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07章 河曲通幽
    莫华源淡淡说道:“算不上圣域之人,不过随家师在圣域修炼罢了。”

    厉飞雨道:“令师是?”

    莫华源略一犹豫,便道:“家师名讳袁高寒。”

    厉飞雨心中一惊,骇然道:“掌管圣域灵司的袁高寒大人?!”

    莫华源微微点头。

    “这……”

    厉飞雨和九姨都是大惊不已,跟随在李云霄身边之人,一个竟然是圣域司长大人的徒弟,一个是强大的武帝高手,这李云霄到底是何人?

    两人内心都是波浪咋起,心情难以平静。

    在界神碑中,正在静修的袁高寒猛然睁开双眼,诧异道:“嗯?这是……,如此灵气波动,李云霄再搞什么鬼?”

    他飞身而起,留下一句话道:“看管好这紫鼎上的神火!”便化作一道星光,朝远处飞射而去。

    顾月生急忙端坐在紫鼎前,全神贯注的关注着鼎上金光,生怕有变。

    同一时间,在方寸山下静修的几人也察觉到了什么,飞驰而来。

    妖龙已显化而出,盘旋在李云霄身侧,望着从四面八方空间内涌入的灵气,静静蛰伏在空中看着这一幕。

    “李云霄,你这是……,修复界神碑!”

    袁高寒率先看到眼前的景象,就好像是天穹崩坏后,洪水泛滥,灌溉大地,四周开始变成汪洋。

    普通一至九阶玄器的炼制和修复,都是使用鼎炉,而这圣器的修复竟然直接引灵气之海灌入,炼化天地!

    这种事李云霄也是第二次做,而第一次的时候界神碑完好,显然没有现在这般吃力。

    “老袁,你帮我主持这上清聚灵阵!”

    李云霄轻喝一声,身前的那圆形金色阵法在空中翻转起来,往袁高寒那落去。袁高寒一惊,丝毫不敢大意,急忙运转魂力,将那阵法之光接下,小心翼翼的在身前运转起来,正是这个上清聚灵阵,才将灵气之海吸入过来。

    李云霄伸出长指在空中化着古怪的符号,一缕红色的光芒随着指尖而流动。很快一道凤凰的影子被他勾略出来,在长空中舞动。

    四周的空间在李云霄心念传动之下开始变化,穿梭千里,火凤在空中长鸣,往大地之上飞驰而下,瞬间将下方的灵气全部点燃,化作一片火海,远古的域界大阵从大地上浮现出来,闪烁着通红的火光,照耀整个天空。

    袁高寒咽了口口水,激动地难以自持,不断地喃喃自语道:“远古域界大阵,开辟地水火风,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如此宏景,此生不虚!”

    李云霄一脸的平静,手中印诀一变,掌心缓缓托起一小块大地息壤,散发出点点精土之光,他随手就反掌拍下,空间再次闪烁变换,露出一片荒土之地。

    “地之域界之力,开!”

    “风之域界之力,开!”

    在他的操控之下,整个界神碑开始变得动荡起来,三股域界之力呈现出红、黄、灰三色,在天空上隐隐浮现,而涌入来的大量灵气之水开始被三股力量疯狂吸收,不断壮大。

    原本生怕盈满而溢的灵气,一下子竟然全空了,在无定河中疯狂的吞噬着,竟还有不够用的感觉。

    袁高寒神色大变,他主持的上清聚灵阵在这种抽取速度下,竟然隐隐有要崩溃的感觉。

    他猛地一咬牙关,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全,全部力量源源不断灌入其中。若是这个聚灵阵崩坏,整个提供灵气的环节中断,那么这次重开三大域界的行为将彻底失败。

    他首先是一名术炼师,其次才是圣域的司长,他不能够容许这种生平仅见的炼制失败,否则他会后悔一生。

    “啊呀!死也要顶住!”

    袁高寒大吼一声,他身上的星光之力开始涣散起来,在整个风云激荡的界神碑中显得岌岌可危。

    但上清聚灵阵也在他的努力下,开始趋于平稳,源源不断的灵气被三大域界吸入进去,渐渐扩张开来。

    大界神诀那数百个金色蝌蚪文在空中消散,化作一道道的光芒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每一道破空之光的穿梭而过,都仿若一道规则被打入天地之间,震撼在李云霄的心头。

    “这些力量,这种规则,便是构造成界神碑天地之力的组成吗?”

    每一个文字在空中化作光芒射散,他的内心就被震骇一次,仿若有种规则加身,对于界神碑的理解和领悟也在不断提高。

    妖龙也是被眼前如此宏伟的景观震撼住了,“仅仅是修补残漏,就有如此奇观,当初谁人炼制这界神碑的时候,该是怎样的一种开天辟地啊!”

