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18章 虫茧
    尉迟金凝声道:“我看不尽然吧,例如现在这个沉寂在地脉之中的封印大阵,似乎也是久远时留下之物!我总觉得这里也许跟那封印大阵会有关联也说不定!”

    李云霄点头道:“走吧,在久远之前一定是发生过什么,这才会留下痕迹如此显著之地。”

    他继续朝前走去,只不过没有再哼歌了,眼中的凝重之色愈甚,刚才那两具干尸的神态和姿势他看的一清二楚,像极了某种仪式,而那仪式他曾经在某处见过一样的壁画!

    石阶不断向上延展,他们顺着走了一阵后,李云霄猛然瞳孔一缩,暗道:果然!

    在三人的正前方,又是两具一模一样的尸体相对跪着,姿态也相差无几。由于靠近山体内部了,所有空气进入的慢,虽然在慢慢蒸发,却没有先前那种显露的视觉感。

    李云霄仔细凝目望去,两人都是身上破出了几个大洞,分别在额头、肩胛骨、还有双手掌心。地上的那些血液应该就是从这些地方流出来的。

    等到三人走进的时候,也许是身上的气息太强,那两具干尸再次蒸发掉了。

    尉迟金沉声道:“这宫殿绝不简单啊,这灰烬之中呈现出点点的淡绿色来,那可是唯有武帝强者死后,骨骼经过沉寂才能出现的光泽。这些施术之人生前可都是武帝强者!”

    李云霄沉默不语,继续带头往前走,光线越来越暗,很快就走入了山体内部,也就是宫殿的内部,在那进入的门口,围着一圈的人,一共六名,也俱是干尸,每人手中结出不同印诀,显然是在施术。

    与先前不同的是,这六人身上完好无损,由于太过久远,根本看不出他们当时的表情神色。

    尉迟金和火音的目光落在那六人手中的印记上,露出疑惑和兴奋之色,饶有兴趣的研究起来了,李云霄则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望着那宫殿内部,自语道:“年代如此久远了,里面应该没事吧?”

    突然一道声音在灵魂中响起,妖龙沉吟道:“这些干尸所摆的姿势,的确就是天荡山脉之内,那条通道上壁画所刻的仪式,证明这宫殿的主人,和那天荡山脉中的遗址有着极大联系。而且从那壁画上看,这种仪式似乎是一种祈祷之术,祈祷更强的力量降临,根据壁画凝刻的结果,那么在这宫殿之内,应该就是降临了那力量才对。”

    李云霄身躯一震,目光渐渐凝聚了起来,与妖龙传音道:“从目前的情况看,应该是当时这里发生了不可测之事,甚至整个宫殿都被一种力量封印,这个时候宫殿主人便开始施展这种祈祷之术,以求更强的力量,但……”

    李云霄的声音变得平静起来,道:“但结果显然是失败的,因为他们并没有改变现状,全部灰飞烟灭了!”

    妖龙凝声道:“你的意思是,这宫殿里并没有那种祈祷而来的力量降临?”

    李云霄道:“也许有,但依然敌不过外来的封印之力。从当年那壁画的描述看,那种力量应该是战无不胜的,多半是没有祈祷到。这些东西感觉很荒谬啊,一名强大的武者,力量的源泉应当是自己强大的内心,而不是什么祈祷。”

    武者所求的便是那终极强大的力量,应当是通过自己孜孜不倦的努力求索修炼而来,绝不是被人赐予,这是李云霄的武道之心。

    “小伙子,进去看看。”

    尉迟金给李云霄做了个手势,笑着指了指大殿里面,一片漆黑,以他们的实力竟然也目不能视,这绝对是不正常的情况。

    李云霄做出一个鄙视的中指来,便跨步走入那大殿之中,他敲了个指响,“腾”的在指尖烧起一团火来,这才照亮了整个大殿的轮廓。

    宽敞的大殿上一片破败的萧条,不难看出以往的宏伟和气势,但那早已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

    李云霄指尖的火焰从先前的微弱到越来越明亮,外面的空气渐渐的溢满整个大殿,让微微吹开了一些腐朽的破败气息,有了一点点生气。

    “果然,什么都没有。”

    妖龙有些惋惜起来,道:“可惜了,我还以为能够窥得一些那天荡山脉中甬道的秘密。”

    “完全就一座破庙嘛,还还得我们小心翼翼的。”

    尉迟金有些失望和不满起来,在大殿上四处搜寻,疑惑道:“奇了怪了,就算这些人死了,在这密闭的环境内连尸身都保留了下来,可为何不见他们的玄器宝贝?”

