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05章 血神宫弟子
    “哈哈,好,说的好!”

    祖欢水大笑之后,脸色渐渐冷了下来,道:“元明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夏侯元明冷冷笑道:“埋骨之地得到一块玉碑有什么奇怪的?那里经常会有宝物出世,况且不过就是一块普通货罢了,若是你们喜欢,我改天让打造七块八块的给你们,上面还可以刻名字。”

    “哼,元明兄,你就不要偷换概念了。若是再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们不念多年交情!”

    祖欢水寒声道,身上的气息隐隐散发出来,也同样是武帝之身。

    夏侯元明冷冷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有交情了,要战就战,莫非夏侯家怕了你们不成!”

    “好,既然元明兄执意求死,我怎能不成全!还在洞房内苦等的嫂夫人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的,勿念!”

    祖欢水脸色一沉,手中倏然弹出一把战刀来,二话不说就斩了过去,刀芒所过,庭院内的一切都直接裂开,各路宾客虽非普通人,但这等武帝之间的对决,他们早已吓得躲远,深怕殃及池鱼。

    “该死!有种出去一斗!”

    夏侯元明手中抖出一柄剑来迎了上去,两兵相撞之下,刀芒剑气扩散开来,直接将整个宴席尽速斩碎。

    夏侯元明大怒,直接腾空飞起,怒道:“要战的就来!”

    “好,今日我二人便领教一下元明兄的高招!乐铭兄,一起上!”

    祖欢水也不怕被人非议,直接喊上帮手,两人一起追着夏侯元明而去,眨眼就消失在天际。

    武帝强者若是放开手脚来战,别说夏侯家,就是半个扶风城估计都得完蛋,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结果。

    随着三名武帝腾空离去,夏侯业猛然怒道:“夏侯剑,你这个畜生,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他猛地一掌就拍了过去。

    夏侯剑脸色一变,猛然朝后躲去,对那剩下十余名祖家及长孙之人连连呼救起来。

    那十余人一个个冷冷的望着他,露出无比的讥樊色,这种连自己家族亲人都可以出卖的,就算是敌人也根本看不起。其中一人高声道:“族长先前曾言,若是夏侯家有内斗或者清理门户之事,让我们千万不要插手。”

    夏侯剑脸色微变,突然露出一丝冷讽的笑容来,寒声道:“你们这两家果然是靠不住啊,幸好我投靠的并不是你们这些渣渣世家!”

    众人一听,都是眉头微微一皱,露出不解之色来。

    夏侯剑猛地从身上取出一块令牌,高声道:“我现在乃是血神宫之人,你们谁敢动我?!”

    “什么?血神令?!”

    夏侯业当场呆在了那,这一下就连祖家和业家之人也彻底呆滞住了,血神宫在他们这一块威能极大,根本不敢惹。

    “哈哈,哈哈!”

    夏侯剑狂笑起来,寒声道:“二叔,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杀了我,也就是杀了血神宫的弟子,夏侯家不想再存在了吗?”

    他得意的走上前去,绕过目瞪口呆的夏侯业,照着先前开口说不插手夏侯家之事的那名男子狠狠踢了过去,狠声道:“呆逼,你不是很嚣张吗?嚣张,嚣张,我让你嚣张!”

    一阵拳打脚踢,直接把男子打的半死,对方竟然也不敢还一下手,其余之人也都是呆呆的看着,也不知是忘了帮忙还是不敢。

    “我呸!还在我面前装逼,你们以为我真信得过你们祖家和长孙家?”

    夏侯剑狞笑不已,道:“让你们来,也不过是让你们打头阵,毕竟武帝强者要对付起来还是比较麻烦的。现在你们两家临时被我征用了,听从我的指挥!”

    “凭什么?”

    终于有人不服,怒目而视。

    夏侯剑目光中射出道道杀气来,手中寒光一闪,就多了一柄剑直接斩了过去。

    那名武者冷哼一声,对夏侯剑的修为表示不屑,随手一抓一下,那道剑芒就彻底湮灭掉,但也仅仅如此,在知道了对方血神宫的身份后,这些人的确心有忌惮,不敢动手。

    “好哇,敢动我,将那人给我杀了!”

    夏侯剑突然怒喝一声,也不知是在跟谁发号司令,空气中突然晃动一下,就看见数道血光一闪,先前那名武者直接惨叫一声,身体就从原地抛飞了起来,再次落下时候,竟然全身血液被吸空,变成了一具干尸!

    “嗞!”

    这一下直接将所有人都震慑住了,就连夏侯剑自己也吓了一跳,当看清身前突然多了两人,一身的黑衣,脸上都是一片残忍的狞笑,这才定了定神,急忙上前道:“有劳两位大人了!”

