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14章 地脉反震
    此刻,莫小川的双眸中渐渐迷离起来,开始失去神智,全身的肌肤变成一片通红,已经被那恶灵占据上风。

    “你,你杀了我,他也得死!”

    那恶灵突然开口说话了,被李云霄的金色大手抓的哀嚎不已,在这股力量下他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李云霄冷冷道:“今日不将你这个祸害除掉,他迟早会被你害死,只要你从他体内出来,我可以留你一线生机!”

    恶灵脸孔扭曲,依然挤出难看的笑容来,道:“哈哈,就凭你一句话就让我出来,我岂不是傻子了。在不能确保我安全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出来的。况且这人实力极强,我喜欢这种身体啊!”

    “那就没得商量了,我看你能熬的了多久,反正他现在神识已失,感觉不到痛苦,就让你多多担待,辛苦了!”

    李云霄双指一点,一道火焰闪过,就在恶灵身上烧了起来,痛的他惊恐的大叫,声音凄惨无比。

    李云霄冷笑道:“放心吧,我是不会烧死你的,你现在一半的身躯都化形出来了,被我抓在手中就别妄想逃回小川体内,慢慢享受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告诉我!”

    他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留下昏迷的莫小川和那哀嚎的恶灵,金色大手就这样凝在空中不化,死死掐住恶灵。

    李云霄的身影一下子来到一片高空之上,往下凝视而去,一股滔天的气焰散发出来,让人内心极为不舒服。

    血兽正在下方大地上慢慢行走,似乎对这无边无际的陌生地方感到了厌倦,身上煞气不断涌出。

    “好强的气息,这东西体内所蕴含的力量不在血神子之下,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

    李云霄双眸顿时化作血月,一道道异样的神光从眼眸中射出,往那血兽身上凝视而去,眼前的景象顿时渐渐变淡下来,血兽的身体在他双眸之中逐渐透明,体内结构开始一一呈现在他双眸内。

    “这……,这怎么回事?这东西难道是炼制出来的?”

    李云霄瞳孔骤缩,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来,他眼中所见景象,那血兽的身体内部竟然是一个个的阵法构成,不仅如此,还有大量的玄器器蕴镇入其中化为阵眼,其中两件器蕴之强竟然都是九阶!

    那构筑身体的主阵中央,一块拳头大小的土壤不断散发出点点土色星芒。

    “嗞!大地息壤?!”

    李云霄猛然一震,狂喜道:“哈哈,想不到大地息壤竟然在这东西体内,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吼!”

    在大地上行走的血兽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窥视它,猛然一声怒吼,身上的气息暴涨,竟然直接将李云霄的神识截断!

    “嗯?在界神碑内竟然可以断我神念,这……”

    李云霄一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来,冷笑道:“老子就不信,在这界神碑里你还能翻了天了,等我将你彻底打的魂飞魄散,那大地息壤和那些玄器就通通归我了!”

    他举起手来,凤凰在上空凝聚出来,随着他一指点下,化作漫天火海就烧了下去。

    “吼!”

    血兽眼中露出一丝的忌惮来,朝着天空大吼,空间也震颤不已,它张开大口,直接吐出一道青色光芒冲入空中,直接打入了火化凤凰的体内,猛然炸响!

    “砰!”

    以那光芒为中心,竟然射出万道雷霆,不仅将火凤打散,而且漫天的火海全部被破开,化做一片雷狱!

    “这……”

    李云霄彻底的傻眼了,只见那雷霆中心,竟是一柄小锤子,正是先前所见血兽体内的两件九阶玄器之一,上面布满各种花纹,不断闪烁,那锤子之上更是浮现出数个金色蝌蚪文来,闪耀不定!

    “咕噜!这九阶玄器……是什么时代的产物啊?!”

    李云霄在看到那几个金色蝌蚪文的时候,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之后整个人就彻底懵了,那锤子上的力量的确只有九阶不假,但却是自带雷之规则,而且这血兽似乎能够将其威力百分之百的发挥出来,竟然将李云霄控制的规则之力破开!

