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605章 钥匙
    李云霄笑道:“九姨不必如此,普天之下能人异士颇多。即便这门是投影出来的实体,在没钥匙的情况下照样能够穿梭过去。”

    “此言当真!”

    九姨猛地从那绝望颓然之中清醒过来,激动的抓住李云霄的手,彻底失态了,但她完全顾不上这些,“云少所言当真?你真有办法通过这门?”

    李云霄摇头道:“我不行,但我知道有人可以做到。”

    “哦,是谁?”

    厉飞雨万分好奇,抢先问道。对于天武界的一些绝代强者和奇能异士,他自认为知道的极多,却也想不出谁能破解这种情况。

    李云霄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甚至眸子中闪过一丝战意,一字字道:“普天之下,对于空间之术研究最为彻底,最为强大的那人,举手抬足之间,便可轻松在数个空间之中穿梭,甚至他的本体身在何处也无人得知。即便他出现在你眼前,栩栩如生,但也很有可能同时出现在数个不同之地,却全是真身!”

    一起跟来的小玄子忍不住道:“这么厉害?天下间哪会有如此厉害的本领!”他说完后,便缩回了脑袋,悄悄吐了下舌头,因为他发现整个四周一片寂静,每个人脸色都变得万分凝重。

    厉飞雨咽了口口水,震惊道:“云少说的莫非是……”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那人。这扇门我想还是有不少人能够破解,但若是那人的话,是一定可以的。”

    九姨脸色也有些发白,似乎是被那个名字震惊到了,稍稍回过神来,苦笑道:“云少开玩笑了,即便那位大人有如此神通,但我区区梅家有何本领请的动他前来。”

    厉飞雨点头道:“怕是万宝楼出面,那人也未必会卖面子。”

    莫小川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李云霄,心中沉思不语。

    梅冬儿万分好奇,她同小玄子一样,听得云里雾里的,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那人到底是谁呀?”

    莫华源叹了口气,道:“还能有谁!这天下将空间之术运用的出神入化,传闻已经无限接近十方神境,在数十年前的天地风云榜中,以排名第二的惊世战绩,被圣域赐予封号‘虚空’的那位武帝大人!”

    “磁!第二武帝卓清凡!”

    梅冬儿也吓了一跳,被这个名字震惊到了,脸上涌起一片潮红。

    那些名字已经如同神话一般,几乎只在传说中存在。天武大陆的武者,有太多太多是听着这些经天纬地的名字成长起来的。

    莫小川冷哼道:“虽然我不否认卓清凡很厉害,但排上第二,我看至少是靠了些运气的。”

    他脸上露出不服之色,自然是替古飞扬觉得不服。在他内心古飞扬永远是最强大的,就算是傲长空,也不认为能打败他师傅。

    莫小川的话让众人一阵冷汗淋漓,全都是无语,不知道如何接话。

    敢于点评十大武帝之人,全都是无知无畏的妄人,但眼前莫小川那强绝的实力,却显然和妄人不符。

    李云霄沉声道:“卓清凡实力强横,排名第二,此位不虚。”

    莫小川身躯一震,看着李云霄,这个天下间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够放入他眼中的绝代强者,竟然也对卓清凡如此推崇,让他有些意外。

    众人更是互相望了一眼,都是一脸的迷惘和无语,看样子似乎李云霄对卓清凡还很熟的样子,都是眉头轻皱,觉得十分妥,却又不好说什么。

    莫华源更是心中大惊,对于李云霄的身份有诸多猜测,却也逐一排除。无奈自己的大哥如何都不肯透入,更让他好奇难耐。

    九姨苦涩道:“厉公子,万宝楼可有可能轻动卓大人出手?”

    厉飞雨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九姨未免太看得起万宝楼了。卓清凡乃是十大武帝之中行踪最为飘渺不定之人,哪怕是圣域出面,你见到他本尊降临,也未必是实相。”

    九姨知道此言不虚,对李云霄道:“云少可否再举荐一人?”

    李云霄沉思片刻后,道:“还有几人也许能破此局,我却没有把握。但是相邀他们,绝不会比找卓清凡更容易。还有一个途径可以尝试,那边是天下机关傀儡之术无双的世家,千叶世家,也许能够破开这种实像投影困境。”

    “千叶世家?”

    厉飞雨忍不住问道:“云少那俱八阶傀儡,可否就是千叶世家出品?”

