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98章 惊战
    帝钧激动的神色一下子僵硬住了,呆滞了几秒,渐渐阴冷下来,狞色道:“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太清楚,难道是离开天武界太久,词汇语法的意义有变?”

    众人也都是浑身一震,骇然的望着宣玉堂,不明白他有何胆气竟敢挑衅眼前此人。

    宣玉堂淡然笑道:“当然没变,既然没听清,那我再说一次。让你把手的古神战场残骸拿来,补全我手中的这块零落世界。”

    “哦?零落世界?听你这名字,这块残片中果然有一部分我古神战场的世界之力,你的功劳很大,不过你那张死脸我越看越不舒服,功劳再大也抵消不了让我眼珠子不适的罪过。”

    帝钧脸色一冷,道:“蠢鱼,给我上!”

    鳄鱼接到命令,大吼一声就扑了上去,化作一道小小的龙卷,往宣玉堂身上震落。

    宣玉堂单手一握,将手中的零落世界收了起来,一道劲风从手中暴起,猛然一拳轰去,极道之力在拳尖上震开,好似水纹一样,狂风在这一拳之下被震得凝住,化出鳄鱼的身体来,嗷嗷大叫。

    “什么?!”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对宣玉堂这一拳之力感到极为不可思议。

    狄生化在远处冷哼一声,露出极大的不满,怒哼道:“原来在镇天塔中还有人如此保存自己,当真是羞耻!”

    大家内心也都是一样的心思和不满,但也正因如此,给他们内心带来了一丝求生的希望。

    宣玉堂不理会狄生化的怨言,冷冷盯着那鳄鱼,舔了下嘴唇,嘶哑的笑道:“嘿嘿,果然不是一般的元素化形,好好培养下去,也许能派上大用场呢。”

    他手中光芒一闪,那零落世界飞出,演化出世界之力,要将鳄鱼直接吸入进去。

    帝钧惊怒交加,怒喝道:“尔敢!”

    一团魔气在他体内爆发出来,倏然腾空而起,一道惊天魔掌在高空浮现,飞速拍落。

    那罡风化形的鳄鱼可是有希望进阶到十方神境的东西,他怎能坐视被人收取而去。

    “好强的掌力!”

    宣玉堂脸上肌肉抽搐一下,手心中浮现出道道紫气,萦绕在掌心形成一个古怪的符号,连成一片铺展开来。

    紫气****而起,在他周身散开,一道掌力如同山峰从大地中涌出,耸入云端,刺向那滔天魔焰!

    “轰隆隆!”

    掌力将那魔气在空中镇住,但不过片刻便倏然瓦解,好似山体崩塌,节节震碎下来。

    宣玉堂眉头一皱,这帝钧的实力还在他预想的之上,整个人化作光芒一闪,就遁出百米,躲过一击。

    “轰!”

    原先所立之处被砸出一个大坑来,那魔掌竟然不灭,在空中凝成一团黑影,向那零落世界拍去,在咫尺之地化掌为爪,直接抓下,想要全部取走。

    此刻鳄鱼的半个身体都被吞了进去,宣玉堂脸色微变,双手掐诀,临空点去。

    那零落世界中突然泛起一道霸绝无匹的剑芒,将那鳄鱼的身体直接被临空斩断,上半截就被吞了进去。剩下的后半截身体震飞了出来,依然化作鳄鱼的样子,但气势明显弱了许多。

    帝钧脸色大变,怒骂道:“蠢鱼!”

    那魔爪已然抓下,零落世界上的剑势再起,突然一道白衣人影从其中飞射而出,手中剑气直接劈开魔爪,冲向帝钧本体!

    帝钧脸上闪过冷色,高举起一指,临空点下,一道魔气镇穿那剑芒,压在来人的剑僧上。

    那人宝剑立即被压弯下去,但另一只手中诀印在剑身上一点,顿时将魔气震开,整个人向后弹出数百米远才止住身形。

    帝钧眉头一皱,似乎对没能杀伤白衣男子觉得有些不满。

    此时宣玉堂得到时机,直接一点下将零落世界收入体内,双手中不断变换法诀,各种颜色的光芒在他身前渐渐化出,紫、青、蓝、红……,一共九道颜色,组成一个奇异的阵法,猛然朝帝钧轰去!

    “哦?竟是九色极道之力!”

    帝钧瞳孔微缩,此刻完全收起了大意之心。

    单手捏诀之下,出现三头六臂的法相,各个面目狰狞,手持诸宝,其中前面的脸孔异常冷峻,双手结出一道魔印,上面闪烁出一圈黑纹,力压而下!

    九色极道之力如同金印,震在魔气上,上面的阵诀一变,九色之光在阵中凝聚起来,化作一片金色,七个蝌蚪文闪耀其间,代表这一句古韵的规则,衍生出巨大力量,魔印开始崩溃!

    帝钧脸色大变,震惊道:“摩诃古经文!”

