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48章 意想不到
    “这些针的手法……”

    正在李云霄抓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间呆了一下,猛然似乎想到了什么,暗暗惊呼道:“糟了!”

    他迅速闪动几下,将所有的蓝陨铁针全部收入手中,飞速将神识扩散开来,四周依然是一片静悄悄,没有丝毫的动静。

    “麻烦了!”

    李云霄惊呼一下,脸色凝重地望着成百上千的蓝陨铁针,沉声自语道:“到底是什么人,为了试探我的身份,竟然舍得动用如此珍贵的至宝。看来那人一定是早对我有怀疑,也不知此刻他心中猜测能有几分呢!”

    “嗯,且不管他了,福祸难知,先回去!”

    李云霄将那些蓝陨铁针收了起来,一改先前悠哉的样子,飞速朝天元商会而去。

    一阵轻微的波动在虚空中荡漾,传来一声难以抑制的激动之情,道:“果然是他!能够如此轻易地识别出蓝陨铁,还能认出我这套绝妙手法,以及他刚才收取这些蓝陨铁针时的身法,太让我熟悉了!”

    晨雾在曦阳下渐渐破开,从虚空中显露出一道修长的身影来,正是万宝楼的三长老宇文博,满脸都是得意之色,轻声道:“能够确认他的身份,损失了我一块拳头大小的蓝陨铁,不过超值了!此事必须尽快告知崔博!”

    宇文博化作一道光芒闪动,直接落在万宝楼的驻地之中,神识辐散开来,想要找到崔博告知古飞扬的惊天之秘。

    突然他神色一动,发现自己的神识竟然被一道力量给阻挡,无法推开分毫,立即惊喝道:“是谁?”

    前方空间微微一动,一道身影浮现出来,枯黄的面孔展露在宇文博面前,淡淡说道:“宇文长老无须惊诧,是我。”

    宇文博松了口气,道:“原来是宣长老,我还纳闷呢,万宝楼的驻点内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可以截断我的神识。”

    来人正是宣玉堂,他看了宇文博一眼,才道:“宣某负责驻点的安全之事,对于外来的力量监控得较为严密,宇长老何时也来到宋月扬城了,莫非是楼主大人有新的指示?”

    宇文博摇头道:“楼主大人若有新的指示也不需我来传达,我在城内已有一段时间,而且发现了一件惊天之事,必须立即禀告崔博大人,此事关系甚重,也许会影响到整个万宝楼的利益!”

    “哦,何事竟然如此重要?”

    宣玉堂木讷的脸上似乎为之触动了,能够让宇文博都认为重大之事,定然绝非等闲之事,定然是那种惊天动地的存在。

    宇文博略一沉思,便开口道:“宣长老可曾还记得古飞扬?”

    宣玉堂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随后恢复正常,道:“破军武帝,虽然陨落多年,但怎会忘记。宇长老之事和他有关?”

    宇文博正色道:“正是!”

    他的眸子闪过精芒,露出万分的凝重之色,一字字道:“古飞扬并未陨落,现如今在天元商会助丁玲儿之人,正是古飞扬本人,也不知是附体还是转世,他现在化名为李云霄!”

    “什么?!”

    宣玉堂浑身大震,那枯黄如死寂一般的脸孔上立即浮现出层层皱纹,就好像要剥落一般,他心神大震道:“此事太过惊人,宇长老所言可有确凿证据?!”

    宇文博凝重道:“我和古飞扬的交情匪浅,此事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肯定,正是因为事情太大,我无法独断专行,必须禀告崔博大人后,方能进行下一步动作。”

    宣玉堂眼中神色复杂不定,难以抑制内心的情绪波动,他缓缓道:“此事还有何人知道?”

    宇文博沉思片刻后,道:“古飞扬的两名弟子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也出现了,既然他们辅佐在李云霄身边,那自然也是知道的。就不晓得天元商会的丁玲儿是否知情,此外暂无他人得知。”

    宣玉堂深深吸了口气,道:“如此甚好。”

    宇文博眉头一皱,觉得他的话中有些不对劲,疑惑道:“如此甚好?此话何解?”

    宣玉堂叹息一声,话不对头的说道:“崔博副楼主大人,昨日在闭关修炼之中走火入魔,现已武意崩溃,彻底成为废人了。”

    “啊,什么?!”

    宇文博身躯大震,骇然失声道:“怎么可能?!”他一脸的震惊,完全无法相信的样子。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的武者,修炼之途虽然精进越来越小,对于武道的根基却是越来越深,很难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除非是转而修炼与自己道法大相庭径的功法,才有可能导致这种情况出现。

    宣玉堂叹道:“难道我还会骗你吗?”他一指远处的一间小院,道:“不信你将神识辐射过去,一探便知。”

    宇文博脸色发白,手心都渗出冷汗来,他急忙将神识辐射而去,落入那小院内散开,顿时整个小院的所有情况全在他感知之下。

    “嗯,院中并没有人啊?啊,宣长老你……!”

