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09章 大风车
    血旗在空中迎风招展,曹亚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道:“你这副不咸不淡的死脸,和须弥山内的时候一模一样,让我看的很讨厌呢。今天总算可以把他踩扁了,了我心事。”

    李云霄大笑道:“哈哈,看来你的心事很重呢。”

    曹亚星冷笑道:“不得不佩服你的淡定,把你炼入我这血旗之中,想必能够威力大增。在我通往巅峰的路上,你能够成为一块垫脚石,此生也应该无憾了。”

    他双手飞速掐诀,“砰”的一声在血旗中炸响,一尊血奴从那漫天的血海中缓缓现出身形,脸孔狰狞,双目中是一片漆黑空洞,身上的气息竟然直接攀升到了一星武尊!

    “我这血奴不错吧?和你一般无二的修为,能否吃掉你呢?我很期待哦。”

    曹亚星一脸的得色,就好像是猫戏老鼠那种的惬意,他手一点,那血奴便飞快的咆哮而上,除了没有领域之力外,攻击是货真价实的八荒境强度!

    “轰!”

    那血奴一拳击在空中,一团血伪接爆开,李云霄轻身一闪,整个身体幻化出道道残影,直接临空闪开,不住往后退去。

    李云霄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高声道:“你现在也是武尊强者,不再是喽啰小朋友了,怎么还喜欢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拿出点大人的样子来吧。”他举起手来,拳头化作青色的雷电,猛然轰击下去。

    “砰!”

    一道雷电之力打入血奴体内,直接爆开,顿时炸飞了半个身子,在血海中哀嚎不已,但很快又复原了过来,似乎这周边的血海世界可以供给无穷无尽的力量。

    曹亚星脸色一变,闪过一丝警惕,雷电之力正是他这种血功的克星之一,“难怪你有恃无恐,原来竟是掌握有雷霆之力,但两人实力相差甚远,再如何克制也是螳臂挡车,若是你觉得这招不过瘾的话,那试试这下如何!”

    他轻喝一声,双手飞舞,“砰砰砰”的响声,血海之中爆出一团团的血雾,凝成一个个的血奴出来,足足有九个之多,每个都是武尊级别存在!

    十名武尊级别的血奴大吼着将李云霄团团围住,气息之强,压得李云霄的皮肤上都开始慢慢呈血红之色。

    李云霄嘴角浮现出一丝讥笑来,道:“真是没长进,太让我失望了。”他额上天目顿开,一股罡风之力吹出,被控制在手掌之中,慢慢旋转,一道龙卷倏然形成,越来越大。

    晋级武尊之后,李云霄对于这些元素之力掌控也更强,罡风在他手中呼啸而起,不断朝四面八方吹开,他五指虚抓,那龙卷倏然被压制了风眼,高度一下子急剧收缩下来,如同水面的漩涡往平面上四散,好似利刃割裂着层层空间。

    “试一试我新发明的招式——大风车!”

    李云霄大笑一声,手中风眼处的声音越来越刺耳,如同泡沫划过玻璃一样让人难受,曹亚星耳膜刺痛,但更让他骇然的是,那罡风所过之处,全被无情的割裂开来,十名武尊级别的血奴,还未来得及出手就一个个身体斩的四崩五裂,而风力不止,越刮越大,整个血海都开始变得不稳起来。

    “该死啊!”

    曹亚星内心涌起一阵怒火,在须弥山的时候一直被李云霄压制着,现在自己神一般的速度晋级到了武尊巅峰,当年的那些小伙伴应该是随意揉捏才对,却依然被对方玩耍似的压制,让他心火不断燃烧!

    “旌旗十万斩阎罗!”

    曹亚星飞身而起,猛然一把抓过天空中招展的血神旗,化旗为刀,往李云霄身上斩了下去,在这个澎湃的力量下,血海刹那间分开成两半,汹涌不已。

    “哼,我没兴趣跟你玩了,因为你已经失去资格了!”

    李云霄目光一寒,双指轻点,两柄北天寒星剑飞射而出,在空中凝成双剑图阵,刹那间剑气纵横,所过之处一片清清朗朗,没有半点污秽,剑势如虹,斩在血旗之上,迸发出道道灵压,如同蛛网一样不满天空。

    “嗞!怎么回事?!”

    曹亚星心中大震,眼里尽是骇然之色,他的血神旗在剑威之下开始出现裂痕,一粒粒的精血化成珠子从里面消散开来,而对方的剑气不仅没有消散痕迹,反而越来越强的震入旗内,要将它彻底摧毁。

    “该死,没道理啊!”

