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68章 斗智
    李云霄心中微微一动,诧异的望着那些剑芒,喃喃自语道:“这是……神识所化剑芒?”

    他单手掐决,整个人化作明晃晃的虚影,消失在原地,直接瞬移了出去。

    那些剑芒穿透他留下的残影,就全部消失不见。

    “果然是神念所化,这第八层到底是何考验?”

    李云霄皱起眉头来,四下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座峭壁上凝刻着几个大字,他喃喃念道:“只留一人?这是何意?”

    一道狰狞的声音传来,带着残忍的冷笑声,道:“就是只能留下一人的意思,这么浅显你还看不懂吗?”

    “萧景明?”

    李云霄一惊,随即回过了神来,冷静道:“难怪刚才看到雷风商会那人憎恨的眼神,想必他就是你送出去的吧。”

    萧景明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前方虚空之中,傲然临立在那,高傲冷峻的盯着李云霄,露出满脸的不屑和仇视,讥笑道:“看不出你还挺镇定的。不错,那人实力不错,可惜遇上了我。如果没有我参赛的话,这次冠军应该就是他了。”

    李云霄点头道:“原来如此,这关的通关条件应该就是搏杀的剩一人了,但剩一人的话仅仅是获胜条件而已,那如何才能去往第九层呢?”

    “第九层?”

    萧景明大笑道:“真亏你敢想啊,第九层……,那可是九阶大术炼师才能去往的地方,在整个天武大陆都是风貌棱角般的存在!你觉得在三十岁之前可能会有人达到第九层的条件吗?所以我认为,这术塔在设计的时候就一共只有八层而已。”

    李云霄听得不住的点头,萧景明分析的十分有道理,和他的猜测也是一般无二。而且以他这般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绝对是人中龙凤一样的存在,将来成就甚至还在尘风之上。

    “你还有什么疑惑没有?我一并帮你解答了,虽然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恢复魂力,但在我面前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作为你彻底被我大废之前的待遇,我只求你等会不要像刚才那个废物一样,那么快的就认输了,让我多虐你一会。”

    萧景明冷冷说道。

    李云霄点头道:“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可以不这么逗逼吗?”

    萧景明这次出奇的没有生气,只是身上的寒冷之气愈重,狞声道:“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彻底挨打的准备啦!”

    他举起手来,一挥而下,一道凌厉的精神力直接化作明晃晃的飞刀,射向李云霄。

    这里本就是虚弱的精神空间,他们的身体都是由各自神识所化,可以随意变换。

    萧景明在一招攻击之后,整个身体立即变成一只白额猛虎,仰天咆哮一声就大冲下来,震得空间一阵颤抖。

    李云霄冷冷一笑,虽然萧景明的魂力要强过他,但是论战斗经验的话,两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他单手掐诀,身体立刻变得纤瘦细长起来,化作一根绳索,弯弯曲曲的就躲过了那些飞刀。

    绳索在空中绕成一圈一圈,迎着老虎而上,要将它尽数捆绑起来。

    老虎大惊,猛然间在空中变成一只大螃蟹,怒目等着小眼珠子,朝空中挥舞起两只巨大的钳子,朝李云霄所化绳子剪去。

    绳索不断后退,大螃蟹紧随而上,空中尽是“咔擦咔擦”的钳子声响。

    绳索逃了一阵后,在空中变成一只巨大的毒蝎子,猛然一甩尾巴,就往螃蟹身上扫去。

    “砰!”

    这精神力所构建的虚幻空间一下震荡开来,两人的兵器撞击在一起,毒蝎子被那螃蟹的左钳震得后退几米,大螃蟹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高高举起右钳狠狠的剪了上去。

    “咔擦咔擦咔擦!”

    空中传来一连串的声音,毒蝎子在一震之后,似乎有些忌惮和他硬碰硬了,飞速后退。

    “想逃?乖乖束手就擒吧!”

    螃蟹大笑起来,追了上去,这个空间完全就是比拼魂力的强弱,他稳压李云霄一筹!

    毒蝎子飞串逃了一阵后,再次变化起来,这次变回了人形,居然是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双目如星,剑眉上扬,一身紫袍随风而动,肩上扣着一件描金的百花披风,威风凛凛,透着一股绝强的上位者气息。

    长者双目中迸射出光芒来,直视着大螃蟹,剑指而上,大声喝道:“孽畜!见了本座还不快给我跪下!”

    大螃蟹浑身一震,细小的双目中透着一丝恐惧和愤怒之色了,怒吼道:“李云霄,你真狗胆!休要给我乱变!”眼前的这名长者,竟然是他们刀剑宗宗主尘段天的模样,而且神态气质都是惟妙惟肖,几乎以假乱真!

