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88章 破阵
    “多少年了,还从未有人敢对圣域出手的,你们这是逆天了!”

    执法者大怒,手中的大剑再次灌入元气其内,强行激发出力量来,在空中凝出一道剑形斩了过去。

    “轰!”

    两道巨大的斩击虚影在空中相撞,剑形上立即浮现出道道皲裂纹路来,“砰!”的一下破碎掉,符影再次轰落!

    与此相应的,执法者手中的大剑也剧烈震颤,他大惊失色,急忙化作一道光芒从战车之上飞落出来。那符影霸道无匹,倏然斩在战车中,立即震起滔天金焰,水火二气混乱在一起,相互侵蚀。

    远处那困住楮长老五人的水火世界立即消失不见,两名执法者少了阵法助威,顿时陷入苦战之中,连连遇险。

    为首的执法者脸色极为难看起来,怒道:“我一定会将今日之事传达回去,你们就等着圣域的怒火吧!”

    他扔下这句话,竟然化作一道光芒就朝远处飞去,毫不含糊的就逃走了!

    “嗯!追!”

    唐劫脸色一变,赫然打算让楮长老等人追去,殇拦住道:“罢了,此间之事你们人类那圣域一查就能知道,没什么可保密的。四大传送阵皆毁,他要回去也不知要多久时间了。”

    唐劫高声哼道:“楮长老,这两条鱼不要再让他们跑了,今日便用圣域执法者的头来血祭这伟大的一天!”

    那两名执法者一看自己的头头都逃掉了,顿时慌了神,几个不留意下,被五人联手攻破,顿时惨遭杀生之祸,尽数陨落。

    下方商盟之人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圣域在他们心目中那可是至强无敌的存在,圣域一出,原以为一切都随之解决了,想不到才眨眼功夫,希望就破灭掉了。

    张崇舔了下干燥的嘴唇,道:“唐心,你可还有什么后手没?”

    唐心和隐龙也是彻底呆滞住了,唐心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喃喃道:“疯了,他们真的疯了,圣域执法使也敢杀!”

    众人的心都沉了下去,是啊,圣域执法使都敢杀,那杀他们更不会有丝毫的顾虑了。

    朱可挺突然高声道:“上面的朋友,在下那是刀剑宗之人,不是商盟的,还请朋友放一条路,定有厚报!”

    他这一声,立即引来众人的一阵鄙视,但朱可挺却是气定神闲,一点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下方人群中突然间就骚乱了起来,一个个都大声嚷起。

    “是啊,我也不是商盟的,只是来看看热闹而已,还望放条生路!”

    “唐劫公子,我是你大舅子啊,上次你在阮家玩的那个女孩就是我妹妹,还望放我一马,我妹子最近可想你了!”

    “妖族的诸位大人,我平时最爱和妖族人打交道,家里养了几百只妖兽,对他们视如己出啊!还请放条生路!”

    “我身上其实也有妖族血脉,说起来也算是半个自己人,而且最近经常有妖化的现象,我估计不久就能彻底变成妖族之人了,求放同类一条生路!”

    唐劫喝道:“都给我闭嘴!阵法之中,谁也别想活!”

    崔博道:“云少,还是按原计划,劳你去破阵了。”

    李云霄一直都在默默的积攒气力,圣域执法使出现的时候他便没有抱太多期望,果不其然,但也为他争取了极大时间,在大量高级丹药的灌入下,基本恢复到了巅峰。

    他缓缓睁开眼来,吐了口气,目光一转,道:“把天元商会处的结界加强一些,我不希望自己出去拼命的时候,他们受到损伤。”

    洛云裳和丁玲儿都已经觉得有些吃不消了,那些实力低微者更是基本趴在地上喘息不已。

    大家都是眉头一皱,这个结界大阵他们天元商会出力是最少的,但此刻谁也不敢惹他,就连须丹荷都是识趣的闭嘴了。大伙默然不语,但还是将结界之力往天元商会那边偏了过去。

    立即就有外围之人传来惨叫,在那阵法压制和龙威之下当场毙命。

    外面的阵法之力越来越强,而防御却是越来越弱,每一分的资源都极其宝贵,天元商会这边得到了加强,就定然有人要相应的倒霉。

    唐心道:“时间怕是不够了,你只要破掉一根脊柱,我们大家便可以奋力一击赌上一把,有极大的把握可以破掉阵势。”

    李云霄轻笑道:“不用了,我直接破这俱舍轮去。”

    “什么?”

    唐劫大惊道:“俱舍轮吸收四极之力,那是阵法中最强的部分,你如何能破!况且刚才那一击之威你也看的了,若是在来一下,你能扛的住?”

