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29章 站错了队
    “问题到底出在哪呢?”

    李云霄临空坐下,开始细细思量起来,喃喃自语道:“若是星光魂体能够凭借妖龙之力晋级到七阶,我自己又是七阶,合体之下应该跨入八阶才对。老袁那边似乎也在闭关,帮我练剑练出隐来了,希望尽快再出两柄剑,至少可以凝成最低级的剑阵,到时候就算是武尊也可以轻易斩杀了。”

    “不管了,尽力提高自身修为才是王道!”

    李云霄抛开杂念,扔出大量的南火金晶源,开始修炼起来。

    翌日,晨鸣破晓,曙光照射大地,整个宋月扬城都处在一种不安的氛围之中,所有人都知道今日将有大事发生,清晨反而显得格外的宁静。

    “一气冲玄关!”

    李云霄猛然双目一睁,一道元力在体内凝聚而起,瞬间冲破关卡,突破到二星武皇。他手中一道金色诀印闪出,整个人直接在原地消失。

    下一刻,便出现在密室内,充满压抑的气息在四周蔓延开来。

    “哼,早早的就在制造恐慌气息吗,天一阁也不知是何人在此主持,不过无论是谁,都没有关系了。”

    李云霄身影一闪,就来到外边。

    丁玲儿等人早已聚集在一起,共商对策。

    “云少!”

    她一见李云霄到来,那凝重的脸色立即化解开来,忧郁之情一扫而空。

    “天一阁可有动静?”

    李云霄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其他人并没有像丁玲儿那般轻松下来,特别是罗曲商会之人,都是轻轻撇过头去,不敢看他。

    丁玲儿摇头道:“目前还没看到人影,但是我们驻地周围的商会全部都远离了,深怕殃及池鱼。”

    “嗯,很好。”

    李云霄笑道:“那我们就把地盘再扩大一些,这些搬掉了的全部吞进来。天一阁是一辆战车,我们天元商会何尝不是,玲儿你低调的太久了,下面那些山猫们早就忘记了老虎的威风,这次多少人等着看我们的好戏,是时候断掉那些山猫门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嗯,一切以云少说了算。我还就怕天一阁临时不来了,那我们就组织一支人马杀上他们天一阁去!”

    郝连少皇一副跃跃欲试,很想动手的模样。

    众人都是一脸黑线,若是天一阁能够不来,每个人都是烧香拜神,这煞星还想自己找上门去送死,都是一个个冷汗趟下。

    莫小川冷哼道:“你杀上天一阁,还不是给他们当靶子打,死了事小,给云少丢脸事大!”

    就在大家忐忑不已的时候,一道声若惊雷,在整个长空之上炸响,声震万里!

    “天元商会何人主事,速速出来!”

    整个宋月扬城俱是为之一震,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远处,天元商会驻地所在,定然成为今日之焦点,甚至七大商盟巨头的格局,在今日便会开启变数。

    这一变数牵扯着无数商人的心,将会直接导致未来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整个大陆的利益格局,牵扯到无数人的心弦。

    “这是术武两会开启之前的序幕吗?若是天元商会就此陨落,将会由谁取而代之呢?”

    万宝楼的驻地内,崔博的目光投向远处,脸上露出沉思之色,还有几许的期待之情。

    “一切等今日结束后再说吧,现在就谈天元商会陨落,还为之过早,也许会有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神转折也说不定呢。”

    二长老宣玉堂枯黄的脸孔上没有丝毫表情,似乎商盟的时局变化对他来说并不在心上。

    崔博露出好奇之色,轻笑道:“哦?宣长老似乎另有看法,只是昨日须丹荷与我们会晤,想要彻底摧毁天元商会的决心之坚定,诸位也是有目共睹的。我实在想不出天元商会还有何等转机,莫非是那金锋银芒?但据我们情报所知,那股力量自从丁玲儿掌权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宣玉堂淡淡说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须丹荷太自负了。商盟七雄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由时局推动发展,而不是他一人的意志可以决定的。但若是他真有能力铲除天元商会,那倒也是一件好事,我们暗中助力一把,也未尝不可。”

    崔博轻轻笑道:“正是如此,若是天元商会陨落,那么这第七个席位必须由我们所掌控。亦或者……”他双眸微眯,缓缓吐道:“亦或者从今以后,理事会之位变成六个也无不可。权利,少一个人分总是好的。”

    宋月扬城上空的气色完全变为两种截然不同的状况,万里都是一片晴朗,唯独在天元商会驻地四周,浮现出层层乌云,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之感,让人有些无法透气。

    “他们来了!”

