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15章 火音
    “诺亚之舟!是诺亚之舟!”

    血神子猛地站起身来,忍不住的浑身颤抖,激动道:“一定是超品玄器诺亚之舟!前段时间便听闻有诺亚之舟出世,被不知名的势力得去,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他难以自持的在万里高空上临空踱步,双手握的铁紧,忍不住道:“这可真是老天送给我的大机遇!若是能够得到诺亚之舟,再坐拥血兽,这天下间还有谁能抗衡我!此次要么一冲飞天,要么彻底****,我赌上整个血神宫,一定要收回这两件东西!”

    血神子右手一翻,一块令牌出现在手中,在上面飞舞的写着几个字,往空中一扔,就化作一道红光朝血神宫的方向破空而去。

    那正是血神宫最高等级的令牌,将召集全部人手一起索搜。

    李云霄在引动地脉禁制之后,正想离去,却眉头一皱,发现自己深陷包围之中。

    他苦笑不已,在这埋骨之地,神识完全被屏蔽,几乎只能靠双目辨识,自己被人围了个几圈才反应过来。

    “果然是血神宫要找的人!诸位,这块肥肉该如何分了?”

    一名男子身如铁壁,浑身透着一股金属之气,大步朝李云霄走去,脸上渐渐变得狰狞。

    “自然是见者有份了,此人头颅可以值三件九阶玄器,着实令我想不通啊。”

    一名枯瘦的猥琐老头从身上取出一把看似普通的匕首来,在指头上不断转着圈圈,道:“要动手就快些,等会人越来越多就麻烦了。”

    “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那名浑身金属气息的男子大喝一声就冲了上去,一拳轰出,空气直接爆开,劲力震开开来,涵盖范围极大。

    其余之人也纷纷动手不肯落后,生怕等会分战利品的时候少了自己一份似的,各种光芒刹那间充斥着天空,山林以恐怖的速度被摧毁着。

    李云霄眉头一皱,他本来还想问一些事情,这个样子看来是问不成了,也懒得和这些人搭理,直接一个身化雷霆,刹那间就远遁而去,消失在所有人眼中。

    “这……”

    整个战场刚刚开始,敌人就已经瞬间消失了,所有人全都愕然,呆立当场,一下子变得异常的寂静。

    “咕噜!”

    那名金属气息的男子咽了口口水,郁闷道:“难怪血神宫的人抓他不住,这种遁术,让我们怎么抓?”

    突然一道红色光芒落入众人中央,正是感受到了波动,瞬间而来的血神子,他目光在场内一扫,惊怒道:“可是我要抓之人?”

    “你,你是……”

    那猥琐老头猛然惊道:“你是血神子大人!不错,刚才正是影像中的那名少年,我正打算给您报信呢。大人,是不是可以领一件九阶玄器了?”

    “什么?果然啊!气煞我了!你们发现了他竟然不及时报信!”

    血神子怒吼道:“九阶玄器,我这就给你!”他身上的血袍一舞,一片血海瞬间幻化出来,直接将场内所有人吞噬的一干二净,这些人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就彻底消失了。

    “哼,弄丢了人,还敢问我要玄器!”

    血神子冷哼一声,便循着李云霄所遁走的方向追去。

    李云霄在丛林中飞遁了千里之远这才停下来,他现在倒是不急着逃走了,反而对这片埋骨之地生了一些兴趣来。

    “嗯,此处的地貌……“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刚一路过来,似乎在哪见过,他急忙腾空而起,想要看个真切。

    突然漫天呈现出火星,凝聚出一个巨大的火球来,飞速的在空中移动,更是往李云霄身上冲了过去。

    李云霄瞳孔微缩,冷哼道:“哪来的逗逼,真是无聊!”他随手一道剑芒挥斩而出,轰然一声竟然被火球直接吞噬,继续冲落下来!

    “什么?!”

    李云霄一惊,猛然一个瞬移,身体去出现在那火球之后,翻手挥舞北天寒星剑,一道千怔浩然决就斩了过去。

    火球震在大地上,火星四溅,一个微妙的****从里面走出,如同青葱般的两指伸了出来,轻轻一弹,一点火星从指间射出,在她身前暴开,巨大的威力直接将剑芒吞噬。

    “好厉害的雷遁之术,差点就没追上你了,难怪血神子会舍得下本钱追杀呢。”

    满头红发的女子将四周的火焰吸空,露出全部身形,那裸露出来的修长大腿,足以让任何男人都热血澎湃,还有那高挺的双峰,竟然只是两片树叶遮挡,以及那红火的嘴唇,让李云霄一下就觉得喉咙有些干渴。

    女子嘴角浮出一丝笑容,毫不忌惮别人火热的眼中,妩媚的笑道:“先前你与血神子过招时我似乎感应到了一种极强的火系元素,不知是什么火种,可否借给姐姐一看呢?”

