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19章 提前淘汰
    吴金樽哼道:“否则呢?你以为我想要第一个去吃螃蟹?若是螃蟹还好,就算留不住,至少也能尝口鲜,但若是吃到蜘蛛,就不是那么好玩了。”

    少年十分不解,道:“可是……,我们罗曲商会不是依附于天一阁吗?为何要听四极门的命令?”

    吴金樽双眸骤缩,紧紧的盯着少年,语重心长道:“商盟之内的关系,是全天下最复杂的局势。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永远的只有利益!跟随更有前途,我们就跟着谁。四极门的唐心唐公子,绝对是商盟年轻一辈中最为可怕之人,而爹的赌注也就压在他身上了!”

    少年愕然道:“爹前面那些话我都能明白,但若说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不是万宝楼的厉飞雨吗?据说一身实力神鬼莫测。”

    “哼!”

    吴金樽不屑道:“厉飞雨就算再强,也顶多是匹夫之勇。匹夫之勇除非他能够达到九天武帝,还能让人忌惮几分,否则的话也只是泯然众人矣。而唐心,据我秘密消息得知,他极有可能已经获得王座武帝腾光的阵道传承了!”

    少年大惊道:“王座武帝的阵道传承?难道他破解了天地棋局?”

    吴金樽摇头道:“此间过程,我就不太明白了。但若传闻是真的,唐心将是你们年轻一辈中无可抗衡之人,厉飞雨也不行。不过好在四极门中也不是铁桶一块,那唐劫也非省油的灯,极大的牵制住了唐心,否则的话我还真怕罗曲商会直接被唐心给吞掉了!”

    少年听得冷汗淋漓,想不到其中局势竟然如此复杂,他讪讪道:“那,那大哥此去天元商会,定然是无果了?”

    吴金樽摇头道:“我也不知,所以和你一样,正在等待那个结果。如果能够成功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行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只是在试探天元商会的虚实,然后将情况反馈给唐心便可,再进一步等他的指示。”

    “可是……,爹,这样会不会太被动了,处处听令于人!”

    少年觉得十分不妥,生出不满之心来。

    吴金樽笑道:“哈哈,自然是不妥。但是目前这盘棋局,我们也只是伺机而动,而千万不能妄动。因为我们充当的角色目前还只是棋子而已,除非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升为棋手。而唐心,正是这盘大棋局上的一个出色棋手啊!”

    少年听得心惊不已,父亲说的这些东西,似乎完全给他打开了另一扇通向世界巅峰的大门,让他窥到了更高的层次。

    “说的好!既然有做棋子的认识,那也应该有随时粉身碎骨的觉悟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如同寒霜降下,整个小院中变得肃然萧瑟起来,寒气逼人。

    “什么人?!”

    吴金樽脸色大变,刚才的谈话竟然无声无息中就被人听去了,暗暗责备自己太过大意,心惊之下,神识骤然散开,立即将虚空中两道人影锁定,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寒声道:“两位既然敢来,如何不敢现身了?”

    空中传来一声长笑,吟声道:“世事浮沉争名利,电光火石尽此生。俗世纷扰挥不去,观棋不笑是痴人!”

    虚空一阵晃动,李云霄和莫小川的身影浮现出来,从空中一步步走下。

    吴金樽的目光立即落在莫小川身上,瞳孔骤缩。莫小川身上气息让他感到一些不安,但想到这里是罗曲商会的驻点,还有诸多高手都在四周,也就宽了心,沉声道:“你们是何人?”

    李云霄笑道:“下棋之人。”

    “哦,就凭你二人,也想扰动宋月扬城这盘棋局?”

    吴金樽眼中精芒渐渐扩开,冷冷的盯着两人。

    李云霄道:“实力不够,这不是来找你们帮忙了吗?”

    吴金樽嗤笑道:“帮忙?你们到底是那根葱,这忙又如何个帮法?”

    李云霄同样笑道:“我们是哪根葱不重要,帮忙也很简单,就是借你项上人头一用,便可。”

    “放肆!”

    吴金樽眼中杀气乍现,怒道:“哪里来的无知小儿,竟敢在我罗曲商会撒野!”

    吴金樽虽然表面上勃然大怒,内心却是静如处子,这句他故意大声喝出,意在惊动罗曲商会的高手,对方既然敢来,定然有备而来。

    “云少说的对,既然身为棋子,就要有随时粉身碎骨的觉悟!”

    莫小川手中光芒一闪,顿时三具尸体横空朝吴金樽飞了过去。

    吴金樽心中一震,举手就要将那三具尸体劈碎,猛然间瞳孔骤缩,骇然失声道:“禹儿!”

