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78章 一次机会
    宣玉堂平时难得讲话,此刻却不嫌话多,解释道:“八荒境能够模拟天地规则,施展出领域来,为**八荒之内,唯我独尊之意,故而将八荒境的强者称为武尊。大多数武尊施展出来的情况是一样的,就是镇压一方,唯我独尊。而有些人的领域之力却有变异,能够形成各种各样独特的效果。梁玉依的这种隐匿秘法,也只是变异领域的一种效能而已,跟虚空武帝卓轻凡完全没有关系。”

    原来如此!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脸上的惊惧之色渐消。领域说到底还是领域,只是模拟天地规则而已,和九天武帝直接凝练规则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须丹荷收敛了笑容,似乎宣玉堂的揭秘让她极为不舒服,冷哼道:“就算是变异领域又如何?试问武帝之下谁能敌?”

    “切,谁能敌?你就忘了几天前和李云霄的一战了吗?”

    唐心不屑的冷哼道,虽然唐劫丢脸是他乐得所见的,但丢多了对四极门也不好,现在珐琅盘内那烧焦后发狂的样子,已经让他觉得很丢脸了,故而忍不住出言讥讽。

    须丹荷一听到“李云霄”这个名字,脸色就立即沉了下来,火冒三丈,恨不能生食他肉!

    她斜眼望去,天元商会上依然是空缺一人,丁玲儿呆滞的坐在那里,对他们的谈话不闻不问,满腹心思。

    郝连少皇看着丁玲儿模样,连连叹气道:“云少莫非真的要错过武决了?可惜我年纪大了点,否者由我上去全部碾压死他们。我去叫云少,看看他现在什么情况。”

    “不要!”

    “坐下!”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前者正是丁玲儿,后者则是莫小川。

    莫小川冷冷道:“任何事情云少都有分寸,需要你画蛇添足吗?若是他要来自然会来,不来的话你也喊不来。还有,你在这些小辈这个年纪的时候,上去只有被他们打死的份!”

    郝连少皇鼓着眼珠子,似乎不服气,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莫小川。

    此刻珐琅盘内唐劫彻底发狂了,无论他骂的如何难听,就连台下的男人都听的皱眉头,那梁玉依就是无论如何也不出来。

    “你这个贱婢,破鞋,****,骚妇,……“

    一道道难听的声音骂出来,越骂越上瘾,越骂越得意,所有人都是满头暴汗,他们从来不知道唐劫原来这么能骂,而且那些内容连这些男人都受不了了,一个个听得额头青筋暴起,恨不能自己上去拍死他!

    “贱嘴,找死!”

    梁玉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终于难以忍受了,十个太阳从虚空逐一升起,她再次现出实体,临空立在十个太阳之中,暴怒的飞袭而下,恨声道:“这次一定要把你彻底烧成灰烬,把你这张臭嘴也烧成灰!”

    唐劫抬起头来,看着那十日逐一攻下,嘴里的骂声突然停了下来,站在那不躲不避。

    “怎么?难道那小子吓傻了吗?哼,只知道打嘴仗的蠢货!”

    须丹荷一脸不屑,高声道:“直接杀了他,不用留情!”

    罗婴脸色一变,浮现出一丝怒气来。唐劫怎么说也是四极门公子,打狗也要看主人,这老太婆竟然如此视自己于无物!

    但比赛规则除非自己认输,否则只能以一方失去战斗力为判断依据。

    崔博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这一击之下若是中了唐劫,那他铁定无法再战了,他会第一时间上去制止梁玉依下杀手,否则牵扯出来的后患实在太大了。

    唐劫微微抬起头来,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来,轻声道:“女人就是蠢啊,不过骂几句就显形出来了,虽然赢的不光彩,但只要赢,就够了!”

    梁玉依猛然感到一股不好的念头涌上心间,但十阳同天在身,她底气十足,哼道:“胡说什么,你站在这一动不动,现在就算抵挡也来不及了,马上就要死在我这招之下,还满口胡言!”

    看席上的宣玉堂突然开口道:“到了!”

    “到了?什么到了?”

    任光苒正看得紧张的时候,听他这么莫名其妙的说出一句话来,有点摸不着头脑。

    唐劫脸上露出一丝狠厉之色来,一字字道:“我若非要害全开,不躲不避,你会冒险进入到我周身三丈之内吗?!”

    “三丈之内?”

    梁玉依猛然一惊,立即明白了唐劫心中所想,她的变异领域施展出来也需要时间,并不是瞬间而为,三丈之远正是唐劫估算出来的自己有把握能够伤到梁玉依的距离!

