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22章 泉水
    “这股刀芒和武意,便是尸蹩刀先前主人的力量吗?无数岁月了,竟然武意不灭!”

    李云霄大吃一惊,但眼中却是燃起熊熊战火,被那穿越了无数年绝代强者的风华所震撼,热血澎湃的燃烧。

    “别矫情了,躲吧。这一刀不躲你就玩完了。”

    妖龙的声音懒洋洋的传来,打着哈哈。

    李云霄眼中精芒闪动,在那刀光下变的凌厉,却终究消失,恢复到一片平静如水,叹道:“很怀念当年那些与绝代强者一战的日子啊,现在整天龟缩着,遇到几个土鳖武帝也要躲躲藏藏,用尽心机。”

    妖龙哼道:“还不是你自己造成的,收敛些性格,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或者去炎武城潜心修炼,等回归到武帝巅峰,这些瘪三的角色和宗门,也许你连看一眼的兴趣也没有了。”

    李云霄冷笑道:“如果那样,我还是自己吗?”

    他和妖龙刹那间的交流结束,整个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躲了起来。

    这一刀终究只是印烙在尸蹩刀记忆之中的武意所凝,并没有那九天帝气一般可以封天锁地的规则之力,根本无法阻止李云霄的瞬移。

    而尉迟金和火音则惨了,两人脸色发白,在这一刀下感到了灵魂深处的震颤和恐惧,没有任何的思考时间,两人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全部力量爆发出来,金色闪耀的刀芒和火色不凡的火焰,两股力量汇聚在一起,直冲云霄,抗衡那无匹的刀气!

    “轰隆隆!”

    刀芒和火焰之力在那刀芒下支撑了刹那,便如同倾倒的大厦一样瓦解开来,两人联手下依然不敌那尸蹩的一刀,被巨大的气劲震开,好似风中飘零的树叶,随着气流卷飞掉!

    “噗!”

    “噗!”

    两人都是被远远震飞,噗出一大口血来,眼中一片惊慌不已。

    李云霄的身影渐渐出现在空中,感受着刀芒过后那空气中的余波震荡,露出向往的表情来,他目光凝视而下,大尸蹩此刻正趴在山石中,而那山石在刚才那巨力劈斩之下已经裂开,一股奇异的力量从里面浮现出来。

    竟然一汪涓涓细流,在开裂的山石中缓缓流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绿苔来,泉水所过之处,一片生机盎然,这破败死寂的花园,开始恢复生机。

    大尸蹩的十多只手脚浸泡在泉水中,不断的划着,十分欢快的模样。

    李云霄的瞳孔渐渐放大起来,惊道:“好强的生命气息,这水莫非就是我所要找寻的本源之水?”

    妖龙也是凝声道:“嗯,极有可能!这花园可真是奢侈啊,不仅培植了如此多的绝世灵药,竟然还有如此神物灌溉。可见当年是何等气派的景象,如今竟然荒废在群山角落之中,可悲可叹啊!”

    李云霄心中一动,惊疑道:“如果这水蕴含如此强的生命气息,你说这尸蹩刀会不会就是应为浸泡在这水中太久,所以才产生了生命?”

    妖龙愣了一下,道:“的确有这种可能。现在这尸蹩守护在这里,你想要取水的话必须先收拾它了,还有就是这水历经长久岁月不灭,我看这些涓涓细流并非它的精元所在,想要收取怕也要大费周章。”

    “嗯,不管如何,找到了怎么放弃,先想办法解决这尸蹩了。”

    李云霄目光往两处望去,尉迟金和火音已经收了重伤,两人的称手兵器也尽数毁去,似乎很难再指望他们战斗了,但他还是微笑道:“两位,这泉水似乎不是凡物啊,大家可有收取的心思?”

    火音眼里露出失望之色来,道:“我修的乃是火系功法,这水对我无用,不过可以取来换些好东西,只是该如何取得呢?现在这尸蹩沉迷在水中似乎非常享受,正是我们离去的好时机,若是错过,再想走的话恐就难了。”

    她在去留之间取舍不定,留下没把握,离去又不甘心。

    尉迟金同样是纠结不已,他的八阶战刀断了都一阵的心疼,若是什么都捞不到,那就真的是亏大了。

    此刻那涓涓山泉流出,整个花园内都开始爬满绿苔,各种无名的野花相应争开,仿若春天来临,万物复苏。

    “这东西不会是本源之水吧?”

    尉迟金看的眼中的震惊越来越甚,脸上神色一横,坚决道:“这东西的价值之大难以估量,死就死了,拼一次,下半辈子的玄器丹药就不用愁了。”

    他手中黑光一闪,一条漆黑的长鞭出现在手中,上面花斑点点,竟是用一条完整的长蛇炼制而成,在诀印下解封开来,活灵活现的在空中游走,往那大尸蹩处咬去。

    “铮!”

