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60章 术决之塔
    李云霄心中微微一跳,皱眉道:“刀剑宗?女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似得,脸色有些古怪起来。

    昨日一战回去后,便立即闭关恢复,到现在才出关,也没有和任何人谈起与尘风一战的事。现在似乎明白了为何刀剑宗之人会出现在宋月扬城外了,如果说眼前这人是为了参加术决,那尘风……

    他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妙了,昨天反正没人认识他,那刀剑宗宗主之子打了也就打了,打完拍拍屁股走人便是。但若是明日尘风出现的话,岂非就认出他来了。

    他性子自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只不过现在实力低微,还无法跟七大超级势力这种庞然大物抗衡。

    丁玲儿也细细的在他耳边述说,将曼多商会之事略微讲述一下,果然和李云霄的猜测一般无二,不觉有些头疼起来,希望那尘风伤势太重,明天无法参赛才好,他现在后悔了,为何昨天没再踩那尘风几脚,多断他几根骨头。

    丁玲儿看出他面带担忧之色,以为他是得知对方身份后开始担心了,坦然笑道:“没事的,无论是面对刀剑宗,还是谁,天元商会始终都和云少在一起!”

    李云霄知道她误会了,但心下还是微微感到,轻轻笑了笑,也不做解释。

    “放肆!”

    萧景明勃然大怒,以他高高在上的身份,本就容不得有人冒犯,更何况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这是每个男人的大忌,他当场拍案而起,一柄长剑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就直刺了过去,要取李云霄性命。

    这些商会之人在他眼里看来,都是一群乡巴佬,他能来参加这术决就已经是给足他们面子了,竟然还有不长眼的想要找死。再看清楚李云霄五星武皇级别的修为后,想也不想就直接出手了。

    “不可!”

    权民大惊一呼,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萧景明也不太听他管束,大急之下反倒向水洛烟投去了目光。虽然水洛烟联姻的对象是尘风,却想不到刀剑宗派来的这名年轻术炼师也会对她如此着迷。

    水洛烟则是微微撇过头去,当做没看见,目光随着萧景明的剑凝视了过去,淡淡的看着。

    “无知!”

    李云霄轻哼一声,抬起手来,微微伸出两指望那剑身上一夹,指名拈花,会心一笑。

    萧景明立即发现长剑再也无法动摇半分,不仅如此,一股力量直接从剑身上传了上来,将他的身体也震慑住,顿时心中大惊起来。

    “滚!”

    李云霄轻吐一字,两指一变,在长剑上一弹,顿时发出极强的龙吟之声,震的四周之人耳中“嗡嗡”不停。

    而萧景明在那巨力震荡之下,半边身体都为之一麻,整个人更是朝曼多商会的席位震飞了回去。

    权民急忙飞身而起,将萧景明接住,否则摔坏了这位大爷,他也负责不起。

    “该死,该死啊,杀了他,快给我杀了他!”

    萧景明脸色通红的咆哮起来,他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打的过对方,也不敢再上前去自取其辱了,不断对着权民咆哮起来。

    不待权民答话,只听见崔博淡淡说道:“好了,都别闹了。既然都来了,就开始吧。再有胡闹者,一律取消资格。”

    这下萧景明也才安静了下来,不敢过分闹了。他的任务便是取得第一,如果被取消资格导致无法完成任务,那后果十分严重。只是他脸色羞怒的发紫,不敢正视自己倾心的女子,内心对李云霄的恨直接上升到了第一大仇人的高度。

    水洛烟淡然道:“萧公子不必介怀,此人的实力却有古怪,而萧公子乃是术炼大师,自然不能和他比武。不过这人似乎也是天元商会的术决代表,等会萧公子战胜他,自然也就出了这口恶气。”

    “哦?他竟是术决之人?那真是好的很呐!”

    萧景明十指指甲都要掐进肉里去了,死死的盯着李云霄,满腔怒火。

    随着崔博的话响起,偌大的一个广场,挤了上万人,此刻既然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所有人都将目光全部聚焦在中央万宝楼的席位上,等待着他的宣布发言,全都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崔博道:“我也不啰嗦了,老规矩,术决之事,考验术炼师综合能力,同往常一样以术塔的通关程度为判断准则。”他翻开手掌来,徐徐飞出一个七窍玲珑的小圆塔,上面器蕴震荡,闪烁着七道不同的光芒,力量有些混乱。

    “下面,请各商会代表人验塔。”