    火音也四下张望,希望能有所发现,道:“会不会是储物空间由于失去了控制,直接脱离了玄器控制,迷失在虚空里了。”

    “嗯,这种可能性极大,可惜了!”

    尉迟金无不惋叹道:“这埋骨之地经常会有人捡到宝贝,怎么我就没那么好运。几年前甚至听闻有人捡到了九阶玄器,还是上古之物,珍贵异常,可惜那人实力低微,只能按照规矩优先卖给血神宫,才得一亿极品元石和十枚九阶丹药,血神宫占着这块宝地天知道捞了多少好处!”

    火音道:“你说的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听说那件九阶玄器一柄神锤,轻抚上去还有雷电闪烁,那名武尊级别的强者得到之后,仅仅是拿在手上就觉得浑身战栗,卖给血神宫倒也是个不错的抉择,就是太廉价了!”

    李云霄听得长大嘴巴来,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他们口中所说的那锤子,定然就是血兽体内的你柄了,原来是的得至于此地,难怪上面还有蝌蚪金文之力。

    “咚!”

    突然一道水滴声响起,虽然轻微,却无异于巨浪在三人心中翻涌,在这密闭了无数年月的空间里,怎么可能会有水声?

    “嗖!”

    三人瞬间就冲到大殿的中央,全都背靠着背警惕起来,此地神识无用,全靠双眼,让三人全都十分的不习惯。

    “咚!”

    又是一滴水落下,三人立即发现了声音的源头,顺着望去,只见在大殿一个角落的上空,一个白色如同蚕蛹一样的东西黏在上面,此刻一点点的融化开,化作粘稠的****低落,这才响起了声音来。

    “咕噜!”

    三人几乎是同时咽了口口水,尉迟金骇然道:“这么大的蚕宝宝?”

    火音翻了个白眼,道:“难道你只认识蚕?虫子的茧都是这个样子的,这个大虫子不会还活着吧?”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在轻歌林地时候,那几名大妖也是施展类似的术将自己封印在地下,看上去有不少相似之处,他想到这顿时大吃一惊,失声道:“你们说,里面会不会出来一个远久之前的人?也就是说这宫殿的主人或者幸存者?”

    火音脸色脸色难看道:“想象力丰富是好事,但这个时候我不喜欢!这都多少岁月了,怎么可能有人活着,就算是武帝巅峰也绝无可能!”

    尉迟金舔了下嘴唇,不知为何两颊开始流下汗来,讪讪道:“说的是,但,但若是武帝巅峰之上呢?”

    三人同时心中大震!

    武帝巅峰之上,那唯有神境了,如果岁月之中真的出现过神境强者的话,那么他们的寿命是多长,是否可以永生不死?

    “咕噜!”

    火音艰难的吞咽着,道:“神境……,即便是神境的话,也不能不朽吧?虽然史上并没有谁踏入了神境的记载,但是在神话时代不是有很多真灵吗?现在一个都不见了,应该是寿元耗尽死的吧?”

    另外两人都是一阵沉默,因为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虫茧慢慢化开。

    “我说,我们要逃吗?还是等着看里面的东西?”

    李云霄讪讪道:“两位武帝大人,你们有把握能护住我的安全?”

    尉迟金立即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当然有把握!如此机会能够窥视远古之事,怎能放弃,你放心吧,有我们两个在,除非真的神境强者降临,否则都不用怕。”

    他内心则是暗道:护个屁啊,让你留下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形势不对的话有个垫底的,怎么能让你先逃了。

    李云霄这才舒了口气,道:“这我便放心了。”脸上一片感激的样子,眼眸深处则是冰冷的讥讽,他与尉迟金的想法一般无二,若是有情况,这两个武帝可是最佳盾牌了。

    三人全都静静的看着那虫茧融合,就在那茧变得极薄的时候,突然大殿外的灵气疯狂涌入了进来,往那虫茧上汇聚而去,速度快的惊人,三人仿若看到一条灵气之河直接灌入进去,震惊不已。

    妖龙沉声道:“千万小心了,这东西肯定是因为与外界隔离,这才自我封印沉睡起来的,现在大肆吸着灵气,估计就要恢复了。”

    妖龙的声音刚落,那灵气的吸收突然停止,虫茧上猛然发出道道彩色的光芒来,极强的生命力在飞速复苏,茧烧于一点点的破开,慢慢露出里面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