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75章 武决开启
    “不仅是如此。”

    莫小川叹道:“若是我没听错的话,宇文博在魂飞魄散之前,生怕云少实力不够去找人报仇,故而不肯将事情原委说出,而只是……”他的话停了下来,似乎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

    洛云裳道:“这宇文博也的确是性情中人,考虑的极其周到。能够如此轻易灭杀他之人,即便是云少此刻前去,怕也是凶多吉少,而只是什么?你可不可以不吊我们胃口?”

    郝连少皇接口苦笑道:“你没听错,因为我也听到了,那宇文博临死时的确是说让云少千万要警惕丁玲儿!”

    “警惕我……警惕我……”

    丁玲儿一阵失神,怔怔自语道:“我与那宇文博不过只有数面之缘,并无深交也无仇恨,他为何临死之时还要陷害我一把?这下云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我了。”

    洛云裳也是大感讶异,抓住丁玲儿的手,道:“玲儿妹妹别太担心了,这其中一定有某种误会,我们都是相信你的。”

    丁玲儿苦涩的摇了摇头,道:“宇文博也是一代高手,又是云少前世好友,死前之言定是有所指,绝不会无缘无故,云少现在定然认为我就是凶手,难怪他有是否无一人伤亡之问,而事实是那人的确对我们手下留情了。”

    “这也正是最为头疼的地方啊。”

    莫小川道:“那白衣男子所指的主上,到底是何人?亦或者是天元商会的故友?他们不仅未杀一人,而且离去之时还关心明日的武决之事,难道是故布疑阵,让我们内部自行分裂?”

    郝连少皇道:“联手故布疑阵是有可能,但宇文博死前所说何解?莫非宇文博也被他们骗了?”

    洛云裳道:“此事太过蹊跷,将来一定会有答案,玲儿妹妹我们肯定是相信的。至于云少,此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好友陨落却素手无力,任谁也难以接受,亦如当初在炎武城……”

    她的话一停,似乎触动了心中某根心弦,有些担忧的望了小屋一眼。

    丁玲儿也知道她所言之意,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随后转移话题道:“明日武决怕是云少不会参与了。也罢,他对天元商会所做的已经够多了。”

    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商会之事,双决胜负已然不是那么重要了,一颗心空荡荡的无所依托,无所归属。

    洛云裳眉头一皱,坚定道:“放心吧,明日云少一定会想通的,我们相信她,亦如我们也相信你一般!”

    丁玲儿一眼扫过,三人都是坚定的神色,带着丝丝笑意,心中暖意流过,那无所寄托的心灵在此安放下来。

    李云霄在小屋之中,四人的交谈他听得清清楚楚,他何尝不知其中有蹊跷,但宇文博之死对他打击极大,那种无力感和当初在炎武城一般无二。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子,友人,抓的抓,死的死,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自己面前,只能毫无力量的看着,看着,看着……

    他痛恨这种感觉,前世飞扬跋扈之时,虽说不是天下无敌,可以为所欲为,但凡事只求一心,即便不敌,至少有反抗的力量,任何事都能够为之一搏,而这两次,他却连搏击的资格也没有。

    只因实力相差实在太大。

    虽然平日里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感觉,但那只能在年轻一辈中称称雄,遇到这个大陆上真正高手的时候,根本上不得台面。

    我辈武道之所求,无非是让自己翱翔九霄,天空之下再无可束之物。让亲人朋友得庇荫,天空之下再无敢动之人。所有自己在乎的,以及在乎自己的,都能自由自在的,有尊严的活着!

    尊严、活着……

    李云霄默念着这两个字,一闪便隐入界神碑中。

    修炼、修炼、疯狂的修炼!

    此刻唯有疯狂的修炼才能发泄他心中之恨,才能弥消内心的痛苦。

    翌日,晨曦破晓,武决之战在中央广场之地开启!

    严格说来已经是武决的第二天了,但这次才是七大商会参与进来,受万人瞩目。

    武决的安排和术决一样,都只有七大商会的席位和一些零散的坐席给武帝级别的强者,其余之人任你是一会之长也好,武尊巅峰也罢,都得老老实实的站着。

    决战之地乃是在一件九阶玄器——天罡珐琅盘上!