    随着时间流逝,灵气的供给开始慢慢跟上了消耗程度,袁高寒重重松了口气,但整个身体已经变的恍惚不定,随时都要消失一般。他想要喊顾月生来帮助顶一阵子,但依然是不放心,自己取出星光石一边吸收一边勉强支撑下去。

    数百个大界神诀的文字在长空中尽数消失后,李云霄闭上双目,开始临空盘腿打坐,左手至于丹田之上,右手抬起捏诀,似乎进入了奇妙之境。

    而随着三大域界的开启,界神碑的恢复开始自我运转,只要灵气足够,修复就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云霄骤然间睁开眼来,身上的气势已经截然不同。

    他将右手放下,口中轻吐一声,一道光芒在身上泛起,呈现出祥和之色,以身体为中心扩散开来。

    妖龙一直蛰伏在天空中未曾动弹,此刻也睁开来,在李云霄身上一望,嗤声道:“我以为你参悟什么高深妙法,却不过是仅仅突破到武皇而已,真让人失望。你看看这天空之中的灵气吧,似乎那霞酝之毒越来越强了。”

    “哼,武皇而已吗?”

    李云霄轻哼一声,感受着体内涌动的那股力量,不仅仅是突破到武皇,更重要的是他对界神碑的领悟更深一层,特别是那些金色蝌蚪文所蕴含的天地规则之力,让他有了质的飞跃。

    他身影一闪,就出现在袁高寒身侧,一把将他扶下,道:“老袁,辛苦你了。”他长指在空中画了个符号,袁高寒微弱的身躯就被一股光芒包裹着,直接送入了方寸山中一处阵法内。

    阵法的四周全是星光石,也是平时袁高寒吸收星力修炼之所,袁高寒早已浑浑不觉,几近消亡。一进入阵法中,四周的星光石顿时被阵力抽取出来,涌入他体内。

    李云霄做好这一切,下一刻就出现在空中,挥手之下,三道域界之力在空中消散,沉入大地之中。一枚水球在他身前缓缓凝聚,散发出丝丝灵气来,李云霄将手指伸入其中,感受起来。

    片刻后,手指化作金黄之色,上面浮现出一层淡淡细微的粉末,“嗯,的确比先前毒性大了许多,但灵气也更充足。这种东西既然可以让梅家之人这么多年来都出不了绝顶高手,却又能蕴含鉴定之力。不过的确很强的腐蚀性啊,我这初级状态的不灭金身竟然也开始被腐蚀了。”

    他看了一下指尖,轻轻一口气吹出,将那些细微粉末吹散,喃喃道:“界神碑的修复似乎还要段时间,但如果里面全都被这种毒性充斥的话,怕是很难排除干净了,不如就此作罢,等我回到炎武城后在慢慢修复。”

    李云霄思定后,一挥手下,那上清聚灵阵顿时消失,天地间如同洪水一样的灵气化液开始慢慢停止流入进来。

    他开始传音给界神碑中的几人,关于这灵气有毒之事,听得段越“哇哇”大叫不停,破口就骂,另外几人也是心中震惊,将自己所在之地与外界的灵气隔离开来,已久通过元石进行修炼。

    “轰隆!”

    突然间整个空间一震,似乎界神碑在外面撞到了什么。

    李云霄瞳孔一缩,身影闪动,就浮现在界神北外,将四周的水压排挤开来,却猛然发现那压力之大难以想象,以自己武皇的力量竟然无法撑开真空。无奈之下只得运转不灭金身,以免霞酝之毒入体。以后生男生女事小,若是中毒后无法跨入武道巅峰,那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这是……!”

    他猛然一震,被眼前的景象所惊住,原来界神碑在无定河中不断下沉,竟然已经沉到了河底,与一块巨大的石碑相撞在一起,这才产生了先前的震动。

    而那块石碑竟也不是凡物,在撞击之后,上面闪烁着流动点点,似乎还有禁制。

    李云霄将界神碑收入眉心中,同时射出一道罡风之力来,紧紧贴在自己皮肤上流动,他那种不灭金身的初级状态,已经挡不住这河底那毒性的侵蚀,金色早已暗淡下去。

    罡风一起,这才稍稍轻松了下。

    李云霄走上前去,凝视着那块石碑,上面闪烁着四个大字:河曲通幽。

    “嗯,这是什么意思?”

    李云霄围绕着那块石碑看了半天,也没发觉异样,自语道:“河曲通幽不知所指为何,但这块石碑倒是难得一见的珍贵材料,似乎是传说中的那种材质……”

    他沉吟一下,便下了决心,道:“先挖走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