    曹亚星猛一咬牙,全部力量灌入旗内,顿时血色光芒大涨,将一道道的剑气震出,但已是十分勉强,这血神旗和他心神想修,若是损毁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他急忙拼尽全力震开剑图之阵,连连后退数百米。

    漫天血光也在曹亚星败退之际,尽数收回了血神旗内,恢复一片朗朗乾坤。

    曹亚星脸色发白,手中那旗帜上的颜色变得十分惨淡,而且裂出大量的龟纹来,已经被损毁了,他咬牙道:“你这是什么玄器?别告诉我是两件九阶玄器!”

    他内心嫉妒的要命,这两柄宝剑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这还不是李云霄从须弥山内取出来的,加上须弥山中的那些,天啊,这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宝贝!

    李云霄淡淡一笑,道:“我记得在须弥山内你也得到了一柄不错的剑,怎么,难道上交组织了?不可能吧,我看你可不是那种大公无私的人。”

    曹亚星脸色一变,当日须弥山内的数宝,除了李云霄一人拿了大头外,罗青云抢了一干长枪,徐青得了一面宝镜,而他正是夺了一柄利剑,此事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只是自己一人默默的炼化,如今已是他的最大底牌。

    但此刻他却犹豫不决,在血神宫上空****自己的底牌绝对是不智之举,而且从空那双剑剑图来看,自己即便使出利剑来,也未必压制的住李云霄,况且此人一向诡计多端,底牌众多,须弥山内的那些手段可一个都还未见他使出来。

    曹亚星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无力之感,原本以为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年轻一辈中佼佼者,那些久负盛名的年轻强者他也不放在眼中,但发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李云霄,都让他彻底没辙了,往日的那种傲气一下子烟消云散。

    “哼,果然有点名堂,只是你今日得罪的是血神宫,不是我,我没理由跟你在这死拼硬拼,自然有人会来收拾你!”

    他冷静下来后,将血神旗收了起来,抱兄而立,“那大地息壤告诉你也无妨,正在家师手血神子手中,有本事你倒是去抢啊!”

    “哦?你会这么好心?”

    李云霄眉头微微一皱,看曹亚星的样子并不像是说谎,淡淡问道:“就不知那血神子是什么实力?”

    曹亚星不屑的讥讽道:“你还真的想去?告知你也无妨,家师在五年前就已经是五星武帝的强者,这几年闭关不出,现在许久没有人谈论他的修为了,我看没有七八星也之上有六星程度。你真的想从一名六星武帝手里抢夺宝贝?”

    “嗯,六七星的程度啊,的确有些麻烦。”

    李云霄沉吟了起来,如今他身上最强的战力当之无愧是莫小川,但即便是莫小川也才四星而已,哪怕逆天也最多挑战五星存在。武帝之间每一层的差距更是天渊之别,在宋月扬城,莫小川和郝连少皇联手之下都非须丹荷敌手,而须丹荷也不过是五星巅峰而已。

    “哼,不知天高地厚,你的麻烦来了,做好葬身血神宫的准备吧!”

    曹亚星冷冷笑道,只见下方护山大阵一开,十多道人影腾飞而起,所有神识全都落在李云霄身上,来人一个个身上煞气滔天,污秽无比,更是凶神恶煞的模样,丑陋无比。

    李云霄惊道:“亚星兄,我原本一直觉得你丑,想不到你在门内竟然还是美男子,难怪你一直待在血神宫这种污秽之地,原来是可以找到相貌上的自信。”

    血神宫内的功法集天下污秽,不仅扭曲人的心灵,更是连**也一起扭曲了。

    曹亚星咬牙怒道:“李云霄,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自信和淡定,让我看的很讨厌,很恼火,我真的很想很想拿鞋底踩在你这种死脸上!”

    对方那种傲视群雄的勇气,临危不乱的智谋,以及风轻云淡的气度,无一不是他所想追求的,这些原本应该属于他自己的气质,却出现在对手的身上,让他无比恼怒和愤恨。

    “曹长老,这人是谁?你们认识?”

    那数十人中,一名同样武尊巅峰的强皱眉问道,眼孔中煞气毕露。

    曹亚星冷哼一声,道:“谈不上认识,只不过知道名字而已,还劳烦宇长老帮忙处理了。”

    “哦?以曹长老的实力,这点小事也要我动手?”于长老脸色露出狐疑之色,显然也并非蠢笨之辈。

    曹亚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此人虽然只有一星武尊的修为,但有些底牌,比较扎手。而且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是故人了,不忍他葬身此地,但他擅闯我血神宫,违反规矩,又是必死无疑,真叫我为难啊。还望宇长老和诸位长老团成员解我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