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11章 意外
    “宇长老你胡说什么,竟敢污蔑我!”

    曹亚星勃然大怒,想不到对方竟然真的直接拿他顶了出去。

    司马川恒脸上闪过一丝狐疑,冷冷道:“不管如何你都逃不掉失职之罪,具体情况等我先拿下此人再听你们辩解!”

    他抬起头来,目光中尽是冷厉之色,寒声道:“小子,今天任何人都救不了你了,我看你一身精血不错,正好拿去炼血兽!”

    李云霄冷冷相望,皱眉道:“血兽?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血神子呢?”

    司马川恒眉头一挑,冷冷道:“你认识我们宫主?”

    曹亚星忙道:“司马大人,这小子说是要来抢大地息壤。”

    司马川恒一愣,仿佛听见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在空中捧腹大笑不已,眼泪都掉下来了,道:“哈哈,哈哈,你要抢大地息壤?哈哈,一名一星武尊来我血神宫抢大地息壤,哈,哈哈~”

    李云霄嘴角浮现出冷笑之色,淡淡的看着他,道:“血神子在何处?”

    司马川恒的笑声曳然而止,讥讽道:“大地息壤的确在宫主手中,而此刻更是用来祭炼血兽,就在下方那血兽宫中,你若是有本事就下去抢。不过我可告诉你,此刻血神宫内所有的九天境强者都在其中,你若是有胆量倒是去啊。”

    他嘲讽的让出一条路来,还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脸戏谑的看着李云霄。

    曹亚星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想要说点什么,还是忍住了。以李云霄刚才表现出来的战力足可以和武帝一争了,但他可不敢现在上去触司马川恒的眉头,那不是自己找死嘛。

    他转过脸去看了宇长老一眼,对方也是和他一样的神色,想必也是想到了这点,等会动起手来,怕是司马川恒要吃点苦头了,这样也好,他们的失职之罪说不定就要轻些了。

    李云霄微微一笑,道:“多谢!”便真的飞驰而下,往司马川恒所指的血兽宫而去,头也不回。

    司马川恒呆呆的站在空中,突然一股怒火涌起,喝道:“狂妄无知,竟敢藐视我!”他一指点了下去,帝气破空,快速无比,想要直接将李云霄彻底打穿!

    “哼!”

    李云霄的身体在空中扭曲一下,就直接瞬移出去了,让司马川恒击落一空,顿时瞳孔骤缩,骇然失声道:“什么?瞬移?”

    他的身体猛然闪动,刹那间就追上了李云霄,抢先落在那血兽宫上空,一拳破空而来,怒喝道:“任你有惊天的本事,也没资格来血神宫撒野!”

    血兽宫中汇聚了所有武帝强者,正在紧锣密鼓的炼制血兽,若是这个关键时刻出了差错,就是他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帝气之威,镇压一切!

    李云霄所在的空间完全凝固起来,连瞬移也无法实现,而拳风破空压来,就要将他彻底轰成粉碎。

    突然人影一闪,郝连少皇从李云霄身后走了出来,讥笑道:“这种拳力,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武帝?少给武帝丢脸了,哥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帝一拳!”

    一股震人心魄的拳意在空中蔓延,仿若来自无尽时空,窥得那拳术大道,降临而来。

    “嗞!”

    远处的曹亚星等人,来不及思考怎么突然多了一个人,就惊得浑身发冷,连后退的胆气都没有了,仿佛在这拳威之下,任何的擅自动弹都会粉身碎骨一般。

    别说那些武帝,就是司马川恒也浑身大震,如同坠入冰窖之中,好似世界末日来到了一般。

    “轰隆隆!”

    司马川恒的拳劲瞬间崩溃,在空中瓦解开来,他的力量呈现出崩溃之势。

    “怎么可能!这股力量明明只有一星武帝而已啊,实力相当,怎么差别如此之大!”

    司马川恒脸色的肉在那拳威下剧烈颤抖起来,他运转全身的力量都难以抵挡,一种螳臂挡车的感觉涌上心头,而他便是那螳螂!

    “轰!”

    拳劲落下,司马川恒再也挡不住,整个人直接被砸进了血兽宫中,发出巨大震响。

    “吼!”

    “啊!不要啊!”

    一道妖兽的狂吼之声从那宫中传来,紧接着便听到司马川恒的惨叫之声,似乎已经挂了。

    李云霄瞳孔微缩,凝声道:“好强大的妖气,莫非是九阶妖兽?”

    郝连少皇也是沉声道:“这股力量似乎不单纯是妖气,让人十分的难受,就连我闻上一闻都觉得有些想吐。”

    下方那宫殿内传来各种各样惊怒不已的声音,似乎在司马川恒坠入之后,就乱成一团糟了。

    “不好,血兽控制不住了,大家后退,不要被它伤了!”

