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73章 白衣男子
    那淡淡的白色人影,正是宇文博的模样,显得凄惨无比,他脸上的样子十分迫切,急道:“古飞扬,救我!”

    冰魄之杀飞而下,一脸的焦急。

    李云霄浑身一震,自己的身份果然早有人看破,而宇文博竟然成了这副模样,定然有重大之事发生。

    突然一道冰冷不屑的哼声响起,道:“堂堂的万宝楼三长老,如此东躲西藏,这般狼狈可好?”

    宇文博脸色惨变,身上的光芒晃动的厉害,正显示出他内心的极为不平,双眸中满满的惊惧之色。

    天空突然被拉出一条裂缝,二道身影转瞬落下,动作异常对称标准,目标正是宇文博。

    李云霄同时大惊,那二道身影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全是九天武帝!

    他来不及细想,身体在原地一闪,就瞬移了上去,挡在宇文博身前,两柄北天寒星骤然出手,在身前化出一片剑海,往两人身上推去。

    这全力一剑,为的只是替他抵挡一些时间,毕竟对方都是武帝强者,想要拦截下来是不可能的。

    李云霄一招出手后,眉心中天目一开,界神碑骤然射出,在黑夜中如同一枚星子划过长空,要将宇文博收入进去。

    无论发生了何事,只要进到界神碑内就一切都安全了。

    就在此刻,宇文博身前的空间突然破碎掉,直接露出一个白衣人影,就好像他一直都隐藏在那,只不过伪装突然消失了一般。

    白衣人影沉稳的脸孔上浮现出轻蔑之色来,嘴角更是挂着一丝冷笑,轻轻一掌拍出,整个空间为之一阵,似乎四周的规则之力在他的掌力之下全都汇聚而来,轰向界神碑。

    “轰!”

    巨大的震颤之声,界神碑在此人的一掌之下震飞了回来。而同一时刻,那两名武帝也破开了他的剑海,纷纷出手,两股力量相互交织在一起盘旋而下,穿梭在李云霄四周,要将他震得粉碎。

    而且两人似乎有备而来,一早就知道他会瞬移一般,拳风之下将所有的空间通路尽数封死,无法动用魂力瞬移。

    “住手,不要杀他!”

    白衣男子轻轻冷喝一声,眸子中闪动着冰寒的寒气,居高临下的望着李云霄,脸上尽数都是轻蔑之色。

    李云霄脸色凝重无比,刚才那两名武帝联手一击若非被这白衣人喊停,他怕是直接重伤倒下了。那两名武帝似乎专门修炼的联手秘法,能够晋升武帝已经是天纵之才了,很少有人会进行团战,这两人对付他一名武皇都要联手,完全不给人活路!

    “哼!”

    两名武帝同时重重哼了一声,急忙撤手,各自施展出不同的印诀来,在空中结合在一起,那两股交织在一起的攻击立时散开,化作两股不同的力量分射开来,消失在天际。

    宇文博在白衣男子出现的瞬间,就脸色大变,急忙朝远处逃遁而去,他知道李云霄此刻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救他。

    可就在他冲出才十多米,就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的阻挡,无法突破半分,顿时脸色灰白一片,满是惊恐和绝望。

    白衣男子双手结印,直接囚禁了一方天地,任何力量都无法突破,他轻笑道:“宇文博,既然我们出手了,你就别指望有人可以救你了。”

    “是吗?”

    莫小川冰冷的声音响起,一道剑气在黑夜如闪电破空,瞬间袭至,化作一道剑海,轰隆隆而下,照的四周一片明亮。

    李云霄也倏然动了,他知道莫小川的一剑之威,足以破开那囚笼,身化雷霆飞袭而上,穿梭在黑夜里不过瞬间,等待剑气破笼的一刻下去救人。

    “没用的!”

    冰冷不屑的声音响起,白衣人随意抬起右手来,握拳往莫小川的剑气上轰去,众人只觉得四周空间在这刻倏然收紧,仿佛瞬间被凝固了一般,受到极大挤压。

    李云霄瞳孔骤缩,他明白这是空间内的所有能量都被此人抽取一空,即便他身化雷霆,也在这帝气之威下被死死镇压住,无法动弹了。

    而白衣男子一招抽取了天地之力后,便化作无穷掌力,轰向莫小川的惊天一剑!

    拳风还未抵达,剑芒就受到那挤压的空间之力影响,开始变形了,随后掌风攻至,直接将那剑气压制住,竟然被硬生生的困在空中,无法触及囚牢!

    “什么?!”

    莫小川和李云霄都是心神大震,如此强大的一剑竟然被此人随意一拳就压制住!

    白衣男子的实力甚至还在须丹荷之上!

    他到底是谁?

