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06章 府库
    祖家和长孙家之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愿动手,原本夏侯剑在他们眼里就是跳梁小丑一个,现在竟然想来指挥自己,当然不肯,但血神宫的令牌在他手上,也不敢公然违抗,一个个站在那目光冰冷,不少人更是扭过头去,不吭声。

    夏侯剑冷笑道:“你们今日已经对夏侯家动手了,以为现在不动夏侯家就会放过你们吗?这四周至少埋伏了上百人,你们不动手就得死!”

    众人眉头一皱,果然大片的破空之声纷纷响起,四面八方冲出大批武者来,一个个朝两家之人飞袭而来。

    两家之人都是心中发苦,一片无奈之色,既然血神宫已经插手,他们此行已经不可能会有收获了,这种情况下早就想退,被夏侯家人围攻下,只能出手应付,但斗志全无。

    庭院之中很快乱成一团,这两家人派来的也都是精英,联合起来实力在夏侯家人之上,只是这个时候了谁也不肯做螳螂,让血神宫这个黄雀得利,只是稍稍应付,打的虽乱,却不激烈。

    夏侯业的精力则一直在关注着夏侯城和两名血神宫的高手过招,三人都是九星武尊,在血神宫那诡异的祭血之法下,夏侯城苦苦支撑,却依然节节败退,渐落下风。

    这个程度的战斗,九星武尊之下卷入进去怕是当场就灰飞烟灭了,夏侯业看的心中大急,连连喊道:“大哥,别斗了,那玉碑给他们便是!”

    夏侯城的身影在血光中不断闪烁,喝道:“二弟,爹一直说我天真,现在天真的可是你啊。就算交出玉碑,他们又能放过我们吗?”

    “桀桀,挺有觉悟的啊!违抗血神宫令,私自带宝物出来,就是死路一条!”

    一名血神宫人狞笑道,手中一柄放血刺刃倏然一分为二,乘其不备破开夏侯城的防御,一根刺刃更是直接x入了他肩头。

    夏侯城猛然刺痛,只觉得肩膀上一麻,他狂怒的顶着剑刃入体,反而欺身上前,一掌便朝那人额头上拍下,大股的鲜血从肩膀上飙射出来。

    对方大惊,想不到夏侯城竟然如此勇猛,躲避不及,掌风落下,猛然一咬牙,身体倏然爆裂开来,化出打团的血雾,让对方一掌直接落了空。

    夏侯城眉头一皱,此刻另外一人飞攻而上,他急忙临空退去,同时一把抓住肩头上的血刃拔了出来,顿时带出大片血肉,露出森森白骨,更让他震怒的是,那大片血肉上变得一片漆黑,竟有剧毒。

    那化作血萎人转身又凝成人形,只不过元气大伤,脸色苍白的退在一旁休息,冷眼观望。

    另外那人脸上露出冷笑之色,见夏侯城已经中毒,也就不急着进攻了,只是在那耗着,让对方体内的毒血加速发作。

    夏侯业看的大悲不已,大声道:“你们要如何才能放过我夏侯家?玉碑给你们,我的命也给你们,难道还不够?”

    血神宫之人冷笑道:“当然不够,违抗了血神令,就要做好从大陆上除名的准备!”

    夏侯业悲愤不已,抽出宝剑就冲了上来,剑芒扫过一片,但哪里是血神宫之人敌手,那名观战之人冷笑之下,身体一动,就徒手抓住那宝剑,“砰”的应声而断。

    断口处发出腐蚀的气息和一股血腥味来,此人身上带的毒竟如此之重,夏侯业呆滞了一下,就看到一双血色大手朝自己抓下。

    “二弟!”

    夏侯城惊呼一声,急忙震开身边纠缠之人,飞身过来营救,那血神宫之人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来,掌势在空中一凝,立即变换了方向,往夏侯城身上拍落,竟是声东击西!

    夏侯城一惊,就在血掌落下之时,身后之人身上的气息暴涨,同样一招凌厉至极的招式攻来。

    两大绝招之下,夏侯城本就元力不支,心中一阵慌乱,急忙提升最大力量防御抵挡,但不过瞬间,他的防御之力便被破开,两道霸道至极的力量冲入体内,震碎他全身经脉,整个人喷出一大口血便震飞了出去。

    “呼,棘手的东西终于解决了!”

    两人中的一位猛然伸出手去,在空中浮现出一只巨大的血手化影,临空抓下,将那彻底失去了战力的夏侯城抓住上半身提了起来,目光一扫四周,冷冷道:“都住手。”

    这一下所有夏侯家的人都惊骇的停了下来,不敢擅动。

    “哈哈,爹,跟血神宫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夏侯剑大笑着上了上来,道:“这府库的禁制之法,还请爹交出来吧。”

    夏侯城微弱的睁开了双眼,无力的骂道:“畜生!老子真恨当初图一时爽快,没把你射在墙上!”

