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31章 那一剑之下的追思
    须丹荷眉头一皱,轻哼道:“区区三星武帝,就算拥有有灵之器又如何,不过是给我天一阁凭空添加一件宝贝而已,秋长老,此子交给你,可能拿下?”

    “大长老放心,待我取下他头颅,仍在丁玲儿面前踩爆,还他们一个其人之身!”

    一名老者从须丹荷身后出列,麻衣裹身,面如冠玉,目光中杀气和冷厉之色迸发,大喝一声就冲入那剑气之海中,“米粒之光,也放光芒!”

    随着他的冲入,那剑气之海开始紊乱起来,原本平静的海面开始出现潮起潮落,波澜壮阔。

    秋长老冷哼一声,眼中闪烁出轻蔑之情,丝毫不惧那剑气气旋,他双拳在气海内挥出数招,直接将整个剑气之海的气旋打乱,扰乱成一股没有规律的力量在空中冲撞起来。

    这一下对于那些在剑气之海内的武者来说,反而比之前更为危险,吓得连连后退,剑海外逃去,顷刻间数十人全部退了回来,远远望着,不敢上前一步。

    莫小川冷冷的看着秋长老的动作,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冷然道:“幼稚!”

    他右手剑指在青锋上逐一点去,每一下都会弹起一个古怪的符号,化作光芒升空而起,最后渐渐消失,与此同时,口中轻念道:“恶、允、悦,恨、爱、绝、声、触……开!”

    随着他口中“开”字吐出,那柄散发出恐怖气息的青锋剑随之“铮”鸣一声,在莫小川身前一分为二!

    左剑极阳极烈,如熔如日,右剑极阴极寒,如冰如月,两种不同属性的剑气散发出的气旋融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太极鱼。

    整个被纷纷扰乱的剑气之海再次梳理开来,形成泾渭分明的两种极阴极阳剑气,相互追逐,无始无终,无穷无尽,推演变化散开。

    秋长老神色大变,他的九天帝气在这一刻倏然被压制回来,帝气在那两种剑气之下竟然运转越来越缓,大有本困住之难。

    “不好,这剑意竟然还可以衍化!大千世界,婆娑幻化,千手千叶神拳!”

    秋长老再也不敢大意,施展出生平绝学,以他两臂为基础,瞬间化作万千拳影,好似一株沙罗古树,在光芒之中落叶飘零,自成规则。

    他这套拳法,乃是蕴含有无上的草木轮回,光阴飞逝之韵,当年坐在一株古树下参悟近百年光阴,才能掌控到如今这种程度,整个人似乎自成一域,独立天地之外。

    李云霄眼中露出讶异的神色来,赞道:“好洒脱的武意规则,可惜这老头配不上。”

    此刻除了萧瑟的剑意和风声,再无其它声音,李云霄的话直接传入每个人耳中,都是纷纷皱起眉头来,厌恶的扫了他一眼,露出鄙视之色。

    大家都是同一个心思,你区区武皇小辈,不懂就不要乱评!

    “大多数剑之下魂,都是由于太高估自己实力,傲慢与轻敌,是永远的丧魂钟!”

    莫小川冰冷的声音响起,手中剑诀一引,那两道青锋倏然旋转起来,一股恐怖的力量在他掌控之下,如雾如电,化作一极光剑芒,仿若整个天地都收拢在这一剑之内,除此之剑,世界中再无它物。

    这一剑横贯长空,这一剑震烁古今,这一剑蕴含了莫小川全部的力量,他所领悟到的至强武意!

    “红尘凝望映皓月!”

    千怔浩然诀第一式,这一剑莫小川已经不知刺出过多少千万遍。即便在此刻,也如同那一式一式的演练,眼里再没有对手,天地之间只剩下他的一道孑然身影。

    然而,他的眼眸在这一剑刺出的刹那,却闪过一抹追思,仿若数十年前,黑铁城外,那个绝神洞前……

    “放开我,放开我!”

    莫小川拼命的挣扎着,原本双膝跪的鲜血淋漓,白骨森森露在外面,早已是精疲力竭,此刻却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拼命的撕打着眼前这个叫古飞扬的男人。

    因为他知道了这个男人将要带他去的地方,那里是莫家之人的坟墓,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可以生还着出来。

    “你想害死我,我不要跟着你!”

    莫小川眼看着那个死亡之地越来越近,内心涌起一阵无力和恐惧感,他想到自己的父亲,想到万峰叔叔,还有弟弟,忍不住想要哭出来,但他还是忍住了,在拼命的挣扎,希望能够挣脱眼前这男人的魔掌。

    “闹够了!”