    随着他脸色凝重起来,不仅是身前的两手,身后那三头六臂的法相也开始不断结印,一道道的黑气魔气从身上散出,六臂上的兵器同时挥舞而下,六件玄兵虚影浮现,镇压在宣玉堂的一击之上,竟然形成势均力敌!

    帝钧的脸孔怒气上涌,这种招式若是放在以前自然不在话下,但现在自己的身体还残缺不全,应对这个级别的武帝强者还是异常吃力。

    可恨那鳄鱼的智商太低,随随便便就被人夺去一半,否则与他联起手来,早就将所有人全部斩杀掉了。

    宣玉堂也是瞳孔骤缩,想不到对方竟能接下他的九色极道之力来,两人一时间僵持在那,难分高下。

    但这已经让商盟之人彻底看的呆滞住了,好像第一次认识宣玉堂一般。

    这帝钧到底是何修为他们看不透,但刚才还存有大半力量的须丹荷可是在他一击之下,连蹦跶都没就彻底成了肉泥的存在啊!他竟然可以抗衡如此之久,甚至还不落下风!

    帝钧寒声道:“你实力不俗,有资格做我的奴隶!”

    宣玉堂瞳孔微缩,只见帝钧双目突然闭上,口中念着极其古怪的声音,胸前几道金色的线苟略出来,组成一个个奇怪的符号,随之而来的,竟是他身上再次魔焰滔天而起,压的那九色极道之力隐隐有崩溃之势!

    宣玉堂大惊,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还有如此强的力量,在那魔气镇压下,身体感到巨大压力,仿若随时会奔溃。

    他双掌变化之下,猛地再次推了上去,肌肤这一刻突然变得有些透明起来,骨骼之中传来一股冰凉之力,正是从宇文博那夺来的冰髓,已经炼化到他体内,将全身的不适压下,再次和帝钧僵持了平衡!

    宣玉堂猛然喝道:“天觉,布阵联手压制他!”

    他体内零落世界中光芒一闪,再次飞出十多道人影,竟有十二人之多,每人身上的气息都是九天武帝,刹那就将帝钧团团围住,每人之间的距离不增不减,似乎蕴含某种阵势。

    商盟之人全都看傻了,不仅宣玉堂的实力远超他们预料,而且那所谓的零落世界之内尽然隐藏了如此多的强者。

    以宣玉堂此刻表现出来的战力,先前面对大妖之时,怎么也不应如此狼狈才对,现在两人对持之下那种力量波动,甚至和大妖凝聚俱舍轮的最后一击都有的一比了!

    这下傻子都看得出来宣玉堂是隐藏了实力,而且隐藏的太深!

    崔博突然心中一震,喃喃自语道:“天觉……,天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尽是骇然。

    那白衣男子天觉手中持剑,轻喝道:“布阵!”

    另外十二人中,有两人正是当日一起追杀宇文博冰魄之人,每人手中都是一柄九阶玄剑,各自站在自己方位上施展出一式剑招来,联手之下一股骇然的力量震开,天空直接裂出一条长长的黑色甬道!

    帝钧脸色大变,惊怒之情尽数浮现,另外的两个脸孔上也是狰狞不已,吐出一团团的黑气,古神战场从三头六臂中冲了出来,往那黑色甬道中压去。

    古神战场本是他刚拼凑起来,还有极大的残损,在这种强度的对决本不想动用,但宣玉堂的力量已经超乎他预计了。

    而此刻随着三头六臂上的力量逐渐打开,帝钧本体之力还在不断增强,似乎没有上限!那六臂之中的兵器开始变得殷实起来,与宣玉堂之间的力量对压开始逐渐失衡,局势渐渐被帝钧所掌控!

    天空之上早已不成模样,各种混乱的力量不断冲击在一起,有极少数震入大地中,轰起巨大的波动来,让那些商盟之人骇然不已,人人自危,仅仅是一点余波之力,就让他们连正面防御都不敢。

    宣玉堂的脸色异常难看起来,那蜡黄的脸孔变得极为扭曲,更是一点点的剥落。帝钧出手之前他衡量过彼此之间的差距,觉得把握极大这才动手,但对方竟然两次将力量进行质的提升,反而将他震慑住了。

    帝钧看着对方的扭曲的脸,三个面孔手都露出古怪阴冷的笑,寒声道:“我会把你炼制成干尸的,你肉身不错,特别是这副骨髓,似乎修炼了某种高明的功法。”

    正在得意之时,帝钧脸色骤变,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愤怒之事,猛然抬起头颅仰天怒吼起来,“混账!你在哪里,竟敢背后暗算我!若是让我找到定然叫你不得好死!”

    第二更完,等会还一更。三更的日子简直就是地狱啊,感觉比高三还累,写一章的痛苦差不多相当于上四节英语课。有种写的想吐的感觉了,看了下日历,明天才15号,离月底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