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16章 屈辱
    “好、好、好,果然是为爹的基业好!”

    丁玲儿欲哭无泪,有些哽咽道:“我现在终于明白爹当初的无奈了,他说你难成大器,这才让我一个女孩子家接管商会。姐一直多希望你能够尽快成长起来,我好把这商会交回给你,你可知姐姐这些年来有多苦多累吗?”

    她一下子突然有种万念俱灭的感觉,这么多年来苦苦支撑下来的精神寄托一下倒塌了,整个人内心空荡荡的。

    这一刻,她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逃离这背负的包袱,逃离这纷扰复杂的世界,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

    丁鹏哼道:“那是爹偏心!既然你有意要将商会交还给我,那就现在交吧!”

    丁玲儿痛苦道:“既然你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这商会姐姐也就不管了。我毕竟只是一个女儿家,爹的基业迟早都要你来继承的,但你担得起吗?”

    丁鹏道:“这点姐姐就不用担心了,我手中网罗的能人异士,各类高手,绝不会比姐姐手中掌握的要少。加上还有吴公子助我,我一定会将爹留下的基业发扬光大的!”

    丁玲儿脸色发白,咬牙道:“好,商会之事今日起便有你来掌,姐姐不管了!”

    于融大惊道:“小姐,此事干系甚大,还是等请问过老爷再说吧!”

    丁鹏怒道:“狗奴才!我丁家之事岂要你来多嘴!爹已经年迈无力,颐享天年便是,这种事姐姐做主便可了!”他眼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丁玲儿冷冷看着他,一手飞出一块金色令牌,正是象征着天元商会最高权力的天元令,唯有会长才能佩戴!

    丁鹏大喜,猛然接了下来,拿在手中只觉得十分火热,狂笑之意浮现在脸上,将令牌翻来覆去的仔细,生怕有假。

    吴禹也是眼中放光,大笑道:“哈哈,恭喜鹏老弟了!”

    丁玲儿看着丁鹏那样子,更加是万念俱灰了,道:“于老,扶我离开吧。”她站起来都有些困难了。

    于融长长的叹息一声,想不到如此危机时刻,竟然是商会内部自行崩裂,天元商会从此一去不复返了。他也一下子苍老了数多,搀扶着丁玲儿就要离开。

    “慢着!”

    吴禹展开右手,将两人拦住,狞笑道:“玲儿妹妹,你我之间的婚事,还没有答允下来呢。”

    “我呸,滚!”

    原本浑身无力的丁玲儿,不知从哪升起的一股气力来,挥手之下就射出一道光芒,直斩吴禹头颅,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

    “哈哈!”

    吴禹大笑一声,五指并拢如刀,一下就将那道光芒斩开,眼中露出诧异之色,惊道:“二星武皇?哈哈,玲儿妹妹不愧是人人垂涎的商盟两大美人之一,天赋竟然如此惊人。用来做我的****是再合适不过了!鹏老弟,现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还请帮我劝劝你姐姐。”

    丁鹏在确定天元令无假后,重重松了口气,一脸意气奋发的样子,道:“姐姐,你也老大不小了,替商会奔波了这么多年,也该找个好人家相夫教子了。放眼整个天武界,年轻一辈中当以北域四秀为尊,但那四秀是何等人物,定然也是看不上姐姐的。所以还是踏实点好,嫁个禹哥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也最为门当户对。”

    丁玲儿听的心口发闷,几乎一口血就要喷出来了。

    丁鹏皱眉道:“难道姐姐想要一直待价而沽?若是等年华老去,就只能沦为剩女,还是不要眼高手低的好。”

    吴禹大笑道:“哈哈,我怎么忍心让你姐姐变成圣斗士呢。”

    丁鹏哼道:“圣斗士还好,就怕成为童虎级别的圣斗士,难道我天元商会还要养你一辈子不成。”他俨然一副天元商会当家做主的模样。

    “噗!”

    丁玲儿终于忍不住,一口心血喷了出来,整个人摇摇欲坠。

    于融气的七巧冒烟,大吼着抡起铁杖就打了上去,怒道:“今日我就要以下犯上了!”

    “不知死字怎么写的老奴才!”

    丁鹏大怒,一脚就踢了上去,震在那铁拐之上,两道灵压震荡开来,两人都被震退数步,打了个旗鼓相当。

    丁鹏只觉得脸上无光,特别是自己今日接掌天元商会的大日子,竟然被一个奴才冒犯到头上,还被外人看见,立即大怒的吼道:“杀了他,杀了这个老奴才!”

    大殿之上的四名天元商会武者全都是面面相觑,有些不知如何适从。

    丁鹏大怒,喝道:“我的话你们敢不听?”他急忙拿出天元令来,伸到四人面前,怒道:“天元令在此,你们敢不听!”

