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39章 轻易破解
    场上梁玉依的剑芒不断地从莫名其妙的方位射出,李云霄却丝毫不能预先扑捉到,数个回合后,梁玉依的出手越来越快,满场只剩下剑影和李云霄闪避的影子。

    “梁玉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无敌脸上一副惊悚的样子,他也丝毫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但那一道道的剑芒却是那样真实,换作他在场上的话,怕是早就完蛋了。

    张崇也是脸色凝重,沉思道:“嗯,好奇怪的秘法,就连我都扑捉不到她的存在,我也很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天一阁的武技中从来没见过这种身法,难道这梁雨依的师尊另有高人?

    这一下就连莫小川和郝连少皇也面色凝重了起来,以他们的修为居然也看不出端倪,虽然不认为李云霄会败,但这般纠缠下去也完全不是办法啊。

    李云霄东躲西闪的,即便拥有瞬移,也很快落了下风。

    “连我都感知不到,这种情况我并不陌生……只是你没可能是那人的徒弟……应该是某种秘法模拟出来的类似情况而已……”

    李云霄突然变得安静起来,缓缓说道,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你的攻击依然这般凌厉,可见本体离我并不远,其实你这一招很好破的,你信不信?”

    “哦,自从我掌握这秘术以来,还从来没有人破开过。”

    梁玉依的声音在场上响起,只不过每一个字都是从不同的方位散发过来,让人捉摸不定。

    “哼,狂妄!”

    须丹荷冷笑道:“这种激将之法对玉依是没有用的。”

    厉飞雨也是面色凝重,内心在不断的思索,若是自己遇上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李云霄笑道:“那因为你遇到的人都太逊,你能够听见我说话,那么至少证明我的音波是能够达到你本体所在之地的!即便你如何躲藏,也至少和这个空间有一个触点,否则就会永远的迷失在另外一个空间之中。”

    梁玉依淡然道:“你说的的确不错,但一个空间上的点是无穷之多的,即便你采用无差别攻击,能够命中我的概率也是零,试问你如何找出这个触点呢?况且这个点还是能够移动的。”

    李云霄微笑不语,他的目光渐渐凝聚起来,伸出右手,皇朝钟在手中慢慢浮现出来,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和古韵,宏伟而大气。

    钱无敌瞳孔骤缩,身躯一震。他自然认出了这是李云霄在须弥山时候抢夺到的宝贝,眼中不由得露出一股怨气来,当日在须弥山里他可是空手而归的。

    “其实很简单,只要采用全方位的音波攻击,你就遁无可遁。在你受到音波之力震荡的时候,必然露出颤动来,只要我的音波不断,你的颤抖就不断,到时你还如何躲藏呢?”

    李云霄的目光一冷,手中的皇朝钟“当!”的一声敲响,一道古韵之音扩散开来,音波瞬间在整个空间内传开。

    “这……这是什么玄器……”

    场内诸人都是大吃一惊,普通的音波攻击即便能够做到全方位施展,也绝没有这口钟来得恢弘大气,古韵盎然,仿若时代和岁月在钟声之下流逝。

    这一下就连须丹荷也彻底地变色了,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和愕然。

    “梁玉依,我已经扑捉到你了,胜负的天平已经向我倾斜。”

    李云霄手中剑芒一闪,北天寒星剑倏然出手,刺向空中某一点而去。那一点处的音波频率发生了极其细微的改变,却依然逃不过李云霄敏锐的神识。

    “哼,想走?在我钟声之下,任何细微的频率波动都跳不过我的感知,只要你抵抗钟声就一定会产生变换,除非你放弃抵抗,那么钟声之力便会直接打入你体内,震荡你的经脉和气血,直接爆体而亡。”

    李云霄手中的剑芒随着感知而动,追着梁玉依的移动方向而去,冷笑道:“抵抗亦死,不抵抗亦死,你作如何选择呢?”

    “砰!”

    李云霄的北天寒星剑受到巨震,一股炎阳之力压了下来。

    梁玉依的身影在空中渐渐浮现,眼里尽是难以置信和震惊的神色,铁青着脸施展炎阳诀,发狠的攻了下来,怒喝道:“即便我露出真身,你也不过只有抵抗之力,谈何败我!”

