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44章 红颜薄命
    这一刻李云霄只觉得节操丧尽,三观全毁,脑子发懵,紧接着宇文翱也不知是主动还是被唐劫牵着,直接坐在了唐劫的大腿上。

    李云霄捂着嘴巴,闭上眼睛,深怕自己顶不住被发现,但两人的声音却是不断传入耳中,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有一个可以让红颜不薄命的方法,就不知你是否肯试了。”

    “哦,唐公子,你对奴家真好。”

    “唉,每日见你郁郁不欢,我也内心痛苦。”

    “真的?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不说了,你若是信得过我的话,现在就赶紧开始吧。”

    “不嘛,人家还想再让你抱会,再多亲我一会。”

    “来日方长,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好吧,奴家一切都听你的。”

    随后,似乎有些安静了下来。

    李云霄想要睁开眼来却又不敢,生怕看到什么让他支撑不住的事,会直接****了自己。

    果然,很快就传来了急促的呼吸声,两人娇喘的声音让李云霄头皮彻底发麻。

    “啊!”

    突然间传来宇文翱的惨叫,李云霄浑身一震,猛然睁目望去,只见两人****着上半身,口对着口的,一道红色的光芒不断从宇文翱口中被唐劫吸入进去。

    “你……你……为什么……”

    宇文翱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来,脸色越来越白,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为什么?宇文翱,难道你还认不出我这功法吗?参天造化阳阳诀啊!”

    唐劫一边吸取着宇文翱的力量,一边狰狞道:“这股力量,我终于得到了!”

    宇文翱浑身无力地颤抖道:“你……你不是唐劫……你……你到底……是谁……”这种吸取之力似乎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难……难道你是我……我哥派……”

    “不错!”

    唐劫冷冷道:“我的确是死神宫的人,但不是你那****该死的哥哥派来的!”他眼中露出滔天的怒火,低声嘶吼道:“你哥那个****,已经被我千刀万剐后喂狗去了!现在轮到你了!”

    宇文翱眼中俱是深深的恐惧,不断地想要挣扎,却无奈眼前这个“唐劫”比他还要来得强大,而自己已经中了他的术,动弹不得了,只能慢慢感受到生命的流逝,静静等死。

    “唐劫”眼中尽是虐待的快感,忍不住大笑起来,道:“哈哈,好强的力量!你们兄弟果然是****,难怪这群妖族之人会困着你做血头,我把你的力量吸空后,你也就彻底地解脱了,不用谢,请叫我雷锋!”

    宇文翱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静静地听着“唐劫”一人自述。

    “将你们兄弟身上的这股异力吸空后,我便可以将其合二为一,冲击九天武帝!哈哈,从来都不敢想象的境界,竟然唾手可得,这些也都是我应得的,是你们这些****应该给我的补偿!”

    “唐劫”脸色越来越疯狂了,越说越激动,道:“我原本只是个贵族少年,只想着继承一份贵族的遗产,却被仇人逼上了绝路!在我得到一面死神令牌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看得到希望,当我满怀着报仇希望找上你们的时候,谁知道竟然是一个地狱,彻底毁了三观,毁了我节操,毁了我一生的地狱啊!”

    “你,你是……”

    宇文翱似乎知道了来人是谁,沙哑的声音颤抖着。

    “唐劫”继续说道:“你们这些****自以为很爽的事,在我们这些正常人眼里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地狱!我忍辱偷生,终于熬出头了,将你们的这门****奇功炼成,不仅得到了你哥的全部力量,还彻底的掌控了死神宫!但在死神宫受尽的凌辱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是我一辈子的噩梦!我恨你们,更恨我那个仇人,但若没有他,我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我已经将你哥活着剁成了肉泥,让他品尝了一番亲眼看到自己的身体,被野狗一点点的蚕食掉的那种快感。不用怕,下一个马上就轮到你了。”

    “在取得你的力量之后,和你哥的力量结合起来,才是完整的,才能让我冲击更高的境界——九天武帝!”

    “唐劫”的心情渐渐的平静了下去,吸取马上就近尾声,他冷冷道:“虽然这模拟变化之术几乎无破绽,但你们这些****若非是看到男色就迷失本性,我又岂能如此轻易得手。”

    他的脸开始慢慢的变化起来,恢复到一片俊朗之色,寒声道:“等你一死,我下一个要杀的人,便是那个将我推入这万劫不复之地的最大仇人,李——云——霄!”

