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84章 变身
    “什么?!”

    祥子心中一惊,那两柄北天寒星剑上的剑气传来,让他都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危险。

    原本自己的罗候紫金枪一出,定然是锁定胜局无疑,现在却有些怀疑起来,但枪势已起,再无缓和余地,祥子不由再增加了几分力量其内,给自己提振信心!

    李云霄面色凝重,同时驱使两柄九阶玄器让他魂力损耗极大,但若非如此,那罗候紫金神枪实在难以接下!

    “剑决晨光,剑诀星灭!”

    两道轻喝之声响起,两柄九阶玄器仿若获得新生,发出快乐的剑鸣来,剑气冲天而起,迎向罗候神枪!

    “轰!”

    耀眼的光芒如同天空中的极光,在刹那的静止后飞速扩散,珐琅盘上的防御之光也被冲的失去颜色,整个阵盘内如同白昼。

    “咕噜!”

    朱可挺咽下口水,额头上一颗汗珠滚落下来,怔怔道:“那两柄长剑真的是九阶玄器吗?一名七星武皇同时驱使两柄九阶玄器,这也罢了,但刚才那两式剑决……是我眼花了吗……”

    尘风也是骇人道:“那两招剑决力量之强,甚至不在当日迎接我天谴之力的双剑剑阵之下,这李云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如此多的强大武技!”

    朱可挺眼中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沉声道:“你所言的双剑剑阵我无法判断,但是这两式武技像极了破军武帝古飞扬的剑诀,这简直让我难以置信!一名七星武皇同时驱使两柄九阶玄器,施展出古飞扬的剑诀来,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崔博也是一脸极度的凝重,愕然道:“真的是古飞扬的剑诀……他到底是什么?”

    任光苒凝声道:“莫非古飞扬没死,又收了徒弟?如果此人是古飞扬徒弟的话,那么术武双道有如此之高的成就也就说的通了。”

    崔博摇了摇头,道:“以我们得到的情报看,古飞扬不可能还活着,这人应该是机缘巧合之下所学。但更让人震惊的是这祥子,当真一点情报也没,居然也是术武双道如此惊人,难道真的是凭空冒出来的不成?”

    任光苒叹道:“是啊,李云霄至少能够查到他在南域的底,这祥子……”他突然道:“宣长老,此刻你还认为李云霄一定能赢吗?”

    众人的目光都望着那宣玉堂,他脸色少有地肃然道:“说实话,虽然我对李云霄信心极大,但此刻也有些动摇了,因为我似乎想到了那祥子的来历!”

    “什么?是何来历?!”

    这一下万宝楼内皆是大惊,纷纷竖耳恭听。

    宣玉堂恢复了默认之色,淡淡道:“还不能确定,容我有把握后再说。”

    众人皆晕,全是幽怨的目光盯着他,露出无比怨恨,没见过这么吊胃口的!

    天元商会席位内,莫小川在看到两式剑诀的时候,也是心神大震,惊呼道:“不好!”

    郝连少皇一脸鄙夷之色,道:“别大惊小怪的行不,剑诀一出,所有宵小皆亡,这是大好事!”

    洛云裳沉思道:“小川的意思是怕被人识破他身份?”

    莫小川凝重道:“这只是其一,但即便有人识得剑诀,也不可能猜到云少身份。我所担心的是,云少连剑诀都施展出来了,而且是同时驭住两柄九阶之剑,证明他现在所处的境况十分糟糕,否则绝不会这般****自己的底牌和实力。”

    丁玲儿焦急道:“这如何是好,我看那祥子的模样,未必是人类,如果打不赢了我便及时替云少认输。”

    莫小川惊道:“不可!即便真的要认输也要云少亲自出口,别忘了他的身份!”

    丁玲儿一阵担忧不已,暗道:是啊,他是破军武帝,就算不敌也绝不可能认输的,不过他身上还有界神碑这种东西,应该没那么容易输吧。呸呸呸,我乱想什么呢,一定能赢,云少一定能赢的!

    珐琅盘上的光芒渐渐散开,两人的身影从那极昼之光里显露出来,相隔十余米静静的站立着,祥子的罗候枪在手,而李云霄的两柄长剑则是静静的插在身前,上面一道道的寒气从剑尖席卷而上,能量依然是充沛不已。

    “噗!”

    李云霄当先喷出一口血来,脸色一下子苍白如纸,身体上出现大面积的皲裂,爆出团团戾气,连连退了数才稳住身子。

    这珐琅盘虽然坚硬无比,极其适合武决,但对决斗的武者来说则更加残酷,所有力量没能卸掉半分,尽数被他的身体承受了进去,那枪势之中的戾气直接打入他体内破坏着四肢百骸,不过幸好霸天炼体诀可以一边吸收这破坏之力来修复肉身。

    “嘶嘶!”