    李云霄道:“这个俱舍轮阵有点大杂烩的感觉,功能繁多,但多则有弊,他现在一面施展阵力收割生命,一面吸取生命之力,这种情况下很难再施展出先前的攻击来。”

    他仰起头来,望着上面的众人,笑道:“殇,我说的没错吧?”

    商盟之人都是一惊,崔博道:“你认识这些妖族之人?”

    李云霄微笑道:“算是老朋友了。”

    郝连少皇此刻一脸的苦笑,道:“好恨当初在妖原放过了这些兔崽子,现在镇不住了。”

    莫小川哼道:“你何时能成点事?除了去做一些强盗土匪头头,偷女人的身体偷女人的心,你还能干嘛?”

    殇在上空之中,不断施术控制着俱舍轮和浑天仪,微笑道:“说的不错,现在的俱舍阵的确没有了单体攻击力,他现在只是一个大熔炉,慢慢的将你们融化掉而已。即便你看出来了,又有何用?其实你是可以救所有人的,只是你无法承受****底牌后带来的危险,就只能慢慢等着被我炼化了。”

    他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惊,纷纷将目光望向李云霄,不知他有何底牌竟然可以救所有人。

    李云霄笑道:“少在这挑拨了,破你这俱舍阵我自有法子,只是能否给我解惑一下,这俱舍轮上凝出的女子虚像是为何人?我似乎在其它地方见过,印象深刻啊。”

    “什么?!你在其它地方见过这女子像?是在哪里?!”

    殇的脸色猛然间变得凝重起来,身边的几名大妖也是同时身躯一阵,仿若难以置信。

    李云霄笑道:“呵呵,忘了。你告知我这女子为何人,我说不定就想起来了。”

    “哼,你的话没有几句是真的,等我慢慢将你熔炼擒拿,自然可以知道我所想知的一切!”

    殇冷言冷语,他知道和李云霄打交道绝对难占好处,唯有直接将他镇压住,到时候任杀任剐都由自己。

    李云霄轻轻一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喜欢自我****了?看我如何破你这俱舍阵!”

    他一脚踏出结界外,顿时身体和灵魂猛然受到巨力冲击,阵力和龙威结合之下,压得他身体内不断发出沉闷的“噼啪”声,骨头轻微的爆裂,开始损伤起来,而灵台识海之中,不断有龙威疯狂冲击,让他脑中一片“嗡嗡”之响。

    所有人都盯着他的动作,全都是紧张不已。

    “还好,比预想的要好!”

    李云霄心中镇定了下来,那霸天炼体诀果然****,连这阵法之力也吸收了进来,滋补着损失的身体,虽然总体还是在不断受伤,但要缓上太多了。

    “砰!”

    他****用力一蹬,地面上炸出一个坑洞来,整个人不断顶着压力弹射而上,在距离俱舍轮十余米的时候,终于达到了最大极限,肉身和灵魂都无法再过多承受了。

    殇冷冷道:“你连这俱舍轮摸都摸不到,还想破它?”

    “哼,睁大你们的妖眼好好看看吧!”

    李云霄冷然一笑,额头上的太古天目猛然睁开,一道火红的影子从中飞射出来,在天空中倏然张开双翅,化作一只艳红的火鸟!

    “啾!”

    一道强大的古声仿若穿过无穷时空而来,那凤凰影像在李云霄的指挥下,呼啸而上,往俱舍轮上烧去。

    “什么?真灵火凤!”

    祥子的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吓得一个冷颤,他的真龙之叹息差点崩坏。

    殇沉声道:“不用惊慌,不过一点凤凰真火而已。而且以他的力量也无法控制太久,仅仅是这点火焰就想攻破我的俱舍大阵,未免太痴心妄想了。”

    那化作凤凰的火焰冲起之后,照的天空一片鲜艳,往俱舍轮上烧去。阵法中一片熊熊烈火,却依然无法破阵。

    下方商盟之人原本欣喜若狂的心再次沉了下去。

    李云霄冷冷道:“这凤凰火焰原本就没指望能够破掉大阵,我将他释放出来,是为了把你这俱舍轮玄器直接炼化掉!别忘了我可是八阶术炼师,而且绝非普通的八阶!”

    他手中猛然打出几道诀印,在空中逐一闪现,数印合在一起,发出强大的光芒来,上面三个金色蝌蚪文不断闪烁其间,正是山河鼎上学来的那一式明王印!

    “以我的术道修为和领悟,加上这凤凰真火,还有明王诀印,我所要做的仅仅是把这件俱舍轮玄器炼制成一块废铁,你觉得我能做到吗?”

    李云霄脸上露出极大的决心来,猛喝一声,手中的印诀临空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