    “哈哈,老东西嘴还真硬!”

    血神宫之人临空化出的血色大手用力一抓,夏侯城顿时吐出一大口血来,其中还参杂着大量内脏碎末,气息瞬间消弱下去。

    “别杀他!”

    夏侯剑猛然惊道:“若是他死了,这禁制之法就只有老爷子知道了!”

    他眼中露出一丝狠色来,寒声道:“夏侯城,既然你不当我是儿子,那我也就不当你是爹了!我知道你英雄好汉,了不起,但夏侯家的人是不是都跟你一样是英雄好汉呢?这里聚集了夏侯家几乎所有的精锐,你不会想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你面前吧?还有你的二弟夏侯业,你也不想让他活了吗?”

    “休想拿我威胁大哥!”

    夏侯业悲愤的举起断剑就要自刎。

    “蝼蚁之生死,岂能由的了你!”

    血神宫之人轻轻屈指一弹,便将他手中断剑打落,随后又是一只大手显化出来,将夏侯业也抓在空中。

    “好,好,我说!”

    夏侯城惨然说道,他自知今日已无法幸免,怎能看着家族精锐和手足就此消亡,将禁制之法交出。

    血神宫之人默记后,便开始施展出一个个的灵诀来,府库前的禁制如镜面般破裂,尽数解开。

    “哈哈,果然识趣,等我们取得九阶玄器,再来好好商量下怎么处置你们这些蝼蚁!”

    血神宫之人大笑,一把将府库大门踢开,正大喜时,突然一股气息从里面传了出来,澎湃如海,便随有异光闪动,那种异样的感觉正是领域之力。

    “怎么回事?这是……晋级武尊?”

    众人都是一惊,急忙冲了进去,眼前的景象顿时让所有人愕然,随即震惊和暴怒之情尽数浮现在血神宫两人脸上,其中一人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整个府库之中空荡荡一片,一块元石都没有见到,只有一名少年盘坐而坐,身上散发出八荒境的气息来,显示是刚进阶到武尊不久。

    李云霄睁开双眼来,对所有人都熟视无睹,微笑着自语道:“总算恢复了八荒境修为,有点力量的感觉了。”

    夏侯剑也是一头雾水,惊怒道:“你是何人?怎么会在这里?”

    李云霄笑道:“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你信不?”

    夏侯剑脸色阴沉如水,寒声道:“果然不老实啊,看来得让你老实老实了!这府库内的宝物呢?”

    李云霄摸了摸脑勺,不好意思道:“虽然这里宝物的品阶都不高,但也不能这般不爱惜,扔的到处都是,我也是好心,已经帮你们收捡起来了。”

    “你……!盗贼,竟敢偷我夏侯家之物,该死!”

    夏侯剑忙道:“两位大人,那九阶玄器一定是这小子偷去了!”李云霄身上浮现出的气息是八荒境武尊,远在他之上,所以自己不敢动手。

    “哦?你们这府库建筑的如此严密,禁制也非同一般,他是怎么进来的?”

    血神宫一人将夏侯城和夏侯业都扔了出去,摔在地上震得大口血吐出来,夏侯业悲戚的跑上前给夏侯城疗伤,眼泪忍不住掉落下来。

    夏侯城强挺着重伤的身体,惊骇的看着李云霄,他也实在想不通此人到底是如何进来的!

    李云霄苦笑道:“这年头,说实话都以为你说的是假话,你说假话嘛,人家以为你说的是笑话,只有你说笑话的时候,才会被人当做是真话。”

    血神宫一人冷冷道:“小子还挺幽默的,不过我讨厌滑头不老实的人。”他抬起手来临空一抓,如同先前一样一只血凝的大手浮现在空中,猛然一把抓了下去,直接握住李云霄的上半身,将他提到了空中。

    李云霄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瞳孔微缩,惊道:“这功法……莫非你们是血神宫的人?这里是血神宫?”

    夏侯剑冷笑道:“哈哈,现在才认出我们的身份,想求饶?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李云霄答非所问的说道:“这么说这里是东域了?血神宫好像也算是排的上号的门派吧,怎么宝库中只有这么微薄的一点东西,好像很清贫啊!”

    夏侯剑怒道:“该死!拿了我夏侯家所有的宝物,竟然还嫌寒酸了,两位大人,直接扒了他皮审问吧!”

    他怒的不是李云霄拿光了所有东西,而是竟然说他家穷!

    夏侯家怎么也算是扶风城三大家族之一,被他说的家徒四壁似的,让他脸上羞怒,倍感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