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23章 镇器
    李云霄踏入那泉水中,立即一股难以言喻的舒心感涌上心田,的确是涓涓细流,润人心脾。

    他随手一拍,界神碑从掌心而出,幻化成一片门的模样,四周空间往其中扭曲,想要收入那尸蹩刀。

    尸蹩刀的刀身猛然一滞,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刹那间停下身形,刀芒大涨下,刀身旋转起来,一道道的破空刀气震慑而出,分别轰向李云霄和界神碑。

    “有点智商嘛!”

    李云霄轻声一笑,自己的身体骤然消失。

    界神碑上光芒流转,大地息壤之力浮现,将整个空间压的旋转起来,所有刀芒骤然改变了方向,从界神碑的四周斩过。

    这尸蹩刀虽然强大,却有致命的弱点,那便是无法掌控空间之力,在花园内大肆发狂的斩杀,所有事物被破坏一空,却依然无法伤及李云霄分毫。

    “嗯,这么足的劲,似乎永远使不完,要镇住你还真有点麻烦!”

    李云霄不断的瞬移闪躲,也有些不耐烦起来,双手一个诀印拍出,那界神碑上猛地发出强大器蕴,朝四周散去。他突然想到,这尸蹩刀既然是玄器,那么也许会受到器蕴的等级威压影响,就如同妖兽之间那严格的等级一般。

    他记得在妖原上,王座腾光布下的镜花水月中,诺亚之舟出世时的状况,直接镇压住了所有玄器。

    即便是在武者决斗的时候,若是能和玄器心神相连,在遇到更高等级玄器的时候也能感受到玄器本身轻微的战栗,但像这种活着的玄器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从未有人遇见过。

    界神碑上的器蕴之力散发开来,那漫天乱砍的尸蹩刀突然停住了,发出轻微的嗡鸣,对那器蕴的确起了反应。

    李云霄大喜,猛然诀印打出,将界神碑放大十余倍,如同小山一样压了过去,整个空间发出“轰隆隆”的震响。

    尸蹩刀在轻微的颤抖后,直接化作一道刀芒就闪开了,在空中浮现出尸蹩的样子,静静的盯着那界神碑,似乎心有忌惮。

    李云霄皱起眉头来,开始是他躲着对方,现在是对方躲着他了,以尸蹩刀刀芒的那种速度,界神碑想要将其镇住的确是不易。

    他沉思一下,眉心处的天目一开,一道钟声从额头上散发出来,皇朝钟在一片金光闪耀内飞出,钟声亘古悠扬,在花园内敲响,音波无孔不入。

    “铛!”

    虽然音波一道散开的,还有那皇朝钟的九阶器蕴,这一下那尸蹩刀虽然微微一动,却并无太大反应,看来它本身也是和皇朝钟一个级别的存在,相差不远。

    李云霄几道法诀打入钟内,立即化成天穹般的巨大,遮天蔽日的盖了下来。界神碑则是化作一片大门,镇守在花园入口,让那尸蹩刀无处可躲。

    “铛!”

    尸蹩刀在花园内急的团团转,却始终不敢冲向唯一的出口,界神碑镇守之地,终是被大钟落下,直接盖入其内。

    “砰!”

    “砰!”

    “砰!”

    随后听得不断的震响,尸蹩刀在里面乱斩,每一下那刀芒竟然透过钟身,震发出来,同时惊起强大的颤音,音波穿过李云霄的体内,让其浑身气血澎湃,有些难以自持。

    那尸蹩刀本身可以发挥出全部的威力来,而李云霄的皇朝钟却不尽然,他猛地将界神碑也抛了过去,悬浮在皇朝钟上空,三股域界之力散开,镇压下去,那尸蹩刀的狂躁冲撞才缓慢了下来,但依然不时的还会敲响几声。

    李云霄想尝试着连钟带刀一起收入界神碑内,又怕皇朝钟一起,那刀就自己逃了,无奈沉思之下,他再次祭出三柄北天寒星剑,组成一幅剑图,镇在皇朝钟的四周,这才将那尸蹩刀的声音彻底压制下来。

    此刻若是尉迟金和火音进来看到如此多的九阶玄器,定然会心里不平衡的吐血。

    做好这一切后,李云霄再次回到那泉水之中,开始细细观察起来。

    泉水滋养着他的身体,经脉和毛细血孔一下子就舒展开,说不出的舒服来。

    “这泉水的源头之处,定然就是水之精华,但不知深入到了什么地方。”