    这天罡珐琅盘本身就是一件专为决斗而炼制出来的玄器,造型极为精巧美观,乃是采用天下三百多种最为坚固之物参合在内炼制而成,放大了出来就是一座气势磅礴的擂台,底座由七层构筑,每一层上面都凝刻有强大至极的阵法,以护住玄器在比斗之时被武者损伤。

    这种天罡珐琅盘也不知是何人在何时所造,流传下来的一共有两件,一件落入商盟之手,还一件原本在圣域之中,数十年前的天地风云榜便是在另外一块天罡珐琅盘上武决,只不过在五十进二十的进阶战中就被人彻底打爆,不复存在了。

    如今整个天武界下就剩这块独一无二的存在。

    崔博等人联手将天罡珐琅盘祭出,顿时空间一凝,一股蓬勃之力从几人联手的阵诀之中扩散开来,一块如墨锭大小的玄器在众人联手解封下,缓缓变大,在中央之地展现出来,传来阵阵澎湃的器蕴和古意,让所有人在这种雄伟庄严的力量之下屏住呼吸,肃然起敬。

    “轰隆隆!”

    阵盘降落,压在大地之上,就震起冲天的尘灰,让人眼不能视。

    四尊高大的武士塑像立在四个角落,手中施展着不同的招式,有的握拳,有的出掌,还有的双手结印,无一不是高大威猛,给人一种极其霸气之感。

    崔博飞身而入,第一个踏足在天罡珐琅盘上,目光扫视之下,全场一片肃静。

    他微笑着朗声道:“商盟武决,正式开始,先是由各商会领队之人进行抽号。”

    一名婀娜多姿的妩媚少托着一个金色圆盘走上前去,上面放置着一排排的圆形小球,闪烁着青色光芒。

    崔博笑道:“抽号之物采用碧霞石制作,任何人都无法用神识探得其中情形,已经由七大商会领队之人检查分辨过,绝无问题。”

    他屈指一道劲气弹出,射在那金色圆盘上,上面的二十个青色小球瞬间飞入空中,在天罡珐琅盘上空不住的旋转起来,“二十位领队之人,请抽取吧。”

    十多道身影凌空而起,抓向那空中小球,随后落在珐琅盘上。

    只剩下最后一枚,崔博举起手来就飞下,落入其手,紧接着一道光芒打出,射在珐琅盘外,展开成一道水幕,二十个金色的名字在其中闪烁不停,他笑道:“诸位,号码公布出来吧。”

    台上众人逐一展开自己手中之号,目光不断的在别人手中扫视,以寻找第一次对决之人。

    让人意外的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第一时间汇聚在了丁玲儿手中,只看到一只粉嫩洁白的拳头。

    权民轻笑道:“丁小姐,看你样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莫非是手中号牌是必死之号?”

    丁玲儿的目光从天元商会席位中央那个空荡荡的坐席上收敛了回来,冷冷道:“必死之号?试问有哪一组能够让天元商会必死的?是你们吗?权长老。”

    她的话中寒着极度冰冷之意,目光也冷冷直视过去。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这完全不是丁玲儿那温文尔雅的性格,美艳的外碑下仿佛藏了一柄尖刀,开始露出锋芒刺人。

    权民愣了一下,随即“嘿嘿”一笑,道:“丁小姐很大的火气呢,我看那李云霄现在还没有现身,莫非是出了什么状况?”

    丁玲儿冷冷道:“似乎你们的亲家也没来,权长老不关心自己的事,倒是对我天元商会颇为关心啊。”

    曼多商会的席位上,同样缺席了尘风,就是水洛烟也没有看到人影。

    权民脸色一僵,浮现出丝丝怒气来,他现在最恨人家谈“亲家”这两个字,着实让他感到一阵丢人,狠狠道:“这就不需丁小姐操心了。希望等会李云霄不要遇到尘风,否者输了事小,死了就不好玩了。”

    他举起自己手中的号码球,青光一闪,浮现出一个“六”字来。

    “啊!”

    台上一名老者立即脸色发白,满是懊恼之意,连连摇头不已,叹自己运气奇差。他举起手中号牌来,也是第六,心中生出无奈之意来,对上尘风几乎是必死之局。

    其余之人也都十分紧张,生怕遇到尘风、厉飞雨和李云霄这几大夺冠热门。其实遇上七大商盟的弟子都是必死之局,那剩下的十三家只希望彼此之间相遇,还可以多撑几场。

    丁玲儿缓缓展开双手,那青色小球上一个偌大的“七”字。

    许多人都重重松了口气,只有一名商会代表铁青着脸盯着丁玲儿的手,脸上如罩寒霜,冰冷不已。

    他手里也正拿着一个“七”字号牌,碧霞石的原料都被他五指灌入元力之下捏的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