    崔博首先掐诀一点,术塔上的一道光芒便消失了不见,随后他轻轻一推,术塔立即飞向左边四极门的罗婴。

    罗婴接过后,神识在塔上转了一圈,同样是捏灭一道光芒来,淡然道:“没问题。”再次传给了金钱帮之人。

    李云霄这才看明白了,原来这术塔是由他们七大商会共同封印,交给万宝楼管理的。此刻再次术决,便需要七大商会之人共同查看自己的封印是否完好,术塔是否被人做过手脚。

    由于每人的手法都不一样,而且都极其高明,万宝楼想要突破另外六家商会联手布下的封印在其中做手脚,可能性就是零。而且每家商会解封之前都会对里面再次进行查探,以确保万无一失。

    众人逐一验过后,那术塔传到了丁玲儿手中,只剩下一道光芒在其上闪烁,她仔细检查了下,以独特的手法将那最后一道光芒收回,把术塔推到回到崔博手中,道:“无问题。”

    崔博微微一笑,接过术塔,道:“既然各位代表都已检验了,那么证明这术塔一切正常,那么我就祭出去了。”

    他左手轻轻往前划出,一道青光慢慢浮现出来,拖着那术塔往中央之地落去。

    一接触到地面,顿时发出巨大的震颤之声,缓缓变大起来,几个呼吸之间,就化作百丈之高,方圆三四十米之远,巍峨屹立在宋月扬城中心,高空望去也极尽华美。

    “诸位,钥匙拿来吧。”

    崔博一摊开双手,另外六名代表纷纷取出一块镶金小玉,射向那术塔的大门。

    大门上雕刻着两名老者的模样,一人在打坐炼丹,而一人则是凝雷炼器,两人的神态和动作都描画的惟妙惟肖,就连手中的指印也是基础炼制手法,标准的教科书动作。

    在两名老者的四周,是一个最为普通的炼制之阵,七个阵眼上分别凹陷了下去,缺少一块材料,正是七人保管的钥匙。

    七道光芒射入那阵眼之内,顿时门上传来动静,那两名静态的老者突然动了起来,手中的诀印开始发生着变化,而大门也缓缓打开,浮现出一条廊梯,通向那深处。

    所有人都是屏气凝神,在这一过程中不敢大口喘一声气,直到大门打开,这才一个个呼吸起来。

    “诸位,规矩我就不多说了,这术塔一共九层,分别代表一到九阶的实力,谁能走到最高,谁便获胜。”

    崔博做了个请的手势,道:“现在开始,若是有人在一个境界上停留了超过一个时辰,就代表你的实力只能止步于此,那么便会自动传送出来。取前十人,由名次高低分别获得十至一分,这塔上已经设下年龄禁制,三十以上是无法进入的,参赛的小崽子们,请进吧。”

    这种以术塔作为术道等级的测试,虽然不能完全准确,却也是大陆上比较常见的做法。

    术塔门一开,众人便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多是一些小商会的弟子,以求抢一个好先机。但那不过是自我心理上的安慰而已,正真的成绩和先后顺序是无关的。

    一名看似中年的男子忐忑不已,问道:“我今年正好三十,是否可以参加。”

    崔博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自己过去一试便知,若是实际年龄过了,就无法入得此门内。”

    那中年男子一脸的紧张神色走上前去,朝着门内轻轻跨出一步,整个人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了其内,顿时狂喜不已,里面传来他的大笑之声。

    南门兴业冷冷嗤笑道:“不过一名六阶术炼师而已,就算进去又有何用。”

    崔元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这术塔的效用不仅仅是测试实力高低,对于术道修炼好处也是极大的。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多的人抢着参赛,不过是为了修炼一番而已,真正有实力角逐的,也就我们几人罢了。”

    两人说完,也先后进去了。

    “小子,我在里面等你,有种就进来!”

    萧景明竖起指头来点着李云霄,狠狠说道,便直接冲了进去。

    唐心笑道:“一只疯狗而已,不用理会。”

    李云霄根本就将他无视了,点了点头,便随后进去那术塔之中。

    黑色的通道直接向上,很快便是明晃晃的一片,整个内部竟然是真空的,没有任何东西,众多年轻术炼师一个个悬浮在其中,缓缓升起。

    李云霄微微有些诧异,每一种术塔的考验方式都是不同的,这塔看来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也不知是何人炼制,有些古韵的感觉。

    他缓缓走入那黄光内,整个眼前的景色为之一变,化作一片春暖花开的世界,竟然是内有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