    那僵硬的脸孔上没有表情,极度的陌生。

    此刻数道人影也从天元商会驻地中冲起,围拢而来。

    “哈哈,被人制住了吧,还是得我来救你!”

    郝连少皇的身影骤然浮现,那白衣男子拳意压制之下竟然丝毫不受影响,同样的一拳轰出,自成世界荡漾开来。

    “嗯?你就是那个专心只修一拳之人?果然拳意通天!”

    白衣人眼中露出讶异之色来,随后淡然道:“只是修为太弱,可惜如此拳意世界。”他语气化作命令,道:“抓住宇文博!”

    随后那施展出牢笼的左手收了回来,在身前捏诀,两指同时点出,冲入郝连少皇的拳意之中,如同一个漩涡之眼旋开,巨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入,开始将那拳意世界压得不断收缩。

    他左右手分别出招,竟然轻易将两人全部困住!

    剩下的两名身影闪动,一人朝着宇文博而去,一人在空中踏出一步,就来到众人之前,冷冷的望着天元商会冲来的那几道人影,身上杀气澎湃而出!

    白衣男子感受到那股杀气,眉头一皱,道:“拦住他们即可,主上有令,不得在此地杀人。”

    那名武帝的脸孔抽搐了一下,眼里露出不甘之色,右手在身前凝聚力量一挥而出,好似棉花糖一般拉出一条长长的光芒,直接弹射了出去,在不远处倏然膨胀开来,余波之力好似海浪推开,虽然凶猛却不凶残,立即将那几道光芒淹没进去,远远震开。

    另一名武帝则是瞬间出现在宇文博上空,狰狞的朝他抓了过去,另一只手上浮现一方小盒,拇指轻轻一挑就倏然打开,里面露出一个金色小阵,正是用来困住魂魄的。

    宇文博的魂影在空中光芒闪烁不定,突然凝指点出,一道攻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在那名武帝掌心,竟然如绝寒之物入手,整个手臂上瞬间结出冰花,掌势一凝。

    宇文博在一击之后,身影更加暗淡起来,立即化作一道光芒冲向李云霄。

    “废物!”

    白衣男人倏然冷喝一声,眼中爆出怒气来。

    那名武帝脸上浮现出羞怒之色,手中帝气一凝,立即震碎冰花,一拳轰出,随后追了上去。

    “恶、允、悦,恨……”

    一道道低沉的声音从莫小川口中念出,天诛荡魔剑上震出道道剑芒,一股恐怖的气息散发出来。

    白衣男子脸色微变,虽然莫小川的实力他并不放在眼里,但这柄天诛荡魔剑可是九阶巅峰存在,而且莫小川一直以身养剑,祭炼在自己体内,用全身精血和魂元去滋润它,随时可以解放出最大威力来!

    “爱、绝、声、触……开!”

    随着最后几个字吐出,宝剑上发出恐怖的颤鸣声,剑灵在一声声的嘶吼,对被人压制感到极其的愤怒发狂,剑意一下子骤然增强,摧枯拉朽般破开白衣男子的拳意镇压!

    “哼,的确有两下子,难怪主上会让我亲自盯着这边。”

    白衣男子虽然惊讶,却丝毫没有慌乱,右手变了个诀印,一道古怪的符文破掌而出,手中一片金光灿烂,一掌拍下。

    一个金色的蝌蚪文在他掌心上飞出,化入空中骤然变大,好似无穷规则出现,再次将莫小川的剑意压了下去。这一次连那剑灵的嘶吼也一道压制住了,似乎没了声音。

    “什么?!”

    莫小川大惊,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哪怕再如何不敌,剑灵的嗜血战意就从来没有消减过,此刻他能够分明的感受到那剑灵似乎没了脾气,内心的震骇是无以复加,“怎么会这样!”

    李云霄也是瞳孔骤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来,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在战斗中施展出这种金色蝌蚪文来,证明白衣男子是真正掌握了这一个字!

    他顾不得震惊,在莫小川破开那拳意镇压的时候,他身上的压制也得到了释放,直接瞬移过去,伸出手要将宇文博拉入界神碑内。

    白衣男子脸色大变,急忙喝道:“若是不能得,便直接毁了!”

    那名武帝心神一震,猛然间瞳孔内爆发出极大的怨气来,如此小的任务他都没能完成,屈辱感在内心蔓延,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在身上爆发出来,临空将宇文博镇住,随后直接张开口来,吐出一道剑气,飞袭而下。

    李云霄大惊,在对方帝气的镇压下,自己的力量完全无法渗透进去。

    宇文博脸上露出一丝决然,无奈的苦笑道:“生死有命,想不到还是没能逃脱。老友,一见之下竟成永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