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74章 留待何人?
    李云霄浑身大震,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突破那武帝的全力镇压,他脸色一片冰冷,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博苦笑一声,摇头道:“被人暗算了,只是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怎么我就没有这么大的命。”

    李云霄脸色铁青,双目中怒火焚烧,低吼道:“是谁?是谁做的?!”

    宇文博叹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我无法告诉你,等你有实力知道真相的时候,自己可以查的出来。不过……”他略微犹豫,还是叮嘱道:“不过我提醒你,千万要提防丁玲儿!”

    “什么?!”

    李云霄的身躯大震,眼里满是难以相信,这个名字灌入耳中,几乎炸裂他的耳膜,震入心房,心神受到的冲击甚至比重伤他肉身还要来的强烈!

    那武帝的一招终于落下,他的瞳孔倏然发大,想要去抓住宇文博,却显得那样无力,巨大的光芒在眼前绽放,他用手捞了几下,却什么也抓不住。

    “去年紫陌青门,今宵冰魄云魂,断一生零落,千秋万古,来年狂歌痛饮处,留待何人?”

    宇文博的身影在光芒中越来越淡,只留下轻轻的诗吟在黑夜长空中响起,带着对生的眷恋和叹息,最终消散。

    李云霄的瞳孔变得一片空洞无神,挥手一抓,全落了空。

    白衣男子见宇文博灰飞烟灭,这才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冷色来,哼道:“还是没能抓捕回去,不过死了也总比逃掉的好,走!”

    他轻喝一声,右手五指一抓,那个金色蝌蚪文在空中瞬间消失,左右也是掌力一推,便震开了郝连少皇,身体在空中连连闪动之下,就高高临空而立,那两名武帝也倏然回到他身后,三人都是冷冷俯视下方。

    白衣男子淡然道:“寂寂长夜,打搅诸位了,抱歉。继续休息吧,明日还有武决呢。”

    身后的两名武帝脸上浮现出不屑的冷笑,三人在空中一闪,身影就缓缓的淡化,最终消失在长空中。

    整个黑夜变得一片寂静下来。

    “云少!”

    莫小川两人急忙冲了过来,郝连少皇看着李云霄冰冷的脸色和空洞无神的目光,惊道:“云少,你没事吧?”

    李云霄整个人呆滞在那,如同失了魂一般,显然是刚才之事对他的冲击太大了,无法回过神来。

    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互相望了一眼,都难掩心中的震惊之情,能够让李云霄受到如此巨震之事,绝不简单。

    莫小川小心的问道:“刚才那道魂影是何人?”

    李云霄那空洞无神的双眼渐渐恢复了过来,扩张的眸子开始急剧缩小,光芒却是极度的凝练起来,越发冰冷,让两人都是感到丝丝寒意,忍不住心颤。

    “噼里啪啦!”

    李云霄的双拳猛然间握的铁紧,一连串的骨爆之声响起,空气也在被压缩的层层暴开来,他用低沉的声音一字字嘶声道:“宇-文-博!”

    “啊!是他!”

    两人都是****一震,骇然相望,他们终于明白李云霄内心的愤怒何来了。

    刚才在他眼前被杀的,竟然是昔年好友!

    两人心中都太多疑惑,既然是宇文博,为何会在此地出现?又如此轻易的被人截杀?

    “云少!”

    外面涌入大量的武者,都是天元商会之人,刚才的打斗他们直接被那武帝强者一招震了出去,虽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却无一人毙命。

    特别是丁玲儿和洛云裳,抢在最前面,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扶着李云霄的手臂,同时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股煞气,皆是浑身一震,目光询问似得望向莫小川和郝连少皇。

    莫小川和郝连少皇都是皱着眉头,此刻人多混杂,不便明说,都是默然不语。

    李云霄突然盯着丁玲儿,冷冷道:“刚才你们冲进来时,那名武帝一招出手,可有人伤亡?”

    丁玲儿心神猛然一震,李云霄那冰冷的目光如同刺骨寒刀,直入她的心扉中,没由来的一阵疼痛。虽然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那目光中的冰冷和漠视,却是从未在李云霄的眸子中见过。

    她突然间觉得觉得自己坠入冰窖之中,心一下子破碎开来,浑身好冷,好怕,一些子慌乱了起来,声音颤抖道:“没……好像没……,为何云少要这么问……”

    李云霄眼中的冷意更加寒了起来,道:“你这些手下很强啊,在武帝一招之下竟然没一人死?”

