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704章 你活的太长了
    夏侯元明怒道:“你真是个猪脑,还没儿子有用!剑儿,你跟你爹说下其中的厉害关系!”

    “是,爷爷!”

    夏侯城身后一青年男子忧声道:“这块玉碑虽是从天而降,却落在埋骨之地内,那么按理就应该归属埋骨之地所有了。埋骨之地一直被称为大能坟墓,数不尽的岁月来从其中出土了多少好东西。凡是进入其内,必须要有血神宫下发的许可令,同时规定了一切所得,都必须优先卖给血神宫,这块玉碑可是二叔从里面偷偷带出来的,若是被血神宫的人得知,我们夏侯家就麻烦了!”

    另外一名男子夏侯业苦涩道:“我也是一时贪念,想不到会是九阶玄器,早知如此当初就直接给了血神宫就没有现在这档子事了。”

    “凭什么?”

    夏侯城哼道:“血神宫不过是仗着埋骨之地的肥差才能壮大起来,那埋骨之地乃是整个东域的,他们血神宫凭什么立下条条框框,我还真看不顺眼了!”

    “你这个猪头!”

    夏侯元明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猪头!血神宫镇守埋骨之地,乃是当初红月城在东域联盟大会上钦定的!你看他们不顺眼顶多骂几句,他们看你不顺眼,分分钟就灭了你了!”

    夏侯业道:“大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万宝楼的孙人豪大人将它秘密收购去,整个扶城都不会有第二家商会敢接这笔生意了。而万宝楼承若给我们的资源,对将来发展助力极大,只要能扛过今天,这玉碑不在我们手上了,即便血神宫发现了什么,没有任何证据也无法拿我们怎样。”

    “哼,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好端端的一件九阶玄器,爹你可是做梦都巴望着有一件的宝贝,现在竟然要秘密处理掉!我还以为爹得到此物之后,便会闭关炼化,成为扶风城第二个拥有九阶玄器的强者,和祖家抗衡!”

    夏侯城总认为大家考虑的太多,太过敏了,完全没有必要。

    夏侯元明哼道:“我想要九阶玄器不假,但不能以家族的命运为代价!等处理此物之后,从万宝楼手中得到的好处,再加上家族内的一些积蓄,也足够去化神海购置一件了!城儿,今晚的宴席你就不用出场了,带着高手一定要守好此地,千万不能让这块玉碑出事了!”

    这玉碑之上似乎有极强的禁制,竟然无法收入储物戒子,让夏侯元明烦恼不已,只能放置在府邸宝库内,让实力最为强大的儿子看守。

    “放心吧,爹。人在碑在!”

    夏侯城沉声应道,虽然他城府不深,却是夏侯家的第二高手,武尊巅峰修为。整个扶风城能胜他的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嗯,有你守着,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你们两个,随我去宴客吧。”

    夏侯元明说完便转身带着夏侯剑和夏侯业离去,夏侯城仔细检查了下府库四周,将一层层的禁制之法打上。随后四周布下大量高手,潜伏在各处。他自己则是直接盘坐在府库之前,闭目修炼起来。

    夏侯元明刚来到前宴厅,一名管家急匆匆的穿过人群跑了上来。

    夏侯元明皱眉道:“何事如此慌张,不要在客人面前失了体统!”

    那管家一脸焦虑无比,直接上前在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夏侯元明的脸色骤然大变,极其难看。

    夏侯业和夏侯剑不明所以,忙道:“老爷子,怎么了?”

    夏侯元明铁青着脸,凝重道:“刚万宝楼传来讯息,说商盟出了事情,孙人豪大人已经在刚才启动传送大阵往万宝楼总部去了。”

    “什么?那这如何是好?”

    夏侯业惊道:“这一去也不知何时能回,商盟好好的,能有什么事况需要将他这分部掌柜也召回。莫非是他突然反悔了,故意找到借口?”

    夏侯元明摇头道:“孙人豪此人我了解,绝不是这种出尔反尔的人。况且以他们万宝楼的实力,吃下一件九阶玄器也不是什么难事。应该是真的出了状况了,这下真的麻烦了。玉碑在我们手里,也不知道能保密多久。”

    他正忧虑着,就听到一声长笑从外传来,讥讽道:“元明兄,取个小妾比你孙子还年轻,真是恭喜贺喜了啊!”

    夏侯元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煞气,强行挤出笑容来迎了出去,冷冷道:“原来是欢水兄,听闻你今年喜得一子,比你曾孙子还小二岁,两个小伙伴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同喜同喜啊。”

    门外一道光芒闪过,两名夏侯家的守卫还来不及阻拦就直接落在了庭院内,竟有十余人之多。

    夏侯元明心中一惊,脸上不动神色的笑道:“原来乐铭兄也一起来了,里面请,里面请!”