    突然两道风嘶之声响起,祥子脸色惨然,他的左右肩膀之上“砰“的一声爆出一团血雾,随后如同喷泉一样射出两道血箭来!罗候神枪的枪尖在地上拖曳出低沉的声音,似乎极度不满!

    刚才猛烈的一击之下,竟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该死!区区爬虫,竟然伤了我的肉身!”

    祥子一脸的难以置信,气的连连怒吼不已,随着他发狂怒吼,身上那种龙之子的威压再次散开,让人心头忍不住的颤抖。

    李云霄脸色一变,虽然他看上去要比祥子更惨,但是霸天炼体诀的逆天之效让他破损的**已经恢复大半,当即双手飞快的结印起来,一道道灵诀打入两柄长剑内,再次将他们驭剑而起。

    祥子脸色大变,惊怒道:“驭剑两柄九阶玄器,刚才的剑诀,你还能来一次?”他脸上浓浓的无法置信,那种同时驾驭两柄神剑施展出惊世霸道的剑诀来,哪怕只是一次就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

    “双剑结阵!”

    李云霄脸色冰冷,丝毫不理会祥子的震惊,随着诀印的不断打入,两柄剑开始发出共鸣之声,一道道的金色光芒从剑身上震出,绕着长剑自行结阵起来,两柄剑的阵法不断相互侵轧,最终组成一个阵法,散发出恐怖剑气,冲天而起!

    李云霄身躯也有些微微颤抖起来,这种强度的战斗对他而言负荷也极其强大,“剑图,起!”

    他轻喝一声,那双剑之阵倏然升空,两柄北天寒星剑镇住阵眼,恐怖的气息一下子扩散,整个剑图临空飞起,往祥子身上击落而去。

    祥子脸色大变,那剑图之上的恐怖气息丝毫不在先前两式剑诀之下,剑图未落,四周的空间已经开始震得要破碎开来了,珐琅盘上的防御之光开启了第三道,基本是武帝之下所能开出的最大防御。

    “可恶啊,什么约定我不管了,先杀了此子再说!”

    祥子咆哮着说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来,手中黑光一闪,便浮现出一物在手,看不清模样,但那气息却让李云霄心中狂震,那绝对真龙秘宝,和他那枚龙骨珠一样,散发出纯正的龙气来!

    “轰杀!”

    李云霄猛然一喝,手中印记压了下去。他脸色万分凝重,这种强大的龙脉,若是在配上龙身秘宝,天知道会有怎样的效果出现,他只觉得这祥子身上的秘密太多,还是早点送他认输的好!

    剑图在他诀印一压之下轰然落下,祥子手中之物一闪,化作一道黑芒覆盖在他周身,迎上剑图之威!

    “轰隆隆!”

    剑气冲撞开来,剑芒被震得射向四面八方,两柄北天寒星剑在空中急速旋转,九阶的器蕴和剑阵之威,几乎毁灭一切!

    “吼!”

    突然在那剑图爆炸的中心,一道惊天怒吼震响,直冲九霄!

    整个珐琅盘上的防御之光瞬间开到了第四层!唯有武帝之战才会出现的防御等级!

    四下之人纷纷大惊,不仅是那天罡珐琅盘上的防御变化,而且是那一道惊天怒吼震荡人心,仿佛夹着无穷的龙威扩散,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震响,让人产生一股来自心底的震撼,那些实力修为较弱的武者当场就跪倒了下去,匍匐在地上颤抖不已。

    “砰!砰!”

    两道兵刃之声弹射而起,李云霄的北天寒星剑被震了回来,他大骇之下急忙双手捏诀控制,却发现反震之力太强,双剑朝他直刺而来,急忙身体一转,施展瞬移消失在原地,那双剑“铮!”的一声插在珐琅盘上,颤鸣不已!

    一道黑色的影子直接从珐琅盘上腾空而起,祥子整个人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身笼罩在一片黑色的鳞甲内,整个人被彻底妖化,额上生出黑色的双角来,面目狰狞!

    他死死的盯着下方的李云霄,手中罗候神枪也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想要俯冲而下!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彻底惊呆了,且不说祥子此刻到底怎么回事,他身上的力量已经不亚于武帝了之威,这还怎么打?

    就在祥子大吼着要冲下之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道:“你冲动了,置我们的约定于脑后,若是坏了事就别指望得到那东西。不过……幸好已经完成准备。”

    正在下方的李云霄脸色骤然大变,比要面对祥子那愤怒一击都要来的难看,因为这声音的主人他已经听出了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