    “胡说什么!我十日同天在你三丈之内,你想不死都难,还做梦想反击我!”

    梁玉依脸上一片肃然和怒容,手中更是倾尽全力到宝剑之中,十个太阳似乎变得更加火红起来。

    “砰!”

    唐劫身上沉默的一响,如同一颗心脏跳动,强大妖气从体内疯涌而出,嘶吼道:“死不死不是由你说了算的!虽然极度危险,但这却是我赢你的唯一机会!”

    “撕拉拉!”

    他身上的衣服全数被元气震开,飞入空中便被十日之火烧尽,露出恐怖的身体来,妖化的完全没有人形了,嘶吼一声就冲入十日烈阳之内!

    “轰隆隆!”

    十个巨大火球在珐琅盘内第二次轮番爆开,唐劫和梁玉依的身影全部陷入了进去,那巨大的冲击之力肆无忌惮的四下散去。

    任光苒终于明白了宣玉堂所说的到了是什么意思,他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舔了下干涸的嘴唇,艰难道:“唐劫会死吗?用硬抗十日同天一击,来换取一个攻击的机会,太疯狂了吧!”

    厉飞雨也是脸上一片肃然,道:“唐劫远比看上去的要聪明的多啊,只是这样真的值得吗?”

    宣玉堂淡淡说道:“这不是值不值得,而是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而这一次机会还是他不要脸破口大骂换来的。否则,这一场战至多是平局。”

    听着万宝楼几人的话,所有人都是震惊住了,目光望着珐琅盘内不敢眨一下眼,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唐心也是脸上动容,内心的惊涛骇浪比任何人都甚,他发现他有些低估了唐劫的实力和能力,这足以给他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珐琅盘上火焰渐渐散尽,惊恐的一幕出现在众人眼前。

    唐劫此刻完全成了一名妖族模样,脸上全是鳞片,后背上还伸出数根碗粗的肉须来,数米之长,在不断浮动,尖锐的五指直接x入了梁玉依的肩膀,鲜血流淌下来,染红了梁玉依半边身体。

    远远看去,唐劫一身漆黑,如同烤熟了的妖族一般,连受伤流出来的血液都彻底凝结在身上成块,而梁玉依则是楚楚可怜的样子,被唐劫五指x入肩膀,痛的脸孔都扭曲了过来。

    “他……他没死?!”

    不少人都是难以置信,刚才那一击之下仅仅凭借肉身就能扛住?这是怎样逆天的肉身啊!

    特别是那些要参赛的子弟,一个个眸子中露出惊恐之色来,这两人无论哪个自己遇上,都是必输无疑啊!而且这两人还不是夺冠热门,若是那三个夺冠热门……

    不少商会参赛子弟一个个浑身冒出冷汗来,原先还抱着投机取巧的心里看看能不能混个名次,最低限度也切磋了一下,知道自己和七大商会子弟之间的差距,现在看来切磋个屁啊,人家直接放一个大招就挂掉你!

    “哈,哈,抓住你了!”

    唐劫古怪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却依然张嘴笑起来。

    “嗖!嗖!嗖……“

    突然一连排的声音响起,唐劫背后那十多根肉须猛地x入梁玉依体内,将她临空串了起来,鲜血沿着肉须流出,低落在地上。

    “怎么样?我所修炼的妖之力不错吧?这是我最后的一拳之力,全部打入你体内破掉了你的周身经脉,现在你已经使不上半分气力了!”

    唐劫的身体依然僵硬在那无法动弹,十日烈阳的力量彻底破坏了他的身体机能,此刻就剩下背后的这些肉刺还能随意挥动。

    梁玉依痛苦的举起手来,宝剑还在,猛然斩下。

    “嗖!”

    又是一根肉刺破空而去,直接将她手里的剑打落下来,刺人她小手臂内。

    “啊!”

    梁玉依终于忍不住痛苦的惨叫一声,整个人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被十多根肉刺高高的撑在空中,不断流血下去。

    崔博眉头一皱,喝道:“比试结束!”

    珐琅盘上的唐劫不闻不问,依然高高的用肉须撑着梁玉依,似乎想要她鲜血流尽而死。

    须丹荷也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了,若是梁玉依死了,那后面的战斗只能派其他人上场,那结果就玄乎了,一个不好直接从七大商会中除名出去也不是没可能,那自己回去还不被阁主直接扒掉皮!

    梁玉依此刻虽然没有了反抗之力,但听唐劫之言不过是经脉尽断,这对于他们武者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之事,只要良药下去,立即能够全部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