    那锤子在空中闪烁了几下后,收拢了所有的雷光,再次飞回到血兽体内。血兽一双空洞的眼睛,朝着李云霄望去。

    李云霄一下子呆滞在那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在界神碑中能够反抗他的力量还是第一次遇到。

    血兽盯着他看了一阵后,似乎也有所忌惮,转身继续朝着前方走去。也许是看到了有活人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先前那么暴戾了。

    李云霄身躯动了动,几次都想出手,还是忍了下来。

    从刚才那一击来看,这血兽似乎能够百分之百的运转体内那些玄器的力量,那里面可是有两件九阶玄器,十多件八阶玄器啊,还有那大地息壤,若是它也能控制随意的话,状态全开的跟自己干,搞不好就直接将一界之力打破,多时候破空遁去,那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李云霄第一次在界神碑中也产生了无力之感,第一次觉得超品玄器也不过如此,并没有自己原先想的那么牛逼。眼睁睁的看着血兽慢慢消失在自己视线内,他苦笑的摇了摇头,身影一闪便离开了碑内,出现在埋骨之地,将整个界神碑收入体内。

    “先把那东西养在里面,只要它不发狂就让它去,等哪天有足够把握镇压住它的时候再去解决它!”

    李云霄对那血兽开始心有忌惮起来,毕竟界神碑的力量有所欠缺,他也只能掌控一部分,跟能够完全掌控那锤子之力的血兽大战的话,结果不容乐观,无论是界神碑破损还是血兽逃走,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定了下心神,他开始观察起四周的情况来,整个埋骨之地以山林为主,延绵数万公里,在高空之上只能看到一片山林覆盖的地貌,而进入其中之后神识却无法展开,其中神秘异常,而且危险重重,绝大多数的武者都只敢在已经探明无危险的小范围内活动。

    “嗯,这山林之内肯定是蕴含巨大能量的,否则如此强大的封印神识之力不可能凭空而来,我且看看这地脉之内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手中寒光一闪,北天寒星剑浮现在手中,大喝一声就直接往大地之上刺去,剑身没入一半。

    随后李云霄双手不断挥诀,大量的诀印打入其中,那剑身上寒光照水,丝丝寒气流转出来,剑身开始不断变大,凌厉的剑气四下散去,将大地撕裂开来!

    他所处的山林中剑气之海浮现,草木尽数摧毁,各种鸟兽纷纷毙命,一时间地动山摇!

    北天寒星剑的剑身越来越大,并且往下沉去,一股凌烈的剑气不断往下延生,生生撕裂地层!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地层之内涌起,将他的剑芒尽数吞没,并且通过断层“轰隆隆”的反震上,长剑发出巨大龙吟,不断的颤抖。

    李云霄脸色瞬变,急忙手中灵诀一点,那宝剑倏然变回正常大小,落回他手里,一股惊天的力量从断层内冲天而起,好似火山喷发,余波之力也往四周扩散。

    李云霄当即身化雷霆,遁出数千米,冷冷观望,喃喃自语道:“果然是整个山脉下都被禁制了,当真是大手笔啊,就不知这禁制的核心在哪。”

    他一眼望去无穷无尽的山林,皱起眉头来。

    那一下惊天动地的撕裂大地,导致禁制反震,立即引起了所有人注意,全部骇然的朝那震荡之地望去。

    “天!什么人不知死活,竟然敢公然违抗红月城下的禁令,引动埋骨之地的上古大阵!”

    “这阵势之威多少年没有触动过了,我记得上一次还是五十年前,两名武帝强者在搏斗过程中无意中引动了禁制反震,立即被血神宫的高手击杀掉,这下不知又是谁要倒霉了!”

    “难道又是武帝争锋?对了,会不会是血神宫要找的人出现了,在拼死搏杀?”

    “嗯,有道理。走,一起去看看,说不定可以分得一杯羹!”

    数十道光芒在那地动山摇之后朝那方向飞驰而去,血神子静静的盘坐在万里高空之上,似乎在感应着什么,突然间就增开双目来,凝视着下方某处冲天而起的地脉禁制之力,脸上浮起一道怒气。

    “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身上煞气涌出,显得内心极为不平静,自语道:“这一下定然又要引得红月城不满,就怕他们派人出来处理,千万不能让那小子落在红月城之人手上。”

    他沉思了一阵,双眉促成一个大大的“川”字,苦思道:“血兽啊血兽,你到底在哪,那小子怎么可能藏的下这东西,况且我的天师巨氤尺也在血兽体内,为何一点感应都失去了,就好像完全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还有他先前明明是一个人,怎么又变成了两个人出来,最后好像又变成了一个人……”

    这所有的疑惑汇聚在一起,血神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