    就在大螃蟹浑身一震,神识稍稍失守的一刻,尘段天倏然出手,一柄紫色长剑从腰间弹射而出,直接化作一条巨大的紫蟒,露出两颗獠牙,吞噬而来。

    “就算你变成宗主模样又如何,那低微的实力摆在那,唯有一败!”

    大螃蟹骤然间化作一只巨大的老鹰,和那紫莽缠斗在一起,不过两个回合,紫莽便完全不敌,飞速后退回来。

    尘段天单手掐诀,立即将紫莽化作剑形握在手中,一招剑势缓缓抬起。

    “嗞!天谴!竟然是天谴之势!”

    老鹰一下子就凌乱了,虽然这天谴也只是徒有其形,说到底还是精神攻击,只不过换了一个好看的外表而已,但对于他内心的震骇还是无以复加的!

    而且眼前所见,乃是他们宗主亲自出手施展天谴一剑,那惟妙惟肖的动作和气势,顿时让他内心就柔弱了三份,生出一丝惧意来。

    “天之威严,一剑天谴!”

    尘段天冷冷高声喝道,那声音竟然也和真的尘段天一模一样,震入老鹰的内心,巨大的恐惧在心中蔓延出来,就仿若是真的尘段天亲临,生不起一丝抵抗之心。

    剑势徒然斩下,老鹰惊恐的大叫一声便飞快的朝身后逃去,虽然那剑势的力量他完全可以抗衡,但内心已经彻底慌乱了。

    “轰!”

    一剑震在老鹰身上,几根羽毛飘落下来,他在空中颤抖了几下,渐渐化出萧景明的模样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显然是这一剑已经伤到他了。

    “大胆!竟敢直视本座!还不给我跪下!”

    尘段天再次大喝起来,居高临下的冷然盯着萧景明。

    萧景明身躯颤抖了一下,随即就恢复了过来,眼中的恐惧渐渐消散,变为一片冰冷,“你果然有一个狗胆,什么人都敢变!明知你是假的,却依然让我生出惧意,不得不佩服!”

    尘段天瞳孔微缩,看着对方那清明似乎不惧的眼神,知道自己这一下变化的作用已经失去了。毕竟内心知道是假的,不过是借用尘段天平时在众弟子之中的威严起到奇兵突袭的效果而已。

    “怎么?没辙了吗?”

    萧景明寒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如何见过宗主大人,并且还见过天谴之剑,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没辙了,没辙了就给我去死吧!”

    他猛然俯冲下来,右手化作一方巨大的锤子,想要一下将尘段天砸成肉饼。

    就在巨锤要落下之时,萧景明猛然瞳孔一缩,急忙收住了手中攻势,吓得整个身体连退数米,一颗眼珠子都几乎要掉了下来,豆大的冷汗淋漓而下,怒吼道:“你……你……你要做什么?!!!”

    只见下方一袭白衣,尘段天早已不见了,此刻却是一名绝色女子,正是那水洛烟,正含情脉脉,楚楚可怜的望着他,那酸楚的样子人见犹怜,而更让萧景明抓狂的是,水洛烟的一只手开始轻解罗衫,露出里面如雪的肌肤来,还有那红色****,上面绣着的竟是******。

    萧景明只觉得一下全身血脉喷张,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鼻孔里一片热流,喉咙更是干渴的要命,怒吼道:“你亵渎我的女神,该死,该死啊!”

    他口中嘶吼着,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动作,眼珠子盯着水洛烟那解衣裳的手一眨不眨,喉咙里传来不断咽口水的声音,全身紧张万分。

    此刻水洛烟已经脱到了最后的****,口中还传来低声**的梦语,让他呼吸都几乎停了下来,丝丝的盯着那最后一个动作。

    终于,****扯了下来,萧景明的精神高度紧张到极点,猛然将眼珠子张到最大!

    “啊!!!”

    一声惨叫传来,他似乎见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之事,脑子猛然间就懵了!

    那****之内,竟然是尘段天的脸孔,正在吹眉瞪眼,做着鬼脸……

    “哈哈,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水洛烟那胸膛上的尘段天脸孔大笑不已,她手中则是浮现出一柄长剑,在萧景明失神的瞬间就斩了过去,倏然将他整个人一劈为二!

    萧景明被斩成两半的人影化作两道光芒,飞速的朝身后退去,再次合而为一,但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种锐利之气,显然是魂力在那一剑之下损耗极大。

    他铁青着脸,望着眼前这个水洛烟模样的人,胸膛上却是尘段天的脸孔,气的肺都炸了,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死死的盯着李云霄,恨意滔天!

    推荐一本朋友的新书《傲天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