    两人正是扶风城另外两大势力的家主祖欢水和长孙乐铭,竟然联袂而来,神色并不是那么喜庆,跟四周的氛围相差极大。

    长孙乐铭淡然道:“元明兄,这次我们虽然也是来喝酒贺喜的,但主要目的却并不是喝酒。”

    “哦?那两位来难道是找我下棋喝茶的?可惜今日是某双喜之日,没空陪同了。”

    夏侯元明不动声色,做了个不欢迎的手势,意为直接送客了。

    祖欢水冷笑道:“元明兄,不要再装了!老实点把东西交出来吧,我可不希望那十六岁的嫂子还没洞房就成了****!”

    夏侯元明勃然大怒,吼道:“祖欢水,今日是某的双喜之日,你这嘴巴未免太贱了吧!”

    祖欢水讥讽道:“我也不跟你绕弯子,把从埋骨之地取得的九阶玄器交出来吧,那我们今天也就陪你喝几口酒,否则的话你这宴真的就摆不成了。”

    “好啊,原来你们是联手来找茬的!”

    夏侯元明身上的气势升起,武帝的威压散开,四周之人纷纷脸色大变,拼命往身后退去。

    长孙乐铭冷冷道:“元明兄,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些,一味的装傻是不管用的。我们若不是有确凿的证据,也不可能这般冒昧前来。”

    夏侯元明心中一动,冷冷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所谓的证据,拿来!”

    祖欢水冷笑一声,道:“夏侯剑,出来吧。”

    “什么?!”

    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震,满脸的不可置信。

    夏侯元明和夏侯业也都是一脸骇然,呆滞的看着夏侯剑从人群中走出来,微笑的站到祖欢水面前。

    “你……剑儿……,这……这是怎么回事?”

    夏侯元明这一下彻底的懵了,只觉得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去,对于夏侯剑的背叛他完全无法理解,完全想不通。

    夏侯剑冷冷一笑,道:“怎么回事?这就得问问你自己啊!”

    “剑儿,你是不是受了他们胁迫?”夏侯业也满眼不可信,忙问道。

    “胁迫?没有任何人胁迫我!”

    夏侯剑冷声道:“这一切都是我找上他们合作的,全是我自己的意愿!”

    夏侯家之人全都懵了,夏侯剑身为家族内最为器重的长孙,前途无可限量,完全没有背叛的可能啊。

    夏侯业震怒道:“你这个小畜生!为什么?给二叔一个理由!”

    “理由?”

    夏侯剑指着夏侯元明,冷冷道:“理由便是——你活的太长了!都一百岁了还占着族长的位置不放,而且你现在已经是武帝了,至少还可以再活一百年!一百年啊!我看你的意思,不到自己死是不会让出位置来的,那么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啊?!”

    夏侯剑越说越激动,显得有些咆哮起来了,吼道:“而且我爹也已经是武尊巅峰,突破到武帝也几乎是指日可待!等你这个老不死的百年后死了,我爹再当个一百年族长,轮到我的时候岂非二百年后了?天啊!两百年,我能活那么久吗?!即便侥幸突破到了武帝,真的活了二百岁,都也是将死之人了,当这个族长还有什么意思?老爷子,你可曾有想过我的感受!”

    夏侯元明彻底震惊的呆滞了,看着夏侯剑嘴角那一丝的冷笑,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一颗心冰凉发冷,但却不能暴怒,必须要冷静下来。若是此事闹大,被血神宫知道的话,夏侯家就危险了。

    “哈哈,说的好!”

    祖欢水大笑道:“元明兄,你有个如此有才的后辈,早就该退位让贤了,一个人霸着族长的位置,完全不顾他人感受,今日总算尝到恶果了吧,哈哈!”

    夏侯元明心死的看着自己的孙子,惨然道:“就算我死了,或者城儿死了,难道家族族长的位置就轮的到你么?你觉得这两个虎狼会扶你上位,他们的野心是巴不得吞食掉我们夏侯家啊!”

    祖欢水大笑道:“哈哈,谁说的,我们最欣赏你这种年轻范,今后一定会好好栽培你的,现在就将那玉碑之事说出来吧,让这老匹夫还抵赖。”

    夏侯剑点头道:“那玉碑是我二叔从埋骨之地带来的,现在就藏于夏侯家的府库,老爷子想等今晚交给万宝楼的孙人豪带走,可惜孙人豪临时有事来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