    李云霄舔了下干涸的嘴唇,轻笑道:“这不太好吧?这里很多干柴的,玩火很容易烧起来。”

    “呔,你这人年纪轻轻的,心思可真坏!”

    女子嗔笑道:“幽默到此为止了,你还是乖乖的顺从姐姐吧,说不定还能给你好果子吃哦。虽然我不能帮你逃离血神子的追杀,却可以指点几处隐秘的地反让你躲上十年八年的,到时候血神子杀你之心故意早已淡了,你也可以找个机会溜走。”

    李云霄苦笑不已,血兽的情况他大致了解了,别说十年八年的,就算是一百年两百年,血神子也不可能会放过他。

    突然一道笑声传来,道:“哈哈,火音什么时候变年轻了?你应该是他的婆婆才对吧?哈哈!”

    随着话音落下,一道光芒闪落在离两人不远处,正是那尉迟金,一脸稀松邋遢的胡须,脸带戏谑的看着两人。

    “尉迟金?你也在这埋骨之地?”

    火音吃了一惊,但脸色马上冷了下来,道:“你再乱说,信不信我把你点燃了?”

    “哈哈,你这小子才二十不到的年龄,你怎么说也上百岁了,看来我的确说错了,抱歉,应该是老婆婆!”

    尉迟金猛然大笑不止,对火音的威胁丝毫不以为意。

    “好!数年不见,看来你的本事长进了!”

    火音脸色一寒,一道火焰在她手中呼啸而起,双手不断拉开,化作一柄赤红的剑,在空中舞动了几下,带出一道道红色剑气就斩了下来,身影也随之消失,一瞬间尉迟金的四周剑影闪动,空间直接被割裂出一道道伤口,不断破碎,化作火红色的晶尘消散。

    尉迟金脸色微变,却没有丝毫的惧意,冷哼一声,身体在原地化出道道残影来,双拳不断轰动,每一下都将对方的剑芒震退,短短几个呼吸就过了数十招,让人震惊的是,四周的丛林竟然丝毫无损。

    可见两人对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十分精微的程度,一丝一毫多余的力量也没有浪费,而且仅仅是互相之间的试探。毕竟埋骨之地神识无法分出分毫来,对一个人的实力无法看透,只能通过一些细微来进行判断。

    “够了!”

    尉迟金大喝一声,拳威赫赫之下,劲气好似镜光闪耀而起,将数道剑芒震入其中,一起破开。

    火音的身影一闪,落回原地,眼中神色狐疑不定。

    从刚才的试探上来看,两人都只是浅尝即止,实力高下难以判断。

    尉迟金道:“不用试了,你我实力应该相差无几,真的斗起来,那高空之上血神宫的破阵法肯定会有所察觉,到时候对谁都没有好处。”他的目光落在李云霄身上,冷冷道:“小子,老实说吧,血神子为什么要抓你?”

    李云霄摊了摊双手,无奈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得罪了他,那人心眼很小的。”

    “哼,少在我面前滑头,仅仅是得罪的话,哪里会弄出这么大动作,血神宫的所有武帝强者都出动了,而且在上空布下九阴昊元煞阵。当年血神子的师弟被人杀了,那凶手都没有这等待遇,你休想糊弄我。”

    尉迟金露出一丝冷笑来,讥讽道:“你不会是睡了他老婆吧?”

    “我靠!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龌蹉!”

    李云霄骂了起来,突然脸色古怪道:“当年杀了血神子师弟的人,该不会是你吧?否则你怎么会如此清楚?”

    “这个……,咳咳,当年之事不谈也罢。”

    尉迟金故作掩饰,但脸上却满是得色,一副就是我的模样,赞赞自喜道:“低调,低调。当年实力不行,我也是用了三招才杀了他师弟的。”

    李云霄无语道:“那你敢擒我去见血神子?”

    尉迟金大笑道:“当然不,我之所以找你,是因为我判定你身上一定有让血神子发狂的宝贝,否则以他的性子绝不会跟你区区一个毛头小子玩耍,而且那东西的价值之高定然在三件九阶玄器之上!”

    他话音落下,自己眼中都放出光芒来。

    火音心中一动,暗暗吃了一惊,心想道:那东西莫非就是变异之火系元素?价值能在三件九阶玄器之上,那该是何等的存在,也许比她体内的黄泉地狱火还要来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