    丁玲儿脸色一片灰白,没有任何血色,不知如何回答,只是身体不由得哆嗦起来,觉得越来越冷。

    洛云裳也发现了不对,李云霄身上传来的冷意从手中蔓延到她身上,也是一阵冰寒,但那九阳神体在这一刻涌出一片暖意来,直接化解了冰冷,甚至通过双手传到了对方体内。

    李云霄感受到那丝丝暖意,眉头轻蹙,浑身的暴戾之气锐减,眸子中的寒气也渐渐驱散,他也觉得自己的质问有些过分了,叹口气道:“我有些乱了,要一个人静静,你们先离开。”

    丁玲儿一阵酸楚涌了上来,大颗的眼泪簌簌而下,抿着嘴尽量忍着不让自己大哭出来。

    李云霄不再理会众人,转身便进入小屋内,将门关上。

    除了莫小川和郝连少皇外,所有人都是不明所以,一个个愣在那,有几人更是心中有气,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云少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我们看他这边有状况,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听他那话的意思好像是巴不得我们被打死似的,太气人了!”

    “就是,虽然大伙实力低微,但也因为敬佩他,敬佩丁会长,这才冒死前来,他竟然说出如此让人寒心的话!下次再有这种事,我翻个身继续睡觉!”

    “连丁会长对他那么好,都被他给气哭了,此人当真不可理喻,下次谁也不要来了!”

    听着大伙的抱怨,莫小川和郝连少皇都是皱起了眉头,正要解释时,丁玲儿突然开口了,平静的说道:“事出有因,大伙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并不知道,大家千万别因为表现而产生抱怨,从而怀疑云少。这些日子相处以来,云少的为人处理大家都应该清楚,这其中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情况。”

    她的泪痕还挂在脸上,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是异常的平静,眼中看不出任何神采。

    “嗯,丁会长说的也有理,云少似乎也受了不小的打击,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大伙都散去吧,一定可以云见天开,明日云少还有武决之事,让他冷静会吧。”

    丁玲儿的威望极高,一开口便有人响应起来,人群这才渐渐驱散,只剩下丁玲和莫小川等四人。

    洛云裳上前去微微挽着丁玲儿的手臂,终于人群一散,丁玲儿身躯颤抖一下,再次大颗的眼里淌了下来。

    洛云裳赶忙安慰道:“玲儿妹妹别伤心了,你刚才不也说云少定然有隐情吗?”

    丁玲儿微微点了点头,虽然如此,但一想到李云霄刚才那如陌生人一样的目光,内心就一阵的害怕和冰冷,还有极度的无助。

    洛云裳望着莫小川两人,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莫小川叹了口气,道:“其中原委我也不是太清楚,只不过刚才云少的一位故友在他眼前生生被人杀死了。”

    “啊?!”

    两女都是一惊,眼中露出骇然之色,丁玲儿委屈无比的心情也一下子抛开了,仔细聆听起来。

    莫小川将事情仔细说了一下,其实整个事件的过程十分短,他也不过就是出了两剑而已,仅仅是两剑的时间,宇文博终究是被杀了。

    “宇文博……”

    丁玲儿惊道:“万宝楼三长老,为何会在我们小院之中向云少求救?万宝楼此刻有崔博和三名长老坐镇,若是他去了万宝楼驻地,怕是没人可以伤他吧?”

    众人也都是十分不解,洛云裳皱眉道:“听你们说,那宇文博逃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魂体,也就是说敌人异常的强大,连他的肉身也在一早就消灭了,这的确有些奇怪。而且能够无声无息灭在宋月扬城灭杀宇文博的人,实在令人猜测的有些惊恐啊。”

    三人都是心中一震,洛云裳的话中之意他们都想到了,能有这番实力之人,的确是屈指可数。

    莫小川脸色凝重道:“而且宇文博逃到此地向云少求救,却没去万宝楼,那杀他之人莫非就是万宝楼之人?”

    郝连少皇摇头道:“你这个分析也有道理,但是如何解释那白衣人所说的主上命令?”

    莫小川敲了敲额头,沉思道:“这也正是百思不得其解之处啊,那白衣人的确说了主上命令不得在此地杀人,似乎对天元商会十分照顾呢。”他露出古怪之人望着丁玲儿。

    洛云裳瞳孔一缩,怒道:“莫小川,你这是什么眼神!”

    莫小川苦笑一下,将脸孔扭了过去,道:“不得不让人联想啊。”

    丁玲儿浑身一震,颤声道:“云少便是因为这个所以怀疑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