    一道冷厉的声音在底下响起,紧接着便看到数道血光冲了出来,整个血兽宫弥漫在一股血腥之下,猛然爆开。

    “轰隆隆!”

    爆炸波及极广,几乎将小半个血神宫都炸掉,一只恐怖的怪兽出现在众人面前,全身一片通红如血,仿若沸腾了,不断的冒着血泡泡,双眼之中是一片黑洞,张大嘴巴来,浓浓的血液一滴滴的掉在地上,直接腐蚀大片。

    “该死啊,哪里来的畜生,让努力前功尽弃!”

    远处一名全身通红的武者气的浑身燃烧起来了一般,他的身体竟然和那血兽一样,都仿佛是由血液直接凝成,此刻也不断的冒着泡泡,显然是被气的!

    “吼!”

    那血兽大吼一声,黑漆漆的眼神往四周一望后,就猛地朝着远处飞驰而去,竟是要逃走。而所逃的方向正是李云霄这边,它虽然智慧不高,但分辨强弱的能力还是有的,扫视一圈后立即发现李云霄这个方向的人最弱了。

    “不要让它逃了!”

    那全身通红的武者,身上那强大的气息散出,让场内所有人都为之一摄,就连那血兽也是露出惊恐和慌乱的神色来,更是加快了逃跑速度。

    李云霄神色一凛,那通红武者绝对就是血神子了,身上的那股强大的狂暴之意远在所有人之上。

    而那血兽竟也是强大如斯,气息似乎不弱于血神子。

    “吼!”

    血兽逃跑的速度极快,似乎发现前面有人,猛然大怒的吼一声,化作一道血光就要冲过去,无可匹敌。

    李云霄在那血兽的压力之下,感到一阵心惊胆寒,他猛然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来,界神碑瞬间就祭了出去,发出流光溢彩,澎湃的魂力在神碑四周蔓延,形成一道席井力。

    血兽猛然一惊,已经冲到了界神碑前,差点就要撞了上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云霄的那股魂力拖进了碑里,消失不见。

    “呼!”

    他猛然大呼口气,那一瞬间浑身都是冷汗,收取了血兽后,来不及分毫停留,直接将郝连少皇也收了回去,紧接着就一个瞬移跑到了百米开外,随后身化雷霆,迅速逃去。

    整个过程不过瞬间,从血兽消失的那一下起,血神子就愣愕了一下,随后看到李云霄早已跑到千米之外,这才反应过来,发狂的怒吼之下,直接化作一道血光就追了上去。

    血遁之术也是极其强大的遁术,加上血神子那惊天的修为,几个眨眼之下竟然就追近了上百米,让李云霄倍感压力。

    “你当真是找死啊,收了那血兽,引得如此强大的人物追杀,那血遁之术完全不在你的雷遁之下!”

    妖龙抱怨的声音传来,不满道:“刚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又开始胡乱搞了,你真是个煞笔!”

    不过它也仅仅是抱怨而已,反正有界神碑,打不过就一躲,只要不是武帝巅峰的过来,基本上不可能破开一界之力。

    李云霄大笑不已,道:“哈哈,抓那东西完全是个意外,不过我看它对着血神子十分重要,正好可以用来交换大地息壤。”

    妖龙冷哼道:“你有什么资格跟他进行交换,你觉得对方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李云霄淡然笑道:“机会都是人创造的,不跟你扯了,被他追上就真的麻烦了!”他猛地吞下几粒丹药,让那开始不济的力量得到增强,速度稍稍加快了一些,又跟血神子拉开了距离。

    远处血神宫之地,所有人都被那惊变震惊的目瞪口呆,足足寂静了几分钟。

    “咕噜!”

    一人猛地咽了口口水,艰难道:“我们要不要追?”

    “追?你怎么追?有宫主追去了,自然不用我们操心。”另一人冷哼,目光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来,道:“不过怎么无缘无故多了这么一个煞星?此人到底是谁?什么来头?”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瞥向了曹亚星和宇长老,两人都是浑身一震,冷汗淋漓而下,所有强者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了他们身上,那种感觉可不是普通的如芒在背,而是如芒成刺猬了!

    两人就是做梦也想不到事态竟然会转变为这种程度,血兽被人抢夺,论起罪来,两人就是死一千遍也不够。

    不过两人都是心智超高之辈,偷偷的目光对望了一眼,顿时交流了神色,心中大定起来,做好了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司马川恒身上的打算。

    死人,永远都是最好的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