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15章 亲如一家
    李云霄眯着眼睛道:“商盟表面看似一盘散沙,但是所有力量几乎都掌握在那核心四盟的手中,而这核心四盟内,又以万宝楼和四极门为尊。这两派几乎掌握了商盟一半以上的力量。若是这两派联手起来,就足以号令整个商盟,成为真正庞然大物的存在。”

    莫小川笑道:“这就不用担心了,王霸雄图,谁不行动,我看他们绝不会有合作的可能。”

    李云霄道:“正常情况下是不会,但若是有一天外力压来的话,兄弟便会阋于墙而外御其侮,团结一致!”

    “外力?”

    莫小川道:“云少所指为何?”

    李云霄笑道:“比如说北域的那几个超级大派,谁不眼馋商盟的利益,亦或者是圣域?你以为圣域又是什么好东西?若非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一旦对商盟施压,定然会导致其内部无比的团结。故而这么多年来,商盟都处在一个十分宽松的环境下发展,没有人会蠢到去动他们。”

    莫小川道:“那北域诸派又想打什么主意呢?”

    李云霄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让商盟自己内耗,等内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再行出手吞并了。但这也可能导致另一个非常不好的结果出现,那就是商盟在内耗之中,出现一位霸主,真正一统了商盟,那对于北域来说绝对是灾难性的后果!”

    他轻笑道:“不过至少目前还看不到这种势头。北域诸派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背后一定会有各种动作,不断瓦解商盟的内部团结。但商盟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这种势力之间的斗争与我们无关。”

    两人不断地谈着各种大陆秘闻,以及这些年来的局势纷争,一面欣赏宋月扬城的繁华,但也十分惬意。

    指南车终于达到了指定之地,还在继续朝前走,前方出现几名武者,将道路拦下,喝道:“来者何人,还请下车!”

    李云霄亮出天元商会的令牌,那几名武者眼中一亮,大惊道:“原来是至尊级的会员!”

    李云霄收起令牌,道:“我一路过来,为何每家商盟都好像画地为圈,列入禁地,不许外人进入。偌大的一个城池,就被大大小小圈了数十个禁地了。”

    那名武者苦笑道:“尊贵的客人有所不知,这次商盟两会比往年任何一届都要来的紧张,不仅划出禁地,而且都施展出了隔绝大阵,屏蔽外界的查探,任何进入之人都要严格盘查。不过您是最高级别的至尊级会员,是不需要盘查的,但是……”

    他略微犹豫道:“您此刻暂时不能进去。”

    李云霄眉头轻皱,道:“为何,我要见你们家丁小姐。”

    那武者为难道:“刚才少爷带着一群人进去了,特严厉吩咐没有他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少爷?”李云霄皱眉道:“你口中的少爷,可以丁玲儿的弟弟丁鹏?”

    那武者道:“正是丁鹏少爷,上面的命令我们也不敢违抗,还请您稍稍等候,应该不用多久。”

    李云霄道:“那丁玲儿可在其内?”

    那武者道:“丁小姐也在里面,应该是有要事相商。”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一种莫名的烦躁之意在内心涌起,似乎感到有事情发生。他脸色骤变,道:“让我进去!”接着不由分说,大步就朝其中走去。

    四周武者尽皆骇然,道:“贵客,还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李云霄有最高级别的至尊令牌,能够拥有此令牌的,无一不是天元商会的至交,或者对商会有巨大贡献之人,整个天武大陆绝不会超过五个。这种人物他们可得罪不起,但是丁鹏有令又不得不从。

    “好吧,我便不让你们为难。”

    李云霄身上的精神力张开,空间一下扭曲起来,立即将他和莫小川两人瞬移离开,留下一片空白。

    那名武者一愣,随即大震道:“不好了!他们一定是进去了,快通知丁鹏少爷!”

    其中一名武者飞速的朝着里面跑去,隐隐之中还看到李云霄和莫小川的身影在他们前头,拼命大喊道:“站住!”

    但两人哪里会理会他,一下就消失在了天元商会划出的禁地之内。

    天元商会驻地的大殿之中,一片森然之色。

    丁玲儿坐在主位上,身后左侧立着于融,还有四名武者分别排开,站在她身后,实力并不强,全是只有武皇的修为。

    客座上一名神采飘逸的青年男子正在慢条斯理的品尝着手中香茗,不时用茶盖将茶叶轻轻拂开。男子身侧同样立着四名武者,全都是神情冷漠,充斥着一股煞气。

    一名年轻的少年走上主位,有些不敢正视丁玲儿的双目,低着头道:“姐,我这也是为了帮助天元商会。这商会是爹一手打下来的江山,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毁了。”

    丁玲儿冷怒的目光从他身上移了下来,盯着下方那名青年男子,冷冷道:“吴公子有什么事尽管直说便是,丁玲儿洗耳恭听!”

