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07章 作料
    血神宫一人露出狞笑来,张开大嘴,一条血色的舌头伸了出去,竟然无限伸长,直接到了李云霄的脸孔前,不断摆动,怪笑道:“桀桀,这小白脸看起来似乎味道很好呢,扒皮可惜了,不如加点作料让我滋补一下。”

    众人都是看的心中一阵发毛,暗想血神宫果然恐怖古怪,这些修炼法门都把人练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哈哈,随大人喜欢,要不我让人去厨房打点酱油来!”

    夏侯剑也****的大笑起来。

    李云霄眉头一皱,目光之中渐渐如霜寒罩,冷冷道:“打酱油太麻烦了,我给你加点其它的吧。”

    他此刻全身都被那大手握住,额头上天目一开,一道恐怖的闪电直接击出,正是吸收和炼化了的天劫之雷!

    “啪!”

    “啊!”

    毫无征兆,雷电直接轰在那长长的舌头上,顿时直接砸断掉了,大量的血雾喷出,血神宫那人痛的张大嘴巴连连吼叫起来!

    那长长的舌头掉落在地上,直接化作一滩脓血。

    “啊,啊!该死啊!”

    那断了舌头的血神宫之人,满口都是鲜血,手中的血掌猛然一抓,就要将李云霄彻底捏成粉末。

    他的精血之中不仅有剧毒,而且蕴含了极强的腐蚀之力,元气灌入之下,普通武尊怕是早就化作脓血了。

    “什么?!”

    他眼珠子凸了出来,无论他如何用力,一团团的血影在李云霄四周爆开,那少年都完全无视,依然是一幅淡漠冰冷之色,讥诮的望着他,似乎在看戏一般。

    “你到底是什么人?”

    血神宫之人猛然意识到有问题,两人对视一眼,都是看的对方眼里的惊愕。但他们并没有慌张,只要两人联手,武帝之下很难找到对手。

    断舌之人沉声道:“联手速杀!”他左手一个诀印打出,喝道:“血爆!”

    那巨大的血手猛然收缩压制起来,将天地间的灵气不断吸入其内,倏然爆开!

    一下之后也没停手,而是取出放血刺刃,化身一道血影冲了上去。

    另外那名血神宫之人也毫不滞留,同样是影子闪动之下,尾随而上。

    李云霄身上泛起一道金色光芒,正是不灭金身,其中还闪烁着明月神光,两种体质在洛云裳的九阳神体辉映下,竟然结合到了一起,成为现在这种金色肌肤,透射白光的异常状态。

    那血手爆开之后,根本无法伤他分毫。

    他目光冷冷望着两道血影,身体渐渐化作雷霆,彷如雷神降世,一只不断变大的手掌临空就拍了下去,掌力所过之处,全是一片“噼啪”的电弧闪动。

    “嗞!这……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那雷霆之威,震慑在每个人心里,仿若天威,不寒而栗!

    “什么?!”

    两名血神宫之人也是大骇,血光直接显化出人影来,领域之力也扩散到最大,要防御住那雷霆一掌!

    “没有的,就让这雷霆洗涤你们污秽的身躯吧!”

    李云霄冷然道,雷掌落下,瞬间将两名血神宫之人吞噬进去。

    “轰!”

    巨大的雷霆能量震开,夏侯家固若金汤的府库瞬间被炸的灰飞烟灭,露出一片晴朗的天空来。

    其余之人不少也在那雷霆巨震之下受伤,一个个惊骇无比的望着天空中那冷峻的少年,不知从哪里出来这么一个煞神,出手这般凌厉!

    “噗!”

    两名血神宫之人皆是重伤摔在地上,吐血不止,两人同样是无比骇然,他们可都是九星武尊的存在啊,若是没有武尊巅峰的力量,不可能战胜他们。就算是武尊巅峰,也不至于这般轻易一击取胜。

    “这个作料还合你们胃口不?”

    李云霄开口说道,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片漠视苍生的神态,让两人俱是心中大惊不已。

    其中一人挣扎道:“我们可是血神宫的人,你真敢对我们动手,你可要考虑清楚啊!若是现在将那九阶玄器交出来,然后就此离去,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李云霄眉头一皱,冷冷道:“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那我岂不是白打了你们一顿?你意思是让我再打一顿你们才能当做有事发生了对吧?”

    “嗞!不是不是的,住手!”

    那人吓了一跳,连忙道:“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你……”

    “轰!”

