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57章 聚首
    金钱帮内,钱无敌身侧一名紫衣青年脸上眉头一皱,似乎心有不服,他的一道魂力从身上溢出,在空中凝化出一定形态来,猛然朝着万宝楼方向而去,目标正是那崔元。

    这种赛前交手实为大忌,参赛之人无不是好好的修养身体,期望以百分之百的全状态进行参战,谁也不舍得赛前浪费一分魂力,更何况是这种大范围,极耗魂力的攻击!

    “嗞!魂力竟然凝形而出!”

    这一下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目光都投向了中央两派之中,露出极为吃惊的神色来。那些参赛选手在震惊的同时,更是各个面露喜色,巴不得他们此刻斗个两败俱伤。

    崔博脸上浮现出不快来,但是转眼望去,张崇却是一脸装死的模样,似乎没有看到,他气的重重冷哼一声。作为副门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可能自己或者下令让手下出手,只能让崔元自己硬接了。

    崔元倒显得十分随意,一股淡淡的魂力从体内散出,在身外形成一道防御,直接将那紫衣青年的魂力攻击挡了下了。他也不反击,就这样构筑一道屏障防御。

    紫衣青年男子脸色一变,刹那将魂力增大几倍,想要碾压过去,却发现那道屏障也随之变强,只是恰到好处的刚刚挡住他的攻击,似乎不多耗费一丁点气力。紫衣青年男子气不打一处来,各种精神攻击的手法一一用上,却无论如何都突破不了那道屏障,情急之下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更是发狠了的攻击。

    “南门兴庆,住手吧。”

    钱无敌淡淡说道:“留点气力等会发挥了,要想长脸很容易的。等会打败他就好了,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看着,像什么样子。”

    南门兴庆似乎对他有些畏惧,冷冷哼了一声,收回自己的魂力来,但望着崔元的神色却愈发冰冷,后者则是不已为意。

    张崇看了南门兴庆一眼,淡淡说道:“千万别轻敌了,他也许会是你今天最大的敌手,好好休息下吧。”

    南门兴庆脸上虽然还是冷傲之色,却也不敢在张崇面前过于傲慢,点头道:“的确有几分实力,但我还是有信心。”

    他的一下试探,让四周之人的话题全都转向了两人,不断猜测纷纷。

    “那南门兴庆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做到魂力化形!好强大啊,我看至少也有七阶之力吧!”

    “七阶是肯定有的,否则金钱帮也不会让他前来。只是即便七阶,之间的差距也是极大的吧,我看那崔元似乎还要强上几分。”

    “这次术诀竟然如此激烈,七阶术炼师都几乎成了大众货色。我记得上次双会,万宝楼一个七阶术炼师就让所有人惊艳不已,一举夺冠!”

    “呵呵,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是商盟年轻俊彦层出不穷的时候,也许会将整个商盟推向一个无比繁华的时代,甚至抗衡七大超级势力。”

    “抗衡七大超级势力还早,这次正好可以一览刀剑宗的实力,看看他们到底到达了一个怎样的程度。毕竟刀剑宗此次的目标可以第一啊!”

    “哼,第一?我看难度极大!他们也未免太小觑我商盟俊杰了,希望这次能让他们见识一下我商盟的厉害!快看,天元商会的人来了!”

    众人的议论稍稍停了下来,在人群中丁玲儿为首,在大家的拥簇之下而来。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让人好似春风拂面,充满着自信的味道,显得高贵而不可亵渎。

    大家一面欣赏美女,一面将怨恨的目光落在其身后的李云霄身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南域土著,一下就众人心目中的女神泡了过去,当真是该死!不仅丁玲儿,连水洛烟也是这次名花落主,这次的术武双决,将是商盟所有年轻男子彻夜难眠的一次。

    所有人都是同一个心思,该死的李云霄,该死的尘风,这两个外来户,不仅抢了我们的风头,还要抢我们的女人!这一下所有年轻男子都同仇敌忾起来,希望有人能够力压这两个外来户,给他们商盟本地男争口气。

    “丁小姐,如沐春风的样子,似乎信心满满啊!”

    崔博眯着眼睛笑道,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其身后的李云霄身上,还有那一剑灭杀了天一阁长老的莫小川,也值得他多打量几眼。

    丁玲儿笑道:“不过是争个名额而已,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但若说是要取代万宝楼成为商盟翘楚,我看还是有点玄乎。”

    她的话顿时让所有人一愣,丁玲儿一贯都是谦卑有礼,左右逢源的海绵性格。这一下却一改往常形象,话语之中变得这般带有攻击性,如同一把利刃,稍稍露出峥嵘来。

    万宝楼中一张枯黄的脸皮转了过来,神色麻木,眼光却是异常的犀利,落在那李云霄的身上,似乎要将他彻底看穿。

    李云霄心中猛然一震,仿若自己全身都被那目光看穿一般。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妙之感浮上心头,顺着那眼神望回去,那目光的凌厉之气骤然尽失,却看到一双昏暗浑浊的眸子,和一脸僵硬的神色。

    “云少,怎么了?”