    那张彻底恢复容颜的脸,比唐劫还要好看几分,却多了太多妖娆,双目中是无尽的冰冷和杀气。

    李云霄也彻底地呆滞住了,眼前这人竟然是早已失踪多年的李逸!

    他心中突然为李逸生出一股悲凉来,李逸虽然是个卑鄙小人,但至少也是个铁铮铮的汉子,在天水国更是堪称人杰,竟然落得这般悲惨。正如他所说,那绝对是地狱啊!

    李云霄抹了把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砰!”

    宇文翱的力量终于被抽空,干瘪的尸体倒在地上。

    李逸深深吸了口气,眼中爆出精芒来,忍不住得想要放声大笑,道:“老天真是不公,竟然将如此强大的力量赐予两个如此****!果然要合二为一才行啊,好强大,从未有过的如此强大之力!”

    他愤恨的目光落在地面上的宇文翱身上,冷冷道:“你以为死了就没事了吗?”他正要上前去虐尸,突然目光中寒气一闪,冷哼道:“竟然有人来了,算你走运!”

    “轰!”

    整个小屋的门倏然破碎,化作灰飞尘屑散去,数名武者冲了进来。为首之人正是唐劫和黎,身后还跟着那四名武帝强者。

    原来黎在封印入口处感应到了宇文翱的气息突然消失,大惊之下顾不得守护入口了,留下雨一人在那,她匆忙赶来。而正好看到唐劫和四名武帝在对话,说先前看到另外一名唐劫已经进入,顿感大事不好,几人便急忙冲了进来。

    黎一眼就看到地上宇文翱的尸体,顿时脑子一晕。

    “轰!”

    李逸二话不说,立即将屋子的一面墙壁震碎,整个人就冲了出去。

    “抓住他!”

    唐劫一见李逸要逃,更是勃然大怒。他今天接二连三的不顺,先是妖晶缺少,随后李云霄抢走万古长青树精元,现在又被一个无名小辈杀了宇文翱,他几乎都要爆炸了!

    四名武帝冲了出去后,唐劫也随即冲出。黎再检验了下宇文翱,的确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顿时怔怔地立在那,失神道:“这如何是好,母体的力量丢失,如何向殇大人交代……”

    她再次俯下身子,仔细检查起来,皱眉道:“看这模样好像是被抽空了力量而死,若是如此的话,刚才那人身上会不会留下母体之力?”

    黎想到这,顿时飞奔了出去。

    所有人都走光后,李云霄这才从隐匿之中出来,看着地上的尸体,叹道:“也算相识一场,替你火化了吧,以免被人糟蹋。”他手指敲响,那尸体瞬间烧了起来,化作灰烬。

    随后他微微感知了一下方向,便朝着外边而去。

    整个空间之内动静最大的要属郝连少皇和楮长老的追逐了,两人实力相差太大,郝连少皇被逼得只有逃窜之力,即便如此,也是险象环生。

    “喂,老头,不打了不行啊!”

    “哼,现在求饶,晚了!”

    “求饶?谁求饶了?我只是说不打了,大家和睦相处!”

    楮长老岂会理会他,拼命追赶,他内心也是苦恼,对方一心逃跑,一时半会还真追不上。

    “住手!”

    突然一道声音从天而落,李云霄出现在楮长老面前,轻笑道:“老头,你守护之人已死,还有心思在此捉迷藏?当真是好心理素质,佩服佩服!”

    “云少!”

    郝连少皇一见李云霄,特别是对方眼中那精芒,就知道任务已完成,急忙回到他身边,叫道:“这老头太狠了,招招要我命啊,云少你可得再多教我几招,否则身死是小,丢了你面子可就事大了。”

    “什么?宇文翱死了?!”

    楮长老大吃一惊,怒道:“是你杀的?”

    李云霄笑道:“我不过区区武皇,怎么可能杀得了宇文翱,凶手大家正在追捕呢,你还不快去帮忙?”

    “要帮忙也要先拿下你!”

    楮长老怒道:“你二人休想脱离干系!”他欺身而上,一掌拍来。在知道宇文翱出了问题后,更是不留手,掌力笼罩四野。

    “走!”

    李云霄早有准备,一把抓住郝连少皇就瞬移离开。

    “移形换位?”

    楮长老一惊,脸上浮现出冰冷之色,冷然道:“就算你是八阶术炼师今日也休想逃脱!”

    他掌力一变,四野之中空间立即凝固,以他掌力为中心开始收缩坍塌。

    “你妹!”

    李云霄的骂声传来,就在不远处的楼阁内,他本想尽可能远得传送离开,却被楮长老掌力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