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10章 破门
    “原来如此,这小子还是武尊修为呢,我看他一身锐气十足,体内精血肯定和养口,正好喂食我的血奴!”

    宇长老面孔扭曲了一笑,狞笑道:“曹长老,那我就不客气了。”

    曹亚星淡然道:“请便,不过他也有些手段的,宇长老千万别大意了。”

    “哈哈,多谢提醒!”

    宇长老哪里会在意这种提醒,大笑着一掌就朝李云霄抓了过去,道:“把一身精血都奉献给我吧,这是你莫大荣誉!”

    四周的武尊强者全都露出羡慕之色来,能够炼化一名武尊全身精血,也是难得的机遇,因为武尊对他们来说不是那么容易击杀的,对方打不过一心求逃的话,也很难杀死,但此刻所有人的神识都锁定了李云霄,他是插翅难飞了。

    李云霄无语道:“怎么你们血神宫的人都是一个德行,我的血你想要,那就拿去好了。”

    他双手中结出一个古怪的印记来,眉心处发出一声长鸣,凤凰神火显化而出,朝着那一脸兴趣飞来的宇长老烧了下去。

    “原来是控火者,好像还不是一般的火焰,果然有两下子。”

    宇长老双手飞快结印,一个扭曲的血色骷髅在身后形成,张开血盆大口就朝那火焰咬去,“我这血奴可以压制和吞噬一切元素,嘿嘿,你果然是它的大补品啊!”

    那血奴一口就将火凤吞了进去,整个身子就在空中凝滞住了几秒钟。

    “砰!”

    毫无悬念,血奴瞬间爆开,火凤双眸中隐隐闪烁着怒气,一下卷起漫天云彩,将天空烧的一片赤红,飞驰而下,所过之处全部是熊熊大火。

    “啊!”

    那宇长老痛苦的大叫一声,心神相修的血奴在这一刻彻底爆亡,完全的一干二净不复存在。

    血奴之死给他心神极大震颤,已经是心脉受损,他惊魂不定的露出惶恐之色来,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他的血奴几乎是不死不灭的存在的,只有自己还有一口精血就能复活它,可这次……,完完全全的消失了,感觉不到任何存在的气息,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凤凰烧了下来,他这才感到无比的危险,惊怒的吼道:“大家一起出手,杀了他!”

    其余之人也震惊在那爆炸之下,但听得宇长老高呼,纷纷二话不说就将各种绝招砸了出来,一时间血光冲天往李云霄身上围去。

    曹亚星也是内心掀起滔天巨浪,宇长老的血奴之强,就算是他对上,怕也要废尽功夫才能制胜,而李云霄轻描淡写之下就一击取胜,此刻面对十多名武尊的联手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你们也来尝尝我大风车的味道吧!”

    李云霄大笑起来,双手猛然一握,两股太古罡风呼啸散开,如同两个巨大的涡轮在他左右转动,往四周的武尊身上压去,漫天的血光逐一被吹扫开来。

    “什么?!”

    宇长老猛然高呼道:“他的元素之力太过古怪强大,大家别用精血,直接用领域叠加,震死他去!”他咬牙切齿,率先将领域之力散开,往李云霄身上镇压而去。

    武尊最为强大的手段便是八荒境领域,模拟规则,挡者披靡!

    宇长老的思路是十分正确的,这么多武尊之力叠加起来,即便是一星武帝也很难一下突破,只要镇压住李云霄几分甚至几秒钟,就足够彻底灭杀他。

    一下子满头精血全部被众人收了回去,各种领域之力不断延展,空气变得异常的凝重起来,似乎要凝固成铁通了,变得无比坚硬,随便活动一下筋骨都要好大气力。

    而李云霄所处的空间,更是因为层层叠加而导致扭曲起来,随时要忐忑掉!

    李云霄的脸色终于微变了,此刻空间给他的挤压之力,足有数座山岳之重,压得身体上泛起一道道明月神芒,他毕竟只有一星武尊,当所有人放弃武技,而采用这最笨拙的方式时,他反而显得难办起来。

    “哈哈,一力降十会!”

    于长老目光中露出大喜之色,激动道:“这光芒……难道是特殊体质?哈哈,赚了,赚大了,血奴损失了可以炼回来,这特殊体质可是万难一求啊,小子,你灭了我的血奴,那么就用你自己来做我的第二个血奴吧!”

    他取出一杆旗帜来,直接在空中挥洒开,和曹亚星的有所区别,但大体一样,漫天血海就朝李云霄涌去,要把他吞噬其中。

    李云霄目光渐渐冷了起来,寒声道:“陪你玩几下而已,还越来越有劲了。”他全身变作淡青的雷电,猛然化作一道电光飞驰而上,“砰!”的一声就破开血海,往高空而去。

    “什么?如此众多的领域叠加竟然困不住他!”