    尸蹩的身上猛然发出一道出鞘的清脆之音,也不见它动作,就看到刀芒乍起,那条长蛇软鞭受到剧烈震颤,飞速的缩了回去。

    尉迟金脸色微变,惊恐道:“这虫子的力量在这泉水的滋养下似乎变得更强了,再多留已无意,走了!”

    他一挥手,示意两人一道离去。

    火音也点了点头,而李云霄却不见动静,依然静静的站在长空上,凝视着那大尸蹩,似乎在想应对之策。

    尉迟金眉头一皱,不快道:“还踌躇什么,速速与我一道离去。”

    他还惦记着李云霄身上的宝物呢,这大殿内的东西实力不够取不来也无所谓了,但李云霄身上的宝贝可不能丢,特别是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随身兵器,急需取一件趁手玄器来,实在不行的话拿李云霄的人头去换也是好的。

    李云霄微微抬起头来,笑道:“你们先走吧,这水……我取定了!”

    尉迟金瞳孔一缩,李云霄眼中的那毫不掩饰的决心让他心中一震,随即冷冷笑道:“你想做什么我不干涉,将血神子想要的宝物交出来,我顷刻便离开。”

    “嗯,还有你身上我所感受到的变异之火,姐姐也很想看看呢。”

    火音也缓缓开口道,虽然她对李云霄颇有好感,但那东西兹事体大,对她的修炼十分重要,故而放弃不得。

    李云霄笑道:“哦?可是我现在没空呢,要不两位先去殿外等候,待我取出这水在与你们洽谈如何?”

    尉迟金脸色沉了下来,冷笑道:“你该不会是被这大尸蹩给吓傻了吧?竟然跟我们谈条件?”

    他残酷的笑道:“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他抬起手来,捏出一个符印,出现在掌中,冷冷的看着李云霄,等着看他痛苦哀嚎的表情。

    李云霄依然一脸平淡,嘴角含笑道:“哦?那请问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呢?我还真不知道,麻烦你告诉我一下。”

    尉迟金脸色猛然一变,露出骇然之色,手中的诀印猛然一变,见李云霄没有任何反应,大惊的不断变化起来,一连试了十几个印诀,都似乎毫无效果,他终于认清了难以置信的现实,惊骇道:“你,你破解了我的禁制?什么时候?这……这如何可能?”

    火音也是脸色一变,露出震惊之色来,她眼中的凝重之色更浓,似乎突然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少年绝不是他们先前想的那样简单。

    李云霄叹道:“怎么?尉迟大人,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就跟吃了屎似的?”

    “你找死啊!”

    尉迟金恼羞成怒,手中的长蛇鞭猛然解封,黑色的大蛇凌空腾起,往李云霄所在空间鞭打而来,空气中发出连串的爆炸声,如同鞭炮一般。长鞭上所带的九天帝气直接凝固了四方天地,让李云霄无法遁逃。

    李云霄出乎他预料的没有慌张,而只是轻轻一只点下,一道雷电在指尖“噼啪”响动,朝着下方那尸蹩上射去。

    电芒的速度极快,而所射的方向正是那大尸蹩的眼珠子。

    “砰!”

    电芒在尸蹩周身被它的刀气震开,却也惹得大尸蹩一阵惊怒,猛地化作长刀冲天而起,破开一切帝气桎梏,朝李云霄冲斩而去。

    李云霄轻轻一笑,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要尸蹩刀运转,就能破开尉迟金的空间桎梏,便无法锁住他的瞬移技能。

    “咻!”

    长刀破开李云霄的残影,却不见了他本体,大尸蹩在空中发狂的爬行着,一只小脑袋不断地左右摇晃,在寻人无果的情况下,终于盯上了尉迟金的那条长蛇,暴怒的斩了过去。

    尉迟金脸色一变,怒道:“好狡诈的小子,我看你能躲在这里多久!”

    他猛然收起长鞭,不敢和尸蹩刀抗衡,飞一般的化作金光往殿外遁去。

    火音也在愕然之下,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天空一角,嘴唇微动,终于叹息一声,也化作火光逃离。

    大尸蹩追了一下,直到将两人逼出殿外,这才返回来,猛的浑身一震,更加暴怒的在空中“悉悉索索”的抖动着,只见李云霄已经跨入了它那最为珍视的泉水中,那两个细小的眼珠子由青绿一下子变成通红,整个身体再次化为一柄长刀模样,斩破虚空,横贯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