    李云霄似乎有所忌惮,现在全身的宝贝都用来镇压那尸蹩刀了,不敢轻易冒险,他直接分离出一道星光魂体来,只有二阶术炼师的低等修为,钻入那泉水内,顺着流向探寻而去。

    二阶魂体,就算被灭,对他的影响也并不大,李云霄自己则端坐在泉水中感受那股力量。

    灵魂之体在涓涓泉水内逆流而行,地下的暗涌之道竟如十分狭长,再加上蜿蜒崎岖的绕道,也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脱离了本体的感知。

    魂体微微皱了下眉头,继续朝着前方而去。

    ……

    此刻,在一片荒芜之处,万里高空上,骤然间一阵巨大的轰响,天空倏然就破碎了一个黑洞出来。

    那黑洞只有碗口大小,却不断散发出各种能量,以它为中心幅散开,一条条的黑色裂缝撕开长空。

    黑色能量之内,闪烁出青色的光芒来,混入黑色之中,不断的将那洞口一寸寸的撕裂开,盏茶功夫后,终于化作一片门的大小,数道光芒从其内冲出。

    光芒内竟有十多人,其中三人在出来的瞬间,就联手施展法诀,各种古怪的符号打入黑洞四周,形成条条花纹状,散发出金色光芒。

    其中一人随手扔出一个碧绿圆盘,在空中不断的旋转解封,越来越大,上面布满复杂的阵法,逐一打开,随后镶入黑洞之中,整个天空上的负面能量终于稳定了下来。

    另外两人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拭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其中一人苦笑道:“这种远距离的强行破空实在是太危险了,全天下估计也只有我们敢做!”

    那个扔玉盘之人微笑了一下,往长空下方凝望而去,猛然瞳孔骤缩,双眉皱成“川”字,沉声道:“竟然错了位置?怎么可能?难道是穿梭虚空的时候出了问题而我们没有察觉吗?”

    男子的面容渐渐显露出来,竟然是莫华源。

    凌冽的罡风在高空上刮着,所有人身上的长袍都是被吹的猎猎作响,此外一片沉默。

    其中一人皱眉道:“这千里之内都没有人烟迹象,就算是错也绝不可能错的如此离谱。况且用经天纬地仪进行定位的传送,除非在穿梭的时候发生巨大虚空动荡,否则绝不会有问题的。而我们过来时,虚空内一片平稳,是难得的好状况,怎么会错?”

    “嗯,没错。这里就是宋月扬城。”

    一名锦玉白衣的男子缓缓开口说道,他双手负在身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望着下方,轻声道:“只不过化成了废墟,你们认不出来而已,亦或者不愿相信?”

    男子的声音虽轻,却清晰的震响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此人的话一出,再无人会有任何怀疑。

    莫华源身躯一震,几乎都临空不稳了,连连后退数步,在另外两名术炼师的搀扶下才稳住了身形,脸上完全没有丝毫的血色,喃喃失神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毁的如此彻底?不仅人没了一个,就连砖头都看不到一块!”

    他情绪有些失控起来,朝着那男子吼道:“公子玉大人,您在开玩笑吧!”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背脊上感到阵阵凉意,眼前的这位大人,敢在他面前大吼大叫,那绝对是不要命了!

    端木有玉脸色平静,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淡然道:“很多时候,很简单的现实,却因为自己的立场不同而不愿去相信它,甚至怀疑它,以及自我欺人的否认它。莫华源,你现在就是这种人。”

    莫华源脸色苍白如纸,似乎还想争辩。

    端木有玉淡然的打断道:“你不用跟我说什么,这都无法改变宋月扬城彻底毁于一旦的事实。我现在也很好奇,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是不是所有人都已经死了。”

    他说完后,身体一闪,就往下方飞速降落而去。

    那十多名圣域强者,一个个目目相觑,也紧跟着飞落而去。

    另外两名术炼师,与莫华源一道来自灵司,就为了强行传送之后将空间暂时性的稳住,以便能够原路回去。此刻天空上的那道玉盘便是稳定空间通道的玄器。

    其中一人安慰道:“这城内看不到一个人影,甚至是尸体,未尝不是件好事。我看应该是所有人都离去了,想拿商盟之强,天下间有什么人可以将他们全部灭去?除非是这些超级势力出手了。所以你稍稍安心,等待公子玉大人的调查结果吧。以公子玉大人的能耐,一定可以还原事情真相的。”

    莫华源心中震颤,他也知道此人说的是事实,但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兄长身陨的推测,现在一切都寄希望与那位大人的探查了。

    莫华源目光凝望而下,猛地追了上去。

    现在要知道莫小川是否还活着,就只能指望眼前的那道白色身影……

    在天地风云榜上排名第九,封号天衍的绝世武帝——端木有玉!

    今天也好晚不想写了,但昨天刚欠了一章,今天实在没脸再欠了。等我休息下再码一章,估计要到1,2点,大家先睡明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