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40章 相谈
    “你妈的,捡了玄器还想跑?拦下他!”

    一人怒喝一声,顿时千万道光芒冲天而起,枪林弹雨般瞬间将那名武者淹没!

    那武者也是武尊巅峰的强大存在,在身边凝出一道道的防御之力来,但不过是短暂的片刻,就直接被轰破,整个人还未来得及解释一下,就彻底被爆成了烂泥!

    他的储物玄器也随之被人打爆,大量的各种元石、丹药、玄器纷纷洒落下来。

    在所有东西之中,一柄散发出强大器蕴的折扇引起了所有人的注目,它就这样静静的悬浮在空中,整个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的确是九阶玄器无疑,没人敢动一下,因为无论是谁冲上去抢那玄器,怕瞬间就会步先前那名武尊巅峰的后尘,成为肉泥。

    “嗞!姜会书的巧夺无极扇!”

    血神子猛然大惊,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柄扇子,心神相连的玄器成了无主之物,那么姜会书自然是已经死了!

    “此物我血神宫收了!”

    血神子大喝一声,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临空踩下,一把将折扇收入手中,望着一群不甘的武者,冷冷道:“埋骨之地出土的任何宝贝,都必须优先卖给我血神宫!这条法则,诸位没有忘记吧?”

    众人一个个沉默下来,血神宫在埋骨之地的霸主地位,他们不敢公然反抗,即便其中有几名武帝强者,也不敢吭声,否则就是被瞬杀的下场。

    血神子手中拿着巧夺无极扇,眼里的神色万分复杂。

    姜会书一死,他应该是松了口气的,否则到时红月城追究起责任来他也担待不了。但是姜会书的实力极强,还拥有九阶玄器,更是有那神秘万分的帝迦,以及另外两名四星武帝在,是谁杀的了他们的?

    曹亚星突然道:“师尊,此地似乎是第七禁区?”

    “什么?”

    红月城之人都是浑身一震,血神子猛然临空而起,四下张望而去,惊骇道:“果然是禁区!那么原本此地驻守的强者呢?”

    就在他惊骇不已的时候,天边远远飞驰而来一道光芒,在目之所及的刹那,就已经到了身前。

    光芒之中正是许焱,和两名护卫。

    血神子猛然一惊,急忙上前拜道:“竟然是许焱大人!”

    许焱的目光直接落在了他手中,脸色大变,骇然道:“巧夺无极扇?”

    血神子身躯一震,内心郁闷无比,暗骂自己反应太迟钝了,应该将扇子藏起来的,这下肯定没自己份了,这可是九阶玄器啊,连他也感到十分惋惜,但事情的轻重还是分得清的,急忙双手将扇子呈上,道:“许焱大人,正是姜会书大人的巧夺无极扇!我见此地降下雷劫,便赶来一看,不想却见到此扇,从上面的气息波动来看,姜会书大人应该已经……”

    他后面的话没说,但谁都知道结果了。

    许焱眼中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握着扇子的手微微有些颤动起来,怒道:“是何人所为?”

    血神子低着头,道:“在下不知,需要一些时间调查,但在下想,会不会与先前那雷劫有关?”

    许焱脸上一片冰寒,似乎很难接受眼前这个现实,好一阵才道:“先前那道雷劫的确是九阶玄器之劫,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只是……”

    他看了一眼下方,眸子中的凝重之色越来越慎。

    下面的武者在失去了夺取扇子的资格后,不少人开始抢先前那名已死武尊留下的一些丹药玄器,也有不少好宝贝,夺得不亦乐乎。

    也有不少人震惊的望着许焱,纷纷猜测他的身份。就连血神宫之主都要卑躬屈膝,谄媚讨好的强者,定然是名震大陆的存在。

    “只是什么?”

    血神子见许焱久久不已,忍不住问道,他也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何事,很想听听许焱的见解。

    许焱凝声道:“只是九阶雷劫,不至于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同样,仅仅是九阶雷劫的话,也不可能杀得死姜会书!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可以回到他的问题,看着下方涌动的人群,还有不少在陆陆续续赶来的路上,许焱脸上露出厌烦之色,道:“血神子,这里立即封禁起来,方圆千里之内不许任何人进入,也决不许任何人离开!下方之人全部带走,等事情查明后再行释放!”

    血神子愣了一下,随即道:“谨遵法令!”