    莫小川和郝连少皇都是察觉到了李云霄的异色,关切的同时问道。

    李云霄从昨日重伤累累回来后,元力就一直未能恢复,让众人担心不已。

    “云少,你……没事吧?”

    听的两人的问候,丁玲儿和洛云裳也是一阵紧张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掩饰的关切和爱慕之意,让众商会之人更是妒火中烧,醋意蔓延。洛云裳虽然不像丁玲儿那般气质逼人,却也是活脱脱的一个大美女,有着另一种风味,与丁玲儿截然不同。

    李云霄淡淡说道:“没事,只是被蚊子叮了一下而已。”

    他的话虽然说得轻松,内心却是一阵波澜涌动,只觉得十分的不好,感觉那张蜡黄色的脸下,隐藏着一张十分可怕的神情。刚才那虽然是淡然一撇,却仿若自己的秘密已尽数被对方获悉,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此人是万宝楼中的何人,以前从未有过印象,难道那天用蓝陨铁试探我之人便是他?

    李云霄心中揣测不已,但无论他如何用眼神试探那人,对方却始终是一张不咸不淡的样子,不愿再理会他。

    丁玲儿晕道:“蚊子叮……,云少,若是有任何不适,请务必不要勉强。”她说的真诚,目光中的柔情变得有些灼热起来,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李云霄有些吃不消。

    “这位便是今日名声大噪的李云霄吗?似乎精神有些欠佳啊,今日的术决也是由你参加吗?”

    崔博看着李云霄露出好奇之色来,他还是第一次见此人,的确有些不同凡响。

    李云霄笑道:“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随意参加也就是了。这位蜡面老头是谁,似乎有些面生啊。”他话锋直指宣玉堂,内心隐隐生出一股冷笑之意来。

    即便是看破了我身份又如何?我李云霄面对任何人何曾退过?既然你有意无意的点破我,那我也就不客气的直指你了。

    万宝楼之人都是脸上浮现出一片不快之色,纷纷露出怒火来,这样点着他们万宝楼的长老喊老头,可是对他们极大的不尊敬。

    宣玉堂则依然是那副木讷的神情,就连脸色都没有转过来一下,似乎对这些丝毫都不关心。

    而席位内也没有看到任光苒和厉飞雨的影子,不知何事竟然缺席了。

    崔博的脸色冷了下来,冷冷道:“这位是我万宝楼的二长老宣玉堂,云少此问似乎极不礼貌啊!”他虽然恼怒,但毕竟是一派副门主,此刻又是代表万宝楼统筹商盟之事,不能丢了风度。

    “哼,礼貌?”

    李云霄冷冷一笑,道:“你们万宝楼伙同天一阁针对我们天元商会之时,可曾想过什么礼貌没?对待恶人,只能以恶待之。”

    他再次将旧事重提,丝毫不给万宝楼任何面子。

    当日之事的结局崔博也听任光苒汇报了,知道李云霄的口舌之利,若是再辩驳下去,怕是越陷越麻烦。

    就在他万分尴尬的时候,一道冷哼传来,“好嚣张啊!不知死活的东西!”

    那道声音冰寒刺骨,带着极重的怨恨和杀气,让众人都是心下一惊,纷纷侧目望去,只见天一阁的须丹荷不知何时已经到来,目光如若毒蛇,冰冷恶毒的盯着李云霄,恨不能当场吞食他!

    李云霄眉头一皱,争锋相对道:“老东西,上次丢脸还嫌丢的不够?”

    “你……,该死的臭嘴,你最好祈祷这辈子千万不要落在我手中!“

    须丹荷气的发抖,梁玉依在她身后脸色也变得有些发白,望着李云霄的目光中充满了不甘和恨意,嘴唇咬的一片血红。

    李云霄嗤笑道:“放心吧,就你们天一阁我还真没放在眼里过,老婆婆,您庸人自扰了。”

    “哇哇!该死,该死!”

    须丹荷气的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脸色亦青亦红,双手在空中乱颤。

    明天开始三更,一直到五月底,这是我答应了大家的!一章存稿都没,压力山大,五一争取能存几章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