受到这剑的声音了,它在告诉我,要我杀死你!”

    夏裕楠早已吓得脸色惨白,暗呼完蛋了,绝望的站在下方,看着那轰击而落的黑色血奴,四周早已化成血海,里面除了血液的腥味外,还有大量的魔气涌入其中。

    “一柄九阶玄器而已,用的着这么激动吗?这东西我也有!”

    李云霄平静的脸色丝毫不改,轻轻食指一点,刚才击出的那道剑气再次出现,静静的临空而已。

    “而且不只一把!”

    他轻喝一声,又是一柄北天寒星剑弹射出来,在空中翻出几个剑花,并排在一起。

    夏裕楠眼皮剧烈一跳,眼前这两人能够拿出九阶玄器,就已经让他吓一跳了,想不到李云霄竟然一次就出了两件。

    李云霄轻声道:“两柄不够,再来一个!”

    第三柄北天寒星剑射出,立即三柄剑遥相呼应,组成剑图阵势,一道道的剑气散发出来,不断夸张,将整个血海世界撑开,让魔气无法侵入分毫。

    “哇啊啊啊,该死该死啊!”

    曹亚星气的怒吼连连,李云霄的行为完全是挑衅他,手中印记一指,那武尊巅峰的血奴立即咆哮着双掌朝剑图上拍落而去。

    “轰!”

    大量的腥血和魔气震起,剑势微微一挑,颤抖了几下。那血奴完全没有思维和智慧,不断地双手抱拳轰下,三柄剑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清脆的争鸣声。

    李云霄本苫有三星武尊的实力,控制剑图抵挡武尊巅峰的这种强行轰击,也显得极为吃力。

    夏裕楠苦笑道:“想不到拥有三柄九阶玄器还是得死,朋友,拖累你了。”

    李云霄根本视他如无物,懒得搭理,随手点出,两柄北天寒星剑再次飞出,立即结成五剑剑图,一道道的寒光再次变得闪亮起来,剑图的阵势瞬间翻了一倍,五剑之中凝出古怪的符文来,一股苍穹之意散开!

    夏裕楠瞬间睁大嘴巴,看着那五柄北天寒星剑彻底呆滞住了。

    “五剑斩天罡!”

    李云霄轻喝一声,五柄宝剑同时散发出巨大的器蕴,剑气之海倏然化开,将那血奴笼罩进去,瞬间就斩出无数剑气,绞杀成漫天血雾消散。

    五柄剑得手之后,在李云霄的诀印控制下,更是三柄从剑图中射出,斩向那血神旗!

    “砰!”

    血神旗如何挡的住三柄九阶玄器的剑威,应声而断,漫天血海倏然散开!

    曹亚星眸子一凝,眼中恨意大增!血神旗本是他性命相修的玄器,虽然得到冷剑冰霜后就抹去了自己的心神烙印,但毕竟是陪伴了自己多年之物,顷刻间毁去让他心中大痛!

    五柄北天寒星剑已飞了回来,在他周身静静立着,彼此之间依然器蕴辉映,闪烁着流光溢彩。

    “你退后。”

    李云霄轻轻说道,语气中不带任何感**彩。

    夏裕楠呆了一下,立即醒悟过来是说自己,连忙道:“多谢,多谢!”说完就猛地往身后跑去,这个程度的战斗他已经完全插不上手了。

    曹亚星的目光如同秋水一样冰冷,直视着李云霄那淡漠的眼神,口中不断叫着“好,好,好!”只是一字比一字更冷,一字比一字用的力气更大!

    他举起冷剑冰霜来,器蕴之力倏然散开,竟然直接震慑一方空间,如同太阳般照耀下光芒来,那威力还在不断增强!

    李云霄面色凝重道:“以身饲剑!”

    “你也知道以身饲剑的妙法?既然明白,就当知道今日必死无疑了!这柄冷剑冰霜我如今可以发挥出至少五分之一的力量,这可不仅仅是普通的九阶玄器,而是须弥山内,镇压大魔的巅峰玄器啊!”

    曹亚星大喝一声,剑芒照耀一片天地,狠狠的刺了下来,道:“一剑如梦,一剑成空!”

    那剑势如同天外陨石****,仅仅是那威势,便压得大地不断的皲裂开来,货真价实的天崩地裂!

    今天没第三更了,晚上多年不见的同学有约,无法码字。五月已过,欠大家的八章明天开始补,争取上旬能补完。下周预告等晚上回来会发在微(信)公共号上:taiyiss,请大家多多关注。太一谢谢每一位水果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