    “嘿嘿,上面派我们来助你取那九阶玄器,一切都以你为主,不用如此客气!”

    左边那名黑衣人冷冷的笑道。

    夏侯剑顿时感到一股底气涌了上来,大笑着昂起头,目光一扫祖家和长孙家之人,狞笑道:“我刚才说临时征调你们,现在可否有意见?”

    众人都是恨得牙痒痒,但目光一看那两名血神宫的强者,顿时心中发冷,身体也哆嗦一下,没人敢做出头鸟了。

    夏侯业只觉得事情越来越大,私自从埋骨之地带走宝物,是犯了死神宫的大忌,必死无疑。如果先前只是祖家和长孙家来抢的话,大家还有商谈的余地,多少能找到一些利益共同点出来,现在血神宫的人介入了进来,再也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了。

    夏侯业想到这,不由得惨然道:“夏侯剑,守护者府库的是你父亲,你征集这些人,难道是要去杀你父亲不成?”

    夏侯剑脸色微变,冷冷道:“杀谈不上,只不过我爹从来都是榆木脑子,不懂得与时俱进,分不清形势。若是二叔能够随我一同去说服我爹,直接打开府库之门,将那九阶玄器上交给血神宫,那可是大功一件。”

    “哈哈,大功一件!”

    夏侯业眼泪都笑出来了,惨声道:“那玉碑是我私自带出来的,与夏侯家无关,那玉牌可以给你们,但不得在夏侯家兴风作浪,而且你们一定要杀人的话就只杀我好了!”

    夏侯剑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和声道:“二叔想多了,我们也只是要那玉碑而已,我也是夏侯家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付夏侯家了,还劳烦二叔去规劝我爹了。”

    夏侯业露出悲戚之色,望着他道:“我们夏侯家出了你这个人才,真是三生有幸啊!”

    “嘿嘿,二叔不用挖苦我,等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夏侯剑双目放光道:“我一定会在血神宫内做出一番事业来的,让你们都刮目相看。区区夏侯家的族长之位,远不是我的终点!”

    夏侯业再也不说什么了,一个人默然的走在前面。

    夏侯剑和两名血神宫之人,还是另外两家势力的武者,也全都跟了上去。

    穿过几个回廊,众人终于远远的望见那宝库所在。

    夏侯城猛然的睁开虎目,瞬间就感受到了众人的气息,立即警惕起来,大声道:“二弟,这些是何人?你带他们来是何意?”

    夏侯业惨然道:“大哥,你问问你的好儿子,我的好侄儿,咱们夏侯家的好男儿吧!”

    夏侯城脸色一沉,落在夏侯剑身上,沉声道:“剑儿,这是怎么回事?”

    夏侯剑毕竟心虚,被夏侯城目光一盯,顿时低下头,更是将脑袋撇了过去,道:“爹,我这是为了咱们夏侯家好。那件九阶玄器出自埋骨之所,本就该是血神宫之物,爹你速速打开宝库,让那玄器物归原主吧。千万不要因为一件玄器而伤了我们夏侯家与血神宫之间的感情。”

    “什么?!”

    夏侯城瞪大眼珠子,似乎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的儿子,猛然怒道:“所以你就带了血神宫的人来?”

    他一早就注意到了那两名血神宫强者的存在,那种妖异的气息令其感到一阵不适,听了夏侯剑的话后,便立即猜到了是血神宫之人。

    夏侯业苦涩道:“你的好儿子现在也已经是血神宫的弟子了,扬言要做出一番事业来给我们看呢。”

    “你……!畜生啊!”

    夏侯城气的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目眦欲裂,当场临空暴起,双掌之中挥出排山倒海之势,将空气层层打爆,往夏侯剑身上拍去。

    “竟敢对我们血神宫的弟子出手,找死!”

    那两名血神宫之人,也同样是九星武尊强者,刹那间纷纷出手,两道血光****而起,在夏侯剑凝而合一,化出一道血掌推了上去。

    “砰!”

    两股巨力碰撞,那血掌被炸的粉碎,两名血神宫之人都是心中一凛,这夏侯城的实力极强,怕是一根难啃的骨头。

    夏侯剑在两掌余波之下,便震出了内伤,连连后退,惊怒道:“爹,你竟然要杀我?出手之下毫不留余地?”

    夏侯城一脸的痛苦之色,但很快被决然所替代,冷冷道:“向你这样的不屑子孙,我必须亲手大义灭亲!”

    “好,好,原来你如此绝情!”

    夏侯剑连连指挥者那些祖家和长孙家之人,狂怒道:“上,都给我上!谁不上我就杀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