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17章 宫殿
    李云霄笑道:“这埋骨之地,危机重重,有一个拖油瓶给你垫底不是很好吗?遇到各种危险的话把我扔出去就好了。再者,有你们两人提防着我,还怕我跑了吗?“

    他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其实内心的想法是正好相反,有这两名强大的武帝在,遇到危险也安全多了。

    尉迟金沉思了片刻,道:“嗯,不得不说你这个提议很不错。不错我必须在你身上种下一道封印才行,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行,成交!”

    李云霄坦然的态度让两人都是为之愕然,一旦被对方独门手法封印后,等于完全被对方掌控,这种提议无论是谁都不会答应的。

    尉迟金怔怔道:“我是说,我要在你身上种一道禁制。”他以为李云霄听错了他的意思。

    李云霄笑道:“我知道,我做出这样大的牺牲也是为了大家能够共赢,希望两位也能够坦荡一些。”

    这话说的两位武帝脸上微微一红,但他们也绝不会因为脸红而做出让步。

    尉迟金在手中凝出一个古怪的印记,直接拍了过去,李云霄不避不让,任其打入自己体内,顿时一股奇异的力量开始通过经脉扩散,沉入四肢百骸之中。

    尉迟金这才安心了下来,点头道:“你的确很坦荡。放心,这禁制只不过一个符号罢了,可以让我随时知道你的动向,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对你进行适当的管制。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担保你没事的。”

    李云霄微笑不语,他的明月神体之力在体内慢慢运转,开始净化尉迟金的封印之力。虽然武帝封印是强了些,但只要给他一定时间足以慢慢吞噬掉。

    火音也放下心来,尉迟金的实力不在她之下,他所下的封印李云霄是绝对逃不掉的,这才开始慢慢的观察起山谷来。

    三人在谷内慢慢的前行,越看越是心惊,一山一石都惟妙惟肖,似乎是各种实体之物所化。

    山谷前方一坐古怪的山体挡住了三人去路,李云霄猛然一惊,这座山正是那玉简内描述的可能存在水元素之地,看上去巍峨不已,却比普通的山峰要小上太多。

    尉迟金凝重道:“你们说可不可能是某种极强的禁招,在一瞬间将所有人和物全都石化了,而石化的人在无数年月之中已被摧毁,只留下少量的玄器化石?”

    火音心中一阵发寒,道:“能够瞬间石化如此大场面的招式,难道真的是神境强者施展出来的?”

    李云霄望着那高山一阵不语,突然吟声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座高山像什么?”

    “像什么?好似一座宫殿……不会是宫殿被石化了吧?!”

    火音心中一惊,脱口而出后感觉越来越像了,脸上难以掩饰的震惊。

    李云霄道:“如果是宫殿的话,那也好办,只要将里面劈开,若是空的,那基本就是了。”

    “这……”

    两人都是愣了一下,的确是个好办法,尉迟金犹豫了一下,道:“你们退后些,让我来。”

    李云霄和火音二人退出数百米开外,在空中静静的望着。

    尉迟金手中闪过一片光芒,一把明晃晃的战刀出现在手中,剑芒照耀了一片,他双手握刀,将力量灌入其中,刀身上吞吐出一道上百米的刀芒来,缓缓的往山体上压了下去。

    他的动作不敢太大,毕竟在万里高空之上有血神宫的阵法监视,若是波动太强,直冲天际的化,立即就会招惹来血神宫的人。

    “轰隆隆!”

    大地发出震颤,山体上巨石崩碎,开始被那刀芒挤压的开裂,裂缝不断地往后蔓延,山体渐渐的被打开。

    尉迟金瞳孔猛然一缩,震惊的急忙将刀芒收了回来,眼前那裂缝越来越大,不受控制的扩展,将一座山的前面半段完全打开!

    三人全是大为震惊,在他们眼前竟然露出一条阶梯,蔓延到整个山体内部,一股腐朽的气息从里面散出来,就好像剖开了一个坏掉的柚子,发出阵阵恶臭般。

    “真的……竟然真的是宫殿……”

    火音满眼的震惊,喃喃自语。

    李云霄眉头皱了下,这座宫殿应该是类似于妖族的那群妖殿的存在,只不过看这结构要复杂的多。那条楼梯直通里面,深不见头。

    那玉简之内的记载,也仅仅是说在这山头附近感应到了变异水系元素的存在,却始终找寻不到,看来记录玉简之人要么是没有想到这山中藏殿,要么就是没有能力劈开了。

    即便是尉迟金的一刀斩下,也仅仅是将宫殿的入口打开,整个宫殿如同镶嵌在石皮里的美玉一般,丝毫无伤,只是太过古朴,器蕴已经荡然无存。

    “两位,可要冒险进去一看?”