    李云霄不答,只是淡淡说道:“千叶世家虽然行踪难寻,但与大陆上一些势力还是有联系的。若是万宝楼能够帮忙,寻找起来比找卓清凡要容易的多,也更容易请动的多。”

    厉飞雨道:“的确如此,我回去之后便令人着手寻找千叶世家的下落。”

    九姨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颔首道:“多谢云少指点,也多谢厉公子相助了。”

    厉飞雨挥手道:“九姨客气了,若是梅家如此神通之术失传,对于商盟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

    莫华源突然开口道:“此门浑然天成,毫无狭缝,不知那钥匙插在何处?那钥眼之处定然是指向对面实体空间,形成一道联系,若是众人联手一起攻击钥眼的话,也是存在打开通道的可能。”

    李云霄点头道:“不错,莫大师所言极是。只是万一失败,两个独立空间唯一的一缕联系断裂,那么无定河就真的永远流失掉了。”

    莫华源听他喊自己莫大师,而喊自己大哥小川,内心说不出的别扭,讪讪道:“云少直接喊我华源便是。”

    九姨道:“这扇的手法十分精妙,那钥匙并非通常的钥匙,而是一块玉佩和一套灵诀,配合起来才能打开此门。”

    莫华源道:“原来如此。”他脸上露出赞叹之色,显然是对此门的建造手法十分惊佩。

    梅冬儿娇躯微微一颤,她伸出手来,一块通体透明的美玉出现在掌中,“这,这块玉莫非是钥匙?”

    “啊!”

    九姨震惊的大叫一声,飞似的冲了上去,一把夺过梅冬儿手中美玉,捧在手中仔细观看,身躯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

    梅冬儿道:“这是我母亲大人留给我的玉佩,让窝婆婆一起从梅谷之中带出来的。留下的那封信内是说等我成年了,就带着这块玉佩回梅谷,难道这竟然是钥匙?”

    “宛白!你在搞什么鬼!”

    九姨脸孔有些狰狞起来,低声嘶吼道:“你耍了所有梅谷之人,间接害死我母亲,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到底居心何在!”

    众人都是愕然,原来那所谓的钥匙并不是丢失,而是被宛白偷偷送出了梅谷。

    梅冬儿忍不住道:“可是为什么呢?我母亲大人为何要不惜身死也将这玉佩偷偷带走,却又要我日后再送回来了。”

    九姨慢慢恢复了激动的情绪,冷冷道:“你母亲从来就是个怪人,她的心思谁能知道,哼!”

    李云霄的目光凝视在那块美玉上,沉思道:“原来如此,应该是这样才能说得通。”

    “什么,云少你看出了什么?”

    梅冬儿急切的问道,在知道钥匙并没有丢失后,她内心异常震惊,不明白母亲为何要这样,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其中原因显然不会简单。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道:“你真要知道?”

    梅冬儿天真的答道:“当然,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吗?”

    其余众人也是心中一凛,似乎想到了什么。

    李云霄指着那块美玉道:“这块玉佩叫做目千灵月,乃是一种绝世神玉,价值不在天照阙金之下,而且是普天下罕有的能够镇压五正缺奇的神物。”

    “啊!”

    梅冬儿浑身一震,即便再单纯再天真,此刻也明白过来了。

    她整个人彻底呆滞住了,那美丽动人的大眼睛很快被泪水浸透,眼泪潸潸而下,抱头痛哭起来,“哇!呜呜呜~,我明白了,原来妈妈是为了救我,才偷去钥匙,甘愿身死的!呜呜呜~”

    虽然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之面,内心无数次的幻想着各种场景,却料不到原来是这番隐情,那无限的母爱之意流遍全身,让她感到无比温暖的时候,却又无法承受这如山岳一样的爱。

    九姨也沉默了下来,眼中露出震惊之色,手里紧紧的捏着那目千灵月玉,抿着嘴。

    “呜呜呜!”

    整个空间就只剩下梅冬儿一人抱头痛哭。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根本无法上前去安慰她,只能任其宣泄心中情绪。

    即便是九姨对宛白恨之入骨,此刻也被她那种情怀所打动,前仇旧恨似乎在钥匙回归的刹那,烟消云散了,“梅冬儿,宛白虽然有罪,但已经以死偿还了。至于你,送回钥匙有功,我准许你入梅家之门。而且这目千灵月玉,你随时可以来向我讨要,用以镇压身体的不适。”

    她这决定,已经是非常的宽容了。厉飞雨也听得不住的点头。

    李云霄道:“不用了。五正缺奇的身体,只要进入成年之后就会自动痊愈。这也正是宛白让冬儿成年之后再将玉佩送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