    古飞扬落在一个古洞之前,这里距离黑铁城数十里远,对于这些强者来说不过是转瞬的距离。

    “砰!”

    古飞扬丝毫也不怜惜****几乎断残的莫小川,直接将他砸在洞壁口,一阵剧痛从背脊骨上传来。

    “这可是你求着要我带你走的,否则你以为你这种废物我会要吗?”

    莫小川感到内脏都似乎破碎了,喷出一大口血,就从洞壁上滑了下来,一道厚厚的血痕在身后刺目惊心,但他却看不到,只感到一些碎石头跟着落在了自己身上。

    “你,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我要变强大,我要成为跟我父亲一样的强者!”

    莫小川忍着剧痛,从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实在伤的太重了,根本无法支撑他这副瘦弱的身躯,在剧烈的颤抖之中,终于再次摔倒在地上。

    可他依然不放弃,再次用双手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

    因为他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在任何时候都一定得站着,而且越是受伤的时候,就越要站的挺直!

    古飞扬只是冷冷的看着,突然随便一口痰就吐了过去。

    “呸!”

    “啪”的一声,那口痰直接打在莫小川的额头上,将他震了个人仰马翻,朝身后临空翻了三百六十度,狠狠的摔在地上,背上更是传来几乎脊椎断裂的感觉,疼的整个下身都麻木了。

    “你,你要杀了我了!你是坏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莫小川背脊骨几乎断裂,再也没有下身的感觉,只能两只手不断的在地上抓着,抓到一块石头,就狠狠的往古飞扬身上砸去。

    “嗯,小废物还挺有骨气的。”

    古飞扬冷哼一声,讥讽道:“你这个废物,连我一口痰都不如,跟垃圾有什么分别?你说你要杀我,我好怕啊,呜呜呜!”

    莫小川气的咬牙切齿,将抓到的任何东西全部砸过去,狠狠道:“我虽然杀不了你,但我绝不会被你打败,至少我可以痛恨你,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

    古飞扬目光一冷,哼道:“就你这渣渣样,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的。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爹,想杀我也是做梦。不过也好,你就要去见你爹了,到了黄泉哭着让你爹保护你去吧。”

    莫小川心中一惊,暗想:不行,我不能死。我还要为父亲报仇,我还要保护华源弟弟。眼前这人虽然是坏人,但却实力极高,就连祖老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一定不能被他弄死了,而且要学会他的一生本领。

    “我求你带我出来,是求你收我做徒弟,而不是让你杀我的!”

    莫小川大声质问道:“你和我父亲是朋友,你不能这样对我!”

    古飞扬一脚踢了起来,脚尖飞起一块石头,直接从莫小川的额头上擦了过去,疼的他大叫一声,立即破开一道口子来,鲜血流下。

    “你干什么?你这个****,你想虐杀我对不对!”

    莫小川双目喷火,牙关咬得紧紧的。

    传闻天武界上不少强者都有各种各样****的癖好,有的喜欢搞萝莉,有的喜欢虐待男童,他想到眼前这人肯定就是后者。

    古飞扬冷冷一哼,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弱者没有话语权。别说话语权,就连生死权也没有,就如同现在的你,生死由我!”

    他扔出一个小瓶子,摔在莫小川身边,道:“将里面的药抹在身上的伤口处,然后给我进到这个洞里去。”

    莫小川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怔怔道:“你,你不虐杀我了?我死在这洞内,你看不到,难道会有快感吗?”

    古飞扬惊得长大了嘴巴,看着莫小川那天真的样子,突然间发现自己有些狠不起来了,他苦笑一声,骂道:“废物就爱说废话,一炷香时间内还没有进洞,我就一点点的将你的肉割下来,然后敲碎骨头,再把你全身涂满蜂蜜,吸引蚂蚁过来。”

    莫小川听得身躯一震,浑身冒冷汗,就连已经没有了知觉的脊梁骨,都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飕飕”寒意来,吓得直打抖,上下两片牙齿敲的直响,哆嗦道:“你,你,真,真狠毒啊。”

    古飞扬不知从拿弄来了一根香,飘起袅袅青烟,道:“快烧完了。”

    “啊?!”

    莫小川瞪大了眼珠子,急道:“这……这……,你……你作弊啊!哪有这样烧香的!”

    古飞扬取出来的那根香,并不是将一头点燃,而是他指尖敲出一串火焰来,将整根香同时烧起,转眼就要烧光了。

    古飞扬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冰冷道:“总之一炷香时间过后,不管你伤好没好,我都会将你扔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