    尉迟金脸色凝重,开口询问起来,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拿不定主意。

    火音苦笑道:“你能忍住不进去?在埋骨之地修炼了这么多年,我都是在一块地火明夷的宝地潜修,对于其它地方基本没去过。也只是听说各种奇异之处不少,却也想不到会如此奇异,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李云霄笑道:“当然要进去,里面说不定有上古神境强者留下的秘密呢。”

    两人都是心中一震,“神境”这两个字对他们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但对李云霄的吸引则是更大。

    尉迟金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李云霄,笑道:“小伙子,留着你到现在,该发挥作用了,加油,我看好你的!”

    李云霄露出一张苦瓜脸来,无语道:“这通道之内一片腐朽和死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这哪里是发挥我的作用,莫非是想变相杀人?”

    “嘿嘿,此时不发挥作用还等何时?进去吧!”

    尉迟金一闪就出现在李云霄身后,狠狠的推了他一下,驱赶着他向前开路。

    火音有些看不过去了,安慰道:“放心吧,有我们两名武帝强者在后面保护你,出不了事的。一有状况我们会及时出手!”

    李云霄内心暗骂不已,道:出手你妹啊!这么有本事你们自己走前面啊!若不是老子怕真遇到危险,可以让你们两个棒槌挡一下,老子早甩掉你们了!

    尉迟金两人若是知道李云霄的心思,怕不知会是何等表情。

    李云霄也不啰嗦,他本身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何况这宫殿内十有**有他要找寻的东西,当下带头走了进去。

    一股股的腐朽气息扑面而来,让人胃里一阵翻滚想吐,他双眸一皱,身上轻轻刮起微风,将那腐朽之气尽数往身后吹去,力道控制的正正好。

    在身后的两人都是猛地捂住了鼻子,尉迟金怒道:“你的风不可以刮大点,将我们三个人都罩住吗?”

    李云霄回头冷笑道:“你以为刮风不要损耗元气?要不你将帝气散开,护住大家?”

    尉迟金一阵恼怒,九天帝气自然也可以排开这些腐朽味道,但那无异于大炮打蚊子,而且这条通道长的看不到尽头,天知道里面是何等情况,他也必须小心翼翼积攒力量,以免发生不测。

    火音也是捏着鼻子道:“赶紧走吧,别耽搁了!”她知道李云霄是心怀不满,故意为之的,倒也不以为意。

    “哼!”

    李云霄轻哼了一声,欢快的唱着小曲在前面带路,唱道:“我手持钢鞭将你打~”

    尉迟金听得一阵烦躁,恨不能一掌拍死他去,却也只能忍住,闷闷不乐的跟着。

    李云霄表面上放荡不羁的模样,内心则是十分留意的观察着,这宫殿由于外面被石化,不知多少岁月被封闭在黑暗里,此刻阳光照耀下来,里面的各种东西都开始逐一见光死,纷纷化作烟消云散。

    突然李云霄的步伐停了下来,目光凝重的望着前方。

    尉迟金和火音两人也是一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前面的阶梯上较为宽敞,上面有两人相对跪着,早已成了干尸,由于长期在密闭的环境中,加上两人生前也一定是强者,所以尸身不腐。

    此刻阳光照了进来,两人的身体也开始起了变化,渐渐冒出烟来,发出腐臭味,当着三人的面消散在眼前,如此凭空蒸发,只留下一堆的灰烬落在地面。

    “那两人先前跪着的姿势有点奇怪啊,好像是在施展某种秘术。”

    尉迟金皱眉道:“只是为何会死在这台阶上呢?”

    李云霄默然不语,快步走上前去,在那一堆灰烬旁边观察了起来,灰烬四周的地面曾现出深褐色,远比旁边的颜色要来的深。

    “可看出了什么?”

    火音捏着鼻子,露出厌恶的神色来,女人总是喜欢干净而讨厌这些污秽之物。

    李云霄冷静道:“这人的确是在施展某种秘术,这地上色泽深的地方便是他们留出来的鲜血沉寂在石阶表面。这种秘术不是自己舍弃性命,就是别人舍弃他们的性命在施展。”

    火音吃惊道:“是什么秘法,竟如此邪恶?”

    李云霄摇头道:“什么秘法已经不重要了,过了如此多年,再强的秘法也早已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