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0593章 妙玄宗宗主
    看最快更新

    若是王振知道对方一直在拿自己做试炼的话,不知内心会有何想法。三人都是脸色凝重的盯着葫芦小金刚,感受到对方身上波动开来的气息,内心不安起来。

    “原本想多和你们玩会,既然你们不珍惜,那游戏就到此结束吧。”

    李云霄轻喝一声,葫芦小金刚骤然踏步上前,武尊的气息直接压了过去,虽然没有领域之力,却如排山倒海,紧接着金刚拳打出,一方空间直接笼罩在拳威下,随时要破碎开来。

    王振三人大惊,这一拳之力竟然让他们难以生出抗拒之力来

    三人都是低阶武尊,而葫芦小金刚则是半妖半器,足以抗衡武尊巅峰的存在,这一拳击出,四周的空间随之扭曲,整个酒楼彻底被卷入拳芒之内,轰然化作粉末碎屑,随风四散。

    “不好快跑”

    王振终于慌了,原本稳压对方的形势一下子颠倒逆转过来,瞬间就成了逃命之徒。

    三人惊骇的连连大喝,将元力运转到巅峰,合力破开一条空间缝隙,风一般的飞逝而去,三道光芒冲出葫芦小金刚的掌风范围,往外逃遁。

    梅冬儿虽然知道葫芦小金刚能够胜过三人,但是一拳下去,形势立改,将三人打的落荒而逃,还是看的呆滞了一下。

    “哼,既然玩上了,就别想走”

    李云霄心念一动,施展出最后一点魂力来进行移形换位,直接将葫芦小金刚传送到三人逃荒落线之前,巨大的身影将三人拦截下来,又是一拳轰落

    “不要”

    王振大骇,惊吼道:“我乃是妙玄宗少主,你杀了我的话后患无穷”

    此刻酒楼已尽数毁去,外面聚集了大量的武者听着里面的打斗声,不少人都知道妙玄宗少主在内,全都在暗暗猜测,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要倒霉了,却不想见到酒楼坍塌一幕。

    开始还以为逃出的三人是那些倒霉蛋,没想到惊呼之下,竟然是妙玄宗少主王振,而瞬移出来的那个大汉长得跟妖兽似的,完全没有人形。

    “少主,快施展遁灵符”

    其中一名武尊强者惊骇之下,将元力灌入双拳内,身上强大的气势攀升起来,以一人之力将葫芦小金刚的拳威挡了下来,替王振争取一线时间

    另外那名武尊也猛然之间觉悟了,这种情况之下想要大家都活命是不可能的了,唯有丢卒保帅。他也瞬间爆发出最强之力,猛喝道:“少主快走”

    两人在危机之下,忠心护主让四周之人都是刮目相看,但也心中震骇连连,到底是何人竟然敢杀妙玄宗的少主,而这人不人,妖不妖的东西,又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振在惊骇之后,也终于冷静下来。只是他这种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存在,何曾面对过生死危险,这才在死亡的恐惧之下一时慌了手脚,这下冷静之后,立即从戒子中取出一块古玉来,飞快打入几个法诀。

    李云霄远远望见,瞳孔骤缩,沉声道:“古灵符?而且是遁符”

    他身影瞬间化作一道光芒冲了上去,口中传音给梅冬儿道:“你先回雷风商会据点,有莫小川在那足以保你安全,我杀了此人就来”

    就在李云霄冲出的瞬间,葫芦小金刚的一拳终于破掉那两名武尊联手之下布置的防御,直接将两人轰成渣渣,血肉飞了满天。

    而王振也在这一刻激发了手中的古灵遁符,竟然化出一道雷电之光,瞬间飞驰百里之外,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遁符的功效,竟然是遁术之中最强的雷遁,瞬息百里。

    李云霄冷哼一声,脚下踩一股金刚拳爆炸后的余波,追着那道光芒而去。葫芦小金刚也冲天而起,跟在李云霄身后。

    “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有人追杀妙玄宗大公子王振,我没看错吧?”

    “哇靠,当真是长见识了刚才那个妖人到底是什么修为,一拳之下击杀两名武尊,太过恐怖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武尊也只是在你我面前高不可攀而已。在那些真正的强者面前还不是蝼蚁一般。我看那少年的身份也绝不会简单”

    “当然,敢当街追杀妙玄宗公子,还有如此强大的手下,也一定是和妙玄宗一般,同属北域十大门派之中的强大势力”

    “这可是大新闻了,难道北域十大宗门要发生乱战了?若真是如此,定然震惊整个大陆”

    梅冬儿听着周围之人的各种议论,心乱如麻,暗想都怪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个惹祸精,是个不吉利之人?