    四人不敢直视那天元令,都是纷纷低下头来,或者甚至将头颅扭过去。

    丁玲儿掌管商会数年,早已深入人心,是众人心目中独一无二的领袖,岂能因为一块令牌的转交就变了天地。

    吴禹也是皱起眉头,眼中露出一丝凝重,道:“鹏老弟,看来你还任重道远啊!今天就让老哥替你镇镇场子!”

    他一个眼神闪过,身侧的一名武者就站了出来,气息在全场扩散,竟然是武尊的领域,一下就镇压的所有人脸色发白,甚至有些喘不过气。

    丁鹏皱眉道:“姐,当年爹交给你的金锋银芒在哪?既然你将商会交给我了,那两股力量也应该一起给我才是。否则整个商会就一空壳,我要来何用!”

    吴禹也是心中一动,商盟的八大理事会成员,每一家实力都极强,虽然大家都是商人,表面上和和气气做生意,但都是有强大的武力在暗中支撑,否则生意绝难做的起来。

    丁玲儿惨然一笑,道:“你以为天元商会的金锋银芒一直在姐姐手中?若是如此,我此刻还会被你们欺凌吗?那两股力量一直都掌握在爹的手中,从来不曾交给我。”

    丁鹏脸色大变,脸上掠过一丝惊慌,道:“不可能!爹年事已高,早已不问商会之事。若没有金锋银芒相助,就凭你身边这几只狗奴才,这几年你怎么混的下来,休要骗我!”

    吴禹也是脸色骤变,他看的出来丁玲儿并没有说谎,若是说那两股支撑天元商会的力量一直都不在丁玲儿手里的话,那这些年来她将天元商会撑到如今的这个程度,简直就是奇迹了,心中不由的震惊不已。

    丁玲儿冷冷道:“此事你可以自己去问爹,若是金锋银芒我能掌控其一,我还会这般受制于你们吗?今日便将你们全部抹除掉!”

    丁鹏心中大震,立即有种恍惚若失的样子,今日之事若是被父亲知晓的话,他的下场可想而知,何况天元商会最为强大的两股力量都还掌控在父亲手里,自己手中的这枚天元令岂非成了摆设?

    吴禹道:“鹏老弟不必伤身,你是老会长的唯一儿子,那金锋银芒迟早是要落入你手中。今日不谈他事,只谈我和玲儿妹妹的婚事。这个老狗和这四名武者既然不听天元令的号令,那留着也没用了。”

    他冷冷的下令道:“杀了这五个废物,带玲儿妹妹去我罗曲商会做客!”

    “是!”

    那名武尊面无表情的应道,口中轻哼一声,一股霸道无匹的力量在领域之中扩散开来,顿时于融和那四名武皇强者大骇的惨叫一声,身体直接临空腾起,爆出团团血雾来。五人一句话都没说得出来,就直接摔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于老!~”

    丁玲儿心中绞痛,如丧考妣,于老从小带着她长大的,如同父亲一般,她看着眼前的一切,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摇摇欲坠之下,她稳住身子,牙关咬出血来,“吴禹,我一定要血债血偿!”

    吴禹不以为意,哼道:“你马上就是我吴禹的结发之妻了,夫妻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他脸上露出一片冷意,就算天元商会的金锋银芒还在那老头手里,但只要掌握了他的一对儿女,不愁那老头不肯乖乖就范。

    丁鹏忙道:“禹哥,你可一定要对我姐姐好啊!”

    他现在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先前得到天元令的那股热情在得知金锋银芒的消息后一下子就被熄灭了,感觉拿个鸡肋在手。现在唯有全心全意的投靠吴禹,才能换来一些安全感。

    “哈哈,放心!你姐姐一定是我的正妻!”

    吴禹眼中冒光,一副精虫上脑的模样,“玲儿妹妹放心,以后你就帮我掌管后宫,那些宠妾都要以你为尊,有谁看不顺眼的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完全不需要经过我。”

    丁玲儿脸色发白,想要挣扎反抗,却无奈被那领域之力压住,难以动弹分毫。

    吴禹迫不及待的道:“走吧,去我罗曲商会商议这大喜之事!”

    他上前来就抱起丁玲儿,丁玲儿眼中恨意滔天,怒道:“你若是敢碰一下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吴禹被他那仇恨的目光惊了一下,心中生出一股怯意来,但转念一想,若是这样就怕了,那以后还怎么驯服她,当即横下心来,上去就要将其横抱。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仿若来自九幽,在其耳畔响起,让吴禹如坠冰窖之中。

    “若你肮脏的手砰她一下,全天下再没人救的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