    三具尸体之中,竟然有着他的爱子,一下子心神大震,整个人懵了一下。

    身边的少年也惊骇道:“大哥!”他刚才还嫉妒万分,现在就看到吴禹的尸体,一下子也呆滞了,内心渐起一股悲愤。

    “大意了,在面对武帝强者的时候,有几条命可以让你奢侈的分心?”

    莫小川的声音仿若来自黄泉九幽,在吴金樽的耳边响起。

    吴金樽浑身一震,举目望去,看到的却不是莫小川,而是一只血色的瞳孔,在李云霄的眉心处睁开,化作妖异的圆月,直攻他的识海灵台。

    “精神攻击!”

    他只觉得脑子一懵,随后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红尘凝望映皓月!”

    一道霸绝无匹的剑气撩起,整个小院中化作一片剑海,阴阳二鱼相互吞食的景象在上空浮现,飞速落下!

    这一剑中蕴含了莫小川的全部力量,务求一击必中,否则这一趟极有可能白来了。

    吴金樽自然也非等闲,在短暂失神后,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立即将他惊醒,武者的本能之力在这一刻唤醒,没有任何思绪,下意识的就一招轰出。

    “点落十方,飞瀑濯石!”

    十道寒芒从吴金樽指尖射出,聊聊数道光芒,竟然勾画出一道飞瀑绝景,美仑美轮在院中升起,对上千怔浩然诀!

    两道灵压在空中相撞,射出万道光芒来,院子四周全都浮现出点点漆黑,空间逐一破开,朝着远处蔓延开去。

    “晚了,如果你只有一条命的话,今日便可上路了!”

    莫小川举起右手,化掌为剑一劈而下。他的右手内隐约闪烁着无上剑光,散发出恐怖的剑气来,已经分不清那是手臂,还是剑芒!

    “第三式,红炉点雪照江山!”

    剑气如日月行空,如星陨大地,一道光芒在小院中升起,直冲九霄!

    “轰!”

    吴金樽的一式绝学如同摧枯拉朽般破去,他的身上闪烁出一道铠甲化形来,随后凝实而出,如同铁桶守护着他,但……

    没用!

    在那一道剑气之下,无坚不摧,战衣倏然摧毁,剑芒射入吴金樽体内,一口鲜血从他咽喉中喷出,整个人不断的连连后退,想要将那剑气化开,却是徒劳无功!

    “噗!”

    终于体内经脉尽数摧毁,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吴金樽脸色惨然的屹立不倒,但却遥遥欲坠。先前那精芒闪烁的双眸,瞬间灰暗了下来。

    一代豪杰,罗曲商会之主,竟然就这般莫名其妙的被随意闯入的两人重创,再也提不起丝毫战力。

    在这场还未开启的棋局之中,他便已经被提前淘汰出局了。

    莫小川皱眉道:“竟然还未死?这些商会联盟果然有些实力。”

    他一剑之后,就放下自己的右手来,收敛所有气息,静静立在李云霄身后。

    李云霄眸中古井无波,似乎早已看到这个结果,他淡淡的赞道:“先用你儿子的尸体扰你心神,我在施展精神攻击震你识海,再由小川出手取你性命。三招环环相扣,竟然还能留下性命,不愧是罗曲商会之主,值得称赞。但……”

    他的声音一冷,化作嗤笑之声,轻语道:“但你终归是棋子,棋子就该有棋子的宿命。”

    吴金樽再次喷出一口血来,终究是站立不住了,双膝直愣愣的跪了下去,整个人颓废无比。

    “什么人竟敢来我罗曲商会撒野,不要命了吗?!”

    在莫小川那道剑芒冲上九霄的时候,全城都被震动了,罗曲商会的驻地第一时间数道强大的气息腾空而起,转瞬就来到小院,看着一片荒芜,以及跪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吴金樽,各个目瞪口呆。

    李云霄不等他们缓过神来,便寒声道:“你们罗曲商会胆敢来我天元商会挑事,本该赐予尔等满门皆死,但念在诸位修炼不已,丁小姐又大慈大悲。只要尔等立誓归顺,不论修为高低,皆可活下一命来。”

    “你……你们是天元商会的?”

    一名罗曲商会的长老张大眼珠子,满脸的不可相信。

    李云霄冷哼道:“我已自报名号,岂能有假?吴氏父子竟敢无视我天元神威,一个道消,一个身死,还剩下一个渣渣……”他冰冷的目光落在那少年身上。

    少年吓得****颤抖,拼命地往后退去,惊恐道:“不要,不要杀我!那都是我大哥和我爹的事,与我无关,与我无关啊!”

    投票目前已保持在五名之内,不过很多大神都还没有发力,要到月底30号才有结果。大家不要懈怠啊,每天都可以投一票,一天一撸,强身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