    李云霄懒得跟他废话,眉心中天劫之雷轰出,直接震入那人体内爆炸开来,当场炸的粉身碎骨,不复存在,“我讨厌和蠢人说话。”

    “嗞!”

    所有人都是倒吸口冷气,浑身发寒,都是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这人真的把血神宫的人杀了,如此轻描淡写,如此肆无忌惮的……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们无冤无仇……”

    另外那名血神宫之人也怕了,吓得浑身哆嗦起来,平时嚣张惯了,很难接受这种角色反转。

    “无冤无仇?本来是的,但你们对我出手的那一刻起,就不是无冤无仇了。”

    李云霄竖立一个指头摇晃起来,道:“我且问你,你们血神宫是不是有一块大地息壤?”

    “什么?”

    那名弟子脸色大变,惊道:“你……你竟然想打那东西的主意?”

    李云霄眯着眼睛笑道:“这么说来,那就是有了哦?”

    那名血神宫弟子突然间猛地大笑起来,道:“哈哈,你竟然想打大地息壤的主意!告诉你吧,血神宫的确是有一块,但你能得到吗?此物不知多少强者起过主意,却无一得逞,就连红月城也派人索求过,宫主大人都未曾给出,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有这般非分之想,哈哈,笑死人了!”

    李云霄冷冷道:“笑死人了?那就去死吧。”他眉心中再次一道劫雷射出,“轰”的一声将另外那名血神宫弟子也炸成了粉碎。

    他本也不是乱杀无辜之辈,只不过血神宫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里面的人一个个充满邪气,全是些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死了也无所谓。

    这一下所有人都彻底呆滞住了,没人敢吭声,一个个两颊流下冷汗来,瞬间灭杀九星武尊,眼前这人修为深不可测,即便不是武帝怕也差不多了。

    其实李云霄的实力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恐怖,只不过那两名血神宫之人和夏侯城斗完后本就消耗极大,加上李云霄施展的雷霆之力,本就是世间一下邪法的克星,有着成倍威力的效果,用来对付祭血类的功法再好不过了。

    “你,你,你不要过,过来!”

    夏侯剑此刻已经吓得站都站不稳了,全身都哆嗦的厉害,猛地掏出那块血神令拿在不断颤抖的手里,哆嗦道:“这,这可是真,真的血神令,你,你可以仔细看看,绝不是假的,真,真的血神令牌啊!”

    在他思维里,是不会有人敢杀血神宫的人的,即便铁铮铮的事实出现在眼前,还是难以接受,以为李云霄不相信他们的身份。

    “嗯嗯,知道啦!”

    李云霄一把取过那令牌,直接在手里揉成一块废铁如垃圾般扔了出去,道:“我不会杀你的啦,放宽心,我正要去血神宫一趟,你就给我带路吧。”

    他一把抓住夏侯剑,就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夏侯家。

    所有人全都目目相觑,从开始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若不是看着夏侯家在那雷霆之力下变成了半个废墟,实在是让他们难以相信。

    祖家和长孙家之人再也不敢停留,急忙飞身朝着家族方向而去。

    夏侯城强行撑起身体来,急切道:“二弟,你赶紧收拾准备一切,等老爷子回来后就立即离开!扶风城已经不是我们能待的地方了,必须另寻他处重新扎根!”

    夏侯业也立即反应了过来,此事一出,血神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只是偌大的一个家业,甚至上万人口,哪里是说走就能走的,但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分批逃离。

    他望着一片空荡荡,早已不复存在的府库,内心一阵抽搐,多少年的积蓄啊,说没就没了。他百分之百肯定府库是被李云霄搬空了,但哪里有胆量和实力去找人家讨要。

    就是李云霄到底如何出现在府库内,他现在也一直想不明白。以及那九阶玉碑是如何被收走的,那可是老爷子也无法收取的宝物啊,难道他的修为比老爷子还高?

    再想到李云霄走前的问话,更是冷汗淋漓而下,那小子不会真的去血神宫讨要大地息壤去了吧?他到底是什么人啊,难道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夏侯业内心一片凌乱,由于自己的一时贪心,竟然引来如此大祸,他已经无暇想太多了,此刻能保命,保住夏侯家的血统就已经万幸了,他扔下夏侯城一人独自疗伤,急忙召集和处理家族之事去。

    幸好他在管理方面也是好手,很快就有条不紊的处理起来。等夏侯元明回来后,便汇报了所有情况。

    翌日,在扶风城盛极一时的夏侯家,以超低的价格向万宝楼变卖了所有产业,在短短的三天之内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