    丁玲儿心中一惊,稍稍宽松的心再次紧张起来,毕竟是关系到天元商会的生死之举,即便再如何信任李云霄,此刻也不免内心忐忑。

    李云霄神色一正,冷然大声喝道:“何人在外喧哗,跳梁小丑也配见我家代会长大人?想见的话让你们主事之人先下个拜帖,我家代会长大人有心情的话,可以考虑一见。”

    “哈哈,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狂妄!”

    空中出现一人,大喝一声,手中一件立方体的玄器随之砸落下来,那玄器在空中不断放大,竟然真的就是一块立方体,没有任何的雕琢。

    也正因如此,那立方体似乎是专门的重力法宝,本身就是用来砸人的,仿若山岳落下,整个天空都黯了下来。

    天元商会上空的阵法禁制在那玄器一碰之下就倏然破碎开,玄器之威不仅不减,反而更甚,似乎有一下将整个驻地全部砸为平地的趋势。

    “哈哈,看谁才是跳梁小丑!”

    空中那人影渐渐显露出身影来,狂笑不已,道:“我的玄器方块,无穷之重,就算是一座山也要碾压的粉碎,看尔等如何抵挡!”

    李云霄脸上露出诧异之色,惊道:“咦,这倒是个好东西!通体都是霹雳钢,可惜被人炼坏了,只有八阶,但也算不错了。”

    他一挥手,界神碑也刹那间化成一座小山撞了过去。若是四周的武者,知道这件被他当成锤子用的玄器是超品玄器的话,怕是会气的吐血。

    他手中诀印一闪,大地的无穷厚重之力在界神碑四周蔓延开来自成一域,那域界内的重力以恐怖的速度收缩起来。

    空中那道人影嘴角露出讥笑之色,界神碑通体流光,仿若玉质材料。

    就算是九阶玄器,也不敢正面这般硬抗他的方块,就算不被砸毁也要大受损伤。

    “轰!”

    一道惊天震响在两件玄器相撞刹那散发出来,整个空间瞬间破碎,陷入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仿若山岳崩坏,乾坤断裂!

    整个宋月扬城之人全都被这股巨大的撞击之声震得心神激荡,骇然相望,纷纷暗想,这就开始了吗?

    天空中的那名武者,在方块受到撞击时,便感到一股极强的反震之力从自己的玄器上传来,直接影响到心神,体内气血震荡,几乎要爆体而出。

    “怎么回事?”

    那武者心中大骇,这种感觉完全是心神相修的玄器受到极大震荡才会引起主人的反噬,此刻四周一片天昏地暗,到处都是破碎的虚空,各种负面能量充斥在天地间,他一时间竟然完全感知不到方块的状态了。

    正在他惊骇之时,耳边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你的玄器很好,我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啊,你……!”

    这武者大惊,急忙一拳往那声音来源之处轰去。他可是武尊修为,竟然没有发现对方是何时来到自己身边的,浑身吓得冒出冷汗来。

    “没用了,今日便拿你杀鸡儆猴!”

    李云霄的身影在那一拳之下开始变得恍惚起来,化作一道残影消失。

    那武者大惊,急忙警惕起来,深怕某个方位突然出现偷袭。突然间他心神一震,只见前方李云霄双眸中浮现出一弯血月,顿时灵台瞬间失守,虽是刹那,却足够致命了。

    李云霄手中寒光一闪,北天寒星剑直接破去对方的防御,如风嘶一样的声音响起,剑尖没入对方的心脏之中。

    “你实力不俗,可惜站错了队。”

    这是李云霄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紧接着手中宝剑一转,剑气瞬间化开,那名武者的身体刹那间被爆成一团血雾,只剩下一颗头颅。

    李云霄随手一拍而下,手中浮现出一根长矛来,直接射穿那颗头颅,带着那血淋漓的脑袋飞向远处。

    被破碎的天空开始慢慢的自行恢复起来,很快所有黑洞消失,恢复一片晴空。

    只是先前那种压抑的氛围也随之一扫而空,刚才的巨震之下,四周的建筑全部被推成粉末,不复存在。

    就在不远处震惊万分的天一阁众人,还没明白天空上发生了何事,就看到一只长矛带着颗脑袋远射而来,直接插在众人跟前。

    “啪”的一声,那脑袋当着所有人的面爆裂开来,脑浆洒了一地,极浓的味道飘洒开。

    “嗞!”

    所有人都是倒吸口冷气,脸色发白,瞬间“哗然”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