    他一挥手,便传令下去,血神宫的诸多高手纷纷开始联手布置结界,部分人便开始驱赶下方之人,要进囚禁,这一下顿时炸了锅,纷纷不服和抗议。

    但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许焱的身份后,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敢反抗,反而配合起血神宫的工作来,很快所有人便被全部带走,只剩下空荡荡的打斗痕迹。

    许焱凝视着下方,眼中精光闪动,突然道:“血神子,你也离开。守护在禁地之外,等会源司的高手转眼就会到,你让他们在结界之外等我。此地,我要细查一番!”

    血神子一愣,犹豫道:“许焱大人,您一人在此,在下不太放心,不如我陪您一同留下?”

    许焱道:“不用了,刚才在此战斗之人早已离去,我要施展秘术侦查,不便被人打搅和观望。”

    血神子这才道:“那大人您自己小心,有任何情况请及时传讯出来,在下定然第一时间赶到!”他在表示了下忠心后,便化作一道血光离去。

    许焱看着他消失后,这才将目光凝视到下方,脸色寒了下来,冷冷道:“刚才传音给我之人,可以出来了吧?”

    他冷冷的临空而立,一步步朝下方走去,身上的气息也不断涌起,形成一道道的复杂结界,身影在光芒下显得有些晃动。在面对未知的危险,即便他是圣域一司之长,也不得不慎重。

    “许焱果然有胆魄!”

    一声称赞传来,紧接着不远处的大树内缓缓走出一道青色人影,凝成李云霄的模样,面带笑容的望着许焱。

    许焱眸子一凝,冷冷道:“身化雷霆?你是何人?”

    李云霄身上的青光渐渐消失,露出本体来,脸色显得极为苍白,却不改那风轻云淡的笑容,缓缓吟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许焱浑身一震,李云霄的这首诗吟直接道破了他的阵术玄机,让他心神一乱!

    他眼中神色化作冷厉的目光,想要将眼前这人彻底看穿,可无论如何,结果却令他大为震惊,不论自己如何努力,对方的双眸之内依然是古井无波,只有那种漠视苍生的写意,仿若超然世外。

    “你也是术炼师?”

    许焱感受到了他身上那极其的精神力波动,双眉皱起,道:“为何我对你从未有过印象?”他看出了李云霄的真实年龄,狐疑道:“你可是哪位故人之后?”

    李云霄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他脸色一凝,沉声道:“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跟你说的话,也许会波及到整个大陆动荡!”

    许焱瞳孔微缩,冷冷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又如何知道你接下来所说的是真是假?”

    李云霄微微一笑,目光落在他手中,道:“真假你可以自判,你手中扇子的主人已经应劫了!”

    许焱握着巧夺无极扇的手猛然一紧,沉声道:“好吧,我便耐着性子听你说一说那重要之事。若是不能让我满意的话,就别怪我以大欺小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颔首道:“这化龙池的七大封印,已经破了几处了?”

    许焱浑身一震,身上的气势骤起,精神力有如实质般扩散开来,将李云霄的四周全部锁住,这才一字字道:“你是如何知道化龙池,以及七大封印的?”

    李云霄赞道:“好细心的圣域源司司长,这精神空间封锁,不仅可以防我逃走,而且断绝了一切外界偷听的可能。你看似对我起了戒心,实则是已经开始相信我将要说的话了。”

    许焱突然涌起一种无力之感,与这少年的言语交锋,自己竟然一直处在被动,即便是现在这种强弱立判,自己占尽优势的局势下,对方还能保持那样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心思,这是一名少年能够做到的吗?

    他内心生出了无数疑惑,脸上则是轻蔑的冷笑一声,哼道:“那就得看看你说的是什么了!”

    李云霄的目光一凝,丝毫不惧九阶大术炼师的冷厉寒芒,直盯着对方的双面眼,一字字道:“化龙池下封印的乃是上古大魔,若是放之出来,将是一场旷世的浩劫,足以席卷整个大陆势力!”

    许焱被李云霄的双眸盯的一怔,内心掀起滔天巨浪,自己乃是九阶大术炼师,竟然在灵台目光下被对方逼视?

    在短暂的惊诧后,随即猛然大笑起来,轻蔑道:“哈哈,幼稚!是谁告诉你化龙池下是大魔的?此地的情况我会没你清楚吗?”

    李云霄被他嘲讽,也不动怒,只是一字字的轻笑道:“也许吧,不过你手中扇子的主人已经被大魔杀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