    那青年男子吴禹放下茶杯,笑道:“呵呵,玲儿妹妹说话做事还是这般利索,我一直是敬仰的很。自从上次在东域的那次矿源争夺上见过玲儿妹妹……”

    丁玲儿挥手打断道:“前事休提,吴公子再无其他事,就送客了!”

    吴禹也不生气,呵呵的笑道:“玲儿妹妹的性子怎么越来越急躁了,莫非是跟天元商会现在的处境有关?让玲儿妹妹整日操劳,脾气日渐暴躁?”

    丁玲儿冷哼道:“天元商会的处境有什么不对吗?我感觉一切安好啊。”

    丁鹏忍不住责备道:“姐!吴公子是来帮助咱们的,你的态度怎么如此冷淡,你这样拒朋友于千里之外,简直就是将商会往火坑里推。难怪父亲将商会大小适宜交给你搭理之后,一年不如一年了!”

    “丁鹏!”

    丁玲儿怒斥道:“你给我退一边去!他们罗曲商会对我们虎视眈眈,这些年处处暗中对付我们,乃是我们头号大敌,你竟然说来帮我们,你什么时候跟他们混在一起了!”

    丁鹏被骂后,脸上通红,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咆哮道:“什么叫混在一起?我是以天元商会少主的身份跟吴公子谈生意!你只会不断的给商会树敌,而我呢,却能化敌为友,不仅不再争对我们,反而来帮我们!我们之间的能力大小,一目了然!”

    丁玲儿气的浑身发抖,怒道:“你给我滚一边去!天元商会由我做主!”

    丁鹏冷冷道:“凭什么?就凭爹的一个糊涂决定?爹已经老了,根本分不清人的好坏。如此重要的大会,爹都竟然不来参加,他已经对商会之事无能为力了。而我,身为爹的唯一儿子,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商会在你手中被败掉!”

    “你,你气死我了!于老,拿下他,关起来!”

    丁玲儿拍案而起,气得不轻。

    吴禹在一旁冷笑已久,这才缓缓道:“玲儿妹妹,无需动怒。令弟虽然年幼,但是各方面的才能的确不在你之下。他所言之事并无虚假,若是今日能够谈成的话,那么我们两家商会将会亲如一家,再也不分彼此和敌对了,这不是大好事么?试问你掌权如此之久,可曾走到过这一步?”

    丁玲儿安耐住内心的怒火,冷冷道:“哦,我倒是很想听听,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跟你们谈论的如何亲如一家,不分彼此!”

    吴禹笑了笑,道:“其实嘛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天元商会发展至今,的确有过非常辉煌的时候,但现已落寞的不行了。整体实力上比我们罗曲商会相差太远。但若是能够得到我罗曲商会的鼎力支持,定然可以重上巅峰!”

    丁玲儿冷冷道:“吴禹,你们罗曲商会莫非变成善堂了,学那螺钉武帝,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了。”

    吴禹笑道:“哈哈,天下自然没有白吃的午餐。玲儿妹妹自然也是要付出的。其实很简单,只要玲儿妹妹嫁给我,我们夫妻双人共掌两大商会,然后将其合二为一,试问这常任理事的位置,还不是十拿九稳的吗?”

    丁鹏道:“是啊,姐!到时候吴公子成了我姐夫,两家商会就亲密无间了,姐夫作为会长,而我就是副会长。到时候就算是挤入核心四盟也是轻而易举。”

    丁玲儿一阵头昏,气的差点没有当场晕过去,娇躯不断的颤抖起来,一口气闷在胸口说不出话来。

    于融怒道:“鹏少爷,你当真糊涂啊!这样岂非是把商会拱手让给这姓吴的!”

    丁鹏指着于融喝斥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指点教训我?老奴才,给本少滚蛋!”

    他道:“姐,你千万别听这老奴才胡扯。到时候商会咱们两家共有,姐夫的不也就是你的么。否则的话,以现在这种局势,根本无法再撑下去了,一旦失去理事会成员的资格,立即就面临被吞噬的结局,我这也是为了爹的基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