    曹亚星脸色大变,冷汗淋漓而下,想到自己先前还有施展出底牌来和对方一战的蠢念头,现在则是一阵后怕,他内心无比的沉重和想不通,对方到底是怎么修炼的?竟然这般****!

    “他……他要做什么?”

    曹亚星此刻凝目眺望,只见高空之上李云霄伸出右手来,界神碑徐徐飞出,在空中越来越大,化作一座小山,猛地域界之力张开,就朝着下方****而去,速度越来越快。

    众人皆是一片骇然,那界神碑上的三大域界之力全开,显化出异象来,三种颜色的光芒不断在碑的四周流转,层层浮现,碑身有如陨石****大地而去!

    “嗞!他难倒是要……!”

    曹亚星骇然往下望去,下方便是血神宫的护山大阵,他惊吼道:“不好,他要用此碑震开护山大阵!拦住他!”

    宇长老和一众高手在那域界之力的压制下已经是难以动弹,正在想办法脱困,猛然听得曹亚星之言,更是各个吓得魂飞魄散,哪里敢去拦截,纷纷燃烧自己的精血,在长空中爆出团团血雾,采用血遁之术逃开。

    有些跑的慢的,界神碑直接从身边碾压过去,立即被那无穷重力,还有风火之力化作无尽尘埃,没有任何痕迹留下。即便是相隔数十米远,也被那三道域界之力的叠加震的大口吐血。

    李云霄在进阶武尊之后,对界神碑的掌控再次提升,此刻即便面对一星武帝,也足有一战之力!

    “轰隆隆!”

    界神碑终于震在护山大阵之上,引得大地巨响,声达万里,远处所有武者全都临空飞起,远远的骇然相望。

    宇长老脸色铁青,双手都是冷汗,咬牙道:“曹长老,这就是你让我替你解决的难题吗?我看你这道题根本就是无解!”

    曹亚星淡淡道:“我不是叮嘱了宇长老要小心,他有底牌的嘛,怎么还这么不小心,折损了这么多宫门高手,怕是不好和血神子大人交代了。”

    宇长老怒道:“曹亚星,你也太不是人了!我好心助你,你竟然算计我!”

    曹亚星冷冷讥讽道:“助我?宇长老这无利不起早的人,若不是看他一身精血不错,你会助我?还是想办法等会如何跟血神子大人交代吧!”他目光中露出凝重之色来,沉声道:“这李云霄当真是不知死活,他再强也不过是武尊,若是惹出宫中九天境的大高手我看他如何收场!”

    宇长老脸色微变,露出古怪的神色盯着曹亚星,狞笑道:“曹长老,此人和你是旧识,偏偏如此凑巧,在所有大高手炼化血兽的时候前来踢门,我真是难以相信时间有这般巧事!”

    曹亚星脸色一变,煞气散出,寒声道:“宇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乱说话可是会死人的!”

    “哈哈,是不是乱说话可不由我说了算,就不知血神子大人是否相信世间有这般巧事呢?”

    宇长老露出快意的大笑来,看到曹亚星发白的脸孔,内心的阴郁之气一扫而空。

    “轰隆隆!”

    李云霄指挥着界神碑还在不断轰击那大阵,终于在一击后,整个山中传来类似于杯子破碎的声音,幻化出靡靡彩色,大阵之力渐渐消散。

    “大胆,该死啊!”

    血神宫中传来一声怒吼,一道血影腾空而起,瞬间飞至天空,一拳猛地轰出,拳劲击破层层空气,打的整个天空都震颤起来,轰在界神碑上,顿时三道域界之力被震的溃散开来,碑身上光芒转动不停。

    李云霄猛然心神一震,一口热血涌入喉咙,被他咽了下去,随手将界神碑召回,目光凝视下方。

    武帝一拳,虽然用界神碑接了下来,却让他瞬间受伤了。

    那名武帝强者瞳孔骤缩,冷冷道:“九阶玄器?”随后目光落在李云霄身上,顿时浮现出愕然,神识急忙散开,在四周探寻起来,在确定再无人后,脸色变得阴沉无比,寒声道:“宇长老,今日你负责守护之事,竟然让一名一星武尊把护山大阵破开,而你站在一旁观看?”

    宇长老浑身一震,顿时感到一股寒意从背脊骨上涌出,急忙站了出来,道:“禀司马大人,此人乃是曹长老的旧时,故而防范不及,被他击杀了不少长老团成员,就连我也在大意之下受了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