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79章 排场
    梁玉依当即怒道:“我们已经输了,为何还不停手,他要杀人不成!”

    崔博眉头一皱,手中打出一个复杂的印记来,飞入珐琅盘内,整个人随即飞入进去,落在唐劫身侧,顿时脸色大变。

    “不好,他们都彻底晕死过去了!”

    崔博急忙将几道治疗的法决打入两人体内,随后慢慢的临空虚抓,将唐劫那十余根肉须逐一拔出出来。

    两道人影随即冲了上去,须丹荷将落下的梁玉依接住,脸色一片铁青,原本梁玉依比输他是要发火的,现在人都重伤在这,想发火也没办法。

    唐劫在肉须拔除出来后,猛然一争双眼,身体迅速恢复到人身,站立不稳的往后连连退去,罗婴出手将其扶住。

    崔博看着满地的鲜血,突然眉头一皱,道:“刚才那肉须是在吸收对方的力量和生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心中猛惊,未免太过邪恶了吧,听上去就感到毛骨悚然。

    唐劫气息微弱,却依然咧嘴笑道:“怎么,是不是很强大?”

    崔博皱眉不语,挥了挥手,让两人将各自的弟子带了下去,道:“第一局唐劫胜出,取得一分,天一阁扣除一分。下面第二局由金钱帮的钱无敌对战金龙商会的泰鸿。”

    唐劫和梁玉依下去后,罗婴与须丹荷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帮两人救治起来。

    随着钱无敌和泰鸿逐一上台,大家才渐渐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其余参赛的商会弟子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七大商会力量竟然如此强大,完全没有他们插足的份,喜的是唐劫和梁玉依两人伤成了这样,纵使有良药,怕也一时难以恢复。

    狄生化道:“这局不赌了,没悬念。”

    众人都是无奈的苦笑,的确没什么悬念。

    泰鸿是一名只有七星武皇实力的年轻人,正苦笑着道:“钱公子,望能手下留情,给予一定指点!”他说的十分礼貌,纯粹抱着能够学习的态度上场的,完全不指望得分。

    钱无敌双手抱拳,冷冷道:“我没有义务****你这样的废物,要么自己认输下去,要么做好被我打死的准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泰鸿一愣,脸色发青,站在上面有些不知所以,在自己商会内他也是天骄之子,一下子受到这般轻视也有些愤怒,打也不是,认输也不是。

    “唉,崔大人,我们认输了!”

    金龙商会会长自行战了出来,无奈不已。钱无敌的话虽然气人,却是事实,而且一旦他真不留手,泰鸿怕是下场比梁玉依还要惨,估计一招就废了了。

    崔博点头道:“知难而退,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也是智者的表现。若是明知不敌,为了赌一口气而强行出手,反而是愚蠢了。”

    泰鸿感激的看了崔博一眼,一行礼便从珐琅盘上飞落下去,眼中满满的不甘和愤怒,还有坚定的决心。

    崔博飞上台去,继续主持起来。

    天元商会之内,郝连少皇有些坐不住了,不断的唉声叹气,道:“云少当真不来了?”

    莫小川沉声道:“你丫的就不能闭嘴?再叹气我一掌拍死你!刀剑宗在我们前面比都没出现,云少想多休息会不行?”

    洛云裳猛然站起身来,道:“我去叫他!”

    “姐姐不要!”

    丁玲儿急切喊道,一把拉住洛云裳,哀求的摇了摇头。她此刻最需要的不是商盟的胜利,而是李云霄对她的信任,比任何利益都来的重要。

    “好吧,我们继续等,我还是相信他!”

    洛云裳叹气安慰道,内心却也是一点底都没有,目光眺望天元商会所在方向,看不到任何人影。

    接下去的几场比试都索然无味,有两名一星武尊的弟子倒是打出了一些火花,表现出不俗的实力来。但唐劫与梁玉依一战,已经深入人心,将比赛的观赏期待提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

    “下面第五场,由曼多商会的尘风对阵深蓝商会的良吉!”

    崔博的声音在广场上响起,整个广场变得一片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都落在曼多商会席位上。

    良吉万分紧张的走上了天罡珐琅盘,两手心都是冷汗,若是尘风缺席的话,他就可以捡一分了,而且看这情形不来的可能性极大,心中抑制不住激动起来。

    崔博的目光望了下去,道:“权长老,你们是换人还是弃权?”

    权民脸上也尽是焦虑,突然眼中一亮,兴奋的叫道:“来了!”