    四周商会之人全都是震骇异常,试问换了自己上去,谁能在刚才那种情形之下想到如此妙法,逼出梁玉依来。

    即便此刻知道了此法,谁又能制造出那样强的音波攻击来,并且能够如此精妙的控制,感知在音波之下的任何一点细微波动。

    “哈哈,我和你之间的确有着一大境界的差距,不太好打。但是刚才施展十日同天和隐藏身形的秘术后,你的体能已经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了。”

    李云霄轻笑道:“试问你还能支撑多久呢?”

    他口中轻说着,手里的长剑却是一刻也没有停,不断地施展出各种剑招攻击,耗费梁玉依的体力和元气。

    除了一些比较****的外,体力不足是任何一名女子的弱点。

    随着李云霄毫不间断地攻击,梁玉依终于渐渐开始落下风了,四周之人全都是脸色发黑,因为他们全部都重筹压了上去,这一下要裤头都输掉了。

    梁玉依脸色铁青,极为不甘的再次运转起炎阳诀来,慢慢聚齐一个火球。

    但谁都看得出,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李云霄轻笑一声,身影瞬移消失在原地,一脚临空在梁玉依身侧浮现,踢在她肩头上,直接将其震飞出去。

    “砰!”

    那一脚直接将气劲打入她体内,震荡气血,远远的摔了出去,地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场内的那大火球也随之消散。

    “武决已分输赢,可否还要继续下去?”

    李云霄站在场内,傲然而立,嘴角始终挂着那一抹风轻云淡的笑容,看在众人眼中,各有所思,但多是凝重之色。

    特别是厉飞雨、钱无敌和唐心,这三大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刚才和梁玉依的一战,若换作是他们的话,不仅胜负未知,就算能够取胜,也绝不可能赢得这般轻松。

    李云霄一下子就成了众人心目中的大敌!

    罗婴缓缓开口道:“此次武决李云霄胜,诸位可还有异议?”

    张崇原本一副看热闹的世外闲人模样,在李云霄动用皇朝钟后,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了,开口道:“当无异议!不知须长老意见如何?”

    须丹荷的脸已经青的说不出话来了,眼中一片灰败的神情,这次的大跟头是摔到了家,不仅死了一名长老,两会还没开始就输了一场,还有那数不清的元石。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少年所赐。她现在真的好想好想冲上去,不惜一切代价的击杀此人!

    但她知道不能,艰难的从喉咙中吐出两个字来,“废物!”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一脸羞愧之色的梁玉依。

    后者在她的目光下浑身一震,感到一股寒意和屈辱涌上心头。她抬起幽怨的眼神看了一眼李云霄,眸子中满满的不甘和屈辱。

    李云霄眉头一皱,冷然道:“老太婆,胜败乃是常事,输了就骂人废物,真掉品!”

    须丹荷眼中怒火喷出,寒声道:“你敢骂我!”她内心涌起极强的杀意,十分想找个由头瞬间出手击杀掉李云霄。

    “哼,骂你又如何?”

    李云霄不屑道:“若非现在不是你对手,我还想一巴掌扇死你呢,你且等着,不出几年我就来扇你了。”

    全场之人都是暴出冷汗来,敢这般对一名武帝强者说话,光是这份勇气和胆识,就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找死!”

    须丹荷身影闪动,就消失在了王座上,她的动作比话语还要快,等众人听到声音的时候,已经攻击到了场内!

    钱无敌和唐心都是大骇,若是李云霄死了,情报得不到,这趟可就白来了。

    “哼!”

    场内只留下李云霄的一道冷哼,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他早就看出须丹荷那蠢蠢****的样子,第一时间就直接瞬移离开,躲过那一击。

    “轰!”

    先前的武决场地骤然间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坑,完全没有看到须丹荷是如何出手,就已经是这样的结果。

    罗婴和张崇脸色骤变,纷纷随即出手,挡在须丹荷面前。

    张崇冷然道:“须长老,认赌服输,武决结果已定,大家都是公正之人,你当真如李云霄所说的那样,如此没品吗?”

    须丹荷气得牙痒痒,看着在两人身后渐渐显出身影来的李云霄,冷冷道:“李云霄,这个名字我记下了!不杀你,誓不罢休!”

    李云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哼道:“随便随便,输了之后扔狠话的人,又不止你一个。面子是要靠实力夺来,而不是放狠话吓来的,傻鸟!”

    “你……,噗!”

    在极度的刺激之下,须丹荷终于忍不住呕出一口血来,身为天一阁的大长老,何时受过如此屈辱,她眼中完全通红一片,几乎只有一个“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