    宇文博正在诧异之时,突然一道霸绝无匹的力量笼罩自己全身,九根颜色各异,闪闪寒光的气劲破空而来。

    他心中刹那冰凉一片,立即明白自己中了对方的算计,万万想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如此。

    已经没有闲暇余念可供他思考,下意识地就是右手一道指芒闪现,在周身三尺之外聚出一道金色的铠甲徐徐生辉,战衣实体浮现要拦住那九道破空之力。

    但那九道九色之光并非简单的九道攻击,竟然首尾相连,相互之间二二束缚牵扯,形成一个异常危险的阵法,除了凌厉之外,还散发出恐怖的灭绝之意。

    “砰砰砰!”

    宇文博的金色战衣也非凡物,在那九色之光被震出一道道的灵压,如同水纹一样扩散,但每一击之下,战衣便凹陷一块下去,灵气飞速流失。

    宇文博脸色大变,惊骇道:“这九色之光……,你是……”

    “哼!”

    宣玉堂冷哼一声,那枯黄的面孔竟然撕裂开来,如同荒废的土墙一样块块掉落下来,完全面目全非。

    “老夫的九色神光乃是九种极道之力,相互制衡衍生,在一起形成九绝九杀之阵,你是第一个见识它威能之人。宇文博,你可以死而无憾了!”

    随着宣玉堂的话音落下,宇文博的战衣倏然崩溃,强大的器蕴悲鸣,化作点点金光消散,一块块的废铁崩散而开。

    宇文博心神立即受到重创,强行提起所有力量灌入双掌之中,想要直接震开那九色之光来,却发现自己的帝气一触碰那绝杀之阵,就如同决堤的大坝,顷刻间漏尽!

    “这阵法……!”

    他大惊失色,眼睁睁地看着那九道神芒破开自己的帝气之威,终于打入体内!

    瞬间全身冰冷,九处要穴之中传来剧痛,身体几乎当场崩坏,他的帝魂武意同时遭受重创,一股绝杀之意从体内冲向他的丹田,要彻底毁去他的武道根基。

    宣玉堂一招得手,整个人欺身而上,一掌直接破开宇文博的肉僧力,拳头震入他胸膛之内,立即炸开一个大洞,血肉横飞出来。

    “宇文博,听闻你修炼的寒髓冰魄诀已到了圆满之境。今日我便取你寒髓冰魄,助我登上那九天巅峰武道!”

    宣玉堂冰冷的声音响起,他的右手竟然在宇文博的体内敲骨吸髓!

    痛苦之色在宇文博的脸上浮现,瞳孔完全涣散开来,几乎已经难以出声,喉咙中断断续续嘶哑的声音响起,“你……你……你到底……是……是……何人?”

    宣玉堂的脸孔已经崩坏一半,露出半面洁白如玉的肤色来,冷冷道:“这九色神光的功法,还有老夫这半边脸,你还想不起吗?看来这些年来,你们还真把我给忘了啊!”

    “啊……果……果然……是……是你……,那……那宣……宣长老呢……”

    宇文博的七孔之中流出大量的鲜血,已经面目全非,却依然撑着这一口气,满满的不甘心!

    宣玉堂冷冷地狞笑道:“从来就没有什么宣长老,宣玉堂一直就是我啊!”

    “原……原来……如此……”

    宇文博得到了答案,他那涣散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道精芒,仿若回光返照,丹田中涌出澎湃的力量,如同炙热的太阳的中心,九天帝气疯狂涌出。

    宣玉堂脸色一沉,哼道:“想要自爆,已经晚了!我的九色神光已经封住你丹田,若是一早你就自爆的话,足以破开我的九绝九杀之阵,引得崔博前来。只可惜你的觉悟太晚了啊!”

    宇文博默不作声,或许已经说不出话来,他丹田之处的金光立即被九色光芒困住,无法引爆,突然间一道白色的光芒在他体内骤然浮现,从背脊身后破开身体,竟然冲开宣玉堂的帝气封锁,朝着远处遁去。

    “那是……,什么……!”

    宣玉堂瞳孔骤缩,望着那道破空而去的白色之光,惊怒道:“冰魄!竟然是冰魄!”

    随着那白色光芒的破体离开,宇文博整个人的目光顿时黯淡下去,再也没有任何光彩,身体瘫软,丹田处的金光也渐渐开始浮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