    她难过之下,急忙朝着雷风商会所在之地飞去,现在唯有请莫小川出来主持,若真的让李云霄杀了王振,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李云霄带着葫芦小金刚飞出数百里远,已经是离开雨泽城一段距离了,进入无人的荒漠之中。他四望之下,眼中露出一丝冷芒,不甘心道:“你妹的,竟然让他逃掉了”

    “哦?即便用上了遁符,想要从你手里逃掉也绝非易事啊”

    妖龙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些不相信。

    李云霄哼道:“那厮身上肯定还有其他的隐匿之术,毕竟妙玄宗的实力也非同小可,他身为少主身上的宝贝定然不会少”

    “这倒是,妙玄宗啊,你自己也小心些。这已经不是普通门派了,不是你现在的实力可以随便玩的”

    妖龙也替他担心起来,道:“这下王振逃掉也留下隐患,在北域你多留个心眼吧,毕竟强者太多,你仇人也不少。”

    妖龙说罢,李云霄突然眉心轻蹙,目光凝聚起来。

    他突然手中双指一点,一道剑芒从指尖射出,临空点向数百米远出的虚空

    剑芒所过之处,空间一阵晃动起来,王振的人影从其中浮现,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慌忙的就要逃走。

    “哼,既然让你显形了,就给我永远的留下吧。这雨峰城外,一片荒芜,却也是个长眠的好地方。”

    葫芦小金刚从眉心中飞射出去,拳力直接镇住前面空间,如同庞然大物一样在空中飞过,遮云蔽日,让王振一颗心直往下沉。

    “你不能杀我,我真的是妙玄宗少主,你杀了我的话真的会不得好死的

    王振万分恐惧,他以为李云霄不相信他的身份,否则的话断然没人敢杀他

    他取出一个块玉牌来,置于身前,道:“这玉牌之中有我父亲大人的一缕神念,若是你苦苦相逼的话,我掰碎玉牌,你们必死无疑”

    他口中威胁,但似乎忌惮极大。

    这的确是妙玄宗宗主王贡给他的一块护身玉牌,就连王达都没有。也是因为这个儿子身的他喜爱,必要之时可以救其一命。

    但神识附身也是有极大隐患的,首先分出神识之人若是这缕神识耗去,则必然心神受到牵连,修为受损。王贡乃是北域十大宗派之一的宗主,正在全力冲刺武帝巅峰的修炼之中,曾叮嘱过王振,若非生死关头,切莫使用。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王贡的这缕神念太过强大,若是附身身上的话,定然会给肉身留下无穷祸患,影响到日后更进一步。所以不是万不得已,他根本不想,也不舍得使用。

    “哦?你掰啊,我等着呢,再不掰的话可就没机会了”

    李云霄嗤笑一声,葫芦小金刚随着他的嗤笑大吼起来。

    王振被吼声吓得一跳,手中一紧,“砰”的一下玉牌破碎,随后一道紫色光芒渐渐从玉牌中升起,在空中凝物化形起来。

    紧接着,一名朱色长袍的老者模样在那紫光变换之下出来,身上光芒闪烁不定的出现在空中,双目如电的凝视着葫芦小金刚和李云霄。

    “父亲大人,救我”

    王振看见老者,心中一震,随后急忙求救起来。

    “咦,是王贡?竟然可以神念化形而出,这缕神念够强大啊”

    李云霄吃了一惊,随即喝令葫芦小金刚停了下来,他也一跃而起,侧在葫芦小金刚身后,静待其变。反正王振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逃不掉了。

    “哦?你也认得本宗?既然如此,何来胆子竟敢伤我儿?”

    那缕神念双目中爆射出怒芒来,厉声喝道:“还不速速跪下认错,听后发落”

    李云霄:“……,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脑子有问题?”

    王贡的神念浓眉一皱,怒道:“你是何人?何时见过本宗?”他思索一下,记忆之中完全没有此人。以他的神念之强,凡是见过之人,绝不会忘。

    “不记得就算了,赶紧让开吧,我还要杀你儿子呢。若是不识趣,灭了你这道神念,怕是你的实力要大损下来。”李云霄淡然道。

    “什、什么?”

    王贡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连王振也是一脸愕然。

    “小子,你说什么?”

    王贡怒道,化形的神念都暴怒之下飘动起来,身为一派之主,北域十大宗门之一的领袖,多少年没有人敢如此和他说话了。

    李云霄冷冷道:“我说叫你让开,你耳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好了?别以为有一缕神念在这我就怕你了?今天我要杀之人,除非你本尊降临,否则谁也救不了”