    大家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天边果然飞速而来一道光芒,里面是一顶七窍玲珑镶金裹玉的轿子,轿子四周分列着四名绝色美人,形态不一,各有妩媚,让人看得精虫上脑,心痒难耐。

    除了四名美女之外,轿子的左边还有水洛烟和萧景明也随之而至,只不过两人的脸色都不是那样好看。在轿子的右边则是刀剑宗长老朱可挺,与几名武帝级别的强者随从。

    轿子以惊人的威势从天而下,那几名强者身上的霸道气息,那几名绝色美人身上的妩媚之情,都人每一个人血脉喷张,身体一下子热了起来。

    “轰!”

    轿子落子地上,震起轻微的尘土,一道余波扩散开来,将四周一些实力低微的武者直接吹散。

    “不好意思,来晚了!”

    朱可挺脸带微笑,“嘿嘿”一声,目光环视一扫,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冷傲之色。

    这一番大动作,立即将他们摆在了商盟敌视的位置上,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善起来。

    崔博淡淡说道:“依稀记得二十年前与朱长老有过一面之缘,想不到二十年后再见,已经是亲家了。”

    “哈哈!”

    崔博一声调侃讽刺,立即引来众人的爆笑,无一不是讥樊色。

    权民的脸上一片通红,只觉得万分羞怒,但曼多商会此举的确让商盟之人反感,成为众矢之的也是意料之中。

    朱可挺目光一冷,哼道:“强者只会与更强之人联手,弱者只能不断的羸弱下去,这片大陆本就是强者恒强的世界,诸位觉得很好笑吗?”

    他的话中带着极度的寒意和煞气,让那些大笑之人全部哑声,一下子浑身发冷,心中升起一股惧意来,竟然不敢再笑!

    崔博双眸微眯,淡然道:“好笑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这片大陆的某些人,某些事而已。”

    朱可挺不置可否,不想再和众人争执,只是冷哼道:“话不投机半句多,要比就开始吧!”

    崔博点头道:“那请尘风公子上场吧。”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顶小轿上,想要一睹所谓真容。

    “我、我认输!”

    在珐琅盘上的良吉颤巍巍的哆嗦道,对方仅仅是这种阵势就让他不寒而栗了,哪里还生的起半分战斗之意。

    那小轿的帘子被一只洁白俊美的手掀开一半,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随后缓缓放下,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出,道:“废物,浪费本公子时间!下场比试确定要出手再行通知我来!朱长老,先回驻地吧,这些垃圾赛也没什么可看的。”

    所有人都是脸上露出暴怒的之色,这是对他们商盟****裸的侮辱!

    “嘻嘻,公子太帅了,还未露脸就将敌人吓破胆,自行投降了。”

    春琴嘻嘻之声响起,四名美人都是掩嘴而笑,如同春风拂过柳枝招展,一片赏心悦目,只不过此时此景,更是让所有男子觉得羞愤不已,一个个怒目珐琅盘上的良吉!

    你妈的认输没关系,大家也都猜到了这个结局,但怎么也要等对方露两手,至少上台后再认输吧。连对方的面都没见就认输了,整个商盟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良吉听着春琴对尘风称赞,已经是羞的脸颊如茄子。再感受着大家的愤怒之色,更是吓得心惊胆寒,只觉得他给商盟丢人了,下去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

    愤怒的情绪似乎将空气都凝结住了,全场一片寂静无声,全都冷冷的看着那顶花轿和朱可挺众人升空而起,缓缓朝远处飞去。

    除了水洛烟和萧景明没有什么好脸色外,其余刀剑宗之人全都是一幅高高在上,讥讽和高傲一览无遗。

    中央广场上一片死寂,每个人心中都是沉重和被轻视的愤怒。

    崔博脸色一片铁青,他身为此次双决主持之人,商盟受辱对他而言感同身受,却又无可能奈何,咬牙切齿道:“下一场,天元商会的李云霄对战灵龟商会的满天干!”

    空中那花轿旁的萧景明身躯一动,目光落了下来,双眸中尽是寒意,道:“朱长老,伤我之人便是那李云霄!”

    “哦?”

    朱可挺微微皱眉道:“能够在精神空间能伤你,虽有取巧之嫌,实力也不可小觑,这李云霄我倒是想见之一见。”

    “哼!”

    尘风冰冷的声音在花轿内响起,不屑道:“自己实力低微输给他人,还有脸跟朱长老诉苦,更是找尽各种理由给自己开脱。在宗门内的时候不是每天都听你说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吗?怎么连区区商盟内的一个小子也斗不过?我看咱们刀剑宗的脸在你手里被丢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