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53章 耳光
    四名婢女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尘风也脸上大骇,心中突然有一种恼怒的情绪来,似乎被这种烂人看破实力是一种侮辱,更别谈看破他来历,内心极为不快的怒喝道:“休要胡言乱语!就凭你这区区武皇,怎么会有资格认识我这……”

    “啊,想起来了!”

    李云霄一拍大腿,打断道:“是尘段天的紫蛇之荆棘剑。怎么,他传给你了?难道你是他儿子?额,好像是有点像。”

    尘风彻底惊呆了,对方一下就道出了他的身份,让他立即懵了。

    四名美婢也是彻底呆滞,五人再次打量了下李云霄,一身的污秽和血迹,要说多邋遢就有多邋遢,脸上也是脏的要死,这样的人放在平时,她们能够看上一眼,就觉得是对方莫大的荣幸了,此刻却透着一股子的怪异来。

    春琴突然道:“公子别被他的信口开河给骗了!在整个北域,能有公子这般风度俊雅,还有我们春、夏、秋、冬四美相伴的,大家很容易猜出公子身份来。既然猜出了公子身份,那再联想到宗主的这柄紫蛇之荆棘神剑也就不足为奇了。”

    “原来如此!”

    尘风露出恍然之色,鄙夷的望着李云霄道:“果然是卑鄙小人,你以为这样耍诈,就能逃的一命吗?天真!”

    春琴冷冷道:“原本只是想给你一点点教训而已,现在你真是自己找死了,怨不得我们。”

    “……,无知!”

    李云霄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尘段天亲自来的话我还会忌惮几分,他儿子的话……,这两个丫头对我不敬,看在你爹的份上扇你二十个耳光也就罢了。”

    “找死!”

    春琴只觉得从未见过如此不知好歹的人,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身份,不恭恭敬敬,唯唯诺诺的听从自己吩咐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出言不逊,在她眼中,这已经是天大的冒犯之罪了。

    一道宝剑“铮”的出鞘音响起,寒光一闪,就看到一条白色光影飞袭而下,如同洗练横空,瀑落九天。

    尘风脸上浮现出赞赏之色来,点评道:“春琴的这招一江春水向东流完美演绎出了春水剑法的精髓,这段时间来的修炼成效十分显著啊。下方那柄九阶玄器正好是寒性之物,你拿下这小子后,那柄玄器公子就赏赐给你了。”

    “多谢公子!”

    春琴一听大喜过望,脸色忍不住的浮现出喜色来。九阶玄器即便是对她们,也是不可得之物,手中力道一稳,更是增加了几份元力其中,心急似火的想要取得那剑。

    另外三女各个都是一脸羡慕,暗暗追悔不已,自己怎么就没抢先出手呢,让春琴得了如此大的一个便宜。

    李云霄轻轻吸了口气,身体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十之七八,修为在那雷劫之下,直接连破数星,冲到了五星武皇的层度。随后单手朝那宝剑一点,立即剑芒乍起,北天寒星剑化作一道如虹剑气,冲霄而起。

    两道寒光,相似的剑芒,在空中剧烈冲撞起来。北天寒星剑显得更为凌厉,剑气斩开那春水之力,直接将春琴的一招春水向东流劈开,裂成两半剑芒排开,而李云霄的剑气却是长驱直入,光照九天!

    春琴的喜悦之情瞬间消散,吓得脸色惨白,幸好她实力本也不俗,关键时刻还是从那震骇和惊恐之中回过神来,娇躯瞬间闪动之下躲过了那道冲天剑芒,但那剑气之上的寒意却是让她浑身颤抖,不知为何,目光再次凝视而下的时候,李云霄那清澈如同夜空星辰似的眸子不染一尘,让她心中生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

    另外四人也俱是大惊,骇然的看着那渐渐消散在长空外的剑芒,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是武皇渣渣能够施展出来的力量吗?

    “啪!啪!啪!”

    就在众人惊骇不已,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空中几道清脆的耳光响起,比之雷霆还要让人震骇,让四女瞬间呆若木鸡,尘风在无意之中,没有任何提防,就被李云霄欺身而上,直接扇了三个耳光,这才连连震退。

    整个天空一片诡异般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尘风和四女都一脸的愕然,只觉得眼前一切那样虚幻不真实。

    他刀剑宗宗主之子,闻名天下的公子,万人无不敬仰尊重,普通武者甚至以能够见上他一面为荣,能和他说上几句话都足够一生吹嘘的资本。

    而现在……

    尘风捂着被扇了耳光微微有些发烫的脸,脑子里始终反应不过来,看着李云霄冷冷讥讽的眼神,终于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自己,刀剑宗宗主之子,天下名流,竟然被眼前这个浑身污秽,脏不可堪的年轻人给扇耳光了。若说眼前这人是武道前辈,武帝存在,那也就罢了,可竟然是个和自己同龄的存在。

    “啊!死,死,死!”

    极度的震怒在长空中咆哮而起,尘风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般生气过,一生的愤怒聚集起来也不如此次之多,怒火几乎要将他烧化了。

    另外四女早已不知所措,愣愣的站在长空上噤若寒蝉,身子瑟瑟发抖,她们也不知道此刻的情况该如何处理,似乎将李云霄碎尸万段也无法抵消他的罪恶。

    “死!”

    尘风骤吸了口气,再次吐出一个“死”字来,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提升到极点,愤怒的一指点了过来,他右手食指上一个碧玉的指套荧光闪烁,刹那间解封出来,一股恐怖无匹的力量的散开,似乎将四周千里之内的灵气都一吸而来,射出一道绿色的灵压,在空中不断地放大,铺天盖地压下。

    整个天空完全化作了这恐怖一指的世界,芸芸众生在其中显得如此卑微渺小。

    李云霄静静的看着一切,眼眸里甚至连一丁点诧异都没有,双手剑诀之下,指引着北天寒星剑在身前转出几个剑花来,浮现出九道莲华,组成一朵巨大的莲花,屹立在长空上,宝剑倒立在身前,浮现出一个立体的菱形光芒来,将四周的一指之力卸去。

    “剑歌之九莲梦华!”

    李云霄右脚轻轻一踢,一股气劲震在宝剑的剑尖上,发出清脆的长鸣之声,他握着剑柄的右手顺势朝前递进,整个人影和剑势合而为一,划破这威压滚滚的长空。

    一剑以点破面,如同一匹青色的丝绢倏然被裁剪开来。

    尘风瞳孔骤缩,虽然他真正的应敌经验极少,但此刻也知道李云霄绝没眼前所见的那般简单,而且那九阶玄器在他手中应用自如,搞不好真是那玄器的主人,想到先前那惊天的雷霆之力,他内心渐渐凝重。

    但一向自视极高的他也不会被这些猜测所惊厥,手中指印一变,左手合了上来,结出一道印诀,在双手中浮现出三道不同颜色的手印来,首尾相连,结成一体,好似一个猛兽的头案,嘶吼而出。

    李云霄的剑歌划破指芒,被呼啸而来的兽头压住,张大巨大的口来要将其吞噬进去。特别是这兽首之上的惊人压力,几乎要碾碎他全身的骨架子,体内元气的运转也受到桎梏。

    “竟然是烛龙印!”

    李云霄一惊,道:“看来你也并非是空有一身修为的花瓶啊。修炼此诀听闻要洗筋换骨,在体内注入烛龙之血才能开启修炼之途,之后的历程更是不会轻松,当年尘段天都为能修炼至巅峰。我看你这招已经有点火候了,怕是吃了不少苦吧。”

    他剑势一转,变攻为守,那凌厉的剑芒收敛起来,在周身浮现出道道青莲闪烁,长剑每一次劈出,都将兽首的攻击挡下,虽然落了下风,却全无败像,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李云霄的话虽然是带有赞意,但听在尘风耳中却是无比的讽刺,再想到那三个耳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自己的烛龙印已经是霸道无匹的绝强功法,虽然占据上风,却似乎不能将对方如何,气的“哇哇”大叫。

    “怎么,夸你还不高兴了?”

    李云霄嗤笑道:“这烛龙印虽然霸道,但想靠这个就拿下我,还是太嫩了!”他话锋一转,剑速突然加快起来,临空刺出上百剑芒,身体一下子化出数十道残影来,每一道剑芒都几乎同时斩在那烛龙兽首的不同位置。

    那兽首不知为何,竟然拟化的活灵活现,还有吃痛的模样,往身后退去。

    李云霄一剑击退对方后,身体乘机退开数十米,临空立在那,冷冷而笑,道:“你腰间的紫蛇之荆棘,不会是摆设吧?”

    尘风脸色极为难看,似乎不得不接受眼前这个让他十分压抑的现实,这个浑身邋遢无比的少年,有着让他出尽全力一战的资格。这让他异常的难受,不仅是身份上的巨大优越感一下子没了,就连修为上的巨大优越感也不复存在。

    “本公子便如你所愿,赐予你一场见识我真正实力的资格!”

    尘风变得冷静了起来,所有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在这一刻,他又恢复